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30章 采阳补阴颜峰真元丧

作者:司马翎

  凌玉姬忽然从地上起身,退到树丛边沿,定睛凝眼观看这一场宛如帝疆四绝争雄决

胜缩影的拼斗。

  无名氏等颜峰站定,才举步跟去。颜峰呼地一掌斜斜劈出,双肩全然不动,底下忽

然飞出一脚,快逾掣电,脚尖踢出的力量,几乎比掌力还要雄浑劲厉。

  罗叶两人见到这一招,心头大凛,暗忖这一脚发得无影无踪,力量却大得出奇,等

到腹下感到被袭之时,已难闪避。这当中可就分出叶罗两人的功高下深浅,叶像自知发

觉之时,对方脚尖踢出时其真力已笼罩住腹下数处死穴,唯有迅快旋侧身躯,让开死穴,

任凭对方踢在大腿之侧。罗门居士却高明一些,首先也是掠过叶谋同样的念头,但接着

已知知道对方脚法奇奥,又是主动之势,已经占尽机先。必须与侧身同时之间,猛然发

掌击敌,才能迫使对方脚法不生变化,一直踢在自己腿侧。不然的话,对方脚尖一转,

化为勾回之势,仍然勾中死穴,那时非死不可。

  他们一面转念封拆,一面定睛看那无名氏如何抵挡。

  只见无名氏下半身迅快一侧,果然是让开小腹正面的死穴,与罗叶二人臆想中抵御

之法毫无二致。但罗叶二人再看清楚时,却又大有差别。原来无名氏下半身一侧之际,

藉脚尖之力竟将身形移开半尺左右。同时上面双手齐发,一只手去擒拿敌人脉穴。另一

只手却忽拂忽扫,五指指尖不离对方五官大穴,若是拂中的话,颜峰势必立时倒毙。

  颜峰疾忙借着踢出之势,错闪数尺,双方都是一合即分,重新布阵再战。

  罗叶两固然惊讶那无名氏拂穴招数之妙,但最感茫然的却是无名氏如何能早了一线

侧身移位,同时发出凌厉招数,化弱为强,变客为主?罗门居士乃是武学名家,遇上这

种测想不透的难题,岂能干休,忍不住大声问道:“无名氏可是识得这一招脚法么?”

  无名氏摇摇头,道:“这一脚必是帝疆绝艺无疑,我如何识得?”

  罗叶两人听了,都觉得难以置信,可是明知无名氏为人不会打诅,却又不得不信,

不但是他们,连颜峰也甚觉迷惑,要知他这一下脚法平生罕得施展,只要此招一发,任

是何等高强的对手,总要挨上一脚,当下冷笑一声。

  原来无名氏当真不会打班,只是由于参悟那大悲佛手及修罗七诀这两种绝世学,天

下各家各派武功的攻守之道,都跳不出这两种绝学中的种种要诀。

  是以颜峰上面先攻出一掌,来势虽是凶猛凌厉,可是无名氏立时看出这一掌全尤其

他杀手后着,依照大悲佛手及修罗七诀的精义,这种情形之下,不是敌人暗藏某种特别

暗器俟机发射,便是要出脚伤敌。是以他毫不考虑,一面侧身移位,一面发招猛攻,迫

使敌人无法施展歹毒暗器,如果用脚的话,则迫他不能变化脚法。

  他仍然从从容容举步走到颜峰面前,道:“你冷笑什么?”

  颜峰冷冷道:“我笑你明明识得我这一招脚法,却故作神秘,好教人莫测高深。”

  无名氏皱眉道:“我岂是这种阴险姦诈之人,识得就识得,不识就是不识。”

  颜峰冷笑道:“像你这种伪善之人,本公子已不知见过多少,你少在我面前装腔作

势!”

  无名氏怒道:“我作过何等伪善之事?你且说出来听听……”

  话声未毕,颜峰忽地并掌猛推,“呼”的一声,掌力劈去。

  他们相隔只有四尺左右,如果出手发招,无名氏自然来得及招架。但掌力比手脚迅

速快了不知多少倍,才发便到。

  没有人会料到颜峰居然忽施暗袭,罗叶两人时怒喝一声,凌空扑去。只听“膨”的

一声,无名氏双脚离地向后退飞寻丈,才跌落地上。

  罗叶二人一齐飞落颜峰两侧,出手猛攻,口中连声叱喝。

  这两人乃是当世高手,名列封爵金榜之内。颜峰家传绝学虽是高强奥妙,但怎当得

住这两位高手合力夹击,舍死扑攻,脚下连连倒退,双手快逾奔雷闪电,左右招架。

  眨眼之间他已退到空地边缘,背贴树丛。十二金钱叶藻拳路威猛,有几成和楚南宫

相似,这时拳力过处,只把颜峰身侧及背后的树丛劈得枝叶横飞,霎时间左右丈许之内,

树叶全元,只剩下一两尺高的树干横枝,这一来反倒迫得颜峰不能后退,不然的话,陷

足在这丈许断树纵横的地方之内,行动不便,更加受制。

  罗门居士武功以柔为主,以刚为辅。他内力深厚,招式奇奥。外表上虽然不似叶傈

声势威猛,可是每一出手,都迫得颜峰非尽力破解不可。

  这三位高手正在激斗之时,凌玉姬却无声无息地向无名氏走去。

  无名氏卧在草地之上,双目大睁,胸口剧烈起伏,似是内伤极重。

  她蹲下去,深深叹息一声,柔声道:“你不要着急,我可能助你调元运气……”

  说时,举起右手,两只玉葱似的纤指骄拢,抵住无名氏小腹的气海上。

  无名氏目光微微闪动,气喘立时平复许多。凌玉姬的手指明明刚刚按下,尚未运功

替他疗伤,见他如此模样,长眉轻轻一耸,道:“原来你的伤势竟是假装的……”话未

话完,拇指伸直压在他气海穴右面的四满穴。这四满穴屡足少阴肾经,并非人身要穴之

一。但凌玉姬的拇指尖发出一股阴劲,从四满穴透人,忽然横窜气海穴,加上她原本点

住气海穴上的两指也传出一股阳刚暗劲,两下夹攻,无名氏内功虽强,也自禁受不起,

呛咳一声,但觉全身四肢百骸都软瘫无力,真气隔断。

  这种闭穴手法奇之又奇,不但在同一只手掌之上发出阴柔阳刚两种劲力,而且其中

一股阴劲乃是从小穴透人,横攻大穴,无名氏心想这门奇的奥的点穴手法果是妨不胜防。

看来竟是深厚,见她点的不是要穴,任她点中,这股阴劲人体之后,突然横攻大穴,纵

然是一流高手也得非吃大亏不可。

  凌玉姬轻声道:“我要取你性命之故,谅你心中早已明白……”

  无名氏做声不得,眼珠转了一下。凌玉姬那张艳丽绝世的面庞上,泛起无穷森冷杀

机,正要发出内力将无名氏震死。饼然间感到后背左侧的天宗穴上微微一疼,似是被一

件尖锐锋利之物低住,接道一个冰冷的女子口音低低喝道:“无名氏眼珠一翻自,我这

支淬毒匕首就插入你穴道之内!”

  凌玉姬面色大变,无名氏眼中也露出惊疑之色。原来这个用淬毒匕首制住凌玉姬的

人正是瑛姑,他本已见到她走过来,停在凌玉姬身后两尺左右,但因想瑛姑乃是她的党

羽,以为她是来帮助凌玉姬的,却不料她反用短短的淬毒匕,抵住凌玉姬的穴道。

  凌玉姬还未说话,瑛姑已经冷冷道:“颜峰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你最好提高声音叫

他们别扑上来,否则我迫不得已,只好伤你了!”

  那边厢的三人果然已经停止恶斗,六只眼睛一齐望着这边。

  颜峰抖丹田厉声大喝道:“瑛姑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颜峰立誓要你尝遍天下毒

刑……”

  罗门居士看出那支匕着泛闪出蓝光,必是淬有奇毒,心想必须赶快扑到近前,再想

法子。脚步一动,颜峰呼的一掌打斜侧劈到,罗门居士出掌封处,两股掌力相交,发出

“膨”的一声,罗门居士不禁退了半步。

  颜峰怒喝道:“你若是可以扑上的话,难道本公子武功比你差么?”

  十二金钱见他出手攻袭罗门居士,正要发拳相助,听他这么一喝。才知他只是要拦

住罗门居士不得鲁莽上前,暗念大有道理,便不出手。

  罗门居士气得哼了一声,心想难道连我也不晓得硬扑上去会害死凌玉姬这道理?只

是眼下已无余暇可以斗口,只好硬是忍住这口气。

  瑛姑冷晒一声,道:“请问颜公子,你为谁发这么大的脾气,还要立誓表示决心

啊?”

  颜峰厉声道:“你把匕首收回,我绝不难为你!”

  瑛姑这时身躯和双脚尽量离得凌玉姬远远,而且是远在右边,一看而知她是深恐对

方左手反回来攻袭。但如果凌玉姬的武功值得她这么忌惮的话,她的右手何尝不可以伤

她?

  颜峰最是足智多谋,机智绝伦,最先瞧出其中破绽。

  颜峰暗忖凌玉姬右手按住无名氏小腹气海上,莫非不是替他疗伤,而是想制他死命,

如果这一猜不错的话,瑛姑为了抢救无名氏,所以要站在右侧,免得被凌玉姬向前倒下

避开她的匕首刺穴,乘势可以杀死无名氏,同时又可用左手向背后发招。若是如此,”

这个凌玉姬又大成问题,难道她又是美艳夫人乔装?

  他转念之际,只听瑛姑又冷冷道:“颜公子,你猜出真相之后,心转毒念,想使我

们这些人同时弄个同归于尽,是也不是?”颜峰心头一凛,忖道:“这个贱婢诡计甚多,

聪明绝顶,我正是想等至!看明白这个凌玉姬真是美艳夫人假扮的话,就急扑上去,迫

得她退开或是出手,美艳夫人一定得发出全力,一面将无名氏击毙,一面反手攻击瑛姑,

而美艳夫人大穴中剑,一定无法击中瑛姑,但却必能震死无名氏。我只要杀死瑛姑,就

等如一举击毙他们三人,嘿,嘿,我还未想通想透,这个贱婢已经喝了出来,似是早有

防备,我可不能鲁莽出手了……”

  叶葆朗声大喝道:“姑娘你如果移开手中匕首,叶谋和罗门居士保你无事……”

  痪姑道:“好吧,你们两位立即过来。”她语气中透露出急促之意。罗门居士和叶

葆一时也想不透,果然举步奔去。瑛姑叫道:“两位快出手把他拦住!”

  颜峰一身武功何等高强,这时展动身法,宛如奔雷掣电般冲上去。罗门居士和叶谋

两人微微一怔之后,才转身出手拦阻。颜峰抢得主动之势。双掌分头的劈出去。罗门居

士和叶藻迎着他的掌力运足全身功夫掌拍拳劈,都是不约而同想把他硬硬震退。哪知颜

峰掌势饼变,双掌之力化刚为柔,使出“轴”字块,一拽一引,将两人的力道带转,变

成互相对击。罗叶两人都是时下高手,招数内力都收发由心,这时急急收回力道。只听

颜峰口中嘿嘿冷笑,人已迅如电光石火般从他们中间冲过,直向瑛姑扑去。

  他乃是趁罗叶两人内力收回之际,刚好从缝隙中冲过,如若罗叶两人当时都收不住

招数内力,颜峰万万冲不过去。罗门居士艺高一筹,这时怒喝一声,呼地一掌向颜峰背

影遥遥击去。叶谋慢了一线,已来不及发招进击。

  颜峰口中冷笑之未歇,身形如奔雷掣电般向前扑去,罗门居士从背后遥击而来的一

记劈空掌力,他可不暇出手封挡,身形一侧,已自避开,但前扑之势丝毫不受影响。

  他这么一侧之后,方向已微微偏向瑛姑的左边。瑛姑左手本来闲着没事,急急运功

横拍出去。但她右手匕首仍然要抵住美艳夫人的“天宗穴”上,身体不能腾挪变化,这

一掌虽是毒辣巧妙,但在颜峰眼中,却变成破绽百出。右手一拂,已化开她掌上劲力,

接着健腕一翻,五指开合之章,已牢牢抓住她的腕脉。这时他只要顺势一推,掌背尖骨

撞中她胁下要穴。立即可将瑛姑撞得翻个筋斗,要死要活,就看他这一撞力道发出多少

而定。

  这一连串的变故掀起无数惊涛骇浪,饶是在场之人个个经历不少大风大浪,却元一

件有如此刻变化之奇之快。那罗叶两人眼看颜峰忽然控制住大局,那边的三人之中,总

得有人伤在他手下,不禁惊得呆了。

  瑛姑在这危机瞬息之间,也惊得元从应变。要知她虽是轻描淡写地一掌扫拍出去,

但这一掌仍是从帝疆绝艺中变化出来,纵然伤不了强敌,却应可将他迫退。哪知掌势一

发,立时腕脉受制,是以也惊得呆了。

  就在此时,颜峰陡然感到一股阴毒潜劲直袭胁下大穴。接着“呼”的一声,一阵阳

刚猛掌力迅击面门。

  这两下几乎是同时袭到,力道攻取之处,不但是颜峰必须急急抢救的要害,而且时

间拿捏得恰到好处,任他颜峰武功再高,心计再毒,也没有法子可以伤人之后,再行退

闪。

  颜峰哼了一声,五指一松,迅疾纵退寻丈。罗叶两人大喝连声,挥拳出掌,齐齐向

颜峰扑攻。这三人都是当代一流高手,瞬息之让,已激战了六七招之多。颜峰每一招出,

都是辛辣凶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采阳补阴颜峰真元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