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19章 金针刺穴陋室囚燕娘

作者:司马翎

  无名氏服葯之后,便打坐运功。凌玉姬自个儿凝仁窗前,心绪紊乱之极,想了许多,

决定亲自离开此处,设法召集衷姑、楚南宫那一乾高手,查出蓝岳下落,把他生擒或杀

死,送给巫婆子换取解葯。

  中午时分,无名氏回醒过来。凌玉姬服侍他吃点东西,然后由无名氏自己解开闭住

的穴道。凌玉姬伸出纤纤玉指,替他细按脉息。

  良久,良久,她困惑地移开手指,道:“你的脉息中既查不出剧毒是否尚留体内,

又不似已经痊愈,真教人疑虑难安……”

  无名氏欠伸一下,道:“我觉得百脉通畅,全身舒适无比,大概已经好了……”

  凌玉姬摇头道:“你之脉偶有失调之象,证明还有点不妥,决不能粗心认为剧毒已

解!据我所知,你必须再度运功调息,瞑目打坐,一直坐到明日早晨,那时如果剧毒未

解,便可从脉息中查出,如此做法还有一个好处,便是纵使查出剧毒未解,但经过你以

上乘内功运行真气之后,毒性可以延缓发作,说不定可多活半个月……”

  无名氏道:“既然如此,我再运功打坐便是……”

  当他瞑目人定之际,凌玉姬留下一个纸条,说明她要趁他人定未醒这几个时辰工夫,

设法找到蓝岳,擒杀后送给巫婆子换取解葯。纸条上还说明从他脉息中显示的迹象看来,

似乎那干清涤毒丹没有克解的功效。

  她悄悄走出那幢小楼,一直向园门走去,到了门边,才发觉园门已锁,无法出去。

  她虽是练过内功,身轻脚健,但从未学过腾纵之术,所以不能从墙上翻出去,只好

转身向前面那座宅院走去。

  穿过花园,踏人一个月洞门,然后沿着走廊向前面急行。

  这道走廊尽处就是一座跨院,她已无法选择,只好笔直踏人跨院。

  院内正面有座花厅,她踏人院子时,恰好见到有条人影走进厅侧的房间内。

  她庆幸地赶紧向前走去,目光无意中掠过厅中的柴檀木圆桌上,忽然发现一只白玉

猫,眼中碧光闪耀,乍看几疑是活猫。

  玉猫旁边竖立着一根精光耀目的钢管,大约有五六寸长。

  她大吃一惊,不知不觉停下脚步,暗自忖道:“这只玉猫分是爹爹以前说过关于财

神钱干所设的千古之谜的解谜之钥。这还罢了,但旁边那钢管,无疑就是武林最近闹得

天翻地覆,人人慾得而甘心的颜家失千里眼,怎的两件希世之宝,都在此地出现?”

  此事非同小可,因此她已忘了顾忌,举步走上厅上,伸手拿起那根钢管,凑在眼中

一看。远处的屋顶忽然移到眼前,不但屋瓦都显现得清清楚,连上面的砂石小洞都秋毫

毕现。

  她兴奋地放下,目光一转,只见厢房门口已出现一人,正在凝目看她。

  凌玉姬吃惊地退了一步,却见那人眼中射出严厉的光芒。

  那人身躯肥胖,眉目间一片精明干练之色。这时急速地走上来,沉声道:“站住,

你是谁?”

  凌玉姬呐呐道:“我……我姓凌……”

  那胖子冲到她身边,伸手把那具千里眼抢回去,道:“这是我藏物之地,任何人都

不许进来,你怎会跑进此处?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么?”

  凌玉姬道:“没……有,我真的不……知道……”

  胖子眯起眼睛,把她看了一阵,道:“我好像未见过你,你把丝中拿开……”

  凌玉姬不觉退了一步,道:“不,不……”一面伸手按住那条白丝中。

  胖子道:“你以为蒙住面做贼就行么?人家还是查得出来的呀!快把丝中拿开……”

  凌玉姬心知这胖子必是本宅主人,也就是杜镇国的好朋友,因此她绝对不能把他杀

死,可是如果拿开丝中的话,又非杀死他不可。

  胖子哪里晓得这一条丝中,竟关系到他的性命,见她仍然不肯,怒形于色,道:

“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喊人来把你绑起……”

  他故意停一停,察看她眼中神色。要知这胖子正是聚珍庄的金老板,乃是商场老手,

最擅长察言鉴色的功夫。当时就被他看透凌玉姬果然害怕这一着,便接着道:“你可知

道门外有七八个家人把守住?我只要叫喊一声,你插翅也跑不掉……”

  凌玉姬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果然不敢动念逃跑。美眸连转,急得几乎要哭出来。

  她纵然只剩下眉眼在丝中之外,仍然极为美丽动人,尤其那双剪水秋瞳,竟能把她

心中的情绪表露无遗。

  胖子见她急得想哭,无端端感到心软,当下放缓了面色,道:“好吧,我暂时不叫

人来绑起你。”

  凌玉姬连忙检袄道:“多谢老板。”

  金老板道:“你知道我是谁并不足异,倒是你究竟从何而来?打什么主意?为何不

敢解下丝中?你把道理说一说,也许我就放你走。”

  凌玉姬想了一会儿,本来她说出是胡冠章带来的人便可没事。但无名氏昨日还谆谆

嘱咐她到外面不准泄漏曾经在金老板家中呆过之事,或者无意碰上金老板的家人,也绝

不能说出身份来历。言犹在耳,她可真不敢违背他的嘱咐。因此想来想去,都说不出一

句话。

  她急得冷汗直冒,唯恐这位金老板一生气,命人把她绑起来,并且来揭她面上丝中,

那就不知如何是好。

  金老板忽然呵呵一笑,道:“姑娘你大老实了,随便编些谎话搪塞一下不就行了?”

  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凌玉姬顿时放心不少。

  金老板又道:“你既然不肯说出来意,那么我只问你一件事,你可不能不据实回

答!”

  凌玉姬怪可怜地望住他。婉顺答道:“如果我能够回答的,一定奉覆。”

  金老板道:“很好,我且问你,这个镜子有什么好处?”

  凌玉姬道:“这就是直隶颜家的失宝,称为千里眼,现下武林高手都齐集在洛阳,

为的就是想夺取此宝。”

  金老板迷惑地哦一声,道:“直隶颜家是什么人?那些高手以前为何不到颜家夺宝?

他们又怎知此宝落在洛阳?”

  凌玉姬道:“直隶颜家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世家,他们的家传武功奥秘神奇,罕有

敌手,所以元人敢向颜家生事!据说颜家的武功,就是从这具千里眼得来,所以这次失

宝之事传出江湖,一些自量能够与颜家抗争的高手都赶到洛阳……”

  她换一口气,接着道:“这千里眼本身并元秘诀,但因武林中有四位本领最高的人,

号称四帝,每隔一段时间,便碰头一次,互相比较武功高低。这帝疆四绝个个都有独得

之秘,数十年来不分高下。据传颜家就是仗这千里远远偷窥帝疆四绝比武,学了不少绝

招,由是能称雄天下……”

  金老板道:“这就元怪其他的武林高手都想夺取此宝了,姑娘也存此心么?”

  凌玉姬摇摇头,道:“我和他们不同,要是换了那些武林高手见到这两件宝物,老

板你别说拦阻他们,就算拱手奉送,但你全家大小老幼的性命仍将不保……”

  金老板强笑道:“事情何至于此?”

  凌玉姬道:“这是因为他们怕你张扬出去,让别人晓得他得到这两样宝物,势必向

他下手,那时他等如怀着祸胎,结局必难逃出人家毒手……”

  金老板嘿然失色,凝目望住桌上之物。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这只玉猫又有什

么妙用?”

  凌玉姬把财神钱干的轶事待告诉了他,最后道:“据我所知,这财神钱干智谋绝世,

早就算定这十只玉猫纵使均被武林之人得到,并且找出真的一只,仍然无法解开那千古

之谜……”

  金老板大感兴趣,道:“这话怎说?”

  凌玉姬道:“财神钱于在华山天隐岩绝壁上刻得明明白白,说明要解开千古之谜,

找到他填墓人口,必需由三个共同合力。这三个其中之一必须是绝世高手,能够在天隐

岩刻字绝壁间的一朵石莲花上立足之人。那朵石莲因刻在绝壁内凹之处,离下面石笋林

立地面高逾二十丈,非得另有一位武林好手帮忙,才能藉吊索荡到石莲之上,还得那位

好手暗运内劲,以便石莲上的人能借力提气,方可久站。这时,第三个不懂武功之人,

却在地面仰望,直到看得见玉猫双眼的夜明珠的光华,才算找到地方……”

  金老板皱眉道:“这样说来,难就难在具有这种武功之人不好找而已,对不对?”

  凌玉姬道:“不完全对,虽说武功至高之人虽求,但这种解谜取宝之事,如若实现,

定然由武林人物主持,所以必有自忖够资格的人在内。难就难在这三个合作之人,到了

最后关头,找着正确位置时,是否能否互相暗杀,意图独得……”

  金老板终是涉世甚深之人,熟知世情人心的险恶,连连点头道:“姑娘说得对,我

不懂武功,所以替那下面的普通人着想,他一定要移动位置,假如当时被同伴杀死,正

确位置便不易再发现,必须从头做起……”

  他感到身上沁出一身冷汗,这两样摆在桌上的东西敢情是足以令任何人家毁人亡的

祸胎,这件事真是越想越可怕。

  凌玉姬道:“我要走啦!”

  金老板道:“姑娘暂留玉步。”

  凌玉姬望住他,暗想这个金老板不知还有什么花样?金老板接着道:“这两件宝物

我不要了,都送给姑娘吧!”

  凌玉姬诧异地望住他,道:“金老板这活可是当真?”

  金老板点点头,无意中甩落几滴汗珠。

  凌玉姬想了一下,道:“老板盛情却之不恭,本待拜领,可是我现下有事在身,如

若带着这两件宝物,只怕惹起无穷风波,反而把正事耽搁了。”

  金老板想不到对方竟会拒绝,一急之下,又出了一身冷汗,道:“如果姑娘不要,

我这拿到外面,送与别人……”

  凌玉姬道:“你不可泄露风声,须知有些死心眼的武林高人得知此事之后,定然以

为你送出的乃是赝品,反而会寻上门来,那时你急于除害,反而惹来家破人亡之祸……”

  金老板一听左不是,右也不是,顿时呆了。

  凌玉姬寻思片刻,道:“如果老板相信得过的话,暂时最好不动声色,把这两件东

西先藏起来,我在外面也不透露口风,等我办完正事,回到此地找你,悄悄带走。”

  金老板无可奈何,只好答应道:“那就这么办好了,姑娘万万不可泄漏片言只字。

可是你得到这两件宝物之后,竟不怕招灾惹祸么?”

  凌玉姬笑道:“老实告诉你,我也是参加夺宝诸人之一,当然不怕!”

  金老板呆了半晌,暗想她既然参与夺宝,定然是精通武功之人,怎的怕自己叫人来

绑起她?

  他终于把凌玉姬送出大门,然后怀着一肚皮疑惧,回到内宅。

  凌玉姬去出大街之上,行人都用奇异的眼光望她。不久,瑛姑及楚南官灵隐山人等

相继出现,把她簇拥着带到一间客栈去。

  众人都向她询问这几日的行踪,但凌玉姬笑而不答,反问众人可知道蓝岳的下落。

众人尚未回答,外面店伙已大声通报有客来访。凌玉姬走到一边,冷冷一笑,道:“我

猜蓝岳自己送上门来啦……”说着过去掀帘一看,随即把门掀高。

  只见房门口站着一个面如冠玉,英风飒飒的长衫少年,正是蓝岳。

  瑛姑眼中闪过妒恨的光芒,却朗声道:“蓝公子请进来,姑娘正在询问你的行踪。”

  蓝岳飘洒地走人来,与众人一一见礼。他不但武功高强,年少英俊。同时风度翩翩,

举止潇洒,房中一众高手元不自知相形见拙,个个都不禁流露出郁郁之色。

  凌玉姬双眉舒展,笑道:“我正要找你呢!”

  蓝岳含笑道:“区区虽然不知姑娘为了何事找我,但如有所命,万死不辞……”

  凌玉姬玉面上飞起两朵红云,道:“只不知祈北海,辛龙孙两位目下在什么地方?”

  他口气之中,微微有不大自然的意思。

  房中众高手忽然感到凌玉姬及蓝岳这几个人已经不属于他们的一代,心中都感到一

阵黯然。

  楚南宫首先起座道:“凌姑娘既是安然出现,楚某已经放心,这就告辞别去……”

  他一起身辞别,灵隐山人,鄂都秀士莫庸、铁胆赵七,苦行禅师等数人也相继开口

告辞。

  鄂都秀士莫庸阴声笑道:“楚兄敢是要到夫人府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金针刺穴陋室囚燕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