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16章 修罗七诀轻松败神指

作者:司马翎

众人转眼查看,发觉那缠夹先生曹廷分明人在峭壁上,被岩沿挡住,竟不知怎能瞧见下面的情形。

他们查看之际,瑛姑也只好停止任何动作。最近处的华奎突然大声道:“哎,那厮在这一边安了一面镜子,怪不得他身在上面,却把我们的举动看得清清楚……”

大家都为之感到惊愕,莫庸这时也找出一条长带,依样葫芦地将另一端拂起,缠卷在竹竿未稍,用口咬住另一端。

其他的人因找不到可用的绳索带子,故此刚才虽然看到玻姑的举动而动心,但却也只好静候她出困之后,再来援救。

瑛姑右手在袖中摸摸短剑的剑柄,她的兵器就是这柄长仅一尺的短剑,剑身泛起一泓蓝晶晶的寒光。此剑不但淬有见血立死的奇毒,同时锋利元匹,果真可以斩金切玉。

却听那颜峰接口道:“诸位不可造次,这厮故意提醒各位,内中必有阴谋毒计!”

曹廷又是一阵大笑,道:“不错,不错,我索性告诉各位!如果哪一位弄断了细绳,设法借竹竿的弹性飞上来,在下有两个法子对付……”

他得意洋洋地大笑着,众人都气得瞪眼吹须,面上泛起杀气。

曹廷接着道:“第一个法子十分古旧平常,那就是在下已埋伏好两队弯箭手,每队十人,个个手挽强弩硬箭,哪一位身形乍现,先得应付这两队弯箭手的连环箭雨……”

众人都皱眉寻思,发觉这一关虽是普通,却极是有效。如若只有三数挽弓搭箭,以他们的身手,虽然只剩双手可以活动,却也或可勉强挡住。但这些弓弯手竟有两队,每队十人之多,谁也明白无法抵御得住,非变成刺偎不可。

缠夹先生育廷缠夹不清地咦叨了一会儿之后,接着又道:“诸位可想知道第二个法子?”

祈北海大声骂道:“他妈的,你要说就说,不讲就拉倒!”

曹廷也不生气,扬扬自得地道:“这法子甚是别致出奇,那就是我特别做了三个弹架,每具弹架均可把百斤重的石头弹出数丈之远,而且准确异常……”

他说到这里,众人已悟出他话中含意。内中夏雪和瑛姑两人面色大变。

曹廷道:“用这弹架上石头,攻击敌人固然是好主意,但在下这刻却已装上人弹,只要哪一位跃上来,除了连环箭雨之外,还可奉送一枚人弹,绝不食言!”

夏雪恨声道:“姓曹的你除非把我们通通杀死,不然的话,我们骑驴唱本,走着瞧……”

瑛姑接口道:“曹廷你用心歹毒,可恨可杀,蓝岳目下怎样了?他可曾已死在你手底”

缠夹先生曹廷没有作答,片刻之后,只听蓝岳哼了一声。

夏雪大声道:“表哥,你没事么?”

蓝岳道:“还好……”声音中一片懒懒的意味。

瑛姑喜上眉梢,大声道:“这下面许多人落伏被擒,你怎生被困的?”

蓝岳仍然用懒懒的声音,道:“我中了一种迷香暗器,失去知觉……”

楚南宫怒声道:“这厮好生卑鄙下流,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

忽然一阵步声纷沓,这一回众人都瞧不见上面发生何事。

过了一阵,曹廷笑声又起,却渐渐远去。

又过了片刻,蓝岳突然道:“无名氏,你原来没有死掉……”

峭壁下的一千高手,听到“无名氏”三个字,顿时都騒动起来。

无名氏没有回答,因此他们都不知他的生死。

祈北海忍不住大声问道:“蓝岳兄,那厮可是死了?”

蓝岳道:“没有,他不愿开口就是!”

罗门居士突然开口道:“老朽以为此峡乃是他在暗中主持,却不料他也落伏被擒。”

灵隐山人道:“目下可说不定,如果他用的是苦肉之计,故意装出被擒的局面,企图以苦肉计混淆视听,也说不定……”

楚南宫大道:“山人这话对别人也许不错,但无名氏不是这种好狡之辈,绝不会是诈局!”

莫庸冷笑一声,道:“楚兄维护于他也不中用,越是大好大恶之辈,外表上越是教人测不透!”

只听蓝岳的声音道:“无名氏,你来干什么?”

无名氏淡淡道:“没有什么享……”

灵陷山人突然大声道:“无名氏,那件宝物可是在你手中?”

无名氏没有回答,蓝岳道:“什么?你已得到那宗宝物?”

颜峰眼中光芒闪动,似是内心波荡不安。

过了片刻,无名氏淡淡道:“是又怎样呢?”

蓝岳哼了一声,道:“那就算你本领大……”

无名氏没有言语,等如默认失宝当真已落在他手中。

峭壁上吊着的十余人也都不出一声,个个暗自盘算如何能从无名氏身上夺得失宝。

不过目下最急的却还是如何脱身之事,假如大家都无法逃脱,死在此地,纵然想出法子夺得失宝,也等如泡影幻梦。

楚南宫突然长叹一声,道:“难道以我们十多人的身份武功,却死在此地不成?”

苦行禅师诵声佛号,道:“若是命该如此,那也是没有法子之事!”

巧手书生雍叔谋道:“可惜元人可以送信,不然的话,长胜将军吕飞前辈赶到此地,何愁不揭开此峡之秘?更不愁我们脱不了身!”

曹廷大声道:“这话我曹某可不服气,请看此地多少名家高人,还不是照样束手被擒,吕飞何足道哉……”

他话声歇一下,接着道:“你不妨把吕飞住址说出来,我派人去通知于他。若果他胆敢前来,管叫他也成为瓮中之鳖!”

雍叔谋双眼一睁,道:“吕老前辈如果不能踏平你区区烦恼峡,我敢用人头打赌!”

曹廷嘿嘿冷笑,道:“冲着你这句话,我非通知他前来不可,他住在哪里?”

巧手书生雍叔谋迟疑一下,道:“吕老前辈刻下住在龙泉路三号!”

无名氏突然插口道:“那位长胜将军吕飞可是个须发皆白的老人?”

罗门居士笑道:“错了,错了,吕飞虽然年逾八旬,但胡发漆黑,看上去真如壮年之人!”

曹廷阴险地笑一声,道:“居士何须费心,等吕飞赶到之际,诸位已经一命归西,哪管得这些闲事!”

他口气之中充满杀机,众人为之面面相觑。

曹廷又道:“本来我打算要各位赌咒不得向我寻仇生事之后,就把各位放了。无奈世事多变,目下已不得不取诸位性命。”

莫庸低低骂道:“放屁,说了等如不说。”

瑛姑道:“这厮可恨得恨,真后悔早先没有把他杀死!”

只听曹廷接着道:“无名氏,你把宝物放在何处?你只要交出宝物,就饶你一命……”

无名氏淡淡道:“我也不知道那件宝物刻下落在谁人手中?”

曹廷道:“曹某说得出做得到,你最好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如果还是不据实供出,我就把你弹出峭壁之外,教你粉身碎骨而死!”

无名氏不假思索,道:“我不知道!”

缠夹先生曹廷怒道:“小子你想错啦,你以为死了之后,就查不出宝物下落么?哼,哼,我总有办法查出你曾经到过什么地方!”

他一挥手,两名站在架后的蒙面人踏前一步,提紧手中绳索。

这时只要他们用力一扯绳子,那块木板弹起,就可把无名氏弹出峭壁之外。

曹廷冷冷道:“我这只手一落下,你就粉身碎身。现在你回答一句,说是不说?”

蓝岳也感到极是紧张,忽然插口道:“且慢,无名氏他一向不把生死放在心上,你这样迫他,全无效力!”

曹廷道:“你可是打算劝他供出?”

蓝岳道:“正是此意!”

无名氏道:“你何必多此一举?”

蓝岳道:“你刚才也听见曹廷之言,说是要把我们全部杀死,若果你也死了,还有谁照顾凌姑娘?”

无名氏心头大震,道:“她目下在哪里?”

蓝岳道:“问一问瑛姑就晓得啦!”

楚南宫响亮地道:“她已经在昨夜失踪,不知被推动去!”

无名氏和蓝岳都为之一震,开声道:“有这等事么?”

祈北海及辛龙孙也目瞪口呆,祈北海厉声道:“你们这一干人干什么的?哼,都是脓包!”

无名氏喃喃道:“这样说来,我可不能死啦!”

他面上渐渐现出光彩,显示出胸中泛起豪情,生机复萌。

站在一边的缠夹先生曹廷诡笑道:“无名氏,你既然不想死亡,那就把宝物下落说了出来!”

无名氏倏然侧转头,望着曹廷,道:“你以为真的杀得死我?”

曹廷顿时骇得目瞪口呆,呐呐道:“你……你怎能动弹?”

无名氏忽然翻身跳落地上,动作迅快轻捷,丝毫也没有阻滞之象。

架下的两名蒙面人一齐掣出兵器,急急拦截。

无名氏缓步走去,那两个蒙面人刀剑齐施,迎头劈到。

这两人身手不俗,大大出乎无名氏意料之外,尤其右边的一个,左手利刀劈出之际,左手也同时运掌急拍,招数手法极是高明。

无名氏微一错步,双手齐出,但每只手招数不同,分别应付那两个蒙面人。

右面那个持剑的蒙面人被他怪异手法,迫得收回剑势,闪开两步,倏地剑走空灵,刷刷刷一连三剑,从侧面攻上。

持刀的蒙面人也被无名氏的奇奥手法迫得后退两步。无名氏一只手对付一个人,这时偏身迫上,单手进搏,他使出一招擒拿手法,其中却暗蕴修罗七诀中“锁拿”心法。

只见他的手灵活如蛇,迅快如电。恰好对方刀势削扫出来,无名氏手腕一转,不知如何五指已锁住对方手中之刀。

那蒙面人运力夺刀,无名氏微微向前一送,一股潜力直袭对方胸口,蒙面人急急运气抗拒,左手五指刷地扫到无名氏夺刀腕臂间,毒辣无伦。

无名氏虽是占尽优势,可是对方左手这一招指法奥奇狠毒,不得不松指缩手。

这时他另一只手也使出十二散手中第三招“玉钩斜”,掌势忽拍忽扫,精严奥妙。那持剑蒙面人剑势虽是轻灵迅恶,却被他举手之间震出数尺。

无名氏向那持刀的蒙面人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你……”

那蒙面人首先急疾后退,另外那个持剑的蒙面人却反而奋剑力攻。

无名氏随手发出一招,又把对方震退数尺。

他目光一掠,只见持刀的蒙面人和曹廷已奔出五六丈远,一边走一边低声说话。

那个持剑的蒙面人再度扑攻,无名氏迅速转念忖道:“那两个也许知道凌玉姬的下落,我绝不能让他们逃走……”

此念一生,登时泛涌起盈胸杀机。那持剑的蒙面人还不知进退,挺剑拦劈。

无名氏剑眉一剔,右手疾出,探人剑光之内,食中二指伸直,巧巧夹住对方长剑剑身。

那人不舍得弃剑,左手运掌猛劈出来,无名氏身形一侧,反而欺近寻尺,右掌分光错影般拍去,一掌拍在那人胸口。

那蒙面人惨哼一声,跌开七八步远。

无名氏更不迟疑,放步急奔,疾追前面两人。

罗门居士忽地大声问道:“他们都走开了么?”

蓝岳嗯了一声,他大穴被制,转动不得,故此也全靠两耳查听。

他本是大行家,因此从无名氏动手时发出的风声已听出无名氏手法奥妙绝伦,功力奇高,不觉沉重而又钦佩地叹息一声。

罗门居士大声道:“目下趁敌人俱被无名氏赶走之际,我等必须设法在此时脱身……”

琅姑的手指在袖内摸到剑柄,她知道只须掣出此剑,割断细绳,然后缘着业已卷在竹上的丝带援升上去,抓住竹竿,那时,不论是借竹竿之力弹上峭壁也了,顺着竹竿攀到壁边,再翻上去也好,脱身大概不会发生困难。

不过她为人深沉阴险,想到此地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定必有人能够像她一般脱身。可是此刻却没有一个人尝试,不知是何缘故,因此她沉住气,不肯轻举妄动。

这时,上面的无名氏已经不见影踪,敢情对方已经缘索垂落峭壁,他也跟着追了下去。

蓝岳双目圆睁,屏息静聆。

一种怪异的沙沙的声音,从两三丈外传来。

他起先以为是蛇虫之类,后来听听不像,一则蛇虫爬行时不会弄出这么大的声响。二则这阵异响进行得甚是缓慢。

蓝岳初时不过是奇怪地聆听,但一会几工夫,俊脸上就变颜变色,露出愤怒骇交集的神情。

原来他听了一阵,可就听出这阵异响,似是衣服擦在地面的声音。

他本是聪明机智过人之士,一旦听出声音来历,登时就椎想出内中的情

峭壁上吊着的十余高手个个没有动静,生似是没有一个人有法子脱身。

蓝岳望着晴碧长空,忖道:“那一定是早先被无名氏击倒之人,目下恢复了一点气力便手足并用地爬过来,用意慾把我弹出峭壁之外……”他想着此事时,心中一方面愤怒,一方面惊骇。愤怒的原因是自己眼看已可逃脱大难,却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修罗七诀轻松败神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