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10章 混混噩噩被骗窃玉猫

作者:司马翎

无名氏向地上瞧一瞧,道:“我不知道,大概死不了!你没有见到你的表弟?”

“没。”

无名氏插口道:“你最怕大雾,是也不是?”

夏雪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不必说了。”

夏雪道:“不,我愿意告诉你。”

她沉重的叹息一声,道:“在外表上,谁都看不出我有这么悲惨的身世。”

“我父母曾经出任封疆大吏,权势显赫。”

无名氏大感疑惑不解,道:“那么你为何说你的出身十分悲惨可怖?”

夏雪又沉重地叹口气,道:“我且把十八年前的旧事告诉你。那时候我只有六岁,有一天拂晓时分,我跟着母亲站在荒僻的郊外,那时候白雾沉沉,周围的景物几乎没法瞧得见,我母亲突然向前面跑去,竟没有理会我,那时大路上雾影中出现了一队人马,有车子也有马匹。我母亲向那队人跑去之后,一会儿儿雾气更浓,什么都瞧不见了。我耳中只听到母亲尖锐的叫声和哭声。那时我害怕得不住发抖,并且十分恨我母亲把我丢下,因此我转身向后面跑去,但走了一阵,便十分后悔和害怕,因为什么东西都瞧不见,脚下都是草地。于是我又回转去,可是我走了很久很久,一直走到我筋疲力尽,跌倒在地上,那时虽然大雾已散,但四下荒凉僻静,这景象也使我害怕得走不动,躺在一处树丛后面……”

无名氏听到这里,面上露出焦急之色,插嘴道:“你光躺着也不行啊,如果你没有气力站立,你该出声叫喊。”

夏雪悲惨地望着天空,缓缓道:“我躺在树后之时,就是生怕碰上陌生的人或者豺狼虎豹把我害死,加上找不到母亲的恐惧,使我害怕得简直要发疯,现在回想起来,我所以筋疲力尽,一方面是体力消耗过多,另一方面也是恐惧之故。”

她停顿一下,接着道:“这一段噩梦似的遭遇,每每在梦中侵袭我,我每每声嘶力竭地叫喊大哭,直至回醒……”

无名氏异常同情地道:“那真是太可怕了,无怪你无法忘怀……”

夏雪道:“也许我今日向你倾诉之后,以后会觉得好些……且说当时我躺在树丛之后,心中尽是惊惧悲伤之情,过了不久,我就陷入昏迷状态之中……”

无名氏叹口气,道:“你令堂几时找到你的?”

夏雪突然流下两行泪珠,道:“她永远没有找到我,直到今日仍是如此!”

无名氏骇然道:“真的没找到你?”

夏雪苦笑道:“当然是真的,不然的话,这件事怎会变成我平生最隐秘的事?”

“那么你后来究竟怎样?”

“我不知昏迷了多久,忽然醒来,面前有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人望着我,他的样子瘦长严肃,但并不教人害怕。他一只手轻轻按摩我身上枣道,手掌上传出一股热流,传人我体内,不但使我感到十分舒服,而且心神舒泰,不再惊恐。接着,他取出一粒丹葯,放在我口中,顿时一阵清香,遍布齿颊……”

她拭去泪痕,想了一阵,接着道:“他就是蓝大先生蓝渊,也就是蓝岳的伯父。位列当今武林至高无上的帝疆四绝之一,这却是我这一回踏入江湖才知道的事,以前我一直都不晓得。”

无名氏听到蓝大先生之名,并无惊异之容,却追问道:“你怎会姓夏呢?可是原来的姓氏?”

夏雪摇头道:“我记得我原本姓王,当时蓝大先生问我家住何处,为何会独个昏睡于树后,我只能告诉他像告诉你那么多。蓝大先生把我带到一家农舍中;暂住数日,他独自去查访我的亲生父母。可是查了几日之后,都没有一点头绪,于是他把我带到京师,那时,我义父夏恭正在京师做官,只有夫妇两人在京师居住,并且恰巧他的一个女儿夭折了。蓝大先生要他们把我当做亲生女儿,据他们说我很像那个夭折的女儿,所以果真把我当做亲生爱女看待、我父亲是蓝大先生的表弟,一向十分敬服蓝大先生。此后,也许是蓝大先生暗中帮助,他升迁得很快,几年光景,就做到了两湖巡抚,接着的几年都是出任方面大臣,权势显赫。前几年急流涌退,离开宦海回到老家,家中的人没有一个知道我的身世来历,不过都晓得我得到蓝大先生传授过武功之事,所以这一次我潜入江湖,托词要找蓝岳口去,家人都不觉得吃惊希奇!我义父母他们得过蓝大先生的嘱咐,不许替我定亲及阻止我的行动,我能够离开夏府,这也是主要原因……”

无名氏愣了一会儿,才道:“你有这种经历,真是难以令人相信!”

无名氏道:“你这次离开夏家,是不是还有访寻亲生父母的念头?”

夏雪寻思一下,道:“当然希望能够访寻到,可是事隔十年之久,这希望太过渺茫了!况且我一直怀疑当年在雾中见到一队人马的景象,乃是官家押解犯人的队伍,我记得有些骑马的人好像是官兵,也许我亲生父亲锁在囚车之上……”

她又流露出恐惧悲惨和耻辱等复杂的表情,可见得她很害怕她的亲生父亲是个罪犯。相信这个念头最是折磨她,使她不敢多想,也不敢当真去调查寻访。

无名氏怜悯地望着她,道:“我晓得你心中真正的恐惧就是你亲生父亲是不是罪犯这一点上,但你大可放心的是,第一,这件事纵然是事实,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证实,你可以置之不理!第二,当时雾气已浓,你根本看不清楚,相信是你后来凭着想象,加上这么一笔。第三,假如当日蓝大先生已经查出你亲生父亲乃是车中囚犯,那一定是别有原因的犯罪,不然的话,蓝大先生绝不会怜悯你,他把你送回你母亲不就省事了么?”

夏雪苦笑一下,道:“这些事都不必讨论了!”言下之意,大有她早就详细想过这些问题。

无名氏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最好停止胡思乱想,一个人没有亲生父母也可以照样活得很好!假使你一定想找到你亲生父母,我可以替你起个卦……”

夏雪哦了一声,道:“你懂得起卦么?那就替我算一算,先看他们可还健在人间……咦,你怎样了?”

只见无名氏面上流露出一副奇怪的神情,这种神情太以复杂,令人无从推测他心中泛起什么情绪。

过了半晌,无名氏叹口气,道:“我根本忘了怎样卜卦,可是我既是忽然随口说出来,自然以前晓此术……”

他逐渐平复下来,回复一片冷淡漠然的态度,似乎他一触忆起旧事的影子,就足以使他心灰意冷,对目下的一切都十分消沉淡漠。

夏雪也沉湎在回忆之中,忽然蹩眉,忽然舒颜。两人默然地对立了一刻,无名氏道:“你跟随蓝大先生学艺多久?”

夏雪道:“说不上有多久,他一共教过两次,第一次是我到了夏府不久,他教我打坐,扎下内功根基。第二次是两年之前,他又来看我。他一见到我,就流露出失望之色。之后,就表现得有点颓丧……”

无名氏道:“我明白了,蓝大先生让你扎下内功根基,历时多年,这次再见到你,必是感到你的进步不如理想……”

夏雪道:“正是这样,他老人家后来坦白告诉我说,蓝岳和我都是他认为能够造就的理想人选,谁知他这一趟回来,蓝岳和我都令他十分失望。但他老人家随即安慰我说,他晓得我遭遇过十分恐惧之事,所以练功之际,时时会因而分心,无法达到上乘境界,他还说这是他的错误,应该一直把我带在身边才对。至于蓝岳他老人家可就不太原谅,为的是这几年蓝岳在武林中已闯出字号,并且得到情魔之名,正由于蓝岳喜欢在情场中打滚,所以无法参悟上乘内功,因此,他老人家再也不传授更高深的武功给他!当时他逗留了一个月,日日传我武功。到他老人家离开时,曾对我说我的武功虽然只有他老人家十分之四,可是在时下武林中,已难碰上对手。他老人家同时也嘱咐我绝不可向别人提起他老人家。”

无名氏皱一下眉头,道:“这样说来,你真不该告诉我这些事,日后他老人家如果晓得了,一定十分震怒。”

夏雪叹了一声,道:“你也许心中没有藏过秘密,所以不晓得我的心情。这些年来,我的心被这两大秘密压得十分痛苦,所以今日既然跟你说了,索性都说出来,好教我以后可以有一夜睡得安安稳稳……”

无名氏抬头望着天空,道:“一个人的心被秘密压住,这种痛苦自然是难以忍受。我好像也有这种深刻的体验,可是,那是什么秘密,现在连我也想不起来啦!”

夏雪突然眼睛一亮,道:“你突然失去以前的记忆,会不会就是因为心中有个巨大的秘密,迫得你无法支持,所以忽然忘记?”

无名氏睁大双眼,道:“这话甚有见地,可能就因此故。唉,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那个秘密一定万分重要,所以我非忘记它不可。既然如此,则我宁可不恢复记忆,以免又得承担那种难以熬忍的痛苦……”

他们越谈越觉投机,不知不觉已到了晚上。

沙漠中冷热十分悬殊,人夜之后,便冷不可当。

蓝岳,祈北海,辛龙孙等三人一直都在运功调气,他们的内功均是当世绝学,是以在练功时丝毫不感到寒冷。

无名氏也不畏寒冷,偕同夏雪在偏殿内过夜。夏雪其实也是身怀上乘内功,本不怕冷,但她却装出奇寒难禁的模样,因此无名氏只好和她静贴着坐在一起。

几乎整个夜晚,她都娓娓地告诉他关于她在夏府生活了十八年的琐事。最后,她在无名氏怀中睡着。

此后的四五天,她都和无名氏形影不离地混过日子,运功疗伤中的蓝岳自然也察看出夏雪对无名氏情意日深。这使得他十分妒忌,这一分心,又使得他延缓了进境,更加令他大为恼火。

第五日将近中午之际,蓝岳一跃而起,举步向前面的偏殿走去。才走过两三丈远,就碰到祈北海和辛龙孙两人。他们面上都流露出腾腾杀气,三人会晤后,彼此都心照不宣,联袂向前面走去。

无名氏和夏雪谈了一整夜,早晨只睡了一会儿,醒后又一齐走到寺门外面晒太阳,接着便在山门外墙根处睡着。无名氏枕在夏雪的腿上,夏雪则靠着石墙,都睡得十分宁恬安适。

无名氏忽然惊醒,睁开眼睛,不由得讶然起身。

原来在他前面出现了许多匹马,化为半月形屏立在他和夏雪前面。而他最先看到的,却是一位面上遮住白纱的女郎。

她踞坐在鞍上,美眸中射出从未有过的怒恨的光芒。在她左边则是美艳夫人的青衣侍婢瑛姑。两边则是爵榜列名的苦行禅师。楚南宫、铁胆赵七、丰都秀士莫庸,灵隐山人,神指丁岚等六人。

瑛姑露出嘲晒的笑容,可是却没有出声。

丰都秀士莫庸首先晒笑道:“呵,呵,好香艳的睡态,我们总算眼福不浅……”

无名氏和夏雪都跳起身,夏雪面泛红潮,尖声道:“你下来,姑娘要教训教训你这狂徒。”

莫庸旁边的神指丁岚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留点气力等无名氏移情别恋教训他吧!”

众人几乎站都哄笑出声,夏雪气得面色转白,但又斗不过对方刻薄口舌,正要冲上去。无名氏忽然道:“这些无知之辈,不值得夏姑娘生气,待我弄点苦头给他们尝尝,以后就会懂得规矩啦!”他说时把夏雪拉到后面,举手指住莫庸,丁岚两人,意思要他们下来。

众人都露出惊讶之色,尤其以凌玉姬为甚。她记得无名氏业已恢复消沉冷漠的态度,怎的忽然变得词锋锐利,并且居然主动要和别人动武?

莫庸和丁岚哪肯示弱,一同飘身下马,落在无名氏身前。

无名氏踏前两步,双手齐发,招数互异,分攻莫丁二人。他一出手,招数之奇奥使得众人莫不深感惊凛,但似是功力平常,是以没有特别凌厉的风声。

莫丁二人本不想一齐动手,可是对方手法过于奇奥,不得不出手封架。他们均属同一心思,准备架开对方这一招之后,暂且退开,以便商量哪一个出手,哪知无名氏手法变化深奥无伦,奇幻莫测。双手俱不撤退,只是顺势变招疾攻,一下子就粘住莫丁二人,都无法后退。

数招之后,莫丁二人已被迫得施展全力,但他们越是增强功力,无名氏便也同样增强威势,节节进迫。

开始时众人还瞧不出其中奥妙,但不到十招,便都看出无名氏敢情尚未发挥本身的威力,仅仅是借势用劲,反击对方。是以那丰都秀士莫庸及神指丁岚所施展的功力越强,他们所遭遇到的反击也就更加厉害。

话说得容易,但身在局中的无名氏居然能够独力应付两位封爵高手,并且纯粹借势用劲以反击敌人,这等手法委实高深得不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混混噩噩被骗窃玉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