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02章 绝壑天率习武斗狂人

作者:司马翎

  且说那凌玉姬和无名氏坐在马车之内,眼看起初尚有道路,后来竟是在荒野中驰驶。

她轻轻对无名氏道:“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妥!”无名氏嗯了一声,既不望她,也不答话,

她皱皱眉头,便不再和他说话。

  马车中十分颠簸,因此他们的身体时时互相碰触。无名氏好几次尽力移开身躯,但

一来马车内地方狭窄,二来他移开之后,只过了一阵,就忘记拉紧自己的身体,因此车

身一颠动,他就震移过去。所以仍然无法避免碰到凌王姬的身体。

  这种情形一直继续重演,凌玉姬实在忍不住,道:“我的身上又没有刺,你何必这

么害怕呢?只要你不是故意,我仍然会认为你是君子之人……”

  无名氏第一回开腔,道:“我一碰到你,心中就发烫得难受,所以我怕碰着你!”

  凌王姬万万想不到他说出这种奇怪的理由,吃了一惊,但觉双额一片滚热,大概已

泛起红潮。

  无名氏又道:“王姬小姐你对我太好了,可是你实在无须这样做……”

  凌王姬定一定神,道:“为什么呢?”

  “因为我觉得这世上一切都无聊得很!”他侃侃道:“活下去或者死掉都是一样!

像我这样的人,岂不是白白糟塌你的好意!”

  凌玉姬缓缓道:“那么你为何不死?”

  无名氏道:“有时我也感到奇怪,因为我既不愿活着,但也不愿自杀!不过假使别

的人要杀死我,那又变成无所谓了,我绝不反抗!”

  凌玉姬道:“你的话很奇怪,我一生从未听过!我想,你未丧失记忆之前,一定是

个雄辩的才子!”

  他怔了一怔,好像权力去回想以前的事,凌玉姐不敢扰乱他的思路,所以默不做声。

  过了许久,她忽然发觉无名氏靠在自己身上,转眼一看,原来他已经睡着。她怜悯

地微笑一下,凝望着他俊秀白皙的面庞。

  又过了不知多久,她偶然揭起帘子向外望去,只见已处身在群山之中,前面地势变

得陡峭难行,因此马车的速度已减缓许多。

  凌玉姬感到十分惊讶,便大声询问还有多远,前面那个姓郭的汉子指一指前面,应

声:“就快到了!”

  无名氏被话声惊醒,发觉自己枕在凌玉姬的香肩上,连忙移开身躯,讪讪道:“可

是到了!”

  凌玉姬道:“我也不知道,奇怪的是祈北海和辛龙孙他们怎会跑这么远的路去赴

宴?”马车驰上一个山坡之后就停住,前面两人跳下车把马系在树上。凌玉姬和无名氏

也下来四面瞧着,但见空山寂寂,并无人家村落。正在惊异之时,那个矮小精悍的姓冯

汉子指着前面一座山岭道:“越过那座山岭,就到达目的地了,两位可走得动么?”

  他的话声中隐隐含有讥嘲的意味,凌玉姬皱一皱眉头,当先走去,无名氏见到她们

娜的背影,突然双目发直,开步跟去。

  好不容易越过那座山岭,但见一道深不可测的幽壑横亘面前,四下没有人家房舍。

凌玉姬停步适:“两位究竟要带我们到什么地方去?”

  姓郭的汉子阴阴一笑,道:“这也难怪姑娘疑惑,敝上就在下面居住,”他指一指

前面的绝壑,又接着道:“在上面看不到房舍,但下面美仑美美,担保姑娘此生从未见

过!”凌玉姬愕然道:“你们住在下面?有路下去么?”

  那两个汉子领着他们向左走,穿过一片密林,外面是一块碎石平地。他们一径走到

壑边,在地上抬起一个人字形的木架,架上有个巨大的辗转。在那木架脚下,摆着一个

巨大平底竹篮,篮内堆放着一大盘坚韧绳索。

  凌玉姬走到壑边向下俯视,但见崖壁峭立光滑,寸草不生。底下深不可测,只见一

片黝黑,看不出是何情状。

  那两个汉子已迅速把篮中绳索取出,穿过辗转;然后将人字形木架搭出绝壑之外。

  姓郭的汉子道:“敝上就在下面大丈左右的洞府之内,两位请坐在竹筐内便可安然

到达!”

  凌玉姬按住胸口,道:“由你们吊下去么?这么深的绝壑如果失手掉下去,还能活

么?”

  姓冯的汉子道:“姑娘放心,我们都是熟手,决不会发生意外!”

  凌玉姬十分踌躇,一时委决不下要不要让他们吊下去。她瞧瞧绳索,道:“这绳子

只有拇指大小,恐怕不大牢靠吧?”

  姓郭的汉子把一截绳索递到她手中,道:“姑娘尽管试一试,这绳索乃是特制,普

通的刀也砍不断!”

  她无话可说,看看无名氏,道:“你怎么说?”无名氏淡然道:“随便,你要下去,

我就下去!”

  凌玉姬缓缓跨入竹筐内,无名氏也跟着地跨进去,两人对面挨住筐边坐好,姓冯的

汉子一下子把竹筐推出崖外,姓郭的汉子迅速地放绳,转眼间竹筐已落下两丈。

  凌玉姬侧眼向下面望去,只见一片空茫,深不见底,心中一慌,抓住无名氏的手道:

“我们不该让他们吊下来,若果他们失手的话,我们都粉身碎骨……”

  竹筐忽然停住,同时上面传来大笑之声,凌玉姬举头望上去,只见那姓部的紫面汉

子俯身伸出崖外望着她大笑。她真怕这人突然跌下来,忍不住道:“喂,你小心点,别

掉下来啊!”

  那姓郭的汉子一怔,陡然停止笑声,跟着缩回去,那竹筐开始又向下降。

  转眼间已降到六丈左右之处,光滑的石壁上果然有个丈许方圆的洞口。那竹筐停在

突出洞外的岩石上,她连忙拉了无名氏出筐踏在实地上。

  此刻间,竹筐悠悠向上升起。在崖上那姓冯的汉子一面收绳,一面道:“郭老三,

你猜这次回去那老的会赏多少银子?”郭老三答非所问地道:“这女孩子心地真好,可

惜……”姓冯的汉子突然冷笑道:“你觉得可惜么?”郭老三身躯微微一震,连忙堆起

笑容道:“现弟是可惜没有见到她的全貌,我猜一定非常美丽!噫,那是什么?”他的

目光疑惑地向崖外望去。姓冯的汉子不觉转头瞧看,郭老三突然一掌击在他后背心,这

一掌势猛力沉,姓冯的汉子惨叫一声,身躯飞出崖外,向深壑疾坠下去。郭老三右掌击

出之际,左手迅即抓住飕飕急溜的绳索。

  绝壑下暗影沉沉,冯姓汉子的身躯已经被暗影吞噬,无影无踪。郭老三抓住绳索,

透一口大气,自言自语道:“老冯你在九泉之下可别怨我心黑手辣,凭你回去那么一说,

那狂人势必取我性命……”

  他说到此处,墓地如有所觉似的倏然扭转头向右后侧一块巨大山石处望去,目光到

处,但见一个身躯高大的中年汉子像石头雕成的塑像般赫然屹立。

  郭老三打个寒呼,五指一松,绳索从手中溜掉,那个巨大的竹筐飞坠壑下。

  那个突然出现的高大汉子身上衣服整齐华丽,左臂目时以下断了一截,左边面上有

一道长长的刀疤,左边眉毛只剩下一点,左眼已瞎。此人神情虽是冷如铁石,但面目间

有一股狂野残酷令人心悸的味道。

  郭老三面上泛起发白之色,眼睛中流露出凛骇畏惧的光芒。那断手少目的高大汉子,

突然间张嘴狂笑,笑声有如狼嗥,四山皆应。他狂笑之声一发,便生似不能制住。那副

张嘴露齿全身乱额的样子,不但狞恶骇人,而且有如疯狂的野兽。

  郭老三震惊得失魂落魄地向后退避,猛可一脚踏空,登时惨厉大叫一声,人已向组

壑下飞坠。

  那个华服高大汉子陡然笑声一收,单臂一振,魁伟的身躯宛如飞絮般飘到崖边。他

侧着头用那只独眼向下面望去,形状怪异之极。望了一阵,便无声无息地离开崖边,穿

入密林中身形顿时隐没。

  石洞中的凌王姬和无名氏怔怔地望着外面,他们都见到冯郭两人相继飞坠绝壑之下

而死,因此感到十分茫然不解。

  凌玉姬惊怖地道:“刚才那阵骇人的声音不知是人抑是妖魅?你听见没有?”说时

抓住那俊美少年的手臂。

  无名氏淡淡笑道:“是人的笑声,我想大概是个疯狂之人!”

  凌玉姬向洞内望去,忽然骇得拖住无名氏,颤声道:“哎,你看,那是什么?”

  无名氏若无其事地向里面瞧看一眼,道:“那不过是几具死人骷髅骨骼罢了,用不

着害怕……”但他暗暗用温柔的眼光匆促瞥一眼这个美丽的半面女郎。

  那石洞甚是宽敝,只有两丈深,因此洞中甚是光亮。在两边洞壁下,一共有八具骷

髅,全部都完好无损,身上还穿着衣服,但尤其是这样,露在外面的骷髅头和双手的骨

头更增加了恐怖之感,生像是有人替这些骷髅穿上衣服似的。

  这八具骷髅或坐或卧,姿态不一。此刻因肌肉全消,是以瞧不出他们死时是何表情。

  凌王姬抓紧无名氏,忽然泛起一丝安全之感,心中渐渐没有开始那么惊慌,游目四

望,攀然发现在绝壁的上面横刻着“绝壑天牢”四个斗大的字,左边另外直题着一行拳

头大的字迹,写的是“东海狂人题”五字,这些字个个都写得奔放不羁,当真予人一个

疯狂之感!

  凌玉姬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东海狂人栾洛所设的天牢,怪不得这等恐怖骇

人……”

  无名氏漫然嗯了一声,并不向她询问那东海狂人来格的详细来历。凌玉姬已经有点

习惯他消沉冷淡的态度,接着又道:“听说这东海狂人奕洛是近二十年来武林中一怪,

但究竟他如何怪法我也不晓得……”

  他们在靠洞口处坐下,过了一阵,凌玉姬幽幽叹息一声,道:“想不到我活不过二

十岁,就死在这种可怕的地方,真是死不瞑目……”

  无名氏眼珠转动了几下,缓缓道:“一个人生或死都是乎常之事,有生必有死,这

道理千古永不变易!”

  凌玉姬望着这个年轻人俊美英挺的侧面,忽然已忘掉自身的烦恼,道:“你的话很

对,尤其我是一个女人,生与死都很平常,可是你堂堂一个大丈夫,却似乎不该贱祝你

的生命……”

  无名氏道:“为何男人就不该漠视生死?”

  凌玉姬想了一下,道:“我也说不出来,不过我有时在退想中常会假设自己是个男

人,那时候我一定练好武艺,在武林中闯荡,最少也要名列爵位,受尽江湖豪杰的尊敬,

才不负这短短数十载光阴……”

  无名氏微笑一下,道:“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听起来蛮有趣的!”凌玉姬第一次

见到他微笑,不觉怔住,痴痴地望着他。

  无名氏接着道:“你说名列爵位是什么意思?”

  凌玉姬突然间心头狂喜,暗自忖道:“他既然对世上一些事物发生好奇之心,就是

表示他渐渐要振作起来啦……”

  但她抑压着心中狂喜,一点不流露出来,仅仅微笑道:“那是武林中一种尊荣的封

号,爵位共分‘公。侯。伯。子、男’五等,等级虽然不少,但以天下之大,能够封爵

称尊的人寥寥无几,现在尚存于世的大概只有~百零几个人,试想南七北六及关外八荒

地域何等广案,这一百零几个人在恒河沙数的武林人中简直有如沉石海中,一辈子也难

得碰上一个。因此,武林中的人只要有一日能够名列爵位,就算是登峰造极,名垂不朽

了……”

  无名氏听得很有兴趣,这时接口道:“你这~说我好像感到这些都很熟悉,但又想

不起来!”

  凌玉姬道:“假如我们能够活着回去,我会设法尽力替你医治,等你回复记忆,那

时就想得起从前的事……”她不知不觉露出欢愉之色,接着道:“你如果记起那些令你

不快乐的往事,我一定尽力安慰你,使你振作起来……”

  无名氏若有所思,过去那种消沉冷淡的神情已经消逝不见。凌玉姬一方面感到欣喜

快慰,因为她总算把一个年轻的男人鼓舞起来,而这个男人又是优美英挺。但一方面又

感到心头沉重,因为此刻好像已经太迟了,从洞中这些骷髅看来,谁也逃不出这绝壑天

牢的噩运。

  过了一会儿,无名氏忽然轻轻问道:“玉姬小姐,你为何用丝巾遮住一半面孔?”

  凌玉姬好像不愿回答这个问题,但她又不愿使无名氏失望及困窘,想一想道:“你

猜猜看?”

  她故意这种避实就虚的答话,先叫无名氏猜猜,然后就可以含糊混过去,无名氏却

一本正经地猜测道:“是不是丝巾遮住的部分很难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绝壑天率习武斗狂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