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24章 财神之墓夏雪失童贞

作者:司马翎

那美貌女尼只冷笑一声,她似是无法说出欺诈的话,所以索性不做声。

颜峰大喝道:“你也留下来吧……”喝声中大踏步上前,出掌迅拍。

他一出手就是精奇招数,不要说是装伪,即使真的拼斗,也不容易招架。

美貌女尼轻移莲步,身法快而不急,不知怎地已移宫换位,避过他这一招。

颜峰心头一凛,暗忖她这一身法自己竟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实在太过令人讶骇……

正在转念之际,美貌女尼已发招反攻,颜峰迅快欺扑上去,左手一拔,右手疾抓,五指指风罩住对方腕臂间数处脉穴。

美貌女尼连忙变招,但手法微微迟滞了一下,终于仗着神奇步法闪了开去。

颜峰狂笑一声,道:“原来你只学到一点闪避身法,手上功夫却有限得很。却也敢伸手管闲事,可说是自取其辱……”

这颜峰心计高人一等,这刻虽是说明装伪,但他却存心用这机会,试试看能不能迫出女尼的真正绝学!以他的判断,这美貌女尼刚才变化招式之际,曾经滞了一下,这一现象有两种可能,一是美貌女尼手法招数甚是有限,是以面临自己发出的神奇招数之际,一时不晓得如何封拆才好,所以心中犹疑了一下,二是她不想露出真正绝学,但当时情势她除非施展本身真实武学,否则无法封拆,故此她一时委决不下是否暴露真正功夫而迟疑了一下。

假如是前者的话,对他当然有利,刚才的恶念也可以达到无疑,如果是后者的话,他就得小心行事,放弃强力手法,改用智取。所以他故意出言相激,假使对方的真才实学比自己更为高明的话,也可倭说因要表演得逼真一些,所以才这么无礼放肆。。

他话声未歇,已施展出本门秘传武功,双手拍拿擒扣,快如风雨,这一路手法,乃是颜家元上秘艺心法,颜家之人都奉有严命等闲不得使用。

那美貌女尼一味游走闪避,身法之神奇迅快,世所罕见。但只闪避了四五招,便有如网中之鱼一般,不论四方八面,都被颜峰拦住。

眨眼之间,颜峰口中叱喝一声“倒下”,指尖一拂,掠过美貌女尼腰胁之间,指力透衣闭穴。美貌女尼嗯一声,果真倒在草地上。

颜峰得意洋洋,举步走到夏雪身边,冷冷道:“我且问你一句,凌玉姬是否真的不在?”

夏雪道:“你这人终必不得好死……”

颜峰道:“你尽管咒骂,我一点也不在乎,但如果你不说真话,我将做出令你咒我一辈子还不能解恨之事!快说!”

夏雪沉默了一下道:“假如我说了真话,又怎样?”

颜峰道:“到时才告诉你。但假如你不说真话,哼,哼,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夏雪提高声音,道:“她的确不在你所说的地方,那儿连鬼影没有,这话是真是假,大概只有你心中明白!依我来看,你说的地址压根就是假的!”

颜峰面色一沉,道:“你执迷不悟,我也没有办法……”他转身走到那美貌女尼身边,蹲了下去,凝望住这个女尼。

她也闪动眼珠,毫不畏怯地回望他。可是那对澄澈如秋水般的美眸之中,流露出自家尊严的光芒,丝毫不会令人误会她是有什么其他意思。

颜峰低低道:“你长得这般美貌,为何要出家呢?”说时,用指力解开她一处穴道,使她能够开口说话,却仍然不能动弹。

美貌女尼缓缓道:“颜施主问得好生奇怪,这是贫尼个人所愿,不劳施主置怀!”

颜峰道:“我却感到十分可惜,也许是天妒红颜,所以你碰上一些事情,迫得你将大好青春与及绝世娇容,在青灯木鱼间虚虚度过……”

净缘女尼微微一晒,那对美眸更显得澄明清澈,找不到丝毫尘世间七情六慾的影迹。

颜峰陡然叹口气,道:“你虽然禅心坚定,志行高洁,可是换了一个人,我敢担保你不会表现得这么坚定不移。”

净缘女尼微洒道:“施主的话扯得远了,你既然问出那位姑娘真话,就该依照我们的约定,彼此放手。”

颜峰好像听不见她的话一般,道:“那个人是谁你不想知道么?”

净缘女尼道:“贫尼已经是跳出三界五行之人,连好奇之心也尽行涡没,问他作甚?”

颜峰摇头道:“若然换我作他,你岂能保持湛明禅心,可惜眼下已无法试验,不过,你日后不防打听打听曾经有个无名氏是什么样的人。”

他忽然发这美貌女尼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不禁讶然住口,骇然道:“你认识他?”

她道:“颜施主问得好笑,贫尼哪里识得这些武林人物,请施主遵守前议,即速解开贫尼身上穴道。”

颜峰道:“你一定认识他!哼,这斯虽然只如昙花一现,可是别人活上千年,也及不上他一半!”

他停顿一下,接着道:“我这就赶返洛阳,找寻凌玉姬,然后,我将要独占财神之墓的亿万财富,找一处名门胜地,营建一所天下最华丽的宫殿,这所宫殿之内,所住的都是我最喜爱的女人!”

美貌女尼长眉轻皱,道:“颜施主的梦想乃是世俗之事,贫尼不想多听!”

颜峰冷冷一笑,道:“你爱听不听都是一样,因为将如同凌玉姬一般,深藏在我的宫殿之内。”

美貌女尼温声道:“施主这话可不是随便说得的,贫尼虽是慈悲为怀,处处与人方便。但有些地方却必须严守分寸……”

颜峰仰天不语,接着恨恨道:“我此刻恨不得无名氏复生于世…”

女尼讶然望住他,似是想出口询问,但终于没有出声。

颜峰接着道:“他虽然练成绝世武功,并且有本须赢取天下美女芳心,可是我的宫殿建成之后,让他进去瞧瞧,他非呕血而死不可,而我一生最大的快乐,就是看到他那副痛苦的神情。”

净缘女尼道:“听施主的口气,似乎恨极那无名施主。不知你们之间有何仇恨?”

颜峰哼了一声,道:“我不妨坦白告诉你,环顾大下武林之中,能够与我颌顽争逐,领导江湖黑白两道之人,只有一个无名夭。余子碌碌,俱不足道!”

她哦了一声,道:“这样说来,施主一方面不及于他,是以嫉恨难禁,另一方面是有感于天下英雄,唯施主与他两人,所以以折败他为荣……”

她淡淡数语,却已把颜峰衷怀意绪完全道破,颜峰大感震惊,低下头凝眸望住她,良久不语。

净缘女尼又道:“贫尼臆测之言,想不到会使施主这样惊讶……”

颜峰肃然道:“如果你不是出家之人,同时又是女身,我此刻非立刻取你性命不可!”

美貌女尼淡淡道:“施主爱作惊人之论,只不知你何时才肯解开贫尼穴道?”

颜峰道:“我已经说过啦,你将要住在我的宫殿之中,过着人间最豪华奢侈的生活!”

净缘女尼淡淡道:“世间一切繁华富贵,在贫尼眼中,贱如尘”

颜峰道:“你不想要也不行!”

净缘女尼道:“那不不见得……”她蓦地飘然起身,风声微拂,已落在夏雪身边。

颜峰万万想不到这个女尼忽地能够行动,而且那么迅快,一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净缘女尼俯视着夏雪,道:“颜家的闭穴手法,算不上当世绝学,女施主毋须忧虑……”

她徐徐弯腰伸手,去拍夏雪身上穴道。就在此时,颜峰宛如奔雷迅电般奔到她身后,奋拳力劈。拳风呼呼,劲厉异常。

夏雪惊呼道:“师父小心……”

净缘女尼随手向身后一拍,立闻“膨”的一声,颜峰的拳力宛击中一堵元形墙壁,登时震得退了两步。

她另一只掌已经轻快地拍地夏雪身上,夏雪顿时感到血气通畅,恢复全身气力,立即跃了起身。

颜峰一击无功之后,不但没有再度上前,反而跃开数步,双眉紧皱,一似在思索什么难题。

净缘女尼回转身瞧瞧他,道:“颜施主可服气了?”

颜峰沉吟一下,缓缓道:“请问神尼伽因大师是少师父的什么人?”

净缘女尼淡淡一笑,道:“正是家师!”

颜峰那么深沉之人,这时也骇得面色大变,禁不住又退了两三步。

净缘女尼淡淡道:“颜施主不但武功已得真传,最可怕的是阴谋诡计,层出不穷,而且毫无道义,不顾信诺,正是世间所谓但求目的,不择手段之人,今日贫尼郑重奉劝几句,那就是以施主的武功智谋,如果一心一意建立威望,主持公道的话,定必能流芳百世,永远受天下同道敬仰。如若不肯猛醒悔过,继续倒行逆施的话,贫尼下次相逢,将要废去施主一身武功,任由施主自生自灭;言尽于此,尚祈施主好自为之。”

夏雪接口道:“师父虽是菩萨心肠,予以自新之路。但此人天性凉薄,心机诡诈……”

净缘女尼微嗟道:“不教而诛,总非我佛之道,何况此人如若改过自新的话,有他一人,足可抵千百寻常之士……”

颜峰一听这女尼决不会杀他,登时放心大胆,恢复了平日机智。这时忽然被那女尼的话触动灵机,暗自忖道:“我如果要统御天下武林,必须蒙上伪善的外衣,才能得到一些高手全力相助,等到大权在握,羽翼已丰,那时节才为所慾为不迟。”

此念一掠而过,顿时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净缘女尼暗暗查看了一了,眼中闪出满意的光芒,伸手拉住夏雪,飘然走开。

她们走出老远之后,净缘女尼道:“女施主前途珍重,贫尼就此先别!”

夏雪急忙拉她的衣袖,道:“师父要上哪儿去?”

她道:“贫尼行迹有如闲云野鹤,难定去处!”

夏雪忽然掉下两滴眼泪,道:“师父既然救我出劫脱难,何不救人救彻底,收为门徒……”

净缘女尼微微一怔,道:“贫尼道浅德微,怎敢收女施主为徒?”

夏雪凄然道:“我虽然听蓝大先生说过当世之间,只有神尼伽因大师武功最是高强,但我拜列傅门下之意,并非想学武功,而是想离开这烦恼人间。”

净缘女尼轻叹一声,嚎懦片刻,才道:“贫尼老实告诉你,无名氏并未遭难身亡!你向出山之路走去,便可相遇,唉!其实你不见他的好……”

夏雪一听无名氏不死,她自然深信这位神尼传人的话,不禁大喜,故此她后来的话,都没有听见。

她道:“既然如此,容我拜谢大恩之后,始行辞别!”女尼道:“不必了,贫尼却有个要求……”

夏雪恭容道:“师父请说,夏雪元不遵命行事。”

净缘女尼道:“夏姑娘不须太谦,贫尼的要求是请姑娘见到无名氏之后,切切不可说出与贫尼相见这一段经过。再者,那神指丁岚为人机智绝伦,武功亦颇不俗,现下贫尼默察出他近来已被无名氏侠义磊落的胸怀所感化,渐渐步上正途,如果加以留意,潜移默化之下,可能为武林增加一位有大用的侠士!”

她停歇一下,又接着道,“姑娘随时提醒无名氏便可,切勿提到贫尼!”

夏雪道:“师父放心,你是弃俗遗世的高人,自是不想让江湖晓得你的行踪事迹,这一点我省得……”

净缘女尼微微一笑,又轻叹一声,转身飘然而去。

夏雪自个儿呆了一阵,举步向东北方奔去。不久就奔出十余里路,忽见前面山岗上有人影闪动,凝目望去,原来那人站在岗上向她招手。

她连忙加速奔去,一会儿儿看出那人正是无名氏,心想净缘女尼的话果真不错,只不知她怎能将无名氏的行踪知道得如此清楚。

神指丁岚也从别处走过来,三人会合,夏雪匆匆道:“我们快点赶返洛阳才行,凌姑娘恐怕又发生别的事故……”

无名氏惊道:“这话怎说?你可曾见到她?”

夏雪道:“我到达那地方,沓元人迹,便赶了回来,但颜峰竟不相信我的话,待我离开之后,还暗暗追上我,迫我说出真话,就急急走了,好像是要赶返洛阳彻查……”

无名氏忘了问她颜峰如何迫她的细节,他的心已完全被凌玉姬之事所占据,元暇顾及其他。

他想了一阵,道:“那么我们也得赶紧奔赴洛阳才行。”

神指丁岚沉吟道:“假使颜峰赶返洛阳的话,我们追上他,还有点用处,因为只有他才有线索可以追查凌姑娘的下落。若果单以我们三人这办,人海茫茫,怎生找法?”

无名氏茫然地望望他,。显然心中毫无主意。

神指丁岚接着道:“但以我的推测,颜峰如果不是早有安排,使夏姑娘空走一趟的话,那就是他手下之人生变,让凌姑娘脱困。如果是前面所说的对,我们赶回洛阳毫无用处,如果是后一说的话,则凌姑娘不会有生命或其他危险,而以我的猜测,颜峰也不会赶回洛阳,因为只要凌姑娘不发生危险的话。他迟一步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财神之墓夏雪失童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