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二十四章 灭绝人性役鬼术

作者:司马翎

这种垂死时的哀鸣,虽然语句和内容都相同,但若是出自常人之口,一定不会如此打动

人心,使人生出无限同情。

杜希言大为感慨,忖道:“有些人须得死神临头之时,才能忏侮平生罪孽。如果他能早

早觉悟,相信不致于有今日的下场,至少也不至于连一个可以关心的人都没有。”

但见鬼师章楚双眼一闭,头颅无力地欹垂一侧,就此断气,结束了他罪孽深重的一生。

杜希言转脸向余小双望去,但见这个美丽纯情的少女,眼眶含泪,一副不胜凄楚的样

子。

他立刻表现得很坚强地说道:“小双,走吧!”

余小双道:“你不埋葬了他的尸体么、’

杜希言道:“我不是不想,但时间已不允许了,我心中有两点疑虑,非得赶紧设法,消

除这个危机不可。”

余小双道:“什么危机?”

杜希言道:“就是素尸神君的传人年训,他不但不曾中毒昏倒,甚且已追蹑云散花而

去,极可能已把她擒获。”

余小双惊道:“啊呀!那么快走吧!”

杜希言举步行去,一面道:“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年训始终没法子破去云散花隐遁之

术,则他这刻必定已折回来,咱们这一出去,恰好碰上。”

他渐行渐快,话声停顿一下,又道:“但最令人担心的是他在碰上咱们之前,先看见那

六个女人,当然就不会放过她们的……”

余小双道:“是啊!那六名妇人讲好在洞府外等候的。”

杜希言道:“她们受尽了妖人的磨折,幸而得脱枷锁,重见天日,如果就此惨死在年训

手底,试想是何等悲惨可怜?”

余小双道:“是啊!真急死人啦!”

杜希言现在已变成自言自语,道:“这六名妇人固然不免惨死,而我相信她们在;临死

以前,因为受不了年训的恶毒手段,一定把咱们的踪迹说出来

他自语之故,乃是自家在推测究想,可不是故意说来吓唬余小双。

余小双听了这话,不禁大惊道:“那么我们要小心些……”

杜希言道:“以情理来想,那六名妇人尚未出去洞府门外则已,如若已经出洞,肯定把

凌九重和李玉尘都带了出去。因此,至少凌李二人是笃定要遭劫了。”

余小双越听越怕,跟着奔行得更快些。然而她旋即又记起杜希言不懂邪法,若是碰上年

训,定必凶多吉少。

她权衡之下,总是觉得杜希言的性命,比旁人珍贵得多,因此她急跃数步,伸手把杜希

言拦住。

她道:“慢着,你如何应付那年训呢?”

杜希言道:“只好随机应变了。”

余小双道:“碰上年训这等敌人,生死存亡,只是指顾间之事,你可能连应变的机会都

没有,那便如何?”

杜希言耸耸肩,道:“那也没有法子呀!难道咱们一直躲在这儿不成?”

余小双道:“能躲得过他么?”

杜希言道:“当然不行啦!”

余小双道:“既然不能躲,那就只好迎敌了。”

杜希言道:“是啊!我也这么想,咱们快走。”

余小双道:“我有一人要求,你必须答应我。”

杜希言讶道:“什么要求?”

余小双道:“这回一定让我在前面走,你隔远一点跟着,如果碰上年训,我可以耽误他

一下,你便可以应变了。”

杜希言苦笑一下,道:“这算是什么主意?我岂能让你冒杀身之险,打这个头阵?”

余小双道:“你不答应也不行,这是唯一可行之法,我虽然也很害怕,但除此之外没另

一条路可走了。”

杜希言还是不依,道:“你别胡出主意。”

余小双坚决地道:“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对的。”

杜希言仍然连连摇头,他心中明知余小双之言不假,可是此举实在太危险了,如何使

得?

余小双轻轻道:“杜大哥,我晓得你完全是为我着想,但你可曾想到,假如你打头阵失

手,我将遭遇什么命运?”

杜希言道:“话虽如此,但……”

余小双道:“其实你心中也明白,我们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如果你失手了,我一样

逃不了妖人的毒手。”

杜希言道:“我总觉得这办法不好。”

余小双道:“以情理想来,那妖人如果见我独自行走,决计不会立下毒手,一定是把我

拦住,询问情形……”

她虽然在讲道理,但声音态度,处处都流露出坚定不移的决心,并不是随口说说的意

思。

杜希言沉吟一下,颔首道:“好,咱们就这么办。”

他虽然外表儒雅温柔,但其实是个极有决断之人,刚才的不答应,只不过想不到应付之

计而已。

当下把出洞的路径告诉她,然后让她独个儿领先行去。

余小双谨记杜希言的吩咐,尽量表现出她的惊惶害怕,由于她的确害怕,所以用不着装

作,已经十分明显i。

走了一程,已快到洞府门口,甬道两边的灯光突然一暗,接着阵阵阴风袭至身上,森寒

可怖之极。

她这次已有经验,晓得这是邪法的先兆.她不禁打个冷战,停下脚步,身体靠墙,转眼

向两头张望。

突然耳边听到一阵阵凄厉怪异的声响,霎时令人感到好像是陷身于险恶幽暗的地方一

般,十分恐怖。

这阵凄厉声并不停止,但其中又隐隐有人在叫着余小双的名字。

她侧耳听去,果然是有人在叫自己,甚是清晰,决计不会弄错,而已这口音分明是杜希

言的。

余小双第一个念头是:杜希言必定遭遇到邪魔鬼怪的侵袭,是以叫喊她,也许是叫她快

点逃走之意。

她差点就出声答话,并且向他那边奔去。

然而她马上就瞿然警觉,因为叫声的来路,竟是从洞口方面传来,而杜希言分明在她后

面远处躲着。

这一点的发现,顿时使她记起了鬼师章楚透露的秘密,那是关于“年训”的绝技,叫做

“妙音摄魂大法”。据章楚说,年训施展这一门邪法时,有阵阵奇异魔音和鬼啸之声,任何

人听了,都好像有人在叫唤自己一般。

如果出声答应,马上就中邪倒地。

她闷声不敢答应,而由于这些迹象,可知必是年训回到此地,因此她心中的惊惶,无法

掩饰。

这一阵魔号鬼啸之声,很快就停止了。假若再不停止,余小双便得昏死过去。原来她虽

是闭口不答那阵阵叫唤,可是这些奇异的声音,已足以令她全身感到十分难过。她自己的呼

吸声,也渐渐响如雷鸣。

所以她即使不答声,但仍然会昏死过去的。

声音一歇,两边壁上的灯光,忽然转为淡绿色,火苗猛升,长逾半尺,照的四下一片惨

绿的凄厉气氛。

余小双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双眼慾闭。可是她又极想看看这个“年训”长得什么样子,

这才支持撑得住。

突然间,眼前一黑,到恢复光明之时,她面前已站着一人。

但见此人长得比常人略高,面目韶秀,身穿儒服,风度翩翩,怎样看也不像是个邪教的

妖人。

他面上挂着笑容,洁白的牙齿,微微露现,锐利的目光,在余小双面上不住盘旋,然后

看遍她全身。

这个年轻儒土的目光,锐利得生像可以穿透衣服似的,使余小双感到赤躶的羞赧,不由

得抱胸侧身的避让。

那年轻儒士道:“姑娘贵姓芳名呀?”

余小双惊魂未定,实在无法发出声音。因此她的檀口开合了几下,对方连一丝声音都没

听见。

那儒士又道:“姑娘别害怕,也用不着自高身价。”

余小双终于发出声音,道:“我叫余小双……”

儒土道:“这名字很好,我姓年名训。”

余小双道:“年先生,你刚刚说我什么?”

年训潇洒地笑一下,道:“我请求你不必自高身价。”

余小双不解道:“我…我没有呀!”

年训道:“难怪余姑娘不明白,我天生有一种灵敏的感觉,只须一望之下,就晓得对方

是不是我的敌手。”

余小双还是不明白地“哦”了一声。

年训道:“如果不是我的敌手,我就不大加以理会,你既不是我的敌手,便没有理由要

害怕我了。”

余小双这才明白,轻轻道:“是的,我不是你的敌手。”

年训感觉她的温柔软弱,乃是出自天性。这种特质见诸一个女孩子身上,益发增加她的

美态。

因此他的神色也变得很平和友善,道:“你不是还有一个男朋友,充当你的护花使者的

么?”

余小双顿时晓得他已见到那些妇人,是以问出情况,只不知那些可怜的妇人,可曾遭了

他的毒手?

她自然不必隐瞒,当下点点头,道:“是的。”

年训道:“他叫什么名字?”

余小双道:“杜希言。”

年训道:“长得英俊么?”

余小双瞠目道:“这是什么意思?”

年训笑道:“我只不过想知道,他配得起配不起你而已,你是我平生所见的女孩子中,

最漂亮可爱的一个。”

余小双道:”他长得很不错。”

年训道:“但他何以不与你在一起?”

余小双正要回答,年训马上用手势制止她开口,自己道:“你且别说,让我猜一猜可好

丁’

余小双点头道:“好呀!”

年训道:“他已经遭逢意外,气绝毙命了,是也不是?”

余小双垂头道:“是的,你怎生得知的?”

年训道:“第一点,你们没有理由会分开走,因为你们万万想不到我老早在洞口恭候,

有人出来,我就拿下。”

余小双叹息一声,没有话说。

年训泛起得意的神情,又道:“其次,我施展一种非常高深奇奥的法术,而你居然没有

回答,可见得你已知道杜希言的死亡,是以根本不敢置信是他在呼唤你,反而十分恐惧。”

余小双点点头,道:“你好像能看见我的念头一般。”

年训在这等美女之前,免不了露出男人好胜的本性,仰天傲然长笑,道:“当然啦!莫

说是你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就算是一头老狐狸,也休想骗得过我双眼。”

他的笑声收敛之后,便静静地凝视着余小双。

余小双不知他转什么念头,也不知杜希言会不会出现?更不知局势将会如何变化?是以

心中大是惊疑。

只听年训道:“余姑娘,杜希言如何一个死法?”

余小双怔了一下,她实在不知怎生回答才好,但又不能不答。

当下道:“我……我看见他被一个……一个……”

年训笑一笑,道:“别害怕,可是一个恶鬼么?”

余小双忙道:“是的,一个恶鬼……”

年训道:“这恶鬼怎样对付他?把他扼死么??

余小双道:“是…是的,他倒在地上,不会动弹。”

年训道:“这样他自然非死不可了,对不对?”

余小双迟疑一下,才道:“我不知道……”

年训眉头一皱,道:“真的不知道么?”

余小双没有回答,年训又道:“既然你不知他的死活,也就是说你并没有确定他已死

亡,然则何以你听到他叫唤你之时,竟不回答?”

他那对俊眼之中,射出森冷的光芒,此时变得十分无情冷酷。他紧紧盯视这个美貌的女

孩子,一点也不放松。

余小垂下眼皮,轻轻道:“我不想咒他……”

年训疑惑地道:“咒他?如何咒法?”

余小双道:“如果我说他死了,岂不是在咒他?”

年训的脸色登时大见缓和,道:“你只是在说一件事实,怎算得是有存心咒他死亡?”

余小双道:“我仍然觉得不大好。”

年训耸耸双肩,道:“随你的便,但我还是要请问一声,那个恶鬼后来可有追赶你?”

余小双摇头道:“没有,他和杜希言都没有起来,我看得很清楚,因为那个恶鬼穿的是

白衣服。”

年训道:“晤!那一定是鬼师章楚了……”

余小双道:“什么?他不是真的鬼么?”

年训道:“他是敝教两位护法大仙之一,另一位玄罗子已被那些恶妇刺杀,这真是想不

到之事……”

余小双一听而知他必定已抓到那些妇人,只不知抓到几个?如何处置她们?还有李玉尘

是否也遭了劫?

她正要设词探询,年训已道:“徐小双,你跟我走,不必害怕,我大概不致于加害你

的。”

余小双这时可就慌了,叫她重返鬼窟,当然十万个不愿意,只不知杜希言为何尚不出

手?她该怎么办?

她露出乞怜的神情,真是动人之极,连年训这等铁石心肠之人,居然也感到心软,甚为

怜惜。

她说:“我不想去,里面都是死人……”年训道:“不要怕,我一定得带你去见师父,

我会替你讲情。”

余小双道:“那么就更不用去了,你师父已经死啦!”

年训俊眼一瞪,道:“胡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灭绝人性役鬼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