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17章 长胜将军雄风依旧在

作者:司马翎

白发老人突然身躯一挺,登时变得十分高大,衬托起他那双精光炯炯的虎目,当真神态威猛异常。

他飞起一脚,把雍叔谋踢出七八心尺远,怒声道:“混账,你记名师父呢?”

雍叔谋仍然跪在地上,道:“师侄罪该万死,但不知你老人家找师父有什么事?”

白发老人哼了一声,道:“我要打他两个嘴巴,谁叫他收得好一个没用的弟子……”

雍叔谋虽然挨骂,却没有一点反抗之容,仍然恭敬地道:“你老骂得是,如果你老要责备的话,这刻吩咐下来就是!”

白发老人威猛的神态震慑得全场豪寂然元声,只听他道:“我懒得理你这等没有的东西!”

巧手书生雍叔谋道:“师伯骂得是……”他叹一口气,道:“启禀你老,师父业已仙逝啦!”

那位长胜将军吕飞双目一睁,光射数尺,满头白发也根根竖起,仿佛雄狮振鬃,那种威猛悲壮的神态,教人看了永难忘记。

片刻间,这位老人渐渐平复,仰天悲啸一声,震得众耳鼓嗡嗡作响。

巧手书生雍叔谋接着道:“师侄不敢打扰师伯清修,是以一直没有禀告此耗!”

长胜将军吕飞沉重地叹息一声,忽然尽数收敛了早先的威猛神情,道:“罢了,你起来吧!”

雍叔谋道:“师侄尚有话叩禀,那就是你老昔年何等英雄豪勇,天下之人俱都不放在眼内,目下却受人侮辱,师侄痛如身受,真恨不得代你老出手一战!”

吕飞摇摇头,道:“你哪里知道这许多,我此生已不再和人动手,任凭他们怎样侮辱,我也忍受得住!”

混元手欧充大喝道:“吕飞,你再推三阻四,可别怪我骂你……”

长胜将军吕飞垂首不语,巧手书生雍叔谋突然大笑出声,起身掩面飞奔而去。

这一幕只看得群豪个个心中泛起说不出的味道。瑛姑尖声道:“真没有意思,早知这样,我们不该找他,还可替武林留下一个崇敬的人物幻影!”

长胜将军吕飞沉重地摇摇头,没有答浩。

罗门居士突然朗声道:“吕飞你留在世上,徒然变成武林的耻辱,于己无益,于人有损,还不如死掉,欧兄,你的铁掌还举得起么?”

混元手欧充踏前两步,大声道:“怎么举不起,老夫一生杀人无数,从不手软!”

他的手掌果真疾然举起,运足功力,猛然向五尺外的长胜将军吕飞胸前劈去。

一股掌力呼啸而生,全场群豪眼看那威震一代的长胜将军吕飞命丧当场,人人都紧张起来。

蓦地一道人影飞落长胜将军吕飞身前,随手一掌推去。

“膨”的一响,地上砂飞石走,那人身子晃也不晃,混元手欧充却退了半步。

四周群豪见来人身手这等高强,都不禁讶骇交集,凝目望去。只见那人头戴毡帽,压到眉际,急切间看不出真面目。

瑛姑尖叫道:“欧老,他就是无名氏!”她这一叫,灵隐山人,鄂都秀士莫庸等人顿时都暗中明白瑛姑与那混元手欧充竟有扯搭爪葛。

混元手欧充哦了一声,无名氏举手揭开帽子,淡淡道:“我来做个和事佬如何?”

罗门居士冷冷一笑,道:“无名氏,久闻你武学奇奥,似是帝疆绝艺,这话确也不确?”他说话之际,举手遥指,一缕冷风直袭对方面门。

罗门居士这一指指力非同小可,不但奇快奇重,而且出手之际,不易看出痕迹。

无名氏向凌玉姬所学的十二散手之中,有一招“金指度厄”,手法奥妙异常。是以他在对方举指遥点之时,一眼便自看破。

他全凭自己练过的一招指法,想出应付之方。这时举手扬掌兜住那一丝寒风,顺势也化为遥遥举指点去之势,口中应道:“确与不确,在下也元从答复……”

他话声中指上发出潜力,已袭到罗门居士的面门。

罗门居士感到对方这一指的威力,直有穿山透石之功,心中暗暗凛骇,不敢大意,疾忙恻跃开去。

要知无名氏一身功力,已经是深不可测,何况他这一指遥点之力,其中有一半乃是罗门居士早先所发,被他以修罗七诀中的第一大诀“借势”反击回去,是以内力更强。

这时只看得场中一众高手无不骇然色变。楚南宫朗声道:“无名兄台的武功当真高深莫测,数日不见,便又飞跃精进。”

瑛姑冷笑一声,道:“楚老师何须长他人志气,且看罗门居士大显身手,就可以明白武功之道,不是可以侥幸得来。”

混元手欧充大喝道:““无名氏,看你的举动,竟是要把这场过节包揽在你身上了……”

无名氏尚未口答,蓝岳陡然跃了出去,落在他们身侧,面含冷笑,道:“居士及欧老师两位把这厮让给区区如何,我与他以前曾经约定,碰面之际将作一次胜负之战!”

罗门居士求之不得,道:“蓝兄请便!”

欧充见罗门居士这么说了,便也不坚持,道:“欧某拭目看蓝兄一显身手便是!”

蓝岳道谢一声,缓步走到无名氏面前。这两人站在一起,都生似是玉树临风,丰神俊朗。

无名氏淡谈一笑,一派不在乎的神情,但却绝不是心存骄慢,倒像是修养功夫到家的大勇之士,见危不惧,心如止水,毫无一点波澜。

长胜将军吕飞在一旁本来有如枯木般直立不动,这刻忽然目露异光,在无名氏面上转了几下,迅即又敛没不见。

蓝岳道:“无名氏,我们今日在天下群豪之前,动手相搏,必须打出个胜身才能罢手,生死各安天命,你敢不敢?”

无名氏道:“我本来不是准备与你动手,也谈不上敢与不敢!”

蓝岳咄咄迪人地踏前一步,道:“你一定得亲口答应愿与我决一死战,那样你如果死在我手底!日后别人也不能怪我!”

无名氏知道他意指凌玉姬,陡然心中起了一阵波澜,颔首道:“好,我们今日决一死战……”

旁观的瑛姑及夏雪都明白这两个美男子其实是为了凌玉姬决一死战,因此都泛起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的滋味。

蓝岳面容一肃,运功聚力。无名氏则仍然闲散地站在原地。

罗门居士,混元手欧充拉了长胜将军吕飞退开寻丈,以免阻碍两人动手。

蓝岳手掌起处,迎面拍去,只见他的手掌变成刺目的青紫之色,掌风呼呼,声势惊人。

他不但掌上奇功内力十分骇人,同时出手的招数也奇奥异常,武林罕见。

灵隐山人楚南宫等这一干高手都深知蓝岳的武功,是以并不惊讶。罗门居上及混元手欧充两人却不禁讶然摇头,大有想不到蓝岳这等高明之意。那个面长如马,目光阴险的颜峰却微微冷笑,无人能知他忽然冷笑,乃是何故。

无名氏一招“青龙探爪”,手掌直劈出去,竟是硬封的招式。但招数稀松平常,显然无法抓挡得住对方的奇招。

果然不出一众高手所料,蓝岳沉腕变化,掌势忽拍忽拿,奇奥凌厉,眨眼之间,已把无名氏迫退四五步之多。

蓝岳抢制了先机,双掌翻飞,毫不放松,只见他一轮快攻,四方八面都有他的影子,把无名氏困在当中,占尽上凤。即使是武功稍逊的人,也看得出无名氏决难抵御十招,便将落败。

罗门居士举步走到颜峰身边,道:“颜世兄,那位蓝岳兄的手法可是帝疆绝艺?”

他虽是位列封爵金榜中侯爵的高位,但如果论到见识眼力,却及不上武林第一世家直隶颜氏的人。尤其帝疆绝艺武林之中相传只有颜家识得。

颜峰沉声道:“不错,但节外之枝,不须十分重视!”

夏雪冷哼一声,道:“他是节外之枝,然则你却是得过嫡传心法?”

颜峰道:“姑娘何须不悦,在下是就事论事,不过在下所见所闻有限得很,也许说错了也说不定!”

这时蓝岳攻势越见凌厉,当真是气壮山河,掌劈指扫,把无名氏打得只有狼狈招架之力。

夏雪娇躯一动,似要走出,两恻的祈北海。辛龙孙同时伸手拦阻,辛龙个具有他这种威风神勇之态,是令人心中折服!”

夏雪道:“是啊,我也有此同感!”她歇了一下,接着道:“我猜想他年轻之时,一定有许多女孩子倾心于他这种豪雄威猛的气度之下……”

这时罗门居士和混元手欧充都分别答了活。他们虽是当世高手,又是一心一意要找回昔年过节的人,但事到监头,眼看长胜将军吕飞忽然恢复当年气度,却也禁不住在心中泛起寒凛之感。

长胜将军吕飞并不再迫夏雪。玻姑她们回答,他一生好勇狠斗,以生死相搏为最大乐事,但从不与妇女小孩动手,目下他仍像过去一样,宁愿忍下适才两女的侮辱,也不大想与她们动手。

他转眼望住无名氏,凛然道:“你想妥了没有?”

无名氏见他意思坚决,万般无奈,道:“既然吕老前辈执意如此,晚辈拼着日后一身麻烦,也不得不公开奉告了!”

他寻思一下,然后道:“这一招乃是羊森前辈把陆凡前辈所得到的达摩秘复刻在石墩上,晚辈从而学会!”

长胜将军吕飞摇头道:“此言不确!”

无名氏心知他不相信之故,因此无可奈何从囊中取出一本薄如蝉翼的小册子,道:“这就是秘复原本……”

要知那长胜将军吕飞不信之故,乃因他深知羊森刻在石墩上的达摩嫡传心法,其中失甚多,无人能够将这些奇奥无比的武功心法连贯起来。凡是见到石墩上种种图解的人,一旦研思,定必沉迷其中,最后绝难逃出呕吐心血而死之厄。

不特一般的武林人如此,便是那位道德深重的神尼伽因大师也不敢探究这本达摩秘复上的秘字心法。

前文曾经说过,痴人旧友之中,以陆凡最是精通天下各家武功,他的名号就是“武痴”,只要他晓得世上有某种绝艺,必定千方百计求到手中。神尼伽因大师也被他缠不过,终于把这册达摩秘复给了他。

陆凡嗜雕刻武成癖,自然无法逃出呕吐心血之危,临死之际,便托酷嗜的羊森把这一册达摩秘发中的武功图形通通刻在天龙寺内的石墩上。

羊森本人也是武林高手,他虽是心存戒惧,不敢钻研那些武功。可是受托把这些秘学都刻在石墩上时,却也人了迷,不久就呕血而死。

长胜将军吕飞知道这宗往事,是以认定如果有人一旦研思石墩上的武功时,定必入迷,无法自主拔,死而后己。

但目下无名氏一亮出那本达摩秘赏,他可就不能不信。登时虎目精光暴射;洪声道:“你从谁的手中得到此物?”

无名氏道:“是欧阳铭老辈托我……”

刚刚说到这里,四面传来劲疾风声,敢情这刻有四条人影迅如闪电般向无名氏扑去。这四人个个伸手张指,全力向无名氏掌上的小册子攫去。

无名氏何等灵敏,只见他缩手哈腰,身形一转,竟钻出了那四人形成的圈子之外。

那四人乃是罗门居士、混元手欧充,颜峰、瑛姑。个个武功高强,身手奇快,并且因心意一样,同时出手,以致无意中形成合围的圈子,哪知无名氏居然容容易易就钻了出去。

这四人毫不停滞,像狂风中的轻烟一般,眨眼散开,复向无名氏跟踪急扑。

无名氏这回已无法躲开,急急把那本小册子放人囊中,使出一招传自凌玉姬的十二散手中“千军辟易”之式,双掌齐飞。

那四人一齐出手,猛攻无名氏,威势有如天崩地坍,两丈外的长胜将军吕飞怒吼一声,如霹雳轰劈,山摇地动。但他这一喝对于罗门居士等四位高手毫无影响,这四人皆是当世间第一流高手,早就判断出长胜将军吕飞无法及时帮得无名氏化解这一招。是以人人用出全力,打算一举击毙了无名氏,别的事慢慢再说。

这一来长胜将军吕飞的怒吼声空自震得四下群豪耳中生疼,掩耳不迭,却无补于大局。

无名氏这一招“千军辟易”,内中用出修罗七诀中的“拦劈”和“圈打”两大诀,以这等奇奥威猛的招数,加上修罗七诀中的两大秘诀,更是如虎添翼,威势难当。

罗门居士等四人攻出的招数快要发挥威力之时,突然感到对方掌势诡奇凶猛,不但攻不进去,甚且有被敌人反击丧命之虞,是以都收招急撤。只有瑛姑因识得这一招“千军辟易”,仍然进攻,仅仅变化手法,左手擒拿敌腕,右手寻隙拍人。

无名氏自家也料不到这一招“千军辟易”如此神奇奥妙。眼见只剩下一个瑛姑,不由得冷冷一笑,掌势丝毫不变,挥劈出去。

瑛姑左手五指迅已拿住对方手腕,可是五指一扣,才知扣歪了一点,并未拿住脉穴,因而无法令对方酸麻无力而停住掌势。

也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知她也得过凌玉姬传授十二散手,熟借这一招“千军辟易”的手法及尺寸部位,本来她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长胜将军雄风依旧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