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28章 守宫朱砂一眼辨真身

作者:司马翎

  无名氏不大明白她话中之意,但此时已不暇细问,便点点头,举步向石室门口走去。

  弯人室内,举目但见地上躺着三人,此外尚有一个人盘膝坐在墙边,整间石室一塌

糊涂,满地都是破碎了的奇珍异宝。

  室内之人无名氏通通认得,那个靠墙盘膝而坐的是楚南宫,此刻已睁大双眼,望住

门口。

  另外卧倒地上的三人却是,鄂都秀士莫庸,灵隐山人和苦行禅师。他们似乎都身负

重伤,个个面色灰败如死,若然不是嘴chún微动的话,无名氏几乎以为他们都已经死掉。

  他大步走人石室之内,道:“楚兄,你身上也负伤么?”他在这一众封爵高手之中,

只有对楚南宫印象良好,所以此刻对他最是关心。

  楚南宫站起身,动作之间显然不大利落。他朗声应道:“想不到无名兄从天而降,

兄弟虽然负伤在身,但尚幸不大严重……”

  无名氏道:“他们三位怎么啦?”

  楚南宫道:“他们互拼之下,人人都负伤甚重。其中苦行禅师乃是被迫卷人漩

涡……”

  这时,凌玉姬和瑛姑一齐人室,楚南宫眼中一亮,道:“这位是美艳夫人抑是凌玉

姬姑娘?”

  凌玉姬道:“我是凌玉姬,楚老师怎么认不得我了?”

  楚南宫道:“因为美艳夫人也打扮成你的模样,教人无法分辨!只不知夫人目下去

了何处?”

  无名氏道:“她也在这个墓中……”

  凌玉姬首先奔到苦行禅师身边,蹲低身子,察看他的伤势。只见他身上中了两掌,

内脏伤势甚是严重,不禁惊叫一声,接着察看那邱都秀士莫庸及灵隐山人他们,发觉他

们的伤势都极为严重。纵使目下赶急医治,也不知能不能挽救?

  她深深叹口气,无名氏道:“怎么啦!”她道:“现在很难说……”转眼一看,只

见玻姑面元表情,站在一边,竟不过来瞧瞧这三人的伤势。

  凌玉姬心知这三人之中的苦行禅师,乃是瑛姑的生身之父,而瑛姑也不是不晓得的,

竟然不过来瞧瞧,不觉长眉一皱。

  无名氏道:“可要我帮忙么?”

  凌玉姬道:“只要瑛姑过来就行啦!”

  瑛姑大声道:“这些人专门无事生非,死了也不足惜……”她的声音十分冷酷,显

然不是假话。

  凌玉姬瞪她一眼,冷冷道:“我要你过来帮忙,不是要你发表意见!”

  她一向对瑛姑都十分温和,从来未曾板过面孔,更不曾对任何人用过这种冷冷的声

调。

  故此瑛姑大吃一惊,无名氏也感到十分意外,讶惑地望着她。

  凌玉姬见她还不过来,心中想道:“你虽是我异父同母的姊姊,但似你这种冷酷心

肠,竟然置生身父于不顾,我决不能对你客气。”

  此念一转,才即又冷冷道:“玻姑你过来,别忘了你自己许下的一年之约……”

  瑛姑这时已被她的气势镇住,不敢哼声,走了过去。

  无名氏转眼望住楚南宫,道:“楚兄负伤虽轻,却也得小心调养将息才行。”

  楚南宫道:“兄弟这就先行走出墓外,找些清泉饮用。”

  无名氏道:“受伤之后,自然比平时感到口渴,楚兄请便。”

  楚南宫向他谢过,缓缓走了出去。

  这边厢凌玉姬先喂了地上三人一丸灵丹,然后叫无名氏帮忙,加上玻姑,把这三人

先搬出墓外树阴下面的草地。

  他们出到墓外,安顿好三人在树阴之下,凌玉姬自去找了一截木头,用那火舌剑挖

成一个巨大的木碗去盛满清水回来。

  楚南宫也在附近的树荫下跌坐调息,看到凌玉姬种种举动,面上不觉浮起钦佩之色。

  无名氏奔人墓中,经过四间石室,第五间却相距特别远。

  他到达那第五间石室外面,便扬声道:“石室中可有人么?”

  室中传出惊噫之声,有男有女,男的声音一听而知就是颜峰,女的口声极像凌玉姬,

他暗自忖道:“这就奇了,我记得美艳夫人曾经有五位封爵高手人墓,刚才只见其四,

还有一个铁胆赵七却没有见到。本来以为他在这间石室之内,谁知室中竟是后来才人洞

的美艳夫人和颜峰。”

  他等了一下,才大步跨人门口,目光到处,但见那颜峰兀自拍衣整冠,女的则轻纱

遮面,简直和凌玉姬一模一样。

  无名氏在她人墓以前,已经见过美艳夫人作此装扮,那时因相隔尚远,所以还不怎

样。此刻在近处相对而看,蓦然发觉她与凌玉姬简直十分神似,因此不禁呆住。

  颜峰哈哈一笑,道:“无名兄,你的娇妻和我困在一间石室之内,历时甚久。其间

过程不须详说,彼此心照不宣就是。”

  美艳夫人从来未见过无名氏,这时颜峰一说,立刻张开双臂,向无名氏扑去,口中

叫道:“不要听他胡扯,我……”

  无名氏明知凌玉姬在墓门外面,当然不会被她瞒过,不过凭良心说,如果不是先碰

到凌玉姬的话,这刻定必会以为她真是凌玉姬。

  他见到美艳夫人这装腔作势,企图鱼目混珠,诈作是凌玉姬,心中一阵作呕,身形

微晃,已经移开数尺之远。

  颜峰跨步上来,伸手拦他道:“你不要走,有话慢慢说……”

  无名氏怒声道:“干你什么事,你趁早走开……”接着转目向美艳夫人望去,正要

说话,忽觉劲风袭体,来势极是凶毒迅疾。连忙横跨一步,手肘急沉,手掌顺势拍出。

  这一招乃是凌家十二散手中的奇奥手法,加上伽因神尼的佛门秘诀,精妙无伦。

  出手暗袭的人自然是那诡谋恶毒的颜峰,他趁无名氏眼神闪动之际,突然出手,一

心要把无名氏击毙。这时一看无名氏就势发招,手掌拍出所向的部位,正是自己不得不

救的腕间脉门。心头大凛,急急缩手,同时迅快忖道:“这厮武功好像又精进许多,我

如果施展暗袭手段,也杀不死他的话,尚有何法可以制他?”

  念头掠过之时,无名氏手掌已经拍空,突然出人意外踢出一脚,颜峰大叫一声,跌

开寻丈外的地上,一时爬不起来。

  无名氏冷冷道:“我如果有意取你性命,这一脚就可以办到。但我并无此意,是以

这一脚只用了两成力量,颜峰你如果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就快起身,不要趴在地上装

死……”

  颜峰支起上半身,双目之中闪动着森冷恶毒的光芒,突然间嘴巴一张,吐出一大口

鲜血。

  无名氏大惑惊讶,道:“你怎么啦?敢是以前已有内伤,所以忽然发作?”

  要知无名氏并不是不敢杀死颜峰,对他更没有怜惜之念。此刻一则没有存心取他性

命,二则纯粹好奇,是以有此一问。

  颜峰哼一声,没有作答,旁边的美艳夫人娇声道:“无名氏你为何不问问我?”

  无名氏连眼珠也不转动,冷冷道:“我早就晓得你不是凌玉姬,请勿自找没趣……”

  美艳夫人讶道:“那么我是谁?可是我的声音变了?抑是你心中对我不满,故意这

样说法?”

  无名氏微微一晒,道:“你是美艳夫人,天下推人不知?你的声音诚然与玉姬有点

分别,但最重要的却是她本人就在墓门之外……”

  美艳夫人啊了一声,道:“无怪你敢如此肯定……”她被无名氏当面揭破之际,竟

没有一丝一毫不好意思。

  无名氏接着道:“夫人适才知道这颜峰吐血之故,可否说出来听听?”

  美艳夫人取下面上轻纱,露出整个面庞。地上的颜峰虽然早就瞧过她的面貌,但此

刻忽然再度瞧见,竟也不禁神为之夺,两眼圆睁。

  无名氏不觉转眼望去,一见美艳夫人的真面目,不由得骇了一跳,心想怎的凌玉姬

长得与她一模一样?

  世间上尽有面貌相肖之人,可是像凌玉姬这种绝世容颜,纵是千百年之间,世上也

罕得一见,要找个与她略略相肖的人,已经万分不易,何况长得与她一模一样,甚至眉

字举止之间,还多了一种销魂蚀骨的媚艳。

  美艳夫人微微一笑,果真是美艳绝伦,直可倾国倾城。

  颜峰突然跃了起来,道:“夫人请勿再说,我们一同离开吧!”

  无名氏见他忽又恢复纠纠生气,一时真测不透此中奥妙变化,只剩下瞪眼结舌的份

儿。

  美艳夫人媚声道:“无名氏,你可要我跟他走么?”

  无名氏迟疑一下,心中忖道:“她与玉姬长得这等相肖,内中必有隐秘情由,而且

玉姬早先提起美艳夫人时,面色微变,这些迹象合起来推想,必定大有文章。我可不能

让她走开……”

  当下朗声道:“假如夫人当真想知道在下的意见,在下就坦白奉告,夫人最好暂留

玉步……”

  美艳夫人道:“好,我就依你。”她美目流盼,媚艳的目光掠过颜峰面上,接着又

道:“颜峰他刚才为了感到此生没有法子可以在武功上把你击毙,所以气得吐出鲜血,

目下只怕又要吐血了……”

  无名氏哦了一声,道:“原来他是为了此故吐血的……”

  颜峰面色惨白,缓缓道:“夫人你当真不肯与我一同离开么?”

  美艳夫人格格一笑,道:“如果你换作无名氏,我就死心塌地跟随着你……”

  颜峰面色剧变,身子摇晃一下,突然“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大口鲜血。

  无名氏看得心中一阵悯然,不觉对美艳夫人的冷酷无情起了反感。

  颜峰一言不发,先取出一颗葯丸服下,然后举步走到墙边,拿起一个包袱,举步直

向室外奔去。无名氏自然不会拦阻,闪身让他奔过。

  美艳夫人道:“他取走不少稀世奇珍,这一辈子永远都花不完啦!”

  无名氏径自转身出室,美艳夫人追上来,道:“你上哪几去?可以带着我一同走

么?”她的声音娇媚异常,令人十分动心。

  无名氏淡淡道:“我还要去把罗门居士和十二金钱叶葆两人唤出来……”他一边说,

一边向雨道内奔去。

  转眼间已奔出数丈,鼻中仍然嗅到浓郁的香气,因此不用回头,也知道美艳夫人跟

在后面。

  第六个石室出现在眼前,无名氏喊了一声,登时有两道人影纵出来,正是那罗门居

士和十二金钱叶葆这两位封爵高手。

  他们一见外面已通,都惊喜交集,齐向无名氏询问缘由。无名氏简单他说出堵死流

泉之事。这两位高手都表示十分感激,连连称谢。

  美艳夫人娇声一笑,道:“无名氏替你们解围脱险,两位有何酬谢?”

  他们在黑暗中隐约见到美艳夫人的容颜,也都看得呆了。罗门居士道:

  “你可是凌姑娘?”十二金钱叶傈却大声道:“恐怕是美艳夫人驾到。凌姑娘向例

不除下面上轻纱的……”

  美艳夫人道:“叶大侠眼力不凡,罗门居士心中只有一个凌玉姬,未免小看天下之

人……”

  罗门居士忙道:“夫人言重了,兄弟和叶兄本是护送凌姑娘到此墓外的,不料碰到

帝疆四绝中的葛老人,被他施展帝疆绝艺迫人墓中,因而被困石室之内。此刻因见夫人

与无名兄在一起,故此误以为是凌姑娘……”

  美艳夫人声音一声冷:“笑话,难道只有凌玉姬可以跟他么?”

  无名氏朗声道:“夫人说得不错,在下除了玉姬之外,决不他求!”

  美艳夫人微微一怔,似是想不到无名氏竟然未曾被自己美色迷惑住。

  无名氏突然叫声不好,转身急奔而去。才走出十多步,忽然停住,大声道:“请居

士及叶大侠继续向前搜去,目下尚有一位铁胆赵七失去踪迹。但两位千万不可移动各室

中的奇珍异宝。兄弟目下先出墓外瞧瞧玉姬……”

  说到未句,人已奔出数丈。美艳夫人冷笑一声,也自随后追出。

  无名氏奔出墓外,只见天色已经十分黯淡,放目向树荫之下望去,只见有两人盘膝

而坐,后背靠着树身,此外,尚有一人,却仰卧在一侧地草地上。

  除了这三人之外,就再也没有人影。无名氏那颗心几乎炸碎,急急纵去,只见倚树

而坐的正是灵隐山人和鄂都秀士莫庸,仰卧草地上的乃是楚南宫。不但凌玉姬不见踪迹,

连玻姑和苦行禅师也杏然无踪。

  他一方面万分焦急,一方面又感到大惑不解。急的是凌玉姬元影无踪,迷惑的是那

楚南宫本是四人中伤势最轻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守宫朱砂一眼辨真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