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二十七章 变幻莫测意中人

作者:司马翎

他已暗示社希言,不必忌惮黄秋枫。

杜希言轻轻道:“在下已查知规平阳的身份,但牵涉甚多,是以不敢乱讲。”

孙黄二人不禁一齐竖起耳朵,只听杜希言又遭:“魏平阳就是少林寺的锡杖大师,虽说

这情报是从凌九重处得来,但由于在下昨夜曾经与他换了一招,是以认为相当正确。”

黄秋枫道:“杜先生这话怎说?”

杜希言道:“我与云散花暗暗有了默契,故意说出使外面偷窃之人误会的话,然后趁灯

火一灭,便窜出去。当时我一眼望去,已看见此人的身材,与锡杖大师相似,接着我以全力

攻他一剑,但被他架开遁走了……”

他停歇一下,又道:“可是他封架的一招,已泄露不少消息,我敢肯定的说他道逃的身

法,虽是鬼王魏湘寒的心法,但刀招却是少林武功精髓,错非是魏平阳,加上锡杖大师这等

身份,断难将两门武功心法,融会使用。”

孙玉麟吁口气,道:“听起来绝不会错了,但如果真是他,恐怕除了少林寺方丈大师出

马之外,任何人也没有办法可想。”

他停一下,又道:“这个消息,万万不可泄露。如被少林寺得知,这场风波就大啦!”

黄秋枫道:“孙兄说得甚是,最怕的是锻杖大师反咬一口,编造一些理由,甚至制造一

些事实,使事情变得好像是有人诬陷他一般。这时,少林僧人有了成见,便没有法子拐得破

他的假面目了。”

杜希言道:“这正是我不想让太多人得知之故。黄兄此去见到李真人,除了这个消息之

外,在下尚有一点私人之事,修函托你转呈。”

孙玉麟一听是私事,当然不便多问,当下趁杜希言修书之际,走出房外,与沈寇二人联

络。

黄秋枫拿了书信,孙玉麟也回来了。杜希言道:“关于凌九重一节,孙兄有何打算广

孙玉麟道:“兄弟认为姑息不得。”

黄秋枫道:“对,如有机会,必须尽快除去此患。”

杜希言道:“好吧,咱们说好,一旦碰见凌九重,即下杀手,勿须迟疑。”

天花板上的云散花听得秀眉直皱,因为这么一来,她已不能与社希言讨论挽救凌九重之

事了。

这件事虽然令她深感失望,可是也有些事使她十分安慰,例如拉希言不曾提到她的问

题,甚至连年训的下落,也不泄漏。这是因为年训的下落也是她说的,如果杜希言说出来,

等如是出卖她一般了。

正当此时,沈小珍寇克已经回房,黄秋枫则决定吃点东西,马上赶路。

云散花趁这机会,悄悄溜出客店。

黄揪枫吃过早点,这才离开,他骑了一匹马,迅即出了庐州,向西驰去。

才走了七八里路,转过一片林角,忽见一人站在路中心,云鬓雾鬓,绰约如仙,正是那

云散花。

黄秋枫勒住坐骑,与她打个照面,互相点头招呼。

黄秋枫道:‘云姑娘可是等人么?还记得在下不?”

云散花道:“你是峨嵋后起英杰黄秋枫,我怎会记不得?”

她招招手,走向一旁,黄秋枫下马跟过去,道:“云姑娘有何见教?”

云散花道:‘俄刚与李天祥真人分手,他要我去找你,或孙玉麟他们。”

黄秋视大喜,道:“在下正要找他。”

他随手把马系在路边一棵树上,跟她从一条小经转入去荒野中,大约走了半里余,云散

花停住脚步。

在她前面是一座小小的庙宇,黄秋枫认为李天祥一定在庙中,便在她身后探头张望。

云散花侧转面庞向他,嫣然一笑,道:“你看什么?”

她吹气如兰,双方的面庞凑得那么近,那对黑白分明的美眸,发散出勾魂摄魄的婚力。

黄秋枫不禁一怔,心中非但没有一点退开的意思,反而想路前半步,把她拥在怀中。当然他

是有教养的人,不会真的这样做。

但不幸的是,他虽然没有那样做,云散花却没有放过他。她一望而知这个青年人这封的

心意,当下柳腰轻摆,娇躯微退,挨入他的怀中。

黄秋权本能用手拦腰抱住她,云散花转回身子,与他面对面,身躯放软,完全依贴在他

身上。

此情此景,除了是铁石之八,又或者是心中很嫌恶这个女人,才会拒绝,而事实上黄秋

枫既是风流涕洒的人,云散花也十分妖艳动人,绝对不会使任何男人嫌恶,是以黄秋枫顾理

成章的抱紧一点,又见她美眸半闭不闭,神态挑逗诱人,便向她的红chún吻下去。

事实发展到这个地步,云散花事前并非无所知,但亦有多少感到意外。不过无论如何,

她此刻应该停止演出了。

黄秋枫已堪堪吻在她红chún上,云散花但觉全身当其救情无力,不但没能推开,反而闭起

双眼,送上红chún。

她此时已忘记了所有的心计,这个英俊青年的双臂,仿佛就是她的宇宙,别的物事,已

容纳不下。

朝阳把这对紧拥在一起的青年男女的身影,投射在神庙前,晨风吹掠过庙前的树木,柳

线轻轻的飘摇着。

过了好一会,黄秋枫忽然惊慌张张的抬起头,问道:“李真人呢?可是在这间庙中?”

云散花看他惊慌失措的神情,不禁扑味一笑。道:“没有,他不在这儿。”

黄秋枫大大松了一口气,但双臂仍然把她箍得那么紧。好像是生怕她忽然会脱出他的怀

中似的。

他专心地注视着云散花,道:“你会怪我么丁”

云散花摇摇头,道:“不,你为何这样问呢?”

黄秋枫叹口气,道:‘俄虽然相当自负不见,可是看见你时,却自惭形秽,但觉你好比

天上的仙女,而我只不过是尘世的凡夫……”

云散花听了这几句自白,芳心大大感动,柔声道:“你应该说,你是尘世的翩翩佳公子

才是。”

黄秋枫道:“在你的绝世容光之前,我岂敢作此想?”

云散花微微一笑,道:“但你现下已把我抱住,假如我是仙女,能让你如此轻薄么?”

她说到这里,真个大有感触,不禁幽幽叹口气,想道:“假如我仍是圣洁的处大,我一

定只想到择人而事。如果不是准备嫁给他,当然不会让他拥吻,但现在我几乎已变成人入可

以梦见的巫山女神。只要我还喜欢的人,就可以投入他的怀中。唉!我现在算什么呢?”

她的感伤神情,使她增添了一种幽怨之美。

黄秋枫为之心摇神醉,恨不得学得驱愁神通,把她心中的凄楚哀怨,施法力替她完全驱

散。

他道:“假如你心中觉得委屈,我马上离开你,永远不在江湖出现。”

云散花微微讶色,道:“这话怎说?”

黄秋枫道:“当然你不伤我的心,可是我自家晓得,而如果我永不出现,我既不会再遇

见你,也逐渐被体遗忘,这样你就不会觉得不安和痛苦了。”

云散花道:‘哦就算有点痛苦也不是因你之故。”

黄秋枫坚决的道:“一定与我有关。”

云散花没有做声,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黄秋枫还沉浸在香醇醉人的情爱幻境之中,可是转眼之间,突然发觉怀抱中的玉人,渐

渐有异。

起初他还不明白什么地方有异,但马上就明白了,敢情是她的娇躯,忽然变得冰冷坚

硬。

黄秋枫并非嬉皮赖脸之人,是以缓缓放开手,心想:“如果她不喜欢我,我岂能不识趣

的继续拥抱着她。”

云散花道:“我们谈一谈正事吧!”

黄秋枫翟然道:“是啊!李真人呢?”

云散花道:“他的下落,只有我知道。而我奉命不准告诉任何人。”

黄秋枫讶道:“早先你说是他老人家找我……”

云散花道:“这话没有错。”

黄秋枫道:“可是你却不告我地点。”

云散花道:“这话也对。”

黄秋枫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散花道:‘库真人说,若然找到你,必须暗号对得拢,才能引作前往。”

黄秋权一怔道:“暗号么?我怎的不知广

云散花道:“你当然不知,只有孙玉麟和杜希言知道。假如他们同意让你来找李真人,

一定有一件信物。”

黄秋枫双手一摊,道:“没有呀!”

云散花道:“若是没有信物,你趁早回去。”

黄秋枫道:“这就奇怪了,他们骗我作甚?”

云散花嫣然一笑,道:“也许你不知信物就在身上,待我告诉你吧!如果孙杜二人请你

找李真人,必定是除了口信之外,还有一封书信。”

黄秋枫释然道:“是的,是的,有一封信。”

云散花道:“我奉命不得询问有关口信的内容,但一封,另一封信却须交给我。”

黄秋枫伸手入怀,但却迟迟不曾取信出来。

他道:“你说得很对,我相信必是李真人吩咐的。”

云散花道:“当然啦!李真人还说,这封信孙杜二人必定声明由他亲启,而且还会嘱咐

你务须交到李真人手中,对也不对?”

黄秋权完全深信不疑,取出一函,道:“正是如此。”

云散花道:“李真人又说,只要我向你说得这么清楚,你就肯把信交与我过目了。”

她停歇一下,又道:“此信内容,关系及我的任务,不能耽误时间,你快点给我,待我

看后,大家分路进行,以免误事。”

黄秋枫马上把信交给她,云散花接过,拆开一看。但见信中内容,仅是告诉李天祥说,

已查出魏平阳系少林门中很有地位之人,只不知是那一个,请李真人设法查明,看看那一个

高手曾经离山,尤其是魏平阳昨夜还曾出现,谅必尚未返抵少林寺等语。

这些消息,还不及口信那么详细重要。

云散花大起疑心,一面把信笺把好,放回信封内,一方面寻思其中之故。

起初她认为可能有两封信,黄秋枫只给她这封尚有要紧消息,黄秋权没有拿出来。但转

念一想,孙杜二人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她会在半途诱取密函。而且她的计谋手

段,高明无比,完全不落痕迹,官秋枫不会生疑的。

她突然恍然大悟,忖道:“我只怕杜希言在密函中,将我的情形告诉李天祥。现在他既

没有这么做,可见他对我实在有几分真倩。此外,他这封信,乃是诱敌之计。如果敌人截获

黄秋枫,看了此信,定必以为他全无所知,这么一来,他的口信,还有机会带得到李天祥耳

中了。”

这个推测合情合理,云散花把函件交还黄秋枫,吃吃一笑,道:“真对不起你。”

黄秋枫讶道:“什么事?”

云散花道:“你还是赶快去见李真人吧!我原本就是知道魏平阳秘密之八,不过我特意

与你开玩笑,瞧瞧能不能把书信诈到手中而已。”

黄秋枫哎一声,道:“那么你没见到李真人?”

云散花道:“当然啦!如果我不是开玩笑,我大可以骗你往荒野走。但我怎能这样对你

呢!”

黄秋枫跌足道:“唉!唉!我的姑娘,你怎可开这等玩笑?”

云散花耸耸肩,一副顽皮神态。

黄秋枫一瞧实在也无可奈何,既不能骂,亦不能打她,只好皱起眉头,道:“真是糟透

了,我得赶快上路才行,据我所知,他老人家远着呢……”

他突然想到一个主意,道:“你如无事,咱们一道去见他老人家如何?”

云散花忙道:“不行,我已参与追搜魏平阳的行列,你自个儿快去吧!路上千万小心,

可别露出匆忙的样子。不然的话,人家一望而知你有重大任务在身….,,

黄揪枫没有法子勉强她,只好恋恋不舍的与她作别,转身行去。

不久,出了大路,放开脚程,沿着大道奔行。

下午时分,他已赶了将近二百里路。

他正在路上疾行,突然间一个道人从路边的茶肆走出,拦住他的去路。

黄秋权一瞧,这名道人竟是李天祥的随侍弟子,法号明心,已经见过不少次的面,当下

停住脚步。

明心道人道:“黄少侠赶往何处?”

黄秋枫不答反问,道:“道长何以来到此地?”

明心道人道:“当然是随待李真人而来的。”

黄秋枫道:“哦!李真人呢?”

明心道人道:“他就在里许外一间庙内。”

黄秋枫道:“在下想见见他。”

明心道人道:“行,你跟我来。”

黄秋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忙道:“不,不,道长把方向告诉我就是了。”

明心道人道:“这样也好,贫道原是奉命在此处看看过往之人,假如走开,反而不

美。”

黄秋枫忖道:我独自前去的话,便可小心在意,不再陷入任何陷阱了。

明心道人向西北方一指,道:“少侠往那边走,顺着一条小路行去,过了一条木桥,就

转向右行,那间道观,就在不远处的溪水岸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变幻莫测意中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