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21章 恩将仇报曹廷觊美色

作者:司马翎

瑛姑暗暗一笑,感到十分得意,这两个武功绝高的男人,竟被她一言半语,就支使得团团直转。

当下道:“你们不要发急,我担保玉姬小姐一定不会出事就是了。”

蓝岳道:“道理何在?”

瑛姑忖道:“她长得美绝人衰,有如美艳夫人,任何男人,只要获睹她全貌,绝不肯迫她做出不愿之事!这个道理,我自然不会告诉你们。”

她眼珠一转,道:“记得在夫人府中时,夫人曾经对我说,玉姬小姐长得美貌,所以命中注定要多灾多难。但她福泽甚厚,有惊元险,逢凶化吉。所以我断定她不会出事!”

无名氏嗤笑一声,道:“这种臆测之词,怎能完全相信?”

瑛姑道:“夫人精于凤鉴之术,多少年来,决人凶吉祸福,万元一失,你晓得什么?”

蓝岳道:“那我就放心了。”

无名氏叹口气道:“但愿她说得万元一失。”

瑛姑忍住笑道:“自然万无一失啦!咦,有人来了!”

步声起处,两个人先后走人院中。其中一个大声叫道:“无名氏,你可是要找人帮忙?”

蓝岳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这两个宝贝……”

那两个鱼贯人房,竟是祈北海和辛龙孙两人。他们的目光首先被桌上的玉猫吸引住,笔直向桌子旁走去,定睛细看。

无名氏淡淡一笑,固然不做声。那蓝岳及痪姑也相顾微晒,不打招呼。

祈辛两人凝神看了一会儿,祈北海道:“老辛,你看是不是真货?”

辛龙孙道:“大概不假。”

当下两人才转目去瞧无名氏,猛然发现蓝岳和玻姑都在座,都为之一

祈北海性情鲁直,冲口道:“看这情势,无名氏你用不着我们啦!”

无名氏淡然道:“那也不尽然,现下我正要动身……”

瑛姑大声道:“凭我们几个人,力量已足够啦!不过我却有一点疑惑!”

无名氏道:“你疑惑什么?”

瑛姑道:“这只玉猫虽是财神钱干的遗物,但焉知不是以前有人试过无用,才流传出来?”

无名氏忖道:“她无端端疑惑起来,必有深意……对了,她说过必须做成一种气氛……”

当下朗声道:“这玉猫乃是京师某家的传家之宝,百余年来,绝未曾出世……”

这时,门外窗外仍然不断有人往还,因此有心人对房中的谈话,都可完全听到。

蓝岳道:“那么我们走吧,还等什么?”

瑛姑微微一笑,大声道:“他说过要等一个人,那人若是不到,他怎肯动身?”

辛龙孙冷冷道:“可是等凌姑娘么?”

瑛姑道:“你等一会儿就晓得了!”

这时,连无名氏自己也不知瑛姑说的是谁,只好暗暗纳闷。

过了一阵,一道人影闪人房中,香风阵阵,众人举目望去,全都认识,原来这个女子乃是蓝岳的表姊夏雪。

无名氏这刻才恍然大悟,努力堆起笑容,道:“夏雪你来得正好,我们几乎要动身啦!”

夏雪怔一怔,她第一次听到无名氏直呼她的名字,而且态度亲热,确实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

蓝岳故意冷笑一声道:“哼!这种事表姊你居然瞒住我,看来你们大概已成过亲了……”

夏雪面上微红,无名氏连忙道:“别的事以后再谈,我们即速动身为是。”

瑛姑接口道:“若是此刻起程,大约要明日下午才能到达!”

他们这么一岔,夏雪也就没有机会辩正。无名氏走到她身边,低声道:“你从什么地方来的?”

夏雪以为他真的不想别人知道,便也低声道:“我就住在城内,正在着手调查一件事,就听到你的消息,便先赶来了。”

无名氏贴近她耳边道:“你调查什么事?”

他们喝隅密谈,好像是在谈情说爱一般。

夏雪道:“我听说长胜将军吕飞去过一个地方,见一了个人!”

无名氏被这话引起兴趣,道:“他找谁?”

夏雪道:“他去见一位老尼姑,别的人自然不知那老尼是什么人,但我猜想可能就是神尼伽因大师……”

无名氏哦了一声,心中忽然模模糊糊浮起似曾见过的感觉,不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夏雪以为他不识神尼伽因大师的厉害,便接着道:“那位神尼枷因大师的精深武学更凌驾于帝疆四绝之上,你想,这位绝代高人我如果能够见到的话……”

无名氏道:“你见到她便怎样?”

夏雪幽幽叹口气,道:“我本以为你不会理我,所以我打算投身在神尼座下,解脱尘世上一切痛苦!”

无名氏不觉一愣,忖道:“我假装与她很好,目的不外是制造气氛,好教那个劫持玉姬之人,放心大胆露面参加寻宝。她此来正是制造气氛的上佳人选,可是她却对我如此情痴,我怎能再假装下去,使她更加陷入感情的深渊中,无由自拔!”

他心中充满内疚之情,因此微微出冷汗。

夏雪取出红绢帕,替他拭去面上冷汗,动作之间,柔情似水。

祈北海和辛龙孙两人初时见他们动作亲热,已经呆住,此刻看的眼睛更睁得大大的。

祈北海忍耐不住,突然怒声骂道:“他妈的,不要脸。”

辛龙孙也冷冷哼一声,表示心中极度不满。

蓝岳为之愕然,用手肘碰一碰痪姑道:“他们骂谁?可是骂我表姊?”

瑛姑道:“我也不大明白,但看来不像!”

无名氏已开口道:“你们骂谁?”

祈北海大声道:“老子爱骂谁就骂谁,我骂那个薄幸成性,负情负义的王八蛋……”

无名氏眉头一皱,正要说话。辛龙孙冷冷接口道:“我干脆告诉你,我们骂的就是你!”

房中空气突然紧张万分,蓝岳忍不住道:“这就奇了,无名氏哪里得罪了你们?”

祈北海忿忿道:“这王八蛋不该爱上别的女人,老子就是看不惯……”

无名氏一时真不知发作好还是忍耐好。夏雪急忙推他,道:“算啦,算啦,你别和他们罗嗦,我们走吧!”

无名氏伸手拿起桌上玉猫,迟疑地忖想是不是应该放过祈辛二人。

瑛姑赶快道:“这一趟我们前往华山,如果揭开千古之谜,找到财神钱干的坟墓,那时不但每个人都可当富甲天下,声名也足以流传千古了。”

她故意提起财神钱干之墓,用财宝来冲淡祈辛二人对凌玉姬的关心。

此法果然大收效力,祈辛二人对望一眼,默然起立,摆出要跟他们走的姿态。

无名氏目光缓缓转到他们二人身上,心中已决定不让他们跟去。

正要开口,一个人出现在门口,道:“诸位可是要动身前往揭开千古之谜?”

无名氏转眼一瞥,只见来人长得面长如马,眉目之间,泛现阴险狡诈的神色,正是直隶颜家晚一辈的高手颜峰。

他顿时心中一动,道:“不错,我们正要前往……”说时,迅速转眼看看瑛姑神色。

瑛姑也迅速地向他望了一眼,便立即移开。

颜峰微笑道:“兄弟看今日的形势,似乎是无名氏你已经不咎既往,消释前怨,大家都可以合作了,是也不是?”

无名氏淡淡道:“那可说不定,要看看是什么人?才用什么态度对付!”

颜峰道:“只不知兄弟是否可以参加诸位行列之中?”

无名氏寻思片刻,道:“好吧!反正目下尚未知道能不能揭开千古之谜。再说财神钱干之墓,珍宝如山,就算多你一人,也无所谓!”

瑛姑冷冷道:“无名氏你漏了一点未说,那就是多他一人,不但少去一名强敌,而且反增加我们的阵容,谁也不敢向我们打主意啦!”

无名氏不悦道:“你们通通走开,我一个人也不怕任何人作对!”

蓝岳道:“好啦,好啦,像这样子永远也出不了门口,还是开步走吧!”

颜峰转眼望着夏雪,微笑道:“夏姑娘已经选得金龟婿,可喜可贺……”

无名氏和瑛姑都微微变色,颜峰已接口又道:“在下回头就追上诸位……”

说罢转身而去,甚是迅速,无名氏怔得一怔,颜峰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瑛姑跌足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无名氏面上神色丝毫不变,讶然问道:“什么事?”其余的人,也元不露出讶异之容。

瑛姑知道自己差点破坏大事,目下颜峰虽然走了,但只要继续装下去,没有破绽的话,他势必会回头赶上来。现下他一定还布置有爪牙在外面,再说此事也绝不可让夏雪及祈辛二人晓得。

她不得不佩服无名氏的机警自制,连忙胡诌道:“我忽然想到那天我们都陷身在烦恼峡中,那个幕后之人,定是颜峰无疑……”

无名氏正色道:“不错,就是他了!”

夏雪接口道:“这话大有道理,我如今回想那个与我动手的蒙面人,确实极似是他……”

蓝岳道:“那件事以后再跟他算帐,走吧!”

于是无名氏领先,走出客店。

瑛姑设法和无名氏走在一起,低低道:“颜峰那厮以前对夏姑娘极有意思,但刚才却没有一点忿怒呷醋的表现,可见他十分希望你和夏姑娘要好……”

无名氏道:“不错,我也想到这一点……”

瑛姑道:“由此可知,一定另外有人已代替了夏姑娘在他心中的位置,这人是谁,不言可喻!”

无名氏低声道:“你看他可会回转来?”

瑛姑道:“八成会赶上来。不过,如果没有好汁迫出真情,则到底还是臆测,未能放心!也元从下手去救玉姬小姐。”

无名氏现出闷闷不乐之状,蓝岳一直和夏雪乱扯,一面留神察看,见到无名氏的神色,已知他们商量之下,仍然无法解决难题,不由得也烦躁起来。

一于人出了洛阳,向前赶了数里,忽然后面传来一阵急骤蹄声,眨眼间已追上众人,正是那颜峰。

无名氏明明觉得此人嫌疑最大,却不敢冒失喝问,以免打草惊蛇。而且万一真不是他所为,岂不是白费气力?

他憋住一肚子气,继续向前走。众人虽是徒步,但一加快,比骏马急驰相差元几,而坐骑却绝不可能一直放足急驰,所以在他们来说,骑马倒不如步行。

不久,颜峰也弃去马匹,与大家一块儿徒步赶路。

这时候的凌玉姬在洛阳城中,却正合俗语所谓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话。

原来她昨夜被幽禁在房内,一直等到翌日上午,还不见颜峰露面民

不久,有人送食物来,隔窗递了人来。凌玉姬问道:“颜峰可是出去了?”

窗外那人冷笑一声,拉开窗门,却是缠夹先生曹廷。

“你找他有什么事?我可以替你转达!”

凌玉姬对这人之讨厌,更较颜峰为甚。不愿多说,淡然道:“没有事……”

曹廷阴阴一笑,道:“你最好对我亲近一点,不然的话,颜公子一旦身亡,你落在我手中,可就有得你瞧的。”

凌玉姬心想如果落在这个十分可厌的人手中,真不如立刻自杀,是以突然感到对颜峰关心起来,急急道:“他怎么啦?”

曹廷道:“没有怎样,你把面中摘下来如何?”

凌玉姬惊得退开三四步,缠夹先生曹廷似乎有所顾忌,阴险地冷笑一下,便走开了。

这一来她便不敢动筷食用送来的食物,取出秘制灵葯,服下一粒,顿时止住腹饥。

她忧疑地在房中打瞌睡,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阵步声惊醒。

来人一直走到房中,正是那个面长如马的颜峰。他似乎有点萎靡的神情,进房之后,凝目望住她。

凌玉姬起初还不怎样,但渐渐发觉颜峰双眼中射出可怕的光芒,芳心大震,可是又不敢流露出心中恐惧,眼中极力装出若元其事的表情。

颜峰凝望她一阵,眼中射出野兽般的光芒,鼻息也粗重起来,时时有尸。

凌玉姬忍不住,道:“你怎么啦?”

颜峰道:“单单是半张玉面,已足以教人销魂蚀骨,相信是天下第一尤物……”

凌玉姬道:“你可是喝醉了?”

颜峰仍然没有答理她,径自道:“把面纱摘下来,我要瞧瞧全貌……”

凌玉姬抑忍不住心中惊惧,尖声叫道:“不,不……”

颜峰道:“我劝你最好还是自己动手,不然的话,我便要用强啦!”

凌玉姬见他眼中射出野兽般的光芒,越来越发骇人,惊得连连后退。

颜峰举步迫前,一路把她迫到墙角,退无可退。

她哀声恳求道:“请不要迫我,请不要迫我……”

颜峰疯狂地大笑一声,道:“不要迫你,哼,哼,我与别人不同,所以非迫你不可,不但要看你的全貌,还要占有你的肉体!”

凌玉姬就是怕他不顾一切,心中慌急之下,香舌轻卷,已把一枚毒针卷在chún内。

她道:“你和别人有何不同?”

颜峰道:“这一点我可以坦白告诉你,那就是我寿元有限,绝活不过十日,所对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恩将仇报曹廷觊美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