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 九 章 气宇轩昂动芳心

作者:司马翎

孙玉麟反而有点不能置信,道:“你这话可是当真?你已下了决心么?”凌九重傲然一

笑,道:“当然下了决心啦!”

孙玉麟忍不住道:“然则你可曾考虑到我也许不会再回来的可能性没有?此举真是绝大

的冒险行为呢!”

他口气之中,大有“勿谓言之不预”之概。

凌九重道:“我考虑过了。”

孙玉麟道:“那么你竟是认为我不会这样做么?”

凌九重道:“是的,我认为你不会这样做法,根本上假如你想脱身,只须对我的安危不

加理会就行了,何须等我理在地下,方施毒手?”

孙玉麟沉吟一下,道:“这个推论的道理相当坚强,好吧,我告诉你,我此刻当真毫无

害你之念。但以后如何,连我自家也不敢肯定。”

凌九重道:“那就试一试看。”

孙玉麟不再说话,回身行去。少顷,找到一个坑洞,相度过甚觉合适,当下便把凌九重

叫来,让他自己看看。

这个坑洞长约一丈,底下尖窄,恰是最理想的形势。孙王麟说道:“我得到那边去搬运

泥土,假如你不改变意思,那么你就躺下去!”

凌九重深深吸一口气,这才蹒跚地躺下去,行动之间,颇见根困。

孙玉麟在他身上架上许多树枝,有粗有细,两端搁在左右的斜坡上,以免重量会完全落

在凌九重身上。

之后,他又搁下许多于技枯草,又铺上树叶。这才迅快到数文外一个土堆,搬运泥土。

不久,这个六七尺深的坑洞,完全填平。最上面的一层,当然加上树叶和枯草,使人看

不出来。

坑洞填好后,孙玉磷还在上面用力踩了几下,认为一切都十分妥善,不会露出任何破

绽。最后,才细心地把野草树丛移过来,掩蔽一截突出于地面的竹管。这根竹管,乃是凌九

重呼吸的唯一通路。

当然凌九重将尽量以内家龟息之法,减少呼吸,使整个人不论是精神或肉体方面,皆进

入休止状态。但由于他受到伤势的影响,所以功夫大打折扣,本来三五天不成问题之事,目

下却只能熬个一天半天。

换言之,孙玉麟必须得快赶回来救他,越快越好,如果迟了,也许凌九重已经被那沉重

强大的压力压死了。

孙玉麟看一看四下,已无破绽,当下透一口大气,心想:“这个骄傲自大的家伙,总算

是自地面消失了,从今以后,只要他自己不泄露,天下永远无人得知凌九重已被活埋的秘密

了。”

他弄干净身上的泥土污痕,这才迅即向返堡之路奔去。

越过一座山谷,突然间四道人影出现,皆是无声无息的扑到,形成了非常严密的合围之

势。

其中之一正是早先的蒙面人,他冷笑一声,道:“孙玉麟,你虽然计谋多端,但这回何

想逃得活命。当然啦!还有那凌九重,亦别想漏网。”

孙玉麟心头一震,道:“这话不错,我猜这回我们都得陷入罗网了。”另外一个身量高

大,头蒙黑布之人说道:“咱们先收拾了这厮,再谈不迟。”

孙玉麟陡然间升起了一丝希望,想到:“我本以为他们已窥见我埋起凌九重之事。但听

这大汉的口气,却又似乎没有看到。因为假如他们已经窥见,凌九重业已完全动弹不得,则

他们大可说出此事,绝对不必提防凌九重会逃得掉啊!”

此念一生,最先掠过心头的反应,就是设法探一探他们的口风。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道:“诸位且慢动手,咱们谈一谈交换条件如何?”

那蒙面人哑声而笑,其余的人,都好像很可笑地连连摇头。

孙玉麟冷冷的道:“你们如若得知我的交换条件,你们就不会哑笑了。”

另一个高高瘦瘦的蒙面人道:“那么你不妨透露一两句来听听。”

孙玉麟道:“我可以用人命来换人命。”

这一句话他随口说出,意思相当含糊。但话一出口,他自己暗吃一惊,付道:“原来我

一直忘不了遗弃凌九重之事。”

对方的四人,位置站得非常巧妙,不论孙玉麟攻向哪一方,其他的三人皆能及时呼应,

把他牵制得死死的,难以突围而出。

此外,从这些人的身法动作上看,毫无疑问是功深力厚的高手。孙玉麟即使再自负,也

不敢以一敌四。

那个身材高大之人道:“别作梦了,你拿谁的命来换价的命?”

孙玉麟随口胡诌,道:“咱然是拿凌九重之命,换我自由了。”

那人冷笑一声,表示他的话很无稽。但那个高瘦之人说道:“这样做法对我们有何益

处?你不妨说明一下。”

孙玉磷道:“我不会说话,但凌大重却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对不对?”

对方炯炯的眼神,好像想把他看透一般,过了一会,才道:“凌九重绝对逃不出我们的

罗网,你此一建议,无法行得通。”

孙玉麟道:“也许你们说得对,但要知我孙玉磷并非是庸碌无能之辈,假如你们欺人太

甚,定要置我于死地。我负隅顽抗之下,仍然有法子使你们付出很惨重的代价。”

他之所以一直与对方胡扯,最主要的目的,自然是想获得逃生的机会。

正如前文说过的,须得看凌九重是否有落在对方手中的可能而定,假使对方根本知道凌

九重已深埋地下,则他就再无牵累,突围时,形势大大不同。

除了这个主要原因之外,还有一件也是非常重要的,那便是这一群蒙面高手的出身来

历。

如果他孙玉麟查得出这些人的来历,际此各家派都派得有人马在此之时,建此特功,以

及表现出他超世绝俗的能力,无形中奠定将来领袖天下武林英雄的第一步基础了。

他的野心和抱负,乃是李天祥真人所激励起来的,在以前,他已对于“南霸天”这一外

号,感到非常的自负和满足了。

天上间有不少事情,足以使人连想也不敢想的。在武林之中,谁敢狂妄自傲的生出领袖

天下武林英杰的念头呢?

但现在孙玉俄居然动了此念,并且已鞭策自己,开始向这高不可攀的理想进军。在他的

一生中,这自然是最为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面前这一群人,个个都能把本来的面目蒙蔽得很好,外表上怎样也看不出一点破绽。这

当然是一个非常非常棘手的难题。

目下不但是他侦查敌人来历的好机会,同时也是他个人的生死关头。这一群高手,行踪

如此诡秘隐密,又带有邪恶的性质,实在是至难应付的对手。他孙玉群如果没有惊人的奇

谋,只怕万万逃不了一命。

他对对方的话,不予置理,转眼向其余的人扫瞥一匝,朗声道:“这一位想必是诸位当

中的领导人物了,因此之故,他的一切决心,皆与诸位安危有关。既然他认为凌九重必定落

网,别人亦深信不疑。然而事实上呢,他一定捉不到凌九重,由此可知你们如果通通信任他

的话,必将要出岔子,正如他这一回对凌九重的判断一般。”

他的话固然十分耸人听闻,可是也不易使人相信。但见这四个蒙面敌人,除了那个身材

高瘦,似是首领的人之外,其余三个,莫不连声冷嗤。

孙玉麟提高声音,道:“难道我孙玉麟这般幼稚,会乱说一些儿戏之言么?现在我马上

举出一个例子来证明。”

他故意停歇一下,以便这些话发生更大的力量,然后才道:“火刻你们已派出三五名高

手,悄悄在那边缉捕凌九重,对不对?以你们想来,凌九重已身负重伤,即使尽力逃走,或

是躲藏起来,亦将在指顾间,落在你们手中,我这话可没植错吧?”

对方没有人做声,因此孙玉麟又道:“称们所以容许我略苏到现在,自是打算等到接得

已捕获凌九重的暗号,才对我下手,这一点我决不会猜错的。”

对方四个人静得像石头一般,八只神光充足的眼睛,集中在他身上。

孙王群冷笑道:“可是你们至今尚未捕获凌九重,而我也得到我所想知道的事了。”

那个高大的蒙面人沉不住气,喝道:“什么事?”

孙玉麟道:“别害怕,我不是已知道你的姓名来历,而是知道你们永远也抓不到凌九重

了。”

他得意地敞声大笑,举手向东方指去,又遭:“你们不妨看看,那就是我孙玉麟亦不会

丧生在你们手中的证明了。”

这孙玉麟的话如奇峰突出,波澜变幻,内容太以惊人,也使人不暇思索。因此,以这些

经验老到的高手们,这时不由得转眼向他所指之处望去。

孙玉麟更不怠慢,胸前的五口飞刀,一齐发出。其中三口分别电袭左右和后面的三名强

敌。

另外两口飞刀,加上他手中的长刀,宛如惊雷狂飚般向对面的敌人攻去。

他的“五指飞刀”乃届武林一绝,即使是武功高如许公强、扈大娘,对他这一手绝技也

非常的忌惮。此时但见刀光如闪电四射,其中有两人竟躲不过,被飞刀伤了。

他对面的敌人,正是那个身量最高大之人,被他一片刀光卷到面前,为之手忙脚乱,一

面挥刀封架,一面迅快闪避。

假如孙玉麟一心一意要对付此人,则这一偷袭,纵然不能把他立毙刀下,也能使他重创

不起。

目下他只想逃生,所以放过了大好机会,一运从对方身边掠过,刀尖划过了他的胳臂而

已。

他放步绝尘飞奔而去,竟能及时赶上两柄飞刀,出手捞住,插回皮带上。

他这一突出对方的包围阵势,一条性命,等如捡了回来。就算敌人赶上来,但只要边打

边逃,定可返回天罡堡去。

他翻过一座山头,回头望时,敌人已失去了踪影。当下端一口气,略略放缓了脚步。

他晓得只要翻过另一座山岭,就可以安返天罡堡。而以他的脚程,不要多少时间。

但见他倏地窜入了树丛中,估计四方八面都看不见他了,这才细心地查看周围的地势,

一面想道:“我已大约知道对方的阵营中,有些什么人物了。但如果能把为首之人的来历查

出来,方有足够的资料,进一步去撕毁那些暗中为非作歹之人的假面具,并且才有法子设法

击垮他们。”

他已看定了如何离开这一处树丛,而又不致被高处了望之人看见的路线。

不过他心中念头尚未转完,是以还未付诸行动。

他小心地想道:“目下是千载一时的机会,我潜返来路,侦察这群敌人动止,方有查出

那首领来历的希望,如果返回天罡堡,固然非常安全,但也就失去绝好的机会了。”

此念一决,他就伏身窜出,利用起伏的地势,以及树木山石等掩蔽身形,往回路潜行而

去。

他略略绕了一点圈子,走了一会工夫,已可以望见刚才被困之处。但那边却没有人影。

他的目光慢慢的移到右方耸起的山崖上,但见崖顶是一些巨大的岩石,也看不出有人隐

伏。

峦山寂寂,朝阳已遍照大地,清新的山雨,使人感到山间的景色,更为清幽可喜。

孙王群盯住崖顶那片岩石,付道:“假如这些人尚在搜索我和凌九重的下落的话,一定

就在那上面聚集。”

当下又绕路向山崖走去,一路上保持警诫几乎都是佝倭俯身而行。

现在他已悄悄的向山崖攀上去,他有时像兔一般,从这一树丛窜到另一处。有时却学蛇

行,在丰茂的野草中滑动。

不久已距崖顶不远,尚幸未被敌人发现。他越是迫近崖顶那一大片巨岩,就越发相信自

己的判断没错。此地不但是敌人的聚集处,只怕也是连日来匿藏的地方。

孙玉防停在草堆中,距那片巨岩,只有三四丈远。使他伤脑筋的是一时之间,查看不到

出入的门户。

他看了一阵,双眼一亮,原来在一块高约文许的石后,转出一个人来。但见此人一身劲

装疾服,背插利刃,面上并无遮蔽。

孙王麟一眼就看出了此人身份不高,同时也看出他并非一般的江湖人物,而是某一种邪

恶门派的手下。

只见他迅快的在周围巡视一匝,然后轻登巧纵上了一块巨宕,在缝隙间躲下,向下面了

望。

孙王麟心中感到好笑,付退:“此人虽然居高临下,足以看见崖下一大片山域,视界甚

是广阔。但以我看来,他的主子一定不是要他向下面了望,而是要他向我这边监视。假如有

人潜了上来,必难逃过他的耳目。”

这个想法是因为这人现在才出来,假如这儿乃是他们的根据地,则防守方面,决计不会

如此疏忽的。

以孙玉麟的猜想,敌人在洞内或别处必有可以了望崖下的地点,现下这个人被派出来,

只是看守着这一面的空间而已。

这当然是大胆的假设,目下已无暇慢慢求证了。他从草中滑出来,提气轻身,一下子就

掠过这三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气宇轩昂动芳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