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32章 十二金钱矮神葛山堂

作者:司马翎

这天二更时分,无名氏正在潜修内功,耳中感到极是轻微的步声在头附近的屋面上徘徊,心知正是罗叶两人为他守夜,严防一切妨碍扰阻之事发生,不禁大是感激。

那罗叶二人分班巡逻,这刻正是轮到罗门居士,他为人老练沉着,虽是多日来毫无变故,可是仍然一点都不肯大意。依照多日来拟定的巡逻路线,不停地察看。

这条路线十分巧妙,不须有意掩饰,却有地形之便,自会隐蔽住身形,等到有人发现他时,他也就同时发觉了敌人。

大约巡看了一个更次,蓦地耳中听到极是低微的响声,生似是风吹落叶。

他眉头一皱,立即隐起身形,忖道:“来人身手好俊,我虽不怕树立仇敌,但事先仍以不露形变为妙,起码先教敌人莫测高深……”

此念一生,立即取出一块汗巾,蒙住口鼻。眨眼间一条人影飘落在他左侧三丈之处,这人只要再越过一重门户,便闯入他们所居的屋字后面的院子,那儿正是无名氏白天练习招数之所,目下空着正适合动手搏斗。

罗门居士一纵身先抢人院中,那个夜行人猛一击掌,静夜中发出一声脆响,便传出老远,接着也奔人院内。

罗门居士一眼就认出来人乃是列爵榜上的神指丁岚,不觉一怔,还未开口,神指丁岚已大声叫道:“无名氏……无名氏……”

罗门居士心中大怒,想不到自己和十二金钱两人苦心孤诣地为无名氏安排,日夕惊惕,却终于被人在面前占了先着。一怒之下,低喝一“看招”挥掌返面击去。

原来罗门居士早知神指丁岚与无名氏关系特别,是以不用问就可了然丁岚此来,必是为了凌玉姬之事。进一步推测到神指丁岚与十日前被自己击毙的神行太保顾远大有关连,不然的话,他决不会首先扬声惊动无名氏,好教他晓得谁来了,却放着眼前有个人站着而不开口询问。

他一方面为了怕干扰无名氏愤怒,另一方面也因丁岚机智过人,占了先着而羞愧,是以他出手就使出全身绝学,掌劈指扫,招发连环。

他一出手,神指丁岚连话也不敢说,赶紧全力应敌。他本来也是爵榜上列名的高手,可是数招才过,已经险象环生,脚下后退不迭。

要知神指丁岚名列爵榜上第四级的子爵,而罗门居士则是第二级的候爵,相去达两级之多,武功上高下已判,何况罗门居士抢制了机先,手下又毫不留情。是以仅仅数招就到了生死关头。

无名氏听到丁岚叫声,立时睁眼,疑惑地侧耳而听。

还未起身,一个人闯了人来,沉声道:“无名兄切切不可出声答应,待罗兄将他赶走便行啦!”

这人便是十二金钱叶葆,无名氏道:“两位美意在下深深感铭,但这位丁兄………

叶不让他有机会讲得明白,插口道:“除了是凌姑娘驾到,不管是谁,无名兄都不能出见,免得无意中横生枝节,你须切记不但你自身声名生死系于这一战,最重要的还是凌姑娘,大丈夫若是不能保全妻子的话,虽死犹自辱及先人!”

这一番话只说得无名氏不敢哼气,呐呐道:“叶大侠说得是,在下遵命”

外面的神指丁岚正在发危之时,院墙上乍现精芒,暴射而下,如电掣一般疾攻罗门居士。

这个帮手来得及时之极,罗门居士发觉这道如雪刀光势凌厉已极,心中已想到此人必是快刀帮帮主胡元,此时虽然有心想一举击毙丁岚,事实上已办不到。他本来也是老练已极,机智过人的老江湖。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心念陡转,忖道:“我若不把他引走,只怕终被丁岚叫喝出凌姑娘失踪之事,打动无名氏的心,那时叶兄不能阻拦他不要出来……”

当下朗笑一声,偏身让开这一刀,纵出院外。

此举使得了岚大大一怔,旋即想到若果无名氏就在这屋子之中,那人怎肯忽然退却。他原是施展出独步天下的追踪之术循着已经模糊的少许线索遗迹追来,而那神行太保顾远确是他的好友快刀帮帮主胡元特地派遣,向无名氏报讯,直到昨日他才因顾远没有回去而和胡元赶到北帝庙,发现顾远惨死。当时有两种判断,一是无名氏已经被害,恰被神行太保顾远见到,是故被人杀死灭口。一是无名氏在罗叶两人从楚南宫他们口中探知,至今于他得知无名氏北帝庙之事,却是从蓝岳处查出,那罗叶二人出手抢先击毙来人,免得泄漏凌玉姬失踪之事,这后面的推测乃是他将心比心得出来的结论。

因此他一到了地头便大声叫喊,自信无名氏听到他的声音,定会出来,但目下敌人忽然退去,表示出屋中元人。丁岚可就不禁想到第一个推测,即是无名氏业已被困甚或被害,故此才没有闻声出现,而对方也不阻止他人屋,说不定对方乃想趁机带走无名氏。这些念头就在他心中打个转,已无犹疑余地只好决定急追,免得那个当先追去的快刀帮主胡元被害。

他被对方抢攻了七八招,陷人生死险地,当时无法查看敌人手法,是以至还不晓得那蒙面人就是罗门居士,只知他功力高得出奇。快刀胡元虽然威名甚著,创立一帮,可是他的武功不过和自己不相上下,若是落单的话,定难逃败亡的结果。这也是他急于追去的原因。

叶查听出众人已走,舒口大气,无名氏忽然道:“丁兄赶来不知为了何事,我该出去见见他才是……”

十二金钱叶葆连忙道:“他们已经离开,也就算了,须知你现下分心不得,寸阴似金,决决不可为了外事分散了心神。”

无名氏颔首道:“叶兄说得是,小弟近几日来已感到功力未纯,最好能假以时日,同时许多手法招数越是揣摩参悟,其中妙奥越深难尽,反而令人有茫然无所适从之感。”

叶道:“你只要尽力了,即使打不过那颜峰,却也于心无愧,倘若因别的事分散了心神,以致误了大事,那时只怕万死难赎……”

无名氏道:“这话正是金玉良言,不敢或忘,叶兄及罗兄鼎力护持,小弟感恩不尽!”

叶辞了出来,当下不敢远走,仍然在无名氏房门外徘徊守候。

且说罗门居士一直奔出庄外,忽然在旷地上停住脚步,快刀帮帮主胡元首先追上,黑暗中划出一道光华,迅逾掣电,直取罗门居上。

这一刀虽是劈得势急力猛,似是有去元回,但罗门居士不敢作此想,一面挥掌斜拍刀身,一面脚下暗暗蓄势待发。

快刀胡元待得敌掌堪堪沾到刀身,口中暴叱一声,那柄去势猛快和早刀倏然收回一尺,换了一个方向,再度疾劈对方。

这一招显示出他湛深功力以及灵巧手法,的确可以开宗立派,而且称为“快刀”二字。

罗门居士心中微凛,暗付如非早有准备,只要略有大意,这迎门第一刀就受不住。当下身形疾闪开去,当真是刀砍得快,闪得更快。

快刀胡元喝一声“好身法”,揉身又上,手中快刀施展开来,涌出阵阵刀光,宛如潮水般冲激卷扫。

罗门居士实在一时破解不了,只好迭连后退。胡元见这十余招迅快刀法还收拾不下敌人,忽然撤身退开寻丈,仰天大笑道:“总算找到对了人,尊驾贵姓大名,可敢见告?”

罗门居士哼一声,忖道:“这人已测出我是杀死神行太保顾远之人,这一来我却不能不道出字号,免得日后被江湖同道耻笑。”当下应道:“区区姓罗名门,向居洛阳银鱼精舍,久仰帮主大名,今日有缘得见,果是名不虚传!

快刀胡元惊异地喊了一声,道:“原来是名列侯爵的罗门居士,无怪我那顾兄弟内伤如此之重,只不知我那顾兄犯了何罪,竟遭如此悲惨下场?”

这时神指丁岚也落在场中,接口道:“果然是罗门居士,唉,这怎么办?”

罗门居士微微一笑,道:“本人也素知贵帮主太保一向行侠仗义,非是卑鄙之辈。是以下手之后,深觉后悔。不过其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又是骑虎之势,如若不下毒手,便得坏了大局!胡帮主这一问教本人元言可答,一个月后罗某亲自到贵帮领罪如何?”

快刀胡元按住一肚子怒火,道:“居士用不着如此谦恭客气,一个月后敝帮赴洛阳银鱼精舍请教就是!”他转面向丁岚道:“兄弟还须赶回办理顾兄弟身后之事,如若丁兄没有别的差遣,恕我早退!’

神指丁岚心知无名氏必定在此,当下向他道谢告罪,拱手送走了他,回到场中。正要询问罗门居士关于无名氏之事,忽然一道人影划空而至,落在场中,朗声道:“丁兄久违了,你老远赶来找我,有何见教?”

丁岚举目一看,只见无名氏卓立面前,虽在黑夜之中,但神采焕发,更见俊美挺拔。

他想起这件要急于告诉他之事,果然一如罗门居士,叶葆他们所虑,定必使他心分神散,甚日连数日后之约也可能赶不上。这一来不免踌躇起来,一时难以置答。

罗门居士心中大急,却又不便开口,免得露出马脚,只好接口道:“我正向丁兄请间呢……”转眼一看丁岚犹疑之状,灵机一动,接着道:“你刚才说除了帝疆那位之外,还有些什么足以震动武林之人?”

神指丁岚迅速作了决定,道:“还有一位最使武林同道动心的就是武林太史居居介州,却怕他还未到达庐州皇恩寺便已送命……”

无名氏讶道:“这话怎说?武林太史居介州虽说是身上被刺上帝疆四绝最得意的三招,故此人人都慾得之而甘心,但难道说他自家竟连一招也练不会么?若是他把十二招都练会了,加上他本身深厚的功力,谁能动得了他?”

神指丁岚道:“这事你有所不知,昔年帝疆四绝联名向武林同道传话,说是这十二招有意流传武林,任何人只要能从居介州身上看到。都可以修练。只有居介州本身不得学这一十二招,他不但曾经向天发下毒誓,而且答应过若是学了这些招数,只要使用出来,帝疆四绝就要出面擒捉住他,点住他的穴道,教他不能寻死,然后脱光衣服吊在黄山山麓,任凭天下武林同道到那儿观着他身上的十二图……”

无名氏不禁伸一下舌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无力敌天下高手,唉我想他这样活着也没有意思,倒不如自寻了断!”

罗门居士道:“他自杀的话,又怕别人不肯死心,总要找到他的尸首,把皮剥下来,如此耻辱真是死难瞑目,是以只好苟延残喘,东藏西躲。兄弟往昔也是热衷于追查居老的一份子,现在颇觉后悔,真不该那样做。”

无名氏道:“罗兄可曾见过他?”

罗门居士道:“何止见过,我和他交手五次,其中有三次都是我击伤了他,唉,想起来心中当真侮疚。”

神指丁岚道:“兄弟也听说居介州曾被许多高手围捕,有一次被罗兄击瞎一眼,这话不知是真是假?”

罗门居士叹口气,默默承认。无名氏不觉从心中涌起悲悯之念,暗想这武林太史居介州实在可怜,大概这数十年来他都像惊兔一般东奔西窜地活着,这种颠沛流离提心吊胆的生活,真是生不如死,却偏偏又不敢死。如此滋味,恐怕谁也想象不出。

再想到这居介州本属痴人;日友之一,若不是大胜将军吕飞忽然生出“畏惧”之心,隐姓埋名。还有那位马痴欧阳铭,为了心爱名驹被夺,以致都不出世的话,居介州有这两个武功高强的好友维护,仍然可以稍为安心一点。

大家又谈了一会儿,无名氏问起夏雪,丁岚告诉他已经成亲,现下在庐州等候。

他们一道走回去,无名氏向他们告个便,说是要思索一些武学难题,独自向庄外走去。罗门居士既不好拦阻,又不便跟踪,只好担着心事和丁岚到屋中,丁岚与叶凛见过,便道:“兄弟本来实是有极急之事,但如若告知无名氏,他势必搁下庐州皇恩寺之约,这却如何是好?”

叶葆道:“到底是什么事?丁兄快点赐告!”

丁岚道:“兄弟已见过美艳夫人,那还是凌玉姬姑娘刚刚失踪第三日之事!据夫人亲自对我说,凌姑娘是自行失踪的,兄弟当时还不敢深信,但美艳夫人为了要兄弟代她访查,所以取出凌姑娘留下书信,信中情致缠绵,道出她得知美艳夫人乃是亲生母亲的欣慰及哀怨,最后一段是要夫人传话给无名氏,若果他当真到庐州皇恩寺比武的话,她这一辈了就永不理睬他,也不要见他。口气极是决绝,但又不是冲动之言,兄弟根据信上的气味,加以信上语气词句,才敢深信不疑……”

罗门居士道:“丁兄追踪之术天下元双,既是如此说法,必定错不了广

丁岚道:“罗兄不必过奖了,兄弟后来跟斗跌得大啦!所以才会耽搁至今!当时兄弟立刻循各种线索追踪,一直追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十二金钱矮神葛山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