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20章 巧得至宝神尼改秘籍

作者:司马翎

颜峰两手中握住一截衣袖,沉声应道:“老前辈慢行,恕我不送了。”

转眼之间,巫婆子人声俱沓。

人山稽大洪响亮地道:“这个老婆子挨了我一记拳风,居然若无其事……”

颜峰摔掉两截衣袖,道:“她身上穿有一件金丝背心,加以她一身上乘气功,可以随便挨上一两拳也不要紧。倒是这一手放弃双袖的金蝉脱壳手法,甚是高明,下次绝不上这个当。”

他接着向刁童井奇比个手势,刁童井奇立刻拉了人山稽大洪,径自走开。

颜峰走到凌玉姬面前,皱眉道:“凌姑娘刚才的做法,使我十分迷惑……”

凌玉姬觉得难以作答,干脆不做声。

颜峰接着道:“在下故意说姑娘与寒舍失宝有关,以免这心肠狠毒的老婆子把你抢走,但是你反而想跟她走,早知如此,在下也不必多说,任得姑娘被她带走就是。”

凌玉姬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与她动手?”

颜峰道:“在下的话已经说了,焉能反复,自认湿言?”

凌玉姬道:“我有我的理由,但我不准备说出来,望你不要见怪。”

颜峰微微一笑,道:“这是姑娘私事,在下岂敢多管。”

他沉吟一下,接着道:“不过姑娘适才向巫婆子承认寒家失宝在你手中一节,大是耐人寻味,但愿在下的猜测不错。”

凌玉姬忖道:“此人在直隶颜家之中,以武功及智谋为世所知,当真是名不虚传。换了别的人,一定认为我对巫婆子所说的话,只是要她把我带走,但此人却起了疑心。此人定然难以对付。”

颜峰见她沉思,也不打岔她的思路。其实颜峰没有疑心她得知失宝下落,用意只是借口好把她带返居所而已。

他沉默片刻,又接着道:“凌姑娘如果肯把寒家失宝赐还,任何条件在下都可以接受。”

凌玉姬淡淡道:“条件只有一个……”

颜峰为之一愣,迅快忖道:“什么?她当真知道失宝下落?”

口中连忙道:“姑娘请说。”

凌玉姬道:“这条件就是要你查出失宝藏放之处。”

她轻笑数声,显然是与他小小开个玩笑。

颜峰却当真有点疑心起来,不过他却不再发问,道:“姑娘别取笑了,现下时候不早,请姑娘先移驾蜗居,再作道理。”

凌玉姬道:“我不去!”

颜峰露出为难之色,呐呐道:“姑娘放心吧,在下乃是有姓有名之人,绝不敢对姑娘有丝毫无礼冒犯之处。”

凌玉姬明知他是装出这种模样,但转念一想,假如不戳穿他的假面具的话,也许可以暂时相安,若是迫得他露出真正嘴脸,自己立刻就得吃上眼前百。

这么一想,便不多说,默然开步,跟随颜峰走去。不久,便回到靠近广源镖局那间屋字中。

她打前门进去,方始发觉这座屋字共分三进之大。至于那座囚禁住柳燕娘的跨院,则是孤零零附在宅院侧边。

颜峰把她安置在当中一进的一间上房之内,微笑道:“有什么话明日再向姑娘领教,今晚且休息一会儿。我已命好几个人在前后彻夜防守,绝不会被敌人侵入。”

凌玉姬明知他这几句话乃是告诉自己不要打算逃走,前后都有人看守住她的意思。

她心中泛起一阵忧虑之感,便不做声。

颜峰面色凝重地退了出去,似乎怀有莫大心事。他在门外大声道:“姑娘如果有事的话,在下就在左壁房内,请姑娘呼唤一声就行了……”他不但面色沉重,连话声中也隐隐透出忧心忡忡的意味,凌玉姬不禁大感惊奇。

颜峰返回自己房中,立刻召集得力手下,刁童井奇,人山稽大洪及缠夹先生曹廷等三人商议。

颜峰首先道:“我已被那巫婆子毒爪抓伤,她的毒爪非同小可,因此除非有她的解葯,恐怕别无解毒之方……”

曹廷和井奇都俯首寻思,稽大洪只呆呆端坐,此人天生浑愣,要他出力打架绝元问题,但要他动脑筋的话,可就等如要他的命。

刁童井奇首先道:“巫婆子自然不肯慨送解葯,除非明取暗夺……”

曹廷道:“巫婆子不但有一身武功出类拔革,同时也是善疑多诈之人,暗夺之法万万难行,唯有明取、以武功迫她献出解葯广

颜峰摇头道:“用武力的话,除非布置一个局面,她死也不肯逃走,才能奏功。不然的话,她一旦落败,就突围逃走,谁也拦阻她不住。”

刁童井奇道:“还有多少时限?”

颜峰道:“大概十日八日之内,不会有问题,不过必须在这两日之内想出法子,预为布置,再迟便来不及了!”

他停顿一下,接着道:“这凌玉姬当真是天生尤物,单是那一对媚眼,就能教人魂消。我如果在这两日之内,无计可施,我就放弃向她下水磨功夫的法子,强行把她弄上手,先享受几天人间艳福,哪时死亦元憾。”

刁童井奇道:“假使真元妥善之策;峰少爷这等做法,也是没法之事。等你享受数日温柔滋味之后,我们才出动与巫婆子奋力一战!”

隔壁的凌玉姬却一点也不晓得自家的前途竟是这么可怕!

且说无名氏那天打坐运功,到了晚上,自觉百脉调和,体内没有一点异状。

他睁眼起身,不见了凌玉姬,就走出房外找寻。

谁知踏遍整幢小楼,也不见她的芳踪,心中大感讶惑,再到园中及前宅悄悄查看,全无动静。

他回到小楼下面,用心猜想凌玉姬的去向,想了许久,忽然虎躯一震,忖道:“她也许已经远离我而去,我何不出去打听一下!”

走到街上,到处灯火辉煌,甚是热闹,他却满怀落索,走来走去,终于找到一间洒馆,多是武林人物聚会之地,走了进去。

他尚未吃饱,就打听出凌玉姬曾经公然露面,住在一间客店中。

无名氏匆匆离开,找到那间客栈,细一打听,问出凌玉姬后来和一个姓蓝的男人同乘一车走了。

他走出店外,仰天黯叹一声,忖道:“我本来已决定不管她是否曾被蓝岳看过全貌,也不管她怎生被那大果子验出仍是处子之事,只要她愿意的话,就和她厮守一辈子,那知道她专门玩弄感情,真真可恨!”

一辆马车在店外不远处停住,店伙在后面道:“那辆车就是早先他们乘坐的,客官要知道去向的话,可以去问他一问!”

无名氏漠然举步,掠过那辆马车时,终忍不住停步询问。

那赶车的皱眉道:“他们到广源镖局去的……”

无名氏耸耸肩,举步向前走,走了七八步,突然转身纵到那赶车的身边,急急道:“广源镖局在哪里?”

赶车的见他一跃寻丈,骇得赶快回答,却没有把蓝岳忽然失踪之事说出来。

无名氏依着方向急急奔去。找到广源镖局,一问之下,巫婆子已经出去,一直未返。

他也不走,就在局子中坐定等候。

这一等直到三更时分,无名氏早就在巫婆子所居的房间外面坐候,突然风声飒然,一道人影落在院子中。

无名氏睁眼一看,只见来人正是巫婆子,双袖不知去向,形状甚是狼狈。

他起立迎上去,道:“你被谁弄到这副样子?”

巫婆子哼一声,道:“滚出去!”

无名氏道:“这就奇了,你不是到处找我么?”

巫婆子眼射凶光,道:“你这是有心找死,可怨不得我老婆子心肠毒辣!”

无名氏道:“动手另一回事,我先间你,凌玉姬呢?”

巫婆子本来一面暴怒的神情,这时突然冷笑道:“你找不到她么?好极了,老婆子刚刚还见到她,但我不告诉你!反正蓝岳得不到她,你也别想得到她……”

无名氏剑眉一耸,道:“只要她没有危险,我能不能得到她都不成问题!她真的不是和蓝岳在一起么?”

巫婆子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无名氏道:“如果是的话,她绝元危险,我也不必着急,如果不是的话……”他突然住嘴,寻思他说道:“不过我猜一定是和蓝岳在一起!”

巫婆子道:“何以见得?”

无名氏道:“我猜一定是你想加害于她,被蓝岳打成这副样子。除了蓝岳之外,谁能与你相搏?”

巫婆子怒道:“不但蓝岳不行,你也不行。但那是谁,我绝不告诉你!这比杀死你还有用得多,嘿……嘿……”

无名氏听她这么说,登时相信凌玉姬决非与蓝岳在一起,更不是那几位封爵高手,不然的话,巫婆子就不会这么幸灾乐祸!

他顿时急得青筋暴现,厉声道:“她到底落在谁人手中?”

巫婆子冷笑道:“你着急什么?反正我老婆子清楚得很,你们其实尚非真实夫妻……”

无名氏怔一下,道:“你这话有何根据?”

巫婆子道:“当然有啦,她臂上的守宫砂能骗人么?”

无名氏听了此言,心中不知道是惊是喜,暗想原来那天枭子说曾经验过凌玉姬还是处子之身,敢情是用守宫砂验看的。那守宫砂点在妇女身上,如是处于,则颜色鲜红,水洗不脱。如若不是处于,则立时颜色褪落,一望便知。

巫婆子径自走人房间,一面厉声道:“快走,不管你如何哀求,我老婆子绝不会告诉你。”

无名氏心中因守宫砂之事而感高兴,又知道巫婆子吃了亏回来,情绪恶劣乃是理所当然之事,便也不怪她不近人情。另一方面又被她激得不愿再问,暗想我就不信查不出她的下落。当下一声不响,纵出缥店。

他哪知凌玉姬近在飓尺,就在附近的一条街之内。

这时,他又想凌玉姬可能回到小楼找他,便匆匆向金老板宅院奔去。

小楼间寂无人,芳了踪沓沓。无名氏大感失望,无精打采地默坐沉思,不知不觉天色已亮。

他焦焚地连连叹息,然后走出小楼。

花园中突然有人叫道:“哎,原来是无名大侠你……”

无名氏抬目一瞥,只见肥胖的金老板从树丛后转了出来。

这金老板一向红光满面,但今朝却显得甚是樵悻,不过他眼中却流露出喜色,尽量增加速度走过来,接着道:“小的正想找你老,可是又不知从何找起……”

无名氏看了他的神色,心知必有变故,道:“什么事?”

金老板把咋夜如何碰见凌玉姬之事说了出来,并且提及那两件宝物的妙处。

无名氏问知凌玉姬没有告诉他往何处去,剑眉一皱,不耐烦地道:“那千里眼及玉猫的妙处我早就知道啦!”

金老板讶道:“那么无名大侠为何肯把玉猫送回来?”

无名氏道:那本是你的东西,我又答应替你找回来,当然要送回来啦!”

金老板怔了一会儿,叹口气,道:“小的做了数十年生意,还是第一次碰见像大侠这种正人君子,试想谁不想找到财神的墓穴……”

无名氏听到这话,眼睛闪出一丝光亮,心中隐隐如有所悟。

金老板接着道:“小的急于找你老,就是为了这事,这两件宝物小的决定送给你老……”

无名氏讶道:“为什么呢?”

“这两件宝物虽然价值连城,可是像小的这种生意人,无拳无勇,一旦被人知道。结局必定是家破人亡。因此,在别人而言是无价之宝,在小的来说,却是两条大大的祸根。”

无名氏微微一笑,道:“金老板居然舍得送人,这种眼光及胸襟,不是常人可及。怪不得你会发大财做大生意了。”

他停顿一下,接着道:“本来这两样东西送给我也不要,但是目前情况有点特别,我正好要借重这两桩宝物,再说这一来又可替你去掉天大的祸根,倒是一举两得的事……”

金老板道:“你老既然答应了,那就快点带走吧,小的一想起此事就心中就直发慌。”

当下两人一同走到宅内,金老板把那只玉猫及千里眼取出来,交给无名氏。

无名氏索取纸笔;写下一张收据,道:“日后如果万一有人找上门来,要这两样东西,可把收据给他们观看,说是已经卖给我,这么一来,谁都不会再为难于你了。”

金老板千恩万谢,像是送走凶神恶煞似地大大松了一口气。

无名氏寻思了一会儿,道:“现下第一步我只用得着玉猫,这具千里眼我有心送还与颜家,可是那颜峰为人阴险得很,可知颜家之人都不是好人,再者日后也许用得着这件东西,所以不想带在身边。”

金老板直摇手道:“小的可不敢再藏这件东西。”

无名氏道:“我是在想有没有其他好地方收藏,倒没有放在此地之意。而且我这次踏出此地之后,再也不回转来,以免为你引来灾祸。有此原故,不能把东西放在这里!”

金老板长长吁口气,如释重负。接着眼珠一转,道:“有了,小的有个亲侄女,现下在城东外十五里远的大悲庵中落发为尼。小的时候捐助那大悲庵香火,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巧得至宝神尼改秘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