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25章 五招一香矮神琼字丹

作者:司马翎

只听丁岚喃喃道:“唉,你的声音笑貌,是如此地深深刻在我心上,每一晚更阑人静,我都忍不住记起那一夜……”

他又叹口气,道:“我有千言万语,只是到了你面前,却一句都说不出来,而你也永远不让我有机会单独与你相处,你为何这等无情?如果无情,为何那一夜又如此热烈缠绵。”

夏雪也叹息一声,想起无名氏也正是如此,看似有情,其实碰也不碰她一下。

丁岚继续喃喃道:“听说你为了要所有接近过你的男人都永远忘不了你,所以在一夕之后,永不再有第二夕。可是,我想总有一个男人不只占有你一夕,这想法使我妒忌得几乎要发狂,但你一点也不知道,你丝毫不晓得我心中痛苦的煎熬,你冷做地顾视每一个男人,不论是谁,在你面前都变成奴隶

他把夏雪抱得更紧,夏雪呻吟一声,忽然也伸手把他抱住,此刻她的心中,充满了同情怜悯,同时有一种反常的刺激之感。

石室内静寂了一阵,丁岚突然把她抱得更紧,手掌在夏雪的肉体上游移摸索。

夏雪闭上双目,竟没有一点点反抗禁止他的意思,反而低声沙哑地呻吟起来。

只听丁岚喃喃道:“你嫁给我吧,这已是我此生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请嫁给我吧……”

夏雪鼻子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这种声音在男人耳中可以引起焚身的*火。

她身上的衣服逐渐减少,最后,她感觉到石地的冰凉以及另一个男人的体温……

且说在外面的无名氏,一直等到中午时分,烈日当空,仍然不见有人走过,更没有人从墓门出来。

他暗暗担忧起来,心想丁岚和夏雪一定是在墓中碰上了凶险,才会久久不出。

但他不是浮躁性格的人,所以还沉得住气,耐心守候。

又等了一顿饭工夫,一条人影从崖侧飘落墓门之前,却是那智计过人的瑛姑。

她在墓门之前迟疑徘徊了一阵,竟不入墓,转身飘然奔去。

过了不久,瑛姑和蓝岳一道奔来,停住在墓门之前,蓝岳满面喜容,道:“想不到墓门已现,我们快进去瞧瞧……”

瑛姑道:“公子且慢,这墓中不知有些什么人先进去了?”

蓝岳道:“管他的,我们还怕谁来?”

瑛姑道:“话不是这样说,万一墓内万分凶险,再加上有人暗中伏击,纵然本领再高,也禁受不起!”

蓝岳诧道:“然则我们不进去了?”

瑛姑道:“我们迟早都要人去,但先找到别的人探路,有什么凶险,让先人去之人担承……”

蓝岳沉吟道:“你可是想引祈辛二人人去?纵然他们当真先行进去,但墓中的珍宝财物岂不是多了两人瓜分?”

瑛姑微笑道:“这个不妨,等大家平安出墓之后,我们找机会把他们杀死便是了……”

蓝岳道:“好吧,就依你的话行事。”

瑛姑道:“你先藏起来,我去问祈辛二人有没有见到你,顺口说出此墓已经开启。他们见到之后,一定抢先奔人。”

蓝岳连连称妙,于是藏起来,瑛姑自己去了,不久,祈辛二人果然奔到。

他们见到墓门,都流露出大喜过望的神情,祈北海长啸一声,首先向墓门奔了人去,辛龙孙犹疑了一下,便也急忙跟了人去。

瑛姑随即现身,与蓝岳相视一笑,便站在墓门口,凝神倾听内中动静。

过了许久,墓内没有丝毫异响,但祈辛二人也没有出来的朕兆。

他们在墓门口商议了一阵,然后并肩走了人去。

那座财神之墓重又陷于寂静之中,无名氏眼见耳闻那瑛姑的一切,心中暗暗惊惕人心之诡诈,实在防不胜妨。于是决定等会纵然出现任何异象,也不可轻易现身,免得一时失慎,反而中伏。

过了一阵,好多道人影相继出现,都停在墓门之前。

这一批人共是五男一女,男的计是甘露寺苦行禅师,灵隐山人、楚南宫、鄂都秀士莫庸、铁胆赵七等五位名列爵榜的当代高手。

女的身穿一身白色罗衣,面上用一块白纱掩住,只露出修眉凤目以及一部份皓白的娇肤。

躲在隐秘处的无名氏心中一阵狂跳,暗自忖道:“那不是玉姬么?她几时脱险而又跑到华山来?”

正在想时,只听鄂都秀士莫庸阴阴笑道:“那蓝岳和玻姑自以为得计,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楚南宫大声道:“楚某主张大家一齐人去,纵有凶险,谅也不难应付渡过。”

苦行禅师接口道:“不错,如果等人家涉险出来,才出手的抢夺,未免太过自贬身份,真与盗匪行径无异了。”

要知苦行禅师乃是出家之人,他除了情关未曾勘破之外,世上的珍宝财帛,实在已难令他动心,因此他只想进去开开眼界,看一看这名倾天下垂百年的财神之墓内中究竟有何奇景。

他这话一出,谁也不好意思自愿负起盗匪行径的罪名,所以元人反对。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位白衣美人身上。她沉吟了一阵,道:“那么诸位就一道人去,我在外面等候好了。”

她的沥沥鸳声散布在这寂寂空山之中,令人泛起心醉神迷之感。

楚南宫等五人既然决定人墓,谁也不肯落后,以致被人误会怯懦怕死,因此都争先恐后地奔人墓内。

眨眼间只剩下那位白衣美人独自凝宁在墓门之前,然后她寂寞得毫不长久,因为这时已有一个人从崖恻隐秘之处现身,飘落在她身侧。

此人落地现身,却是个面长如马,目光灵活狡黠的年轻男了,正是那直隶颜家后一辈的高手颜峰。

他向凌玉姬嘻嘻一笑,道:“凌姑娘想不到我颜峰竟会突然出现吧?”

凌玉姬嗯了一声,举目凝视着他。

颜峰讶道:“嚏,数天不见,你好像改变了不少。”

她修眉一皱,道:“那里改变了?”

颜峰道:“我记得你以往总是不敢抬目平视,即使眼光偶然掠过,也隐隐含着惊恐的神情,可是现在……”

她舒眉一笑,道:“现在没有那种惊怕的神情,所以令你十分奇怪,对也不对?”

颜峰道:“正是如此,你能够不再畏惧于我,我的机会便增加不少啦!”

他停歇一下,又道:“你的本事真不小,居然能够逃出我手下的监视,到底是怎样逃出他们的掌握?”

凌玉姬迟疑一下,道:“你这么聪明的人,何不猜一猜看!”

颜峰忖想了一阵,道:“可是他们被你美色迷住,所以拼命一死,也把你放了?”

她含糊地哼一声,道:“再猜猜看……”

颜峰突然恍悟地道:“一定是你把曹廷救活之后,他设法救你出去?”

她徐徐道:“算了,不必再猜啦,反正我目下不告诉你。”

颜峰道:“过去之事没相干,好在我们又碰头了,而且你身侧的卫士个个都走开,正是天赐良机,我可有能放过……”

凌玉姬道:“你心中打算怎样?”

颜峰道:“我要带你马上离开。”

她皱眉道:“这财神之墓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真的不入去瞧瞧?”

他坚决地摇摇头。

她道:“墓中的珍宝天下元双,这才是千载一时的好机会,你都放弃么?”

颜峰道:“为了要得到你,世上任何宝物,我都可以放弃不要。”

他突然听到她低沉地叹息一声,因此诧异地望住她,心想可惜她的面庞一半被白妙遮住,所以无法从她的表情窥测出她的心事。

他们静默了一阵,只听她柔声道:“你当然晓得有许多高手都想得到我,其中如无名氏这种当世奇士,武功比你还强,其他的人身手也都不弱,因此,你虽然得到我,可是这财神之墓中的财富,以及你日后的事业,都永远要放弃丢开,你当真有这种决心?”

颜峰严肃地望住她,道:“这一点我早就考虑过,诚然正如你所言,我如果得到你之后,天下高手都会视我如仇人,但我却永不后悔。”

她默然不语,低头沉思,过了一会儿,她道:“你的情意虽然恳切真挚,可是恕我无法接受,我不跟你走……”

颜峰道:“我早就料到你有此一着,但我劝你还是跟我走的好,免得我动手用强,大不好看。”

凌玉姬道:“你不怕我杀死你么?”

颜峰道:“不怕,我说过虽死不悔。”

她不由得退了一步,颜峰陡然欺上前去,伸手突然抓向她的臂膀。”

她手臂一举,身形横移一步,居然脱出他的五指。

颜峰像旋风一般卷上去,一下子就抓住她的手臂。她被他拉得身形倾斜,不由自主地跟他走了七八步。

她突然尖叫一声,眼中露出疯狂似的光芒,尖锐地喊道:“不,不,我不跟你走,我恨死天下所有男人,我不跟你走……”

当她尖声叫喊之时,手臂一挣,居然脱出颜峰钢钳般的五指。

她挣脱了之后,向墓门急急奔去,生似是情绪激动得难以自制。

颜峰纵身一跃,己落在她面前,拦住去路。

他厉声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也得跟我走……”

山风轻拂,光影闪动中,一个人出现在凌玉姬身后,冷冷接口道:“那也不见得……”

颜峰和凌玉姬一齐暂时平静下来,转目打量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只见此人长得肥矮,身上一袭布衫,甚是褴褛破旧。头顶早已秃光,双眉白如霜雪,面颊却红得像婴儿一般。

此人的长相虽然并不凶恶,可是面上严冷的神情以及双眸之中闪动着如冷电般的神光却有种极为震慑人心的气度。

颜峰哼了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那矮胖老头道:“听你的口气,毫无尊贤敬老之心,可见得你为人何等做自大。你不要管我老头于是什么人,但这位姑娘不肯跟你走,你怎能强迫于她?”

颜峰暴声道:“我劝你少管闲事,除非你活得不耐烦,哼,哼,你以为练过几十年武功,就可以把年轻一点的人不放在眼内了么?”

矮胖老头缓缓道:“老夫素来深信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古训,虽然此生尚未吃过败仗,可是仍然不敢恃技骄人。”

他停住口,严肃地微笑一下,道:“你本以为此地除了这位姑娘之外,别无他人。可是老夫一直在你身边,你却丝毫不知!这还不说,事实上此地已有无数高人异士纷纷赶到,目下除了老夫之外,还有别人伺伏在侧,而且不止一个,你可查得出来”

这话一出,不但颜峰和凌玉姬讶异四顾,连暗中的无名氏也十分惊异,凝神查听之下,却不曾发觉除了自己外,还有人未曾露面。

那矮胖老头等颜峰查看了一会儿之后,才道:“你发现不出可疑之处,心中恐怕不大报气,老夫再举一件事,也许你心服口服,赶紧参加夺宝行列……”

颜峰这时锐气已失,道:“老丈请说!”

矮胖老头微嗟一声,道:“以你天赋资质之佳,世所罕见,加之性格阴骛深沉,能屈能伸,实在是能够成为大器的人才,可惜心地过于阴诡……”他说了一堆题外之言,才转入正题,道:“老夫要举出之事,那就是关于这位姑娘……”

颜峰哼一声,道:“她怎么啦?”

矮胖老头道:“你以为出手就可把她擒住,但老夫却不以为然,如果你能擒拿住她,老夫拂袖就走,决不多管闲事,你不防试一上试!”

颜峰虽是聪明机智都高人一等的高手,但此刻却被那矮胖老头的话弄得大感茫然。

他外表上却神色不动,暗暗用心寻思,过了片刻,那矮胖老头霜眉一皱,道:“怎么啦?快点动手呀!”

颜峰微微一笑,道:“老丈之言颇足惊人,然而区区却不敢轻易相信。”

那矮胖老头道:“既是不相信,那就出手一试!”

颜峰道:“话虽如此,但区区若出手之后,能够把凌玉姬姑娘抓住,老丈虽是拂袖而去,不管这宗闲事,可是此事传出江湖,区区一定被人耻笑,笑我愚笨容易上当。”

矮胖老头道:“这话也有一点歪理,老夫不勉强你出手试验就是!”

颜峰道:“老丈虽然收回成命,区区仍然要出手一试!”

矮胖老头被他激得有点着恼,道:“你这人反反复复,到底是什么意思?”

颜峰道:“区区向凌姑娘出手相试之前,先要请教一下老丈高姓大名以及老丈的绝学秘技……”

那矮胖老头道:“如此甚好,老头的姓名以后自会知道,目下不必先说。至于较量武功一层,只不知如何一个动手法?”

他一口答应了,可就使得颜峰不敢自傲,想了一下,道:“区区意慾先请教一下老丈的绝学手法,以十招为限。十招之后,再请教老丈的内家功力。”

矮胖老头坦然道:“就是这样,你动手吧广他说完之后,既不运功调力,也不立起门户,仍然闲闲散散地站在当地。

颜峰道:“老丈,恕区区放肆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五招一香矮神琼字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