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十八章 君子之心皎如月

作者:司马翎

余小双不用多请,因为那四名大汉都匆匆穿衣,片刻间,这四人全都变成了公所捕快,

并且换了兵器。

蓝衣人沉声道:“你们听着,本座是从无数人之中,挑出了你们四名,照理说应该可以

胜任,除非你们不小心,露出马脚。”

他停歇一下,又道:“你们先看过他们的反应,才决定用不用铁连环锁他双手,或者是

决定用与不用……”

一个大汉道:“属下们已讨论过了,香主请放心。”

蓝衣人加以森冷的目光,盯了那人一眼,才又道:“你们记着,凭你们的几手工夫,绝

对赢不过那厮。”

他冷吟一声,以加强语气,又道:“千万别因为我也在场,便掉以轻心。”

大汉们都躬身而应,蓝衣人道:“哪个家伙手中之剑,乃是希世之宝,所以必须利用铁

连环,扣住他的双手,那时候咱们就万元一失了。”

那些大汉们连连称是,蓝衣人直到此时,嘴角方始微微露出笑容。

他挥挥手,道:“你们都到大路上等候吧!”

那四个假投公人的汉子,迅即离开山坡,奔向大路。当他们都消失之后,蓝衣人悠闲地

起身走动。

余小双机警地转头一望,但见距她不远的张大鹏,露出要说话的神情。她立刻用手势制

止他,示意他耐心等候。

以她想来,这一群铁连环帮的人,必是利用公门捕决的身份,去欺骗一个人,使他上当

被擒。

问题就出在这儿,以铁连环帮的势力,以及这蓝衣人的功夫艺业,照理说不必假冒公人

才对。

这是因为以他们的实力,比起十个人的捕快,还要强大。况且武林中人,决计不肯轻易

束手被捕的。

假如一定要动手,则假冒公人之后,蓝主人仍须跟去才行。若然蓝衣人恐怕跟去时会被

对方看破,而不跟去。则假冒之举,徒然削弱实力,得不偿失而已,由此可知必定另有作

用。

余小双迅速地思忖着,她本身的经验虽不多,但身在彩霞府,对江湖门道,以及许多奇

怪之事,皆曾听闻。

因是之故,她仍然算得上有相当经验,见闻广博之人。

她继续想道:“就这等情况看来,有两个可能;一是这个马上就要到达的对象,必是个

奉公守法之人,绝对会俯首就擒。”

想到这一点,她顿时感到愤愤不平。因为铁连环如果是利用人家这种美德的话,实在是

太卑鄙了。

她又忖道:“第二个可能是:这蓝衣人算定时间充裕,所以还在等候什么消息。也许这

两个可能性都有……”

她凝神查看那蓝衣人的动静,过了一阵,靠大路那边的树林内,有一个人迅快的奔人

来,跟蓝衣人打个招呼。

此人约有五旬左右,但身材仍然结实强健,眉目间有一股剽悍之气,背后斜插一把大

刀。

他走到蓝衣人跟前,拱拱手,道:“听说你已有了线索,是也不是?”

蓝衣人点点头,道:“尤老师来得好快,比兄弟的预测还早了一往香的时间……”

他悠闲的笑了笑,又道:“尤老师此来,可曾与李姑娘联络过了?”

姓尤的剽悍老者道:“蓝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蓝衣人道:“兄弟平生行事,最根的是受骗落空,关于今日这件事,捎话过来的人是尤

老师,并未见过李姑娘本人。因此之故,关于事成以后的酬劳,兄弟不能不多问两句,这也

是人之常情啊!”

尤老师哼了一声,道:“蓝兄素有多疑之名,看来如今益发厉害了,难道我尤一峰的说

话,蓝兄居然还信不过么?”

蓝衣人道:“不是信不过,尤老师万勿误会。兄弟只不过为你着想而已,要知付酬之

人,乃是李姑娘而不是你呀!”

尤一峰道:“她如果不守信的话,只怕损失比蓝兄还惨重,试问别人听到这个消息之

后,将来有谁还肯为她出力?”

蓝衣人道:“将来之事,兄弟不感兴趣。”

尤一峰双眉一皱,道:“蓝兄如果不放心,这件事就此拉倒,反正兄弟我没有什么损失

可言。”

他当真气恼了,是以这话说得很不客气。

蓝衣人耸耸肩,道:“假如那厮已被兄弟摘下,只怕尤兄不肯真的不管吧?”

尤一峰冷冷的瞪住他,对方也毫不客气的以目光回敬,双方对望了一阵,气氛陡然紧张

起来,似乎随时会出手拚斗一般。

又过了一会,尤一峰耸耸肩,道:“蓝兄怎样才信得过我?”

蓝衣人道:“很简单,请赐告李姑娘现在的住处,兄弟马上派人与她直接联络,此举在

兄弟来说,费不了一点时间。”

尤一峰道:“好,她目下在金陵某处……”

他把地点详细说了出来,蓝衣人取出纸笔记下。

之后,蓝衣人又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仰天发出一声口哨,转眼间一头灰褐骏鸽刷地

飞落。

他把纸条卷起,塞在鸽足的铜管内,一挥手,那头灰鸽便飞走了。

其次,她晓得了幕后主使之八,敢情是个姓李的女子,至于慾揭之人是谁?动机如何,

均无所悉。

她不禁心急起来,因为算起来那个对象快要到了。如在中计被擒以前,她还不晓得是

谁,但没有法子作任何决定了。

所谓任何决定,是说余小双她考虑要不要帮助他,以及如何帮助他的方法,在目前根本

无法可施。

尤—峰仰头望着空中,说道:“兄弟以为那厮快要到达此处了,是也不是?”

蓝衣人道:“不错,快到啦!”

尤一峰道:“蓝兄带了几个人来?”

蓝衣人简短地道:“咽个。”

尤一峰道:“咖上你我,一共是六个人……”

他摇摇头,接着道:“不行,咱们力量太弱,休想揭下那厮……”

余小双聆听到这里,不只知道这两人不是同一帮的,事实上这两人在武林中颇有名气,

她都认得出来。

余小双大为惊讶,忖道:“这两个家伙联手的话,能够与他们拚一拚的人,恐怕已不多

了,何况尚有四名手下,但尤一峰却认为不够,岂不惊人?”

方转念间,蓝衣人已遭:“尤兄放心,这个任务兄弟一肩担承,无庸费扰精神。”

尤一峰有点不满地道:“虽然如此,但兄弟也不能说荣辱无关,蓝兄下手之法,难道是

极大的秘密么?”

蓝衣人得意地仰天长笑一声,显然他对自己的设计,颇为自傲,是以很不得早早告诉别

人。

他高声道:“既蒙尤兄下问,理该奉告,兄弟的计策是设计使他束手就擒,如果非得动

手不可,兄弟尚有自知之明,决计不敢接下这个交易。”

尤一峰道:“那厮如何肯束手就擒呢?”

蓝衣人道:“自然有肯的道理啦!例如说,尤兄你虽不属任何帮会,但令叔眼下是龙虎

刀派的掌门人,他如果派人押你回去见他,你能反抗么?”

尤一峰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蓝衣人又道:“像兄弟我,则无法抗拒敝帮帮主的命令,更

属显然不过的事。”

尤一峰道:“然则那厮呢?”

蓝衣人道:“他的来历身世,虽无法查悉,但他这两天的行动,都被我调查得一清二

楚。从种种细节微行之中,兄弟断定他是个极为奉公守法之人。”

尤一峰也不得不佩服,道:“嘿!真有一手。”

蓝衣人道:“目下关键只在于执行计策之人,能不能表演得恰到好处?使他深信自己是

被认错了人,只须返衙与证人对质,即可释放这一点了。”

尤一峰道:“就算他入谷了,后面的手脚也得费一番功夫呢?”

蓝衣人道:“不要紧,只要他中计入谷。我手下那几个人,都是厉害脚色,很快就能哄

得他自愿套上手铐。这时候,敝帮的铁连环就有用处啦!”

尤一峰道:“听说贵帮的铁连环,系以特别合金铸造,无法毁损,是也不是?”

蓝衣人道:“正是如此,当他双手被铐锁起来之后,即使武功再高,也跑不快,更休说

动手拚斗了。”

尤一峰道:“妙极了,但愿蓝兄之计,得奏奇功。”

蓝衣人哈哈一笑,道:“请恕兄弟多嘴,敢问尤尼一声:兄弟之计如若奏功,对尤兄有

何好处?”

尤一峰向他眨眨眼睛,作个会心的笑容,道:“好处虽比不上你但也足够了。不知你晓

得不晓得,李姑娘的徒弟,也非常出色的。”

蓝衣人释然道:“原来如此,常言道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这话一定错不了的。”

蓝衣人举步行去,尤一峰在后面跟着。才走了六七步,蓝衣人忽然停步,转身望着尤一

峰道:“如若兄弟的计策成功,只不知要将人送到什么地方去?”

尤一峰道:“这个交给兄弟办理,定必妥当。”

蓝衣人道:“在下不是怀疑尤尼会过河拆桥,而是事实上不得不由兄弟的部属押送,否

则就很容易露出马脚。”

尤一峰那么老练的老江湖,至此也不由得泛起了怫然不悦之色,冷冷道:“蓝兄的顾虑

可真不少。”

蓝衣人道:“兄弟一说,尤兄就明白啦!第一点,咱们能不能使那厮在毫无疑惑的情况

之下,加上一副铁连环,尚在未知之数。”

他等对方点点头,才接下去道:“第二点,就算加上了铁连环,但如慾万全,最好还是

由他们四人直接押送到地头,那可免去一番手脚。”

尤一峰沉吟一下,面上不悦之色已经消失。蓝衣人一望而知这两点理由,已把对方说服

了。

尤一峰缓缓道:“蓝兄的提议,甚是有理,亦属必要之举。等到擒下那厮之后,兄弟才

带领你们前往便是了。”

蓝衣上笑一笑,道:“尤兄也晓得公门中的规矩,定须在那逮捕公文上,填明所属的官

衙名称。因此之故,如果晓得人犯押送的地点,兄弟便嘱他们预先填好那地名。到时顺理成

章的往那边押去。”

换言之,尤一峰非说出地点不可。

尤—峰这回十分爽快,道:“既是如此,蓝兄可转告贵部,填上庐州就行啦!”

蓝衣人道:“原来在庐州,那倒方便得很。”

两人先后走去,转眼间,身形已隐没在律莽间。

张大鹏憋到现在,总算可以透一口大气和开口说话了。

他先望望美丽的余小双,才道:“双姑,他们干嘛的?”

余小双道:“他们都不是好人。”

张大鹏道:“我一看也晓得他们不是好人,这倒没有什么。但你却很注意,而且好像很

不安。”

余小双想道:“张大鹏受尽人间各种奚落轻侮,是以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与常人不同尤

其是邪正之间,更无所谓,这等情形,原是怪他不得。”

当下说道:“我听了他们的对话,很怀疑他们要设计擒捉的这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

同时,那个在幕后指使他们的,是一个女人,如果我猜得不错,必定是那个多妙仙姑李玉

尘。”

张大鹏道:“你也认识她么?”

余小双道:“未见过面,但她是个很坏的女人。”

张大鹏日中发出“喷”的一声,说道:“我就喜欢坏的女人。”

余小双道:“胡说,她跟你要好,等一会又跟别人好,你受得了么?”

张大鹏道:“当然受不了,但我可以打死她。”

余小双道:“不错,你固然可以打死她出气,但碰上姓李的这个女人,你不但打不死

地,反而得先被她弄死。”

张大鹏一怔,道:“她这么厉害?”。

余小双道:“她一生杀死的人,已经不知有多少啦!”

接着又道:“她厉害的地方是你不惹她,她要惹你。先把你哄得以为她真爱上你,等你

神魂颠倒时,她才收拾你。”

张大鹏道:“我不爱她,她也没法。”

余小双笑一笑,道:“你能么?她是著名的美人,又会说话,又会发嗔,据说还没有一

个男人能够受得住她勾引的。”

张大鹏瞠目道:“听起来真是又可怕又有趣。”

余小双道:“找那个朋友很厉害,比这些人都行。但这些人为了李玉尘的缘故,都不顾

利害,也不怕送了命。”

张大鹏急起来,道:“我们快点通知你的朋友吧!”

余小双道:“我不能出面,一出面就更糟了。”

张大鹏讶道:“为什么?”

余小双道:“因为我也是李玉生要捉拿的人。”

张大鹏道:“她为什么要捉你?”

余小双道:“我也不明白,本来我与她没有冤价。”

张大鹏道:“这个女人真多事。”

余小双道:“她曾派人把我穴道点了,那是武林中一种非常神奇的手法,能使人失去知

觉,或者全然没有气力,甚至要人哭或要人笑都行,想弄死人更容易了。”

张大鹏道:“有这等事?你目下怎样了?”

余小双道:“我气力和功夫都被禁制住,施展不出。”

张大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君子之心皎如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