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14章 鹞蚌相争失陷烦恼峡

作者:司马翎

  凌玉姬怔怔地瞧住他,修元道人道:“我的真面目等闲不让外人见到,目下既然给

你看了,你自然也该揭开面上丝巾才公平!”

  她颤声道:“请不要迫我……不要迫我……”声音异常哀婉动人。

  那个较矮的黑衣人倏然大步上前,沉声道:“修元,你最好走开,不然的话,我一

定禀告观主!”

  修元道人冷笑一声,道:“修心你敢禀告观主的话,尽管请便,但现在走远些……”

  修心道人举手把人皮面具抹下,露出真目,却是个鼻大chún厚样貌的人。年纪也在三

四旬之间。只见他露出愤慨之容,沉志道:“好,我忍了多年,这一回一定要禀告观

主……”

  修元正想开口,突然室外有人叫了一声,修元转目一瞥,便匆匆出去。

  室中只剩下修心道人和凌玉姬,加上一个不言不动宛如活死人的青衣道士。

  修心道人忿然作色,道:“观主订的规矩太以令人费解,因此那修元虽是屡次违背

观主之命,我都迫得忍在腹中,这一回已忍无可忍,非告发他不可!”

  凌玉姬对这道人大有好感,道:“你怎生告发他呢?”

  修心道人道:“观主曾命我们不得对姑娘无礼,我照直把事实说出就是了……”

  凌玉姬讶道:“既是如此,难道还有什么妨碍不成?”

  修心道人叹口气,道:“观主前此订下一条规则,说是如果发生这等情形,将由告

发者与被告之人决斗,以一方倒地不起为止!”

  凌玉姬惊异地哦一声,修心道人接着道:“我的武功一向比不上修元,所以忍气多

时,不过最近自觉颇有进境,因此决意与他一拼!”

  “你可有把握么?”

  修心道人沉重地摇摇头,没有做声。

  凌玉姬想了一下,忽然道:“我虽然没有修练武功,可是却识得一些深奥武学,如

果你愿意的话,我这就传你两招,或者会有点用处!”

  修心道人大喜道:“姑娘如果有心指点,请趁这机会赶快传授……”

  凌玉姬立刻指点他两种手法及脚下方位,虽然只有两式,可是修心道人却学了老半

天才算学会,这两式原是十二散手中的招数,奇奥异常。但仅是十二散手其中两招内的

一个变式而已。

  修心道人比划了两次,正确无误,凌玉姬刚刚点点头赞许,修元道人就走了进来。

  这时面壁而坐的青衣道士突然长长吐一口气,修元、修心两人顿时肃立一旁,声息

毫无。

  那青衣道士深深呼吸几下,突然开口道:“凌姑娘已经带来了么?”他身子仍然面

壁僵坐,并不转过来。

  修心道人恭身道:“启禀观主,凌姑娘业已在此室中!弟子等没有惊动楚南宫等

人!”

  那青衣道士缓缓道:“你们办得很好,可退出去!”

  修心道人忽然道:“弟子尚有下情面禀观主!”

  修元道人轻轻冷笑一声,凌玉姬转眼望去,只见这两人面色都变得甚是苍白,显然

内心都甚是紧张激动。

  青衣道士沉声道:“什么事,你即管说!”

  修心道人道:“弟子等奉命不得对凌姑娘轻薄,但修元却违背观主命令,此事凌姑

娘可以作证!”

  青衣道士哦了一声,透出惊异的意思。接着便道:“本观主不须再询问凌姑娘,只

问你可记得本观的规矩?”

  修心道人应道:“弟子记得,但像修元这等三番四次违背观主之命令,弟子实在忍

无可忍!”

  青衣道士哼一声,不置可否,凌玉姬忍不住道:“观主这条规矩似乎不大合理!”

  青衣道士接口道:“这是本观之事,凌姑娘不该干预……”

  凌玉姬只好缄口不语,只听那青衣道士吩咐修元搬开静室中桌椅丹炉等物,然后道:

“此室地方足够,你们可以在室内动手!”

  修心道人激动地道:“弟子遵命!”修元道人只简短地应了一声,转身向着修心道

人,冷冷一笑,道:“这番动手,只怕难以留情啦。”修心道人面罩寒霜,道:“哪个

要你留情!”

  他跨步迫近,举掌劈去。修元道人等他掌势使足之时,陡然出掌硬对。“噶”的一

响,两掌相交,但见修心道人震得退了一步,显然内力比不上修元道人,凌玉姬顿时大

感紧张,颇悔没有把修罗七诀中“借势”大诀传授与修心道人。

  可怪的是那青衣道士直至现在,还不回转头看修元,修心二人搏斗。

  凌玉姬紧张地瞧看着,只见那修元道人趁着一击之势,连环迫攻,一连四五招,把

个修心道人迫得绕圈疾退,完全落在下风。

  修元道人冷笑连声,双掌运足内力,直劈横扫,越打越见凌厉。

  修心道人虽然屈居劣势,但面色甚是沉凝,显然他功力是比不过对方,可是这修心

养性的镇定功夫,却十分够火候。

  那修元道人又连环疾攻了七八招,修心道人倏地手脚一慢,被修元道人抓住机会,

大喝一声,抢人去一拳当胸猛击。

  修心道人在这形势危迫之际,一扭腰身,左边时掌先撞后劈出去。

  这一招看似没有什么奇怪特别,但配合起他的脚法,却化腐朽为神奇。

  只见修元道人首先那只拳头被修心道人一时撞开,他急急趁势旋开,哪知修心道人

手掌已到,恰到好处地拍在他胁下要害。要是修元道人不是疾旋开去,这一掌绝对无法

击中胁下要害。

  修元道人惨哼一声,口中喷出一股鲜血,立即栽跌地上,动也不动。

  修心道人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一招得自凌玉姬指点的手法这等狠毒,一击即毙对方于

掌下,怔了一怔,面上涌起愁容。

  那个青衣道士低低嘿了一声,道:“修心,你用什么手法把修元击毙?”

  修心道人呐呐道:“启禀……观主……弟子自家……也不知道……”

  青衣道士冷冷道:“这话可是当真?”他的话声蕴含着一种震慑人心的严酷。

  修心道人不敢抵赖,道:“弟子蒙这位凌姑娘指点,学了两式,想不到一出手就把

修元击毙!”

  凌玉姬颇感不解,忍不住接口道:“观主的规矩既然是规定告发和被告双方动手搏

斗,这位修元真人死得虽是悲惨,但是这位修心道长却不该有罪啊!”

  青衣道士沉默片刻,才道:“修心以别派绝学杀死同门,自是大大不该。况且,姑

娘可知修元是贫道的什么人?”

  凌玉姬摇摇头,哪青衣道士生似已经瞧见她的动作,接着道:“修元就是贫道尚未

出家时的独生爱子!”

  凌玉姬娇躯一震,呐呐道:“对不起,我可想不到你们这间有这种关系!”

  青衣道士沉声道:“贫道自修元年幼之际,即弃家学道,潜心武学,那知当了玉虚

观观主之后,修元这孽子竟投到我观中出家。其后,此子武学精进,冠于同辈,他虽不

知贫道就是他生身之父,但贫道却不免对他宠爱偏私,为了恐怕他做错事而为同门告发,

以致我不得不按门规处置,因此,贫道不借破坏祖师家法,另立规矩,不准他们同门向

贫道告发别人罪行,其实全观弟子哪一个做过什么错事,贫道心中仍然十分清楚……”

  凌玉姬这才懂得那玉虚观观主定下这条奇怪的戒律,敢情是为了保护儿子。但由此

也可知道他这儿子必定时时犯错,禀性顽劣无疑。

  青衣道士又道:“修心的话,我只能相信一半。他说不晓得这一招的威力竟能出手

毙敌,诚然可信。但说是由姑娘所传,却难以教贫道置信!”

  凌玉姬连忙道:“他没有打慌,却实是我教的!”

  青衣道士沉声道:“姑娘还要替他隐瞒么?我试问你,你懂多少招?”

  凌玉姬道:“一共一十二招,每招变式多寡不同,称为十二散手!”

  青衣道士急急接口道:“且说出这十二散手每一招的名称及口诀!”

  凌玉姬为了证实此事,连忙背诵出招名及口诀,背了六招之后,才住口道:“观主

可相信么?”

  青衣道士默然不语,半晌之后,突然缓缓道:“你的武学竟然真是帝疆绝艺了?下

面的六招呢?”

  凌玉姬忽地恍然大悟,道:“原来观主也想学我的十二散手,所以利用刚才的情势,

使我背诵出口诀!只不知那修元道长是否真的就是你的令郎?”

  青衣道士道:“姑娘真是聪明不过,贫道出家己达四十余年之久,投身玄门之时,

尚是童子,怎会生有儿子。只不知道这么一来以后,姑娘还肯不肯把十二散手口诀相

告?”

  凌玉姬听他这么一说,本来觉得不好意思拒绝。可是见他居然置那死去的门下弟子

尸身不理,先急着要学武功,这种行为又使得她发生恶感,当下闭口不语。

  那青衣道士直现在,仍然面壁而坐,不曾转过而来。他接着道:“那个死在你手下

的浮尘子乃是玉虚观在武林中声名最盛的高手,名列爵榜之内。贫道为他报仇,取你性

命,想来武林之人也没话好说!不过,这样做法,损人而不利己,凌姑娘如果答应把十

二散手详详细细传与贫道,我们之间这段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姑娘意下如何?”

  凌玉姬这时才晓得对方竟是开始就存心要从自己身上学艺,看来他对自己一切已调

查得十分详细。这项半夜劫持,谅必早有安排,楚南宫他们万万难以寻找得到自己,本

来他提出此法,可说甚是宽大。然而她总觉得这个青衣道士诡异可怕,自己的家传绝艺

如果传了给他,不啻是助纣为暴。于是。她低头缄口,既不拒绝,也不答应。

  青衣道士等了半晌,突然冷笑一声,道:“修心,带她到隔壁石室之内,锁在刑架

上!”

  修心道人恭声应了,带着凌玉姬走出石室。

  他们走人隔壁的石室之中,只见此室空元所有,当中竖着一具坚实粗大的十字形木

架。

  凌玉姬自动靠着那个十字形木架,伸展开双臂。

  修心道人在她双手腕,玉颈,足踝等处扣上钢制的圆环,于是凌玉姬再也不能动弹。

  这个道人一直垂低目光,不敢与凌玉姬眼睛相触。

  凌玉姬也没有开口说话,他等扣好钢环之后,自己轻轻叹息一声。

  那个修心道人怔了一下,低声道:“姑娘请勿见怪,贫道奉命而为,实是迫不得

已……”

  凌玉姬道:“我怎会怪你呢,你们的观主那么阴沉诡异,连我也甚是害怕,别说你

们是玉虚观门下弟子,自然更加恐惧他了!”

  修心道人低声道:“凌姑娘说得是,玉虚观中,上上下下百人之众,无不十贫敬畏

观主!”

  凌玉姬道:“你们这个玉虚观主在江湖上可有声名?”

  修心道人颔首道:“当然有啦……”他接着道:“不过他自从在十多年前惨败在长

胜将军手底之后,对外就佯称已经仙逝,由贫道的师父玄水真人出名接掌观主之位,此

事极为秘密,至今尚未有人得知,所以现在提起他的名头,武林中人知者恐已无多!”

  凌玉姬眼中露出惊慌之色,道:“你把这么秘密的事说给我听,如果让他晓得,一

定处罚甚重,你最好不要说啦!”

  她一片慈悲心肠,处处为人着想,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矫揉做作,完全出自真心,这

种伟大的品格,实在令人深为感动。

  修心道人怔了一怔,道:“啊,凌姑娘你真是我平生所见心肠最好的人!”

  凌玉姬道:“我哪里称得上心肠最好的人?道长你大概一直在玄门中,与外界接触

不久所以不晓得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比我还好得多的人……”

  修心道人默然片刻,然后像是费了很大力量才说得出来似地道:“凌姑娘,你最好

把那几手武功传给我们观主,免得受苦……”

  凌玉姬定睛望着他,道:“如果你是真心要我传给他,为何好像艰于出口!”

  修心道人呐呐道:“是……么?我……”

  凌玉姬接着道:“是不是你晓得我把那几手传给观主之后,反而不妙?”

  修心道人面色一变,迅快回顾,然后转回头低低道:“你一天不传,就一天不会有

事……”他接着大声道:“不,凌姑娘猜错了,如果你把那几手秘艺传给观主,他一定

十分感激,日后如果有事,玉虚观将会为姑娘效劳报答……”

  凌玉姬也提高声音,道:“等我思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鹞蚌相争失陷烦恼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