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二十二章 以毒克邪奏奇功

作者:司马翎

许公强向她瞪眼道:“胡说,你去过地狱么?”

章真人已接口道:“两位请看,那个男的已经完全被大法所制,现在已可任意奴役了,

反而那个女的,还未就范,这一点与他们的武功高低有关。”

杜希言听到此处,灵机一动,向云散花道:“你可用丹凤针,把余小双木人前的灯弄

灭。但别动凌九重的。”

话刚说完,耳中已听到许公强道:“章真人,关于魏先生请托之事,还望真人向贵教教

主疏通,帮忙则可。只须揭杀李天祥和孙玉麟两人,天下大势便定局了。”

章真人嘿嘿笑道:“许兄,这事说难不难,说易不易,李天祥是武当派第一流的人才,

而孙玉麟年率虽轻,却也是当今后起一辈中的第一人物。”

许公强道:“真人的意思是暗示无法擒杀他们么?”

扈大娘接口道:‘人家才不是这个意思,事实上李天祥孙玉麟这两人真不好对付,所以

出的代价,须得使教主和真人都感到满意才行。”

许公强望望对方,见他没有否认,便道:“只不知责教想要什么报酬,除了丹凤针之

外,凡是世上有的,都可以取来奉上,以作酬谢。”

章真人道:“如果贤伉俪打算此刻就讨论到这个问题,那也可以,敝教不敢妄想‘丹凤

针’这等至宝,至于金银财宝,以及名器灵葯,也许敝教比天下任何家派还富有。因此之

故,敝教须要的是‘人’而不是物。”

许公强扈大娘为之眉开眼笑,道:“真是凑巧得很,我们有的是人,尽可大量供应给贵

教使用。”

章真人道:“敝教要的是童男女,年纪都以不超过十五岁为宜,每个月约莫要五对以

上,你们得按时送到。”

许公强一口答应,道:“使得。”

这一对凶暴残酷的夫妇,目光随着章真人诧异的眼色望去,只见余小双身躯不住地挣

扎,口中发出呻吟声。

扈大娘道:“出了什么事?”

原来余小双隔壁的凌九重,闭目如睡,动也不动。扈大娘等这种老江湖,便一望而知余

小双发生变故了。章真人没有回答,冷冷地向一个白衣少年望去。那白衣少年连忙恭恭敬敬

地躬身行礼,道:“本命神灯告已点燃,当时毫无异状。”

章真人道:“最好是这样。”

他移步走向余小双,许氏夫妇也跟在后面。

三个人六双眼,都注定在余小双面上。

扈大娘突然一巴掌打在许公强面上,骂道:“老不死,你看得这么人神干吗少

许公强摸摸被掴的脸,苦笑道:“这像什么话?也不怕章真人见笑?”

扈大娘厉声道:“你怕不好意思,就把眼睛闭上。”

章真人等无不暗笑,但觉得许老太太,醋劲未免太大了。

许公强道:“老伴儿,我告诉你,这个小女孩很像你当年小的时候,我说的是真话,可

不是开玩笑。”

扈大娘哼一声,道:“可惜她还未清醒。”

忽见余小双睁开眼睛,虽然仍有茫然之色,但一望而知并非失去理智,只像是刚刚睡

醒。

扈大娘道:“余小双,你可认得我们?”

余小双目光缓缓扫过这些人,樱chún微动,发出很低弱的声音,道:“你是扈大娘。”许

公强突然高声问道:“你是那儿人氏,今年几岁、’

余小双道:“十八岁,是……是……”

许公强厉声道:“是那里人氏?”

余小双有气无力地垂下眼皮,道:‘你不知道。”

扈大娘道:“我去问一问飞虹夫人就知道了。”

余小双眼睛睁开,道:“啊!我师父呢?”

许公强道:“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也回答你的。”

章真人接口道:“两位问这个干吗?”

扈大娘掉转头,不让余小双看见,向他打个眼色。

章真人一点也猜不出这个眼色的用意,但如果再追问,可能会显出自己大愚来了,只好

闭口不语。

扈大娘正是利用人性中此一弱点,使章真人上当。其实她这个眼色,根本毫无意思可

言。

余小双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小就没有父母,只有祖母,那时候是在苏州。我十二

岁时,她就死了。”

许公强迅即问道:“你祖母告诉你有关父母之事么?这真叫人难以置信。”

余小双道:“没有。”

她的神气和声音,都显得如此的衰弱无力,大是使人怜惜。

许公强突然转眼向章真人道:“这个女孩子能不能暂时别动她?”

章真人讶道:“为什么?”

扈大娘道:“她说不定是我们的女儿。”

章真人阴笑一声,道:“那真是太巧了。”

扈大娘提高声音道:“老身可不是与真人你开玩笑。”

许公强登时发觉大大的不妥,因为他深知老伴的性情非常别扭固执,若是认定了一件

事,死也不肯改变。

现下问题就出在这里了,他们夫妇对于余小双,会不会是他们的女儿,根本没有任何成

见及把握。

可是扈大娘既已经说了出口,她固然越讲越使她自己认为是真实之事,即使是许公强,

亦不便否认了。

许公强可没有糊涂到连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也忘记了,这个章真人单名“楚”,外号“鬼

师”,乃是白骨邪教中的两大护法之一。不但邪法惊人,即使是武功,也当得上一流高手之

称。

单单是鬼师章楚这个人已经不好应付了,何况尚有别的高手,再加上目前是在对方的地

盘内,不论是在“天时、地利、人和”三大条件上看,找不到任何一点是对他们夫妇有利

的。

鬼师章楚面色已变得阴沉可怕起来,冷冷道:“令千金几岁了?何时失踪的?在何处失

踪?”

扈大娘道:“她今年二十二岁,生下来才几个月就失踪了。”

克师章楚道:“在什么地方?”

扈大娘边:“在襄阳城中。”

许公强接口道:“章真人务须多多担待,内人的确曾被这件惨事大大打击过,至今每想

起来,还是如疯如狂……”

鬼师章楚听他这么一说,面色稍为和缓了一些,道:“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多说什么,

不过许见可劝劝尊夫人,第一点此女年纪只有十七八岁,第二点她有过祖母,晓得自己姓

余。第三点,她带着吴依口音,分明是苏州人氏。苏州与襄阳相距得太远了,似乎不大可能

被拐得这么远。第四点……”

他故意拖长声调,等了一下,才接下去道:“这也是最后的一点,那就是敝教教主决定

之事,便成铁案,天下无人能使他更改……”

这一点果然最为重要,也就是说,即使余小双是许氏夫妻失踪的女儿,仍然不能放过

她。

扈大娘双目圆睁,面色铁青。这等神态,一望而知她将不顾一切以护卫她的女儿,纵然

送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许公强大吃一惊,连忙伸手拉住她,坛下石室内的杜云二人看得清楚,可都巴不得扈大

娘发起疯来大闹一场。不管输赢,总对救人之事有利。

许公强沉声道:“老伴儿,你先查清楚才说话也不迟。”

扈大娘居然被他的话所动,略见平静了一点,转头凝视着余小双,目光陡然变得很温

柔,道:“孩子,你别怪娘狠心离开你,你要知道,我们结仇遍天下,所以不一定是那个仇

家,把你劫走,使我一辈子痛苦……”

许公强听了,也禁不住皱起眉头,因为她口中已把余小双当作是她的女儿,这岂是盘查

根底之法?

扈大娘又适:“你也不必害怕,有娘在这儿,谁也伤不了你一根头发。”

许公强忍不住高声道:“喂!她真是咱们的女儿么?你先弄清楚了再说,行不行呀?”

扈大娘决然道:“她的样子,跟我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样,决不会错的。孩子你自己说

说,是也不是?”

许公强不得不再纠正她道:“喂!老伴,你怎么扰的?她才几岁呀?”

扈大姐给他一个狠狠的白眼,道:“女孩子有些长得嫩些,这怎么看得出来?章真人您

说对也不对?”

鬼师章楚心中甚是不耐,但对于这一句话,却又不得不予以同意。

当下点头道:“不错,岁数不易看出来,但……”

扈大娘已接下去道:‘观长得跟我以前一模一样,老家伙,你竟没有看出么?”

许公强道:“像固然像,但这个……”

扈大娘道:“什么这个那个的……”

他们的说话忽然中断,杜云二人连忙移动查看,发现敢情是李玉尘和一个黑衣妖人一同

出现。

李玉尘的出现,不但许氏夫妻目瞪口呆,就连那个“鬼师”章楚,也禁不住两眼发直,

向这个妖姬耽耽逼视。

黑衣妖人就是另一个护法大仙玄罗子,他厉声笑道:“章兄,这是兄弟的女友,你可别

乱打主意啊!”

鬼师章楚阴阴含笑,道:“这是什么话?你先替我们介绍,往后方好称呼。”玄罗子

道:“教主投告诉你么?这是李玉尘道友,她的外号是多妙仙姑,只不知你听过她的大名没

有?”

鬼师章楚道:“当然听过啦!她在武林中鼎鼎有名。兄弟一瞧就晓得她一定妙不可言,

这外号一点没错。”

李玉尘媚目一转,差点把鬼师章楚的魂魄给勾掉。

她娇滴滴的道:“章真人别开我的玩笑吧!像我这种庸脂俗粉,遍地皆是。章真人要的

话。何愁没有更漂亮的。”

章楚邪气地笑道:“你的姿容,真是世上无双,我敢向你发誓,我平生还没有看见过像

你这么漂亮的女人……”

他们以轻佻的口吻,互相挑逗。玄罗子的面色本来就白得够瞧的了,如今加上一层青

色,更加可怕。

杜希言捏捏云散花的手,在她耳边道:“看来李玉尘的美色,足可以使这两个妖人发生

内哄呢!”

云散花也在他耳边追:“连你看了也觉动心的话,那些妖人们自然就更加有如馋猫见了

鱼腥啦!我可有讲错?”

社希言不答这话,又道:“假如余小双肯认扈大娘为母亲,定能使许氏夫妻动手,大闹

一场。不过,这等场面,我倒是觉得不大忍心。”

云散花道:“为什么?”

杜希言道:“因为这是利用扈大娘的爱儿女之心,而使她送了性命,不但太残忍,同时

也亵读了伟大的母爱。”

云散花道:“这对恶夫妻,毁了多少人的家庭?使多少亲心为之破碎?如能害死他们,

任何手段皆不为过。”

杜希言为之默然,但他并不赞成,因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话虽然不错,但手

段却不能不讲。

否则,与那些该死的恶人们,有何区别?

这时坛上的李玉尘已与许氏夫妻打招呼,并且询问他们何以会碰巧到这儿来?许公强的

答话非常含糊,只说是奉了鬼王魏湘寒之命,到此处谒见素尸神君,有些事情要与素尸神君

商量。

他既不提别的细节内容,李玉尘也不询问。

他们这一对答,玄罗子和章楚惧晓得他们曾是一路之人。这么一来,直罗子对李玉尘就

大为放心了。

李玉尘讶异地望住扈大娘,问道:‘唱大娘何以面色不大对?似乎还有点泪痕呢!”

许公强连忙代答道:“她以为余小双是我们失踪的女儿。”

李玉尘道:“原来如此,我还是第一次得闻你们有个女儿失踪之事,只不知事实如

何?”

扈大娘道:“这女孩子如果肯叫我一声亲娘,那就一定是我的女儿。”

许公强道:“她在怕受害的情况下,叫你一声,何难之有?”

李玉尘立刻移步走到余小双面前,发觉余小双神智清明,顿时计上心头。

这位见多识广,对心理极有研究的多妙仙姑李玉尘,业已了解扈大娘将有何种反应,假

如她能使余小双喊她一声“亲娘”的话。她同时也注意到凌九重昏迷之状,与余小双的清

醒,全不相同,不禁深感奇怪。

她一面打量余小双,一面用传声之法,向她问道:“余小双,你如想活命,赶快叫扈大

娘一声母亲。”

传声说过,便往后退,转面向扈大娘道:“她的眉目神情,果然与大娘极为相肖,不

过……”

扈大娘截断她底下的话,道:“用不着不过了,你以为天下间没有这么巧的事,对不

对?但偏偏就会有这般凑巧之事。”

李玉尘耸耸肩,旋即惊讶地向余小双望去,心想:她不是愚笨之人,难道连这个机会也

不会把握?

鬼师章楚冷冷道:“好啦!好啦!这件事此为止。本真人不客气的说一句,莫说余小双

不会是许家之女,即使她居然是许家女儿,目下也没有法子改变她的命运了。”

许公强扈大娘面色都变了,目光一齐投向章楚身上,眼中显明地流露出无限仇恨怨毒之

意。

章楚阴森森的回瞪他们,饱抽一拂,顿时阴凤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以毒克邪奏奇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