《丹凤针》

第十五章 谈笑为敌手足残

作者:司马翎

只听成金钟冷冷道:“杜希言,你一定想获得抢救这个女孩子的机会,对也不对?”

杜希言道:“这还用说么?”

成金钟道:“那就好了,老夫平生不近女色,云散花长得再漂亮,老夫也不会动心,因

此方肯给你这个机会,假如她落在别人手中,相信早已不能保持清白啦!闲话体提,言归正

传,老夫刚才说过,我另有一套剑法,自问颇为高明,如果咱们来一场公平决斗,而老夫竟

又输了,那时候你可带走云散花,老夫也不再提什么杀徒之根,跺脚就走。”

杜希言一听这个法子,差点就喝彩叫好。

要知形势摆得很明白,那成金钟手中挟有云散花为人质,杜希言除了认定云散花已经受

辱生不如死之外,决计无法对付成金钟。

以是之故,成金钟提出这等条件,叫他如何能不欣喜慾狂?

成金钟又道:“你不妨看清楚,我刚才不慎受的伤,现在已经痊好啦!”

杜希言如言瞧去,发觉对方左臂上的伤口果然不流血了。

成金钟又道:“我们一起到屋子后面去,那一块菜地,只不过是我故布的疑阵而已,其

实却什么都没有,咱们在那儿动手,赢家可把云散花带走。”

杜希言忙道:“好,咱们走。”

当下由成金钟领先行去,他出屋之前,还顺手带了一柄长剑。

出得屋外,但见夕阳快要被远山遮住。

天边绚烂的彩霞,五光十色,使这一片菜田显得更悦目。

成金钟毕直行去,在菜田旁边停下来,回头道:“杜希言,老夫把她放在那儿,你我在

胜负未分以前,谁也不许碰她。”

杜希言毫不迟疑的点点头,心想:“我如果还未打赢你,碰她又有什么用处?难道我还

能攫夺她逃跑么?”

但见成金钟已把云散花放在田上,杜希言高声道:“我把这件外衣给她。”

成金钟冷冷道:“别过来,把外衣丢过来就行啦!”

杜希言脱下道袍,大步走去,道:“咱们已经约好,非打出一个输赢之后,谁也不许动

她,你还怕我不守信么?”

成金钟这刻才回过头来,目光到处,但见杜希言里面的紧身衣服,不但不是道士的内

裳,而且一望而知必是少爷公子之流才会穿着的。

这个发现使他征了一下,杜希言已大步走近,道:“让开点。”成金钟不知不觉依言挪

开,只见杜希言把道袍被在云散花身上,登时把这一幕活色生香的景象遮盖住了。

杜希言果然不作任何违背信带的举动,起身后退几步,向云散花挤挤眼睛,说道:“我

不知道你听得见听不见,但这刻我内心的想法却是希望你能够恢复行动之力,迅即离开此

地。这样,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他随即回身面对那百毒教主成金钟,同时撤下宝剑,剑身映出彩霞的光辉,灿烂耀目。

成金钟也亮出长剑,阴森森的瞅住他,面上泛起古怪难测的表情,道:“目下老夫可想

起来啦!最初咱们相会之际,老夫已隐隐感到你不是与世无争的三清弟子,可惜老夫没有仔

细推想,轻轻放过这个感觉。现在从你的打扮上,已证实你必是出身世家门第之士。”

杜希言道:“知道了便又如何?”

成金钟道:“当然大有作用,但现在暂时不告诉你。至于你刚才对云散花说的话,足证

你年纪轻,富于幻想。这个人生阶段,老夫也曾经历过。”

杜希言颔首道:‘他许有一天,我会把你这几句话,感慨地讲给另外一些年轻人听,但

这刻说这等话,未免有点不适当,哦!也许你要争取较多的时间,以便恢复体力。若是如

此,不妨明说,要多久,我等你就是了。”

成金钟眼中闪过怒色,但当他开口时,声音却平和得让人不易置信,只听他道:“你不

但有年轻人的热情活力,而且心胸磊落,性情慷慨得很,这些优点,老夫都能领会于心,而

且十分欣赏,不过,老夫奉劝你一句,这种人格上的优点,往往会上当招来杀身之祸。”

杜希言笑一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不过说到上当,我自问也不是傻子,这一点请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成金钟开始移动,杜希言不得不有反应,也跟着移动。

两人缓缓转移到距田垠较远的空地,也即是在屋子后面那一片的数丈方圆的平地上。

杜希言正收慢心神,觅机发剑,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极轻微的响动。

他可不敢回头张望,甚至连念头也不敢转,以免心神一分,对方之剑趁机长驱直入,把

自己当场杀死。

成金钟蓦地跃退数步,仰头冷笑道:“杜希言,你已身人罗网,挣扎也是无益,不信的

话,回头瞧瞧便知。”

杜希言这时可不能不瞧了,略略侧身,转眼望去,不觉骇了一跳,原来在他身后竟凭空

多出了一排人。

这一排人多达六个,只有两个人没有蒙住面孔,便是轰天雷许公强,无影枝扈大娘夫

妇。

这两人已足以使他大大吃惊,何况其余四个蒙面人当中,竟有~个是手持漆绿长剑的中

年人,这个人曾经现身截杀撤退的天下各地武林人物的队伍,据说在这个神秘的恐怖团体

中,他就是领袖了。

除了这个绿剑长衫人之外,还有一个是女的,身材切娜,体态曼妙,长长的秀发随风飘

拂。

她的面庞半截用白纱遮住,因此只看得见长长的眉毛和细长的眼睛。

这对眼睛,在白皙的皮肤衬托之下,显得特别明亮动人。

他马上就联想到他唯一所晓得的邪派女性高手,多妙仙姑李玉尘这个名字,但他没有出

声询问。

这一排入恰是在他与云散花之间,因此云散花已等如再落在敌人手中。

许公强爆发出震耳惊心的爆笑声;接着高声道:“唉!原来是这个小子,他姓杜名希

言,前几个月潜入天罡堡,被我打个半死。”

他的话声嘎然而止,似乎突然想起了非常可惊的事,是以张大了嘴巴,形状甚是可晒。

旁边一个蒙面人用手肘碰他一下,道:“许兄,你想起什么啦?”

许公强道:“这小子邪气得紧,大家千万小心。”

绿到长衫人接口道:‘此子竟能逃过许兄毒手,可见得必有过人能为,许兄可是这样想

么?”

许公强点点头道:“是的,正是如此。”

那绿剑长衫人一开口就道破了许公强心中的想法,已显示出他才智过人,可见得他当这

个领袖,决计不是单凭武功而且。

扈大娘道:“我们当日已把这小子丢人蛇窟,照我们以往的经验,即使是钢皮铁骨之

人,也难逃一死的。”

李玉尘格格一笑,声音娇媚之极,使人情不自禁的要向她望去。她道:“诸位不要诸多

猜测了,这位社先生既然能通行成教主的双绝大阵,不畏奇毒,则区区毒蛇,又焉能奈得他

何?”

许公强道:“不错,我当时见他武功平常,所以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实在没有想到他武

功尽管不灵,但却有对付毒蛇的本事。”

扈大娘厉声道:“既是如此,咱们拿下他就得啦!”

别人都不再做声;自然是等候首领发号施令。

绿剑长衫人沉吟一下,竟不下令动手,反而向成金钟道:“成教主,你对杜希言~定有

惊人的高见,是也不是?”

人人都讶然向成金钟望去,连杜希言也不例外,都泛起惊奇之感。

成金钟道:“阁下既然问到,老夫可就不必保持缄默了。不错,诸位如果打算动手,最

好先弄明白一些事情。”

许公强道:“什么事呀?”

成金钟道:“老夫费了许多心血.辛辛苦苦摆设的双绝大阵,其一已被杜希言破去了。

许公强忍不住又道:“那便如何?与我们动手之举,有何关系?”

成金钟道:“许兄少安如躁,要知老夫的被破去的阵法,乃是毒阵。这事说明了一点,

那就是他并非仰仗御毒的葯物通行大阵,而是身怀至宝,根本不须动手,就自然而然的破了

老夫的毒阵。”

众人无不大大震动了一下,李玉尘首先道:“啊呀!他已得到丹凤针了,是么?”

许公强的面色难看无比,厉声道:“好小子,我们找了十几年都没找到的东西,想不到

竟落在你手中了。”

绿封长衫人沉声道:“诸位不可妄动,要知此子不但已获丹凤针至宝,同时也学会了天

罡绝艺,要不然的话,凭成教主这等一代高人,焉能失手?”

此人言不轻发,发必有中。

连杜希言也觉得非常惊佩服气。

许公强道:“就算他练成了天罡绝艺,咱们放着这许多人在此,难道还怕他不成?”

李玉尘发出使任何男人无不心荡神醉的吃吃笑声,笑了好一阵,除了扈大娘直皱眉头之

外,没有一个男人有不耐烦的神情。

敢情在场的男人,个个告是久闻江湖,久经大敌之人,各有一套生存至今的本事,的确

高于常人许多。

因此,他们深心中都认定不可沾惹李玉尘,以免受害。可是对于她那迷人的笑声,却不

妨尽情享受领略,这是一定不会出乱子的,连许公强也不例外,扈大娘再会吃醋的人,也不

能管到声音上头。

李玉尘笑了一阵,终于停止了笑声,挪近杜希言。

她举手投足之际,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勉力,使人不舍得移开眼睛。

她道:“杜希言,你肯不肯听我的劝告呢?”

杜希言道:“为什么不?莫非你的劝告不大受当么?”

有人低笑了一声,李玉尘回头瞪了一眼,但见所有的人都十分严肃,一时真瞧不出是那

一个发笑。

当下不理他们,回过头来,眯起那对绸服,道:‘住话我倒是很难作答,因为这事要着

从那一个角度看。比方说:我叫你多吃一碗饭,有些人认为多吃点会强壮些,但有人认为多

吃有害无益。所以世上许多事情,本质上没有绝对的意思,须看你的立场而定的。”

杜希言衷心佩服此言,这刻他才深深发觉这个大有婬荡之名的多妙他站李玉尘,故情真

有点学问。

李玉尘见他点头,便又说道:“我打算劝你收起宝剑,不要妄想能与我们这些人为敌,

同时也不要霸占那丹凤针,因为那是一件莫大的祸害,适足以杀身取辱而已。然后,我陪你

到处游赏山水,永远不要再参加江湖上的是非恩怨,你看我这个劝告如何?”

杜希言为之一楞,说不出话。

要知他目下最强烈的感受,不是她的媚笑艳色,更不是她动人的体态,而是觉得这个女

魔头说的话,完全是真挚的善意。

尤其是她还有动人的柔情腔调,使人无从生出反驳之心。

再者,他也不好意思出言峻拒,否则他岂不是变成了蛮不讲理的人了?

所有的人都默默地等着杜希言的反应,这真是非常有趣的情势,谁也不知道杜希言会如

何作答。

杜希言只能够在“好”或“不好”之内作一个选择。

如果回答是“不好”二字,一来太不好意思,显得太无情了。

二来她的话合情合理,如何能说‘不好”?

假使回答说“好”,那么第一步是交出丹凤针,第二步就是和她偕游名胜山川,从此跳

出江湖之外。

他犹疑了一下,忽见李玉尘徐徐的取下面上丝巾,露出艳光四射的面庞。奇怪的是她这

刻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经荡意味,相反的叫人看了,但觉得非常纯真,非常圣洁。

这等动人的神情.自然是她的绝技之一。

对付这种方正的正派的人,可绝对不能有婬荡意昧。

唯有利用纯真圣洁的美感,方足以打动他们的心。

杜希言大为冲动,正要回答。

突然数丈外传来一声娇脆如铃的笑声,及时阻止他的回答。

众人转头向笑声来路望去,但见一个女子,披着宽大的道施,在数文外的菜田里,向他

们挥手。

这群人饶是老得不能再老的江湖,但一看此女,无不惊得身震色变,目瞪口呆。

原来这个女子,正是已被成金钟擒下的云散花。她早先被放置在田埂上,已如待宰之

羊,是以人人都不加注意。

云散花迅即飞奔而去,身法之轻灵迅快,叫人一望而知决计追赶不上。

绿剑长衫人道:“成教主,你用什么手法制住她的?”

成金钟道:‘老夫是以毒物及点穴两种手法,双管齐下,以我想来,纵然毒力已消,但

穴道察制仍在,她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才对。”

事实上云散花已经逃掉,甚至使众人连追赶的想法也打消,可见得她本事不小。

绿剑长衫人道:“假如毒力会消失,那就无怪她能运气冲破穴道禁制了。好,咱们现下

全力对付杜希言,只要拿下他,何愁云散花不自授罗网。”

众高手立进散开,各占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谈笑为敌手足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