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12章 黑眉墨手铩羽施邪术

作者:司马翎

  无名氏念头连转,暗忖假如那侍婢使用鞭子向自己行刑之时,要不要反抗?抑是任

得她鞭打,根本不运气抵御?

  那侍婢不管他在思忖什么,一径带他走人东侧房间之内。

  只见地上有个侍婢装束的女孩子平躺着,双手双足均没有捆缚,可是她身体不住颤

动,满面冷汗,流露出极度痛苦之色。

  她微微睁开眼睛,首先见到无名氏,接着就看见那个侍婢,顿时面容惨变,害怕得

全身发抖。

  无名氏发觉她的眼光之中,大有向自己求救之意,这使得他心中微感不安,把眼光

移开。

  那侍婢道:“这丫头胆敢在背后说二阁主的闲话,因此遭受‘魔焰焚心’的毒刑,

外表上她是一个好好的人,但内脏已被自身的真火焚烧得多处损烂!”

  无名氏嗯了一声,却见她取出一条绳鞭,握在手中,他皱皱眉头,看她如何对自己

下手。

  那恃婢冷冷一笑,道:“这丫头一向目中无人,如今才知道别人不是尽皆可以轻

侮……我这条鞭一击中她身上,用力虽然不重,常人也挨得起。可是她此刻正当魔焰内

焚之际,就算用一根草碰一碰,也不啻如被皮鞭猛击,痛苦难当……”

  无名氏这时才晓得刚才销愁妃子范丹下令鞭人,并非向自己下手。

  地上那侍婢生似无法忍熬,突然又尖叫一声,声音惨烈刺耳,使人闻而心悸。

  那执鞭侍婢冷笑道:“你刚才犯禁叫了一声,换来三鞭,现在又叫一声,我看今日

足可要了你的性命……”

  无名氏这时已看出那个执鞭侍婢平日对地上那个积恨已深,是以上面命

  她行刑,她只觉快意而无一丝一毫的怜悯。

  他忽然觉得女人的心实在比男人要狠酷得多,因此更为加深了他对女人的憎恶。

  门口突然出现另一个侍婢,她冷冷传令道:“二阁主吩咐,再加三鞭。”说罢,立

刻就退了回去。

  那个执鞭侍婢冷笑道:“怎么样?我早就说过你今日性命难保啦!”

  她举起绳鞭,呼一声抽在地上那个婢女身上。

  地上的女孩子身体一震,面色变得极是青白,简直就像个死人一样。可是她仍须咬

紧牙关,不得发出惨号之声。

  无名氏走过去,有意无意地挡住那条绳鞭落下的方向。他假装细看那地上婢女一眼,

便转面望着执鞭侍婢道:“依我看来,她已经死掉啦!”

  他和对方凑得很近,几乎鼻息相通。那个侍婢望着这个俊美绝伦的男子,怔了一怔。

  无名氏趁她微感偶然之际,后脚跟一挑,端在地上那个侍婢身上。接着,他便潇洒

地走开,道:“这种可怕的情形使我感到胃中难过……”

  他走出外面,那个销愁妃子范丹冷冷道:“你会感到可怕就行啦,如果你敢违抗我

的命令,我有本事教你比那丫头痛苦百倍……”

  片刻间,那个执鞭侍婢走出来,恭身道:“禀告二阁主,那丫头业已断气啦!”

  无名氏接口道:“如果我是她的话,宁愿早点死掉,也不愿这等挨痛苦。”

  范丹无动于衷地挥挥手,于是,那名侍婢领着无名氏离开厅子。

  穿过两重屋字,有个壮汉守在那儿,那名侍婢把无名氏交壮汉之后,回身自去。

  无名氏跟着那名壮汉身侧,走了数步,倏然悄无声息地伸出手指,迅逾闪电般在肋

下轻轻一碰。

  那名庄汉顿时宛如泥雕木塑般停住,无名氏旋身急奔,瞬息间已追上那名侍婢。

  他奇快绝伦地纵到那名侍婢身后,一下就抓住了她的手臂。那侍婢惊愕中正要回顾,

却发觉头不能转,口不能言。

  接着她身形已腾空而起,飞上屋檐边,然后一个倒栽葱直掼下去,头颅首先着地,

顿时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这一下响声不算大,无名氏雷奔电闪般赶回那名壮汉身边,虚虚向他后背背心按了

一下。

  那壮汉顿时恢复知觉,继续向前走去,由于无名氏手法轻巧绝伦,时间又极是短促,

是以那名壮汉仅仅感到自己像是怔了一下,此外别无异状,当下毫不起疑,把无名氏带

到屋后的旷地上。

  他踏人那间孤独的屋字时,只见殷三姑满面愉悦,道:“啊,小卫你毕竟回来啦!

我几乎忍耐不住冲出此屋……”

  无名氏讶道:“你为何不那样做呢?”

  殷三姑道:“以前我是怕师兄的十二种独门酷刑,那真是世间第一狠毒残酷的手法,

而现在……”

  她微微一笑,接着道:“现在我却希望能够与你多点时间在一块儿……”

  无名氏连忙岔开话题,道:“我也相信离魂阁十二种酷刑一定万分歹毒,刚才我见

到一个侍婢被她们施用‘魔焰焚心’的酷刑,我看了也禁不住沁出一身冷汗……”

  殷三姑笑道:“如果你懂得上乘武功中隔空点穴的手法,就很快学得会如何施展这

种酷刑……”她随口把施刑手法的奥妙及穴道部位说了出来,接着道:“这种毒刑据我

看来应属十二酷刑第一恶毒手法,被害之人如若熬住而不死掉,最快也得苦练和休养七

七四十九日方始能够恢复功力……”

  无名氏耸耸肩头,道:“我纵然懂得武功,但一辈子也不肯用这种恶毒手法!”

  殷三姑道:“那也不可一概而论,譬喻你为了要救你至亲至爱之人,却非某一个人

说出一些话不可,那时你为了迫供,这种手法便很有用,据我师父说,这种酷刑除非是

金刚之身,还须有金刚般的意志,才能熬得住而不供出任何你想知道的话。并且在这等

极度痛苦之中,根本无法想出假话应付,所以我觉得这种手法还是有点用处!”

  无名氏如有所悟,当下把她适才说出来的手法穴道在心中默默诵习两三次,牢牢记

住。

  殷三姑接着道:“他们传你去干什么?何以这么快就回来?而且平安无恙?”

  无名氏道:“我在那边等了许久,好像听说大阁主有事不到此地来,所以又把我押

回来啦!”

  殷三姑对他的话十分相信,两人谈了一会儿,殷三姑又提起助他逃走之事。无名氏

婉拒道:“我如果独自逃走,沈扬。范丹二人必定迁怒于你,同时也许会用毒辣手段对

付运通镖局的人,如果你逃离此地,他们却不能怪我……”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騒乱之声,他们都大感讶异,移到门边一看。

  只见四名劲装大汉在外面旷场上疾奔,在他身后有两条人影,紧追不舍。眨眼之间,

双方已追个首尾相衔。

  殷三姑哼了一声,道:“离魂阁四名手下没命啦!”

  无名氏讶道:“这两人不知是谁?居然敢惹积恨山离魂阁?”

  话声中那边已传来两声惨叫,两名劲装大汉分别倒地。那两个击伤他的人毫不停滞,

倏又电急向剩下的两人扑去。他们身法比离魂阁手下之人高明得多,是以一下子又追上,

就在石屋门前三丈左右,那两名劲装大汉几乎是同时之间惨叫出声,一齐仆倒地上。

  这时,那两个人站着不动,游目四顾。只见他们背上都插着奇形兵器,身穿长衫,

长得一俊一丑,却都是中年的人。

  他们查看过四周之后,丑的一个望住石屋,冷冷道:“你们如果是被高魂阁双凶囚

禁于此,可趁此刻离开!”

  石屋内没有人回答他的话,长得俊的一个倏然纵身而起,口中朗朗道:

  “我到后面瞧瞧……”转瞬间,他已越过石屋,落在后面的旷场中。

  屋前那人举步向石屋走去,到了门口,因被门内屏风阻住目光,举手一掌劈出去,

“轰”的一响,那座屏风顿时倒下。

  无名氏和殷三姑都站在屋内当中,凝目瞧着来人。

  殷三姑突然发出一声冷笑,道:“这一记混元掌力还过得去,尊驾可是混元手欧充

门下?”

  那人怔一下,道:“原来你就是销愁妃子范丹?俺于超听说你范丹又老又丑,终日

涂脂抹粉,拼命掩饰老态,但见面却胜似闻名,你还不至于那么可怕……”

  殷三姑道:“我不是范丹……”

  于超又怔一下,道:“你如果不是积恨山双凶,怎认得出俺的混元掌力?”

  殷三姑道:“你去问一问孙骏,他就晓得我是谁了!”

  这时石屋后的窗户发出一声巨响,一道人影纵人屋中,正是那个长得较俊的中年人。

  那人还未站定,于超已提高声音道:“孙兄可认得此女?她叫得出你的姓名哩!”

  那个名叫孙骏的人定睛看她一眼,失声道:“哎,是殷三姑么?据说你早已离开沈

扬,怎的又在此地?”

  殷三姑微微一笑,转身向他走去,道:“我自家也没想到会来此地……”

  孙骏迅快向无名氏瞥扫一眼,突然间仰天大笑。殷三姑道:“你笑什么?”孙骏道:

“你和这厮在这座石屋之内么?”殷三姑道:“不错,是又怎样?”孙骏又狂笑数声,

道:“想不到你多年后仍改不掉爱俏的本性……”他笑声一收,接着道:“只不知我还

有没有作人幕之宾的机会!”

  殷三姑冷冷一笑,还未做声,刚踏入屋内的于超哈哈大笑道:“敢情你们是老相好

啦,小伙子你会不会呷醋?”

  无名氏对于这些侮辱淡然置之,他倒想趁这机会离开,去瞧瞧运通镖局的胡局主那

边情形怎样。正要举步,忽地听到孙骏闷哼一声,接着风声呼呼,回头一看,只见孙骏

左手软软垂下,似是已经受伤,此刻却单凭一只右手招架殷三姑的毒辣掌招。

  于超纵过去,双掌连环劈出,屋内顿时激起更为猛烈的掌风冲荡之声。

  无名氏生怕殷三妹不敌,方在盘算要不要过去出手,却发觉那于超的混元掌力虽是

凌厉无比,可是殷三姑轻描淡写中便自从容化解。一望而知殷三姑的武功不论是掌力或

招数,都刚好克制住于超的武功。

  于超连攻数掌之后,骇讶迟开数步,厉声道:“孙兄,她是什么来历?”

  孙骏一面狼狈招架,一面道:“她就是黑眉墨手沈扬的师妹殷三姑,是个出名的荡

货……”

  殷三姑牙龈紧咬,怒喝连声,猛攻过去。那孙骏掌上武功虽不出奇,可是脚法十分

奇奥,左闪右避,无不恰到好处,因此殷三姑一时之间无法得手。

  于超厉声大喝道:“孙兄你且支持一会儿,俺先把这小子杀死,再过来助你……”

  殷三姑蓦地倒纵回来,落在无名氏身边。无名氏沉声道:“三姑不必理会我,只管

去对付那厮!”殷三姑道:“你哪里知道,混元手欧充的独门掌力武林中罕有抵御得住

的人,只有碰上我师门心法才动弹不得!”

  于超似是忍受不住她的奚落,怒骂一声,掣出背上的钢柄虎爪,呼一声劲疾横扫殷

三姑。

  两人顿时激战起来,殷三姑身上没有兵器,单以双掌应敌,因此只能仗着招数相克

之利,抵住对方猛恶攻势。

  石屋外突然有人叫道:“于孙两位可在屋中?”这声音虽是出诸女子之口,但甚是

冰冷无情。

  孙骏应了一声,绕到门口,道:“于兄正与沈扬的师妹激战。”屋外人影一闪,已

到了门口,却是个面色冷峻的妙龄女郎,却长得相当姣好。

  她的两道目光宛如利剪般在屋内一转,不但见到孙骏二人搏斗,还见到一个男子背

转身蹲在地上,因此见不到他的面孔。

  孙骏又接着道:“沈扬的师妹殷三姑多年前与沈扬不睦,遂和一个男人私奔离开师

门,今日我在此地见到她时,本以为她与沈扬重拾旧欢,哪知她和这个小白脸同居此屋

之中……”

  那青衣女子哦了一声,缓步向交战中的两人走去。这时于超已经落在下风,防守时

多,进攻时少。青衣女子越迫越近,大有出手助他之意。

  门外突然间有人冷笑一声,接着朗声道:“诸位趁沈某不在之际,横行无忌,到处

杀人,今日你们若是逃得出沈某掌心,积恨山离魂阁的招牌就算是砸啦!”

  石屋中的人都转眼向门口望去,只见门口当中有一男一女并肩而立。男的中等身材,

双眉其浓如墨,透出慑人杀气。

  女的满面脂粉,掩饰老态,但这一来却更显其老,相貌甚是普通,衣着华丽贵重。

  这一男一女同时出现,谁都晓得乃是积恨山离魂阁双凶。

  殷三姑本是占了上风,此时却忽地斜斜撤开,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黑眉墨手铩羽施邪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