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 五 章

作者:司马翎

蒙师爷瞪他一眼,但随即换上笑容,心想:“何必得罪这头狡狐?”当下说道:

“兄弟无意之中,忽然想到咱们这许多人马中,只有云散花姑娘这一队,能够全部安然

回来,可见得云姑娘之所以能在短短一年间,如慧星掠天,光芒四射,实在是很有道理。”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云散花、凌九重等人身上,白狐梅兴哟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云姑娘果然十分不凡,那还用说吗?不过蒙师爷你这番话,恐怕不仅是赞美她的高明吧?”

因他说完之后,学着女人之态,用手掩口,吃吃的笑起来,使人看了听了,感到肉

麻又恶心。

蒙师爷缓缓道:“梅兄这话太过深奥了,兄弟可听不懂,莫非你对云姑娘竞有出乎

别人意料之外的想法不成?兄弟倒是要请教了。”

这个蒙师爷何等老姦巨滑,轻轻数言,便把这烫手的问题,推还给白狐梅兴。

在场不乏高明之士,早已听出蒙师爷弦外之音,现在眼看这两个以诡诈狡猾著名之

人,正在斗法,倒也有趣,所以皆不出声。

梅兴格格而笑,道:“蒙师爷,你老哥哥可别戏耍我们了,假如你只是觉得云姑娘

很高明,那就不会在我们猜测那魅影之人时,忽作冷笑了,对也不对?不过……”

他只攻击了对方一招,立时又转过口风,说道:“不过,也许蒙兄没有想到,此等

口气及说话,会招起旁人的多心,也未可知呢?”

凌九重冷冷道:“姓梅的,我多心了没有?”

此人举止傲慢,口气嚣张,一直与所有的人都合不来,人人皆以旁门左道视之,自

然这与他的师承来历有关。

梅兴瞅他一眼,歇了片刻,才道:“蒙兄早先那么一提,不由得教人想到,既然别

的人中毒后,全都无法救醒,何以你们却全然无恙?蒙兄,你瞧我问得对不对?”

蒙师爷心中暗恨,忖道:“你这人妖老是抓紧我不放,早晚得整你一下,方消我心

头之恨……”口中却哈哈笑道:“梅兄想得真妙啊!”

凌九重双眉一皱,神态中有一股迫人的轻视之意,冷冷道:

“假如我想请教一下如何抗毒之法,那就得诚意谦虚的请问。”

人人都替梅兴和蒙师爷感到十分难堪,料他们必会发作。

李天祥一看时间地方都不对,目下团结还来不及,如何可以内斗?

因此他插口道:“诸位,意气用事之言,目下不宜多说,须知今夜咱们如若溃退,

只怕短时间内,再无探堡机会了……”

他停歇一下,又道:“咱们这次行动,有许多同道朋友失陷堡中,也有一些伤亡,

如果就此退去,只怕将来要被天下武林同道议论见笑。”

凌九重高声道:“凌某即使是孤身一人,亦敢人堡,决不退走。”

他望着蒙、梅二人,目光冰冷,大有挑战之意。

这一来,把这两个老姦巨滑迫得走上同一阵线,梅兴首先发难,道:“哎哟!凌公

子真是胆气过大,等我找到许公强,讨取了抗毒之葯,我才敢人堡去呢……”

蒙师爷接口道:“许公强自然不屑赠予抗毒之葯,因此之故,兄弟如若取得丹风针

在手,亦敢入堡一探,那时候不但自身可保,连别的同道朋友,亦可以救回来,真是扬

名立万的大大美事。”

人人都感到讶然一惊,思路被他们的话,引向两点结论,一是云散花已与许公强夫

妇勾通串同,所以她上次打赌人堡,那艳女黄冠华,至今无影无踪,二她却黯然出来,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独独只有她不被毒葯毒倒,后来还把全队之人救醒。

第二个结论是:她已得到了丹凤针,才不惧诸毒,亦能仗着此针的好外,在鬼堡中

横行无忌。

这两个想法,皆是足以令人震惊的,连武当派李天祥道长,也不肯开口了,他隐隐

是这次大会的群龙之首,若然开口,说的话必须不被人驳回才行。

云散花感到所有的人目光,都含蕴着奇异的意思,集中投注在她身上,甚至连凌九

重、鲍尚夫妇等人,亦莫不如此。

她回想一下,经过情形确实是奇怪可疑,例如居然不大在乎毒力,直到最后方才感

到不支,而凌九重他们,个个比她先昏迷,又比她迟醒,所以尽管她也曾昏迷过去,但

无人看到。

她的目光射向孙玉磷,心想:“人人都疑心我可能与许公强夫妇串通勾结,但他亲

眼得见曾被邑大娘所迫之事,当可作证。”

然而她感到异常的失望,因为孙玉麟的眼光中,也含有疑惑。

这也怪不得他,因为她尚有一大嫌疑,就是“丹凤针”已落在她手中这件事,天下

武林名家高手,这次云集此间,舍死忘生的探堡,除了要诛除许氏夫妇之外,那“丹凤

针”亦是人人慾得之物。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要孙玉麟作证之想。

梅兴娇声娇气的道:“你是当今武林之中,可以算是来历不明之人,假如大家晓得

你的家世师承,便不须左思右想了,对么?”

云散花淡淡一笑,没有说话,人丛中响起了一个真正女性口音,却相当苍老,说道:

“他的话有道理,云姑娘,你与许氏夫妇,可有仇怨没有?”

说话的是黑衣老妇,面瘦颧高,一望而知,是个厉害脚色,云散花见是她开口,心

中凛然,忖道:“连她也开口附和梅兴之言,众人非信不可了!”

原来这黑衣老妇姓范名珊,乃是鄂南名家,数十年来,都是一袭黑衣,一对利剑,

行踪飘忽,而剑术心计,却都高人一等,也是武林中出名不好惹之人,外号“玄剑影”,

与那白狐梅与夙怨甚深。

因此,云散花一看连这个悍辣的“玄剑影”范珊,竟也附和梅兴之言,见微知音,

可知今日之事,已引起天下武林之关心,而且更甚于私仇了。

她虽然看不清楚所有人的面孔,可是却感觉得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她面上,同

时有人迅即燃点起火炬,一连点燃了七八支,分插四下,使她在火炬圈内,照得十分明

亮。

她生出一种被围困受审讯的感觉,心中既警懔,而又愤怒。

这等情势,她事先万万没有想到,就算是比她聪明百倍之人,也料不到,现在,她

自知如若答复得不妥,马上就会引起轩然大波,或者是永远蒙上不白之冤,成为天下追

捕之人。

当然这不是开玩笑之事,因为她谨慎地寻思了一下,这才转眼四望,缓缓道:“范

前辈这个问题,在我未回答之前,我想先请问一声,在场之人,数目不少,只不知有多

少是与许氏夫妇有着深仇大恨的?或者这样问法,不易作答,那就请回答我,有多少人

与许氏夫妇没有仇怨的?

范珊一怔,道:“我们只是问你,这与别人何干?”

云散花道:“当然有关系啦!例如丐帮两位长老,他们与许氏夫妇有着深仇大恨,

天下皆知,因此他们不被毒倒而逃了出来,虽然与他们同行之人,不能兔于难,但决计

没有人怀疑他们,对也不对?”

胡公干接口道:“对呀!但这又证明了什么呢?”

云散花道:“但据我所知,这许多队人马中,还有些逃得回来之人,与许氏夫妇并

无仇怨,这么一来,我们便不能不一个个的弄个清楚了。”

胡公干脾气直爽,高声道:“对!对!这可不能追问你一个人。”

蒙师爷插口道:“纵然如此,凡事总有一个起头,咱们从云姑娘开始,又有何不可?”

梅兴以那令人肉麻的声音道:“其实呢?咱们大伙儿与许公强夫妇有没有仇怨,都

不重要,因为单是世上传说的天罡二宝,已足以使各路英雄豪杰,闻风而来了,尤其是

那丹风针,谁不想要呢?”

这白狐梅兴巧妙的把云散花另一种嫌疑提起来,使众人注意,此一手段,阴毒异常,

云散花心中暗恨,忖道:“只要我有机会的话,一个姓蒙一个姓梅这两个纵火之人,定

要死在我手中

此时人人都默然望着云散花,凌九重嘿嘿冷笑两声,道:“诸位这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想找个什么罪嫌,往云姑娘头上套么?”

蒙师爷转头向李天祥等人道:“你们几位对此事有何看法?”

和李天祥站在一起的,有武当派名宿白天福、少林高手慧海大师,以及彩霞府飞虹

夫人,丐帮穷阔二丐等名家。

蒙师爷故意把火头引到他们身上,只要他们表示了意见,这一宗案件,就扩大力武

林各派有关的公案了。

李天祥向慧海大师道:“道友怎么说?”

慧海大师道:“贫衲全无成见,任凭道兄卓裁。”

李天祥以目光向别人征求意见,得到的答复,皆是由他作。

主,他晓得此事非同小可,因此小心地寻思了阵,才道:“关于云姑娘与许氏夫妇

有无仇怨一节,似乎不必多问了。”

底下的话不用说出了,可知他决定把重点放在“丹凤针”上。

熊熊的火炬光芒,照射在所有的面孔上,都显得暗淡而严肃,只有站在火炬圈中的

云散花,以及凌九重等人,才被人看得一清二楚。

云散花本是心窍玲戏之人,一看这等情势,已知道纵然有苏秦不烂之舌,亦难使人

释疑。

因此她干脆不作声,亦不向任何人望去。

李天祥真人沉吟了片刻,又道:“云姑娘,贫道在这等情势之下,也有着左右为难

之感,只不有知道云姑娘可有什么话见告?”

云散花道:“我没有话说,你们爱怎么样想便怎样想,反正我说话亦难取信于众。”

李天祥道:“目下大家都能平心静气,云姑娘如若放过这等机会,实在可惜。”

云散花道:“这等情势摆得明明白白,我还有什么话可说?”

孙王麟朗声接口道:“如果丹凤针不在你手中,你可以说出来,或者大有人相信,

亦未可知。”

云散花淡淡一笑,道:“既然孙大侠这样说,那么我问一声,假如我那样说了,你

信不信?”

孙玉麟微笑道:“在下肚中自由分教,现在还是先请在场的前辈们,发表过高论再

说。”

他这话落在云散花耳中,好象像是表示不便立刻当众支持她,但众人听了,又认为

他是不好意思说不相信,故此这般说法,聊以敷衍。

因此众人都又把注意力转回云散花身上,梅兴首先先发难,道:“这就奇怪了,云

姑娘分明涉嫌重大,为何无人敢指出?区区认为丹风针已落在她手中,决无差错。”

蒙师爷接口道“假如她已获得了丹凤针,这也不是见不得人之事,反正此宝必有得

主,问题是现下有许多人被困在堡中,性命危于虫卵,假如有此宝在手,立刻可以把他

们救出来。”

这话引起诸派名家高手的共鸣,果然救人之事,此夺宝还要重要得多,因此群情騒

动,都纷纷附和。

云散花突然高声道:“丹凤针是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

蒙师爷也大声道:“你最好快快拿出来,免得我们对你不起。”

云散花道:“我也没有法子,你们打算怎样,我在这儿等着。”

玄剑影范珊厉声道:“你如敢不拿出来救人,我们便宰了你!”

云散花道:“你们?还有谁呢?”

范珊面泛煞气,冷冷道:“老身一个人,也就够了,你可要试一试?”

云散花道:“不用试了,假如你先上的话,便宜是别人捡,你反正得不到一点气好

处。”

她开始设法反击,运用微妙的离问之法,使众人各自力自己打算。

要知那“丹风针”不比普通的宝贝,因此这些人尽管见多识广,但却没有一个肯轻

易放夺机会。

梅兴发出女人一般的笑声:“云姑娘,假如你能解释你们都能解毒安返此处,我们

听了解释,认为合理的话,谁也不会向你罗嗦。”

云散花道:“我自己也曾昏迷过去,只不过比旁人早醒一一点而已,如何得知是何

缘故?”

慧海大师宣声佛号,道:“云姑娘,你这解释实是令人难以相信。”

云散花逍:“不错,所以我早先就说过了,不用多费chún舌,横竖你们都不会相信的。”

李天祥举起右手,使众人都静肃注意,然后道:“贫道查间一点当时情形,云姑娘

想必不会介意。”

云散花道:“请吧!”

李大祥道:“凌公子,你也曾中毒昏迷,是也不是?”

凌九重道:“是的。”

李大祥道:“你中毒之后,并非马上就昏了过去,对不对?”

他点点头,简短地应了一声:“对。”

李天祥道:“那么在你昏迷之前,你和其余的人一样,亦都运功拒毒,是也不是?”

凌九重道:“经过情形,我已说过了。”

李天祥迫:“据贫道所知,凌公子的家传绝艺,在江湖中,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