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36章 帝疆争雄唯我一人尊

作者:司马翎

  无名氏凌玉姬当下向他辞别,向前行去。这一夜借宿村居,毫无事故。

  第二日第三日都甚是平静,第四日近黄山,忽然发觉路上气氛有异。

  两人谈论起来,都觉得奇怪。凌玉姬道:“我还以为明天一定十分热闹,会有许多

武林英雄豪杰赶来此地,虽然他们都上不了始信峰顶,但赶来瞧瞧热闹,总是有的……”

  无名氏道:“是啊!目下离黄山不远,路上竟碰不到一个武林朋友,真是可怪?”

  他们猜想不出其中之故,纳闷前行,黄昏时分,已抵达黄山山麓,找到一个村庄借

宿。这个村庄约有一百多户人家,他们人庄求宿,问来问去,都没有地方。

  初时无名氏还不在意,但问过七八户人家,都说没有地方,大是讶异,以后便留意

倾听,果然听出每一户人家之内,人数不少,从呼吸上大略可以辨认出都是壮健男人。

  无名氏和凌玉姬一说,都想不透其中奥妙。凌玉姬道:“这个村庄想晕男丁极旺,

所以家家都有人满之患,我们到别处村庄借宿!”

  于是两人又寻到另一个村落,此村共有四五十户人家,他们上前借宿时,竟也碰到

同样情形。

  无名氏也不懊恼,笑道:“我们并非一定要借宿,既是如此,不如慢慢上山,随便

在什么地方度过一宵,也就是了!”

  凌玉姬道:“只好如此啦!不过我却觉得大有古怪!’

  两人携手上山,不久天色全黑,山中十分黑暗,凌玉姬便与无名氏在一块巨大岩石

底下慈息,两人互相依偎,静听夜凤掠过树林的声音,都感到别有一种幽趣。

  到了半夜时分,一阵奇异声音把他们惊动,两人侧耳听时,却是四五个人痛苦呻吟

之声。

  无名氏正要出去瞧瞧,一阵话声使他中止此念,只听一个苍老粗旷的声音道:“只

有这几个人么?”他们登时认出正是那个白发老人的口音,黑暗中讶异地对望了一眼。

  接着另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山人奔走了整整一大,只碰到这几个武林人物!"这人

正是铁胆赵七。

  老人道:“奇怪,帝疆争雄之事,天下无人不知,怎会如此冷落?”他停了一下,

接着大声叱道:“都给我闭嘴!”

  但那阵呻吟之声仍然此起彼落,只听铁胆赵七道:“小人用上老爷的独门错骨分筋

手法,他们都禁受不起,待小人改用点穴手法,便不会烦读老爷清听!”

  老人道:“都给宰了就是!”赵七应了一声“是”,忽又道:“这几个人虽不足惜。

但现下人数已嫌不足,还请老爷裁夺!”老人哼一声,道:“也好!”

  无名氏心中大感迷惑,第一是铁胆赵七也是封爵高手,怎的自屈为厮仆之列,似是

对那老人敬畏之极?第二是这老人擒武林人物来干什么?第三这老人似乎十分残酷,他

是什么人?

  他正想出去瞧个究竟,忽觉凌玉姬捏一捏他的掌心,知她示意阻止,转念忖道:

“反正那些人暂时没事,我何妨忍耐一会儿,再听一听他们的说话!”

  但过了好久,外面仍无声息。无名氏大惊忖道:“他们敢是都走了不成?”

  当下出去一瞧,人踪音然,刚才的一幕,宛如做梦。凌玉姬跟了出来,道:“天啊,

那位公公是什么人?”

  无名氏道:“我正在想,赵七兄自甘厕身厮仆之列,真是奇怪不过!他是谁?视人

命如刍狗,遣高手如奴仆?甚至运走这许多人时,没有半点声息

  凌玉姬深思片刻,道:“我以前听爹爹说过,魔教高手最是擅长潜踪隐遁之术,莫

非那老公公就是魔教高手?赵兄投身魔教中,只怕也是迫不得已!”

  无名氏道:“明天见到他们,此事当有解释!’

  次日早晨,他们起来步出岩外,但见满山朝阳之下,无数武林豪杰之士络绎循路上

山,他们不觉看得呆了。

  凌玉姬眺望着远处山路口络绎不断的人影,在朗晖之下显得生气盎然,比起这数日

来满眼寂静荒凉,似乎天下的武林人都已死光那种凄冷之感,此时都一扫而空。芳心中

大是喜悦,道:“世事变化真不可捉摸,这些人好像是从地底冒出来的一般!”

  无名氏道:“我知道啦!这些武林朋友们都预先抵达此地,匿居在山下的村落中,

所以我们昨夜投宿之时,处处被拒!”

  凌玉姬道:“这话甚是,但他们何故躲躲藏藏?”

  无名氏道:“想必和那位老丈有关!那老丈却似乎对我们很好……”

  这时上山的武林豪雄数逾千人,一路上尽是笑话招呼之声。他们早就晓得有三道关

卡,却不知把守之人是谁。到了山腰一处平坦旷地,领先的人便见到旷地上站着三人,

上山路口处横立着一幅白布,上面写着“帝疆第一关”等五个大字。

  这三人便是楚南宫,苦行禅师和丁岚。不多一会儿,旷地上已聚集了百余人之多,

尽皆见到另一面木牌上写上这三位把守第一关的高手姓名,并且注明只要冲得过这三位

之中任何一位,便可到第二关试试。

  这些远道而来的武林人物绝大多数不存抵达峰巅之想,反而大半是冲着这三道关卡

而来,要知当日消息传出江湖之时,便言明三关皆封爵高手把守,是以许多人都想藉以

考验自己功力,瞧瞧到底是第几关的人物。

  不久就有人上前冲关,楚南宫等三人轮流出手,击退数百之众,只有四十余人冲得

过去,继续上山。

  第二关设在一片平崖上,把守之人是罗门居士和叶葆两人。

  这四十余人尽皆是武林中名声响亮之士,大家都十分客气,动手过招之际,还不及

第一关时激烈。

  这一次只有三个人闯得过,直奔上峰,走到一处,但见白布招展,白布底下便是一

道宽仅三尺的石板桥,一个人凝立桥上,此人虽是两鬓斑白,但风度翩翩,不减少年,

正是爵榜上第一级公爵高手柳慕飞。

  那三人走到桥边,柳慕飞拱拱手,道:“兄弟罕得在江湖走动,还望恕我眼拙!”

  当先一位苍髯飘拂的老者道:“兄弟向公慎!”柳慕飞道:“原来是五行拳掌门人

铁背龙向公慎兄,幸会得很!”

  另一个中年人道:“在下李霖!”柳慕飞道:“敢是郡阳帮群龙之首李帮主?”李

霖欠身说一声“不敢”,第三个红面老者道:“兄弟万秋南,久仰柳兄大名!”

  柳慕飞道:“原来是括苍三剑之首万秋兄!三位皆是当今帮派领袖人物,威名赫赫,

今日得会,幸何如之!”

  何公慎道:“柳兄负天下之雅望,过许之言,愧不敢当广李霖和万秋南都齐声谦逊。

  这三人并非赢得第一关第二关的高手,只因把关之人非是与他们性命相搏,是以被

他们冲过,这会一见第三关把守之人竞是一级高手柳慕飞,三人心中有数,都不再出手。

  无名氏和凌玉姬舍下正路,一径翻山越岭,直登峰顶,辰之交时,已抵达峰顶。

  峰顶上寂寂元人,他们好生失望,看看离午时尚有一个时辰之多,凌玉姬笑道:

“我们先躲在一边,我陪你用一会儿功,等到有人上来,我们再突然出现!”

  无名氏心想今日之战,乃是平生最艰危的考验,哪敢大意,多用一会儿功总是有益

无害,当即和凌玉姬走落峰顶左侧的一片连绵岩石间,静坐用功。

  过了小半个时辰,忽然一阵低低语声传人两人耳中,这阵话声都是熟人,一是铁胆

赵七,一是那奇怪的白发独臂老人。

  只听赵七道:“这一片岩石间足可藏匿三五十人,只不知有没有人先躲在其中?”

  白发老人冷漠的声音道:“老夫已运功查听过,周围二十丈内决无人迹!”

  无名氏肚中暗暗好笑,心想我们两人就在三丈左右,若是出声现身,准能教他羞怒

交集。原来无名氏功力深厚,已达帝疆之境,运功调息之时,呼吸在若有若无之间,谁

也查声不出,凌玉姬虽是不练武功,但从小就修习上乘内功,兼以后又练成元相神功,

人定用功之际,也是元声无息。

  铁胆赵七道:“老爷的话自然不会错误,小人只担忧人数太少,此处距峰顶之处远

达十丈,这数人的声音能不能到达那边,大是可虑!”

  老人没有做声,过了老大一会儿工夫,才缓缓道:“这些人只备万一之用,其实用

不着居多。老夫本有意将你视为替身,必要时便得为老夫牺牲,现下见你对我颇为忠心,

你可趁老夫毒念未生之际,速速离开,以存你我间一段香火之情!”

  铁胆赵七恭敬的声音传来道:“老爷多加保重,小人去了!”

  随后声息寂然,无名氏不觉惊讶忖道:“赵七兄果然学有潜匿形声的神通,走来皆

无声无息!”

  忽觉凌玉姬轻轻碰他一下。转眼看时,只见她面上露出愁色,却不开口。他们两人

同居两年之久,心意已通,得知她愁虑的是那自发老人正挡去路,待会出去,势必被他

发现。虽然不怕,但那白发老人对自己两人甚好,这种偷听的行为,实在不好意思。

  他向她表示无可奈何,接着想道:“那位老人家虽是魔教中人,但从他令赵七兄走

开之举看来,仍然还有善良之处!”

  两人默默坐着,不觉大半个时辰过去,无名氏站起身,面上露出不顾一切的神情,

拉住凌玉姬的手,走了出去。

  绕过一块巨大岩石,只见石下有四个人盘膝跌坐,双目瞑合,仍是人定内视,这四

个人当中,竟没有那白发老人在内。

  两人相视一眼,如释重负地透了一口气。当下故意兜个圈子,从别的地方上得峰顶。

  峰顶上已有四人,无名氏一眼望去,尽皆认得,原来是帝疆四绝中的蓝商一。葛山

堂,吴逻三人,还有一位中年美妇,正是毒仙程珠。

  他们见到无名氏凌玉姬一齐出现,都不约而同地望望天色。葛山堂道:“午时快到,

我们先谈一谈出手之法……”他望着无名氏,环眼中闪出妒恨的光芒。

  蓝商一的神色甚是沉重,向无名氏道:“尊夫人最好离开此地!”

  凌玉姬道:“不,我这一生一世都不离开他一步!”

  蓝商一道:“今日这一场搏斗,不比等闲,你在场对他只有害处!”言下之意,已

表示他出手之时,决不容情,所以要凌玉姬避开,一来免得目睹丈夫惨死景象,二来她

若是惊叫出声,对无名氏自有害无益。

  凌玉姬还是摇头,心想:“他若是遭遇不测之祸,我还可立刻相随泉下,免得他自

个儿感到寂寞!’

  吴道:“她要留下,便由得她!现下老赌徒有个重要消息向各位提一提!”他招手

叫无名氏走近去。毒仙程珠过来拉住凌玉姬,退到一旁。

  蓝商一沉声道:“世间尚有何事,足以令吴兄如此重视?…

  吴逻道:“诸位定当记住二十年前我们在东海大离岛,险险丧生在那面魔镜之事!”

  葛蓝二老一同点头,吴接着道:“以我们诸人的武功,想在世问找出一个能够击毙

我们之人,那是万万找不出来,即便是我们都佩服的伽因神尼,最多不过赢得我们一招

半式!”

  那二老又点点头,无名氏却茫然地望着吴逻。只听他又接着道:“我们虽是练成不

坏之身,但这儿还是有致命的空隙广他指一指心房,二老又点点头。原来吴逻说的是大

家心中尚存七情六慾,是以有被制死命之机,却不是指心房附近的穴道部位而言。

  峰顶上没有别的声音,吴逻肃然扫视众人一眼,道:“诸位只要记住老赌徒这几句

话,若是此心受袭,我们须得联手对抗才行!”

  葛蓝二老都流露出惊讶之容,凝眸寻思。”吴道:“我们可把无名氏当作小凌,放

手施为,两位以为如何?”葛蓝二老都不表示异议,吴长长叹口气,道:“咱们在此地

已消磨了一生精力,今日之会,若是无名氏果能在帝疆中占一席地,咱们三个可退休了,

以后不必再来啦!”

  蓝商一缓缓道:“兄弟正有此意广葛山堂道:“这话甚是,我将全力找个可传之人,

继承我这个位置!”

  吴长长透了一口气,目光移到旁边的程珠面上。程珠向他遥遥一笑,两人面上都流

露出欣慰之色。要知吴乃是谨遵先师遗命,以帝疆争雄之举,消磨这几个人的精力,免

得他们为恶世间,无法制止。现在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帝疆争雄唯我一人尊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