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31章 八婢传力魔镜迷心神

作者:司马翎

原来罗门居士多年来己不出洛阳一步,这颖州北帝庙乃是他二十多年前旧游之地,其对此庙香火甚盛,庙中主持也是武林高手,是以罗门居士在此地盘桓了数日。二十年来沧海桑田,昔日的佛门圣胜地,如今已剩下一片荒凉。无名氏哪知事隔二十余年之外,故此想不通其中原故。

他遥望之际,忽地一个人在他身边道:“老兄敢是无处寄身,想到那边破庙去么?”

无名氏回头一望,只见说话之人,却是个老叫化,此人虽是衣衫残破,沦落为丐,但神情真诚,不似是诡诈之人。

他点点头,道:“请问老兄那破庙可住得人?”

老叫化子摇摇头,道:“住不得,住不得,这几日有个恶人盘据霸占了。把我们都轰了出来!”

无名氏讶道:“那座破庙有甚好处?”

老叫化子道:“谁知道呢,那厮凶神恶煞的站在门口,已经站了三日三夜,任谁想人庙去,都被他摔了出来,哎,那厮气力好大,捏住脖子那么一丢,就把人丢出两三丈远……”他举手摸摸脖子,似是犹有余怖,显然他也是那样被人摔了出来。

无名氏暗忖自己是非去不可,但口中却不说出来。

原来无名氏和罗门居士分手之际,曾经答应过他这一路上绝对不和人家动手,免得露了行藏,因此他此时只是暗暗计较如何避免发生冲突而能人庙逗留,等候罗门居士到达。

那老叫化子道:“朋友你别不相信,有好几个都是练家子不服所过去,这些人都是一跃两三丈远,就像飞鸟一般,可是,嘿,嘿,他们也像老叫化一样,那厮夹手一叉,就捏住脖子……”

那老叫化说得口未横飞,比手划脚,讲到如何捏人脖子时,更是顺手向前面叉去,接昔一抖一甩,意然甚有神韵,大名氏暗暗一凛,心想这老叫化子敢情是风尘中的奇人,他比划的这一招虽然出手不快,可是看这架式,分明是独创一格的擒拿工夫,比普通常见的大擒拿手法深奥巧妙得多了,我若不是学会了修罗七决和大悲佛手这两种武学中的根本之学,可就元从瞧得出这一招手法的威力奥妙啦!”

他登时心有敬畏,道:“那厮当真是这么一叉人家脖子,接着甩出去么说时,也依样葫芦地比了一下,以他现下的武功,但求形似,自然不是难事,要知这种极上乘的招数最难的是出劲发力法门,单是学会招式而不懂出劲发力之道,学去也是元用。

老叫化子道:“对,对,就是这样……”他说时再比一次,却与上一次相差甚远,大名氏这时已看出这老叫化确实不懂武功,可是刚才的一下为何深具神韵?这道理一时想不通,不由得呆了。

老叫化子叨叨,说了半天,只见无名氏一味翻白眼向天,分明没有听他的话,一赌气扬长自去。

暮色中无名氏突然击掌一笑,忖道:“是了,是了,早先那老化子悦到兴致头卜忘形之际,随手比划,仲自然而然得其奥妙神韵,后来有意比划,反而谬误百出,一无是处,这正是武学中至高至妙的要诀秘旨,我怎的要想了这许久才醒悟过来?”这道理虽是武学中无上要诀,但平常之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时时有此经验,譬喻有时将废纸丢在远远的废字篓中,随手一掷便人篓中,如是着意而为,反而不能成功,便是此理。

且说无名氏想通之后,暗忖那个把守在庙门的人一定用这一招手法捏过许多人的脖子,所以老叫化子深印脑中,此人倒不知是个何等样的高人?当下放步向隐现于暮中的古庙走去。

不久已走到切近,只见山门业已倒坍,只剩半截残砖,抬目望去,只见神殿正门当中,站着一人。

他缓缓走近去,只见那人浓眉大眼,体格魁梧,正是性子暴躁的祈北海。这时两下相距尚有数丈,天色昏黄,祈北海瞪大双眼,遥遥瞪视,无名氏目力比他高明得多,一用民望去,己看清楚他的神情,知道他尚未认出自己,立刻低头向庙侧走去。

绕到庙后,穿过三进院落室字,忽见那神殿的后面一道侧门也站着一人,却是那辛龙孙。

若果不是曾经和罗门居士约好,不得多管闲事现出行踪的话,他这时大可上前询问,谅他们也不敢对自己放肆元礼。

目下既然不能泄露踪迹,那就只好另想别法。他观察形势,只见侧院内有株参天古树,高出于神殿屋脊,枝叶浓密。心中一动,便悄悄绕过去。

那辛龙孙正是把守在侧院中,无名氏自忖若是从墙头直扑上树,纵然身法绝快,也难瞒过这个武林高手的耳目。于是捡起一块石子,运足内力,向天空抛去。这块石子脱手之后,飞上半空,势子甚慢。原来无名氏以深厚内功,发出内家真力,承托住这颗石子,是以上升之势并不急速,却升得甚高。

这一来石子没有破空之声,虽是在离辛龙孙三丈之内发出,也未被他发觉。

那块石子上升之势一停,随即如陨星般疾泻急坠、“砰”的一响,辛龙孙不禁转头向右面廊顶望去,只见檐边四五块瓦已经裂掉下,但哪有人踪。辛龙孙也是机智绝伦之人,一眼望去不见丝毫可疑影迹,立刻就转头向这边望来。

无名氏早就趁他转眼之间跃人院中,接着已上了那株参天古树,身法快如闪电。

辛龙孙肚中冷笑一声,身形丝毫不肯移动,心想自己警觉得快,纵是武林高手也难乘隙潜入。现下说什么也不移动身躯,对方施展调虎离山之计决难得逞,他心中甚感得意,面上泛起冷笑之容。

他怎知来人竟是功力比他深厚强胜得多的无名氏,身法之快,远出他意料之外。无名氏隐身材上,因知辛龙孙武功甚高,是以极为小心地缓缓向上揉升,身躯连叶子碰也不碰一下。一会儿就升到树顶,悄悄窥望下来,恰好殿顶靠近古树这一边崩塌了一大角,是以偌大一座神殿除了他这边的墙根的死角位置故此瞧不见之外,其余地方无不尽收眼底。

暮色中,只见神殿内灰堆尘积,蛛网四悬,一望而知这座神殿之内久已无人打扫出入。

他的目光在殿内巡一番之后,心中微感讶异,方想此殿并元其他物享,为何祈辛二人分守前后,如临大敌,但又隐隐感到殿中似乎有一种奇异的气氛,当下从地面望到四壁,从四壁望到殿顶,忽见两团黑影悬空吊在屋顶大梁之下,离地高达三丈,但离顶却远有寻丈。

无名氏看清楚时,心头一震,原来那两团黑影竟是两个人在半空中盘而坐。他眼力极强,已看出那两人都是般膝坐在一支细如拇指的竹子之上,那根竹子长约四尺,两端用细绳系着,挂在梁上,生似秋千模样。

这两人面面相对,相隔丈半左右,都跌坐得四平八稳,宛如坐在平坦的地上一般。光是这一手功夫,已足以教人目骇神摇,矫舌不下。

要知那根竹子又细又滑,况且是以两根细绳两头缚住,只要有一点点歪斜,立刻就摇晃动荡,就算是摆上一件死物,也不易找到平衡之点!何况凡是活人,总得呼吸动弹,纵是已经坐稳,也难以久坐。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奇怪之事,哪就是在两个悬空而坐的人当中,有一面径尺方圆的铜镜,镜子四周嵌着比龙眼核只大不小的珠子,彩晕变幻,那怕没有三四十颗之多。

这面镶珠铜镜停在半空中,恰恰是在两人之间,略略高过他们头顶,四周上下全元悬挂之物。无名氏一眼望去,心中大是惊讶,暗付这两人功夫如此之高,光是这一手盘膝坐在细竹之上,自己也办不到。而这面铜镜更能毫无凭藉悬挂半空,莫非是妖法邪术?

这时天色越来越黑,那面圆形铜镜在黑暗中却泛射出霞光彩气,隐约可以照出两人身影。

无名氏知道那团霞彩是从那几十粒小珠上发出,本来这各能发光的珠子乃是希世之宝,价值连城。但无名氏参观过财神之墓,眼界大开,倒也不将珠子价值放在心上,只是暗暗猜测这两个武功极高之人是谁?这面圆镜有何用处?他们为何如此诡奇古怪?难道是两个人合力练些什么功夫?

他凝神定眼看了一会儿,虽然不能将疑团一一解破,但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原来他的眼力极强,此刻相隔虽远,而且又在黑暗之中,但是他已看出两人坐式一模一样,都是左掌当胸,右掌微微向外推出。

他瞧了一阵,忖道:“是了,这两人都是当世间武功极高强之士,他们坐在这等常人根本坐不住的地方,还能发出掌力,两股潜力相交,托住那面镶珠圆镜!但在这等地方还能发出掌力么?”

他越是看出其中奥妙,就越发讶异,觉得难以置信。

又过了一阵,只听殿门外传来轻微的步履声,他转眼望去,因是居高临下,所以看得清楚。但见黑暗中出现八个青衣侍婢,分为两排,直奔殿门。这八名侍婢个个腰佩短剑,背上另有兵器,行动时迅快之极,眨眼之间已到达殿门台阶下面。

无名氏想不出这些青衣侍婢来历,凝砷看时,只见她们长得相貌平凡,年纪在二十三四左右,每人背上所带的兵器似乎都个尽相同。

她们这时已举步要上台阶,祈北海冷冷喝道:“站住,干么的’那八名恃婢理都不理,仍然列队上前,祈北海冷笑一声,稳稳站在殿门当中,等她们迫近,那殿大门甚是宽阔,侍婢分作两列迫去,折北海如果出手拦阻,阻得住一边,另一边势必要破对方侵入,他却似是成竹在胸,等到对方迫近到五尺之内,蓦地沉声一喝,左手捏拳猛劈出去,拳力凌厉异常,直取他左手那一列侍婢为酋的一人。

祈北海拳力一发,他接着向左跨出一步,右手起处,同这右边为酋的侍婢抓去。

那侍婢左拳右掌一齐发出,施展一招“龙飞凤舞”,双手各具威力,正是攻中存守,虚中套实的精妙招数。

祈北海右手不快不慢,一直向对方抓去,那侍婢的精妙招数竟纣拦不住,不知如何已被他五指捏住脖子,个由得惊叫一声。

祈北海哈哈一笑,腕一抖一甩,黑暗中只见那侍婢l起半空,连打两个筋斗,砰一声摔在地上。

那边厢为酋的侍婢双掌推出,硬封祈北海的拳力,“啼”的一响,只见这侍婢封挡不住,身形向后便倒,后面的侍婢连忙伸出双干按在她两肩之上,再后面的第三第四个两名也齐齐伸手按住前面的人的肩膊。

为首的侍婢立时站直身躯,无名氏看得毕真,不禁微微一笑,暗想这祈北海拳力虽是沉雄凌厉,可是这一列侍婢却要合四人之力才能抵挡,显然功力甚差,不过这种传力功夫却是极上乘的内家手法,不然的后,为首的侍婢正面当敌,后面的三人如果只是胡乱发出,那就等如在她呀后竖起一堵墙紧避,两下力道一夹,酋当其冲的侍婢只好活活夹死。

是以无名氏见到她们竟然会用这种上乘武功,却又微感惊呀,另一方面他已见到祈北海施展出捏脖于那一招擒拿手法,果是神奇绝沦,队那两名侍婢第一招看来,右面的侍婢虽是被祈北海摔出寻丈,但她招数精奇,出手迅快,似乎功力较高于左边的为首侍婢。

祈北海回当中,晒道:“你们这一群丫环不管用,快去找主人来!”

那两列侍婢凝身不动,等到那个破摔出去的侍婢回到原来位置之后,这盲面的一列陡然掣出身上短剑,闪耀出好多道白光。

左边的一列侍婢却先发难,只见为首的侍婢双掌并拢,遥向祈北海推去。

她后面的三人仍然各出双手搭在前面的人的双肩上,因此她这一推之势,却等如是四人合力出手。

祈北海哪里把她们放在眼内,左拳疾然发出,砰地一响,拳掌两股力量相触,那一列侍婢竟然向前跨一步,祈北海则上半身剧烈摇晃几下。

这时,他才暗暗凛骇,猛吸一口真气,呼一声右掌运力猛劈,那一列侍婢拳力一发,人已左跨一步,左手疾向为首侍婢抓去。

那名侍婢又是双掌齐出,劲力山涌,猛击祈北海腰胁要害,这一下掌势内力有如上一掌般凌厉,本来照道理来说,她不躲闪祈北海抓来的手,径自发招伤敌,表面上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其实却是攻敌之所必救,解危脱困的妙着无逾于此。

祈北海左时微微一沉一拨,“噗”的一声,对方那股凌厉无比的掌力被他拨开,擦身而过,这时他左手已疾地伸长,捏住对方脖子,连力一抖一甩

左列为首侍婢身躯凌空飞起,“噶”一声,摔在丈许之外。

祈北海一招得手,身形已急退回来,守住殿门当中。身法快逾掣电,回守时比进攻还要快上一倍。

无名氏自然晓得其中奥妙,暗自惊忖道:“看来祈北海已得高人传授,这一招擒拿手法精奇奥妙,举世无匹,他一招得手之后,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八婢传力魔镜迷心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