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04章 美艳夫人媚功迷天下

作者:司马翎

她忽然变得凄迷怅惆地轻叹一声,道:“二十余年以前,两位还是英姿挺发,雄心万大的少年豪侠,想不到今日再逢,你们已投身空门,看破红尘。唉,年华正如流水,一去不返,回首前尘往事,无不如梦如幻……”

她的声音似是激起诸人心中的梦幻惆怅,个个都流露出伤感的神情。

凌玉姬这时反倒清醒过来,忖道:“这些人好设道理,怎的她一个人说话,却个个都生似是沉湎在首年旧梦之中一般?难道座上每个人都曾经和她发生过感情?她到底是谁?”

那个中年僧人合十道:“贫增虽然已是方外之人,但夫人这一番话,却正是贫僧时刻难忘之情。贫增今日甘心情愿犯规破戒,赶到夫人府第,第一件心事就是再瞧瞧夫人芳颜,看看和二十多年前有何分别i”

座中请人突然颜色更变,忽而转头望望那和尚,忽而凝视那美艳夫人。

那美艳夫人眼光闪动,生似心中正在盘算一件极为重大的事。

左侧一个秀士打扮的人突然朗声道:“甘露寺素以禅功精奥,戒律谨严著称,苦行禅师你曾以十年苦关扬名天下,哪知道依然未曾堪破情关,可怜可笑!”

凌玉姬得知这个和尚竟然出身金陵甘露寺,想起那法海和尚,不由得暗暗凛惧。

苦行禅师肃然望那中年秀士~限,缓缓道:“博驾想必就是丰都秀士莫庸了?久仰得很……”

丰都秀士英庸冷冷一晒,道;“排师法限好利,兄弟早已打算今日见过美艳夫人之后,就南下赴甘露寺向排师请教清教……”

这两人虽然没有剑拔夸张之态,但面色口气中透出一片杀机,宛如怀有深仇大恨的人一般。其余的人个个神情冷漠,似乎这两人必会如此,因此无一感到惊讶。

那美艳夫人突然哼了一声,登时全厅皆寂,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她面上。

她的神情阴冷已极,扫观众人一眼,最后落在苦行禅师面上,缓缓道:“你如今已经见到我,可看出和二十余年前有何分别?”

厅中一片沉寂,显然大家都等候那苦行禅师回答。却见那苦行禅师垂眉阎目,过了一阵,还不说话。

座中一个身穿白衣的人忽然起身,大声道:“夫人可允许我说话?”

大家都转眼看着此人,美艳夫人道:“这一位可是齐鲁五雄的老文范彦?有话请说。”范彦离座走到厅中,环视众入一眼,道;“我不知诸位有没有同感,但在兄弟眼中,美艳夫人已经老啦……”

美艳夫人神色微变,不知不觉举油障面,好似要遮住迫人而来的衰老。

众人都被她这种神态所动,个个不约而同地站起身子。凌玉姬更觉不解,心想这美艳夫人看上去不过三十许人,尚有倾国倾城之貌,哪得言老?

范彦趁这机会,刷地纵到美艳夫人身边。他的身法快疾天伦,宛如一缕轻烟。看他迅急的去势,似是想对美艳夫人有所不利。

美艳夫人这时反倒突然变得十分冷静,斜脱范彦~眼。她椅侧的青在传婢刚刚移动脚步,想拦截那范彦,却吃她微一抬手,下令阻止,因此那青衣情婢便不再动。

但在美艳夫人另一边有一人影却倏然掠到,拦在范彦面前,冷冷道:“范老五你要怎样?”此人落地现身,却是个身材矮小,身穿短打衫裤,颈子上系着一条红丝巾的中年人。长得五官端正,却甚是普通。

他的身法快逾掣电,教人几乎看不清楚。范彦双眉一挑,厉声喝道:“在这长妇之前,你我多年交情何在?”

那矮小精悍的汉子五指箕张,迎面抓去,出手迅决之极。范彦左手疾封,右手慾劈未劈,底下却忽然飞起一脚,快如电光石大,直向对方裆下踢去。

那短小汉子手法一变,五指灵活变化,每~个指头罩住敌人左手上的一处穴道。另一只手却骄指向下面戳去,身形横移两步。

范彦手脚齐收,也模移~步,右掌“呼”地劈出。那矮小汉子右手五指聚拢,向他掌心啄去。范彦口中咒骂一声“你奶奶的”,掌势急收,身子也退开数尺。

这两人动手时只不过转眼工夫,已拆换了数相,当真快如电光石火,每一招都是精奥武学中的险恶绝着,随便哪一个人失手,势必立时尸模就地。

美艳夫人曼声道:“神指丁岚威武更甚于当年,不知属何爵位?”

神指丁岚转身向着美艳夫人,躬腰俯首道:“了某侥幸名列伯爵,倒叫夫人见笑了!”

范彦突然无声无息地冲上去,拳掌并施,向神指丁岚后背大穴击去。神指丁岚刚刚旋过半个身子,范彦拳掌已打到,因此只凭一只右手封拆抵御。两人迅快天伦地连拆五六招之多,那范彦抢制了机先,手法越发险恶凶毒,迫得神指丁岚连退七八尺,局势险急异常。

美艳夫人突然曼笑一声,道:“丁岚虽是屈居下风,但他一出手时已失去先机,加以只能侧身用一只右手应敌,说起来不算落败……”

美艳夫人接着道:“吹日之局,仍未能引起我亲自出手的兴趣,但如若不露一麟半爪;想来你们必会大感失望……”

她这话自说自答,没有一个人能够插嘴搭腔。

美艳夫人媚笑一下,众人但感满堂生春,个个都呆呆凝视住她。生似从她倾城媚笑之中,勾忆起音年的绔旅旧梦。

只见她左手轻拍,那青衣诗婢立时举步移到椅前,躬身道:“婢子恭候玉旨!”美艳夫人道:“去分开那搏斗中的两人,但不许伤了他们!”

那青衣传婢应了一声,转身走去。这时厅中众人都露出不能置信的目光,上下打量那个青衣诗婢。只见她长得俏丽纤巧,眸中威煞外露,年纪最多是二十左右,以她这等年纪,居然要出手分开范老。丁岚两人,当真万万难以令人置信。

但见她忽然疾出左手,向那屈居下风的丁岚胁下大穴点去。众人看了大感惊讶,凌玉姬不禁失声而叫。美艳夫人听到她的声音,突然凝目瞧她,眼光不住闪动。这时了岚两面被攻,只好遏力侧开一点,青衣传婢倏然一掌向范彦劈去,恰好碰上他的拳势,嘭的一响,范彦竟被震退两步。

这青衣诗婢果真一出手就分开激斗中的两个名家,全厅之人无不骇讶交集。

范彦厉声道:“姑娘的卸势借力法虽然十分高明,但到底不是真才实学,范某要请姑娘再度指教……”他疾跨两步,当胸一拳劈去,他右拳为主,左掌为辅,务使青衣传婢无法后退或闪开。

青衣传婢冷冷一晒,玉掌疾出,硬拍在范彦拳头之上,“膨”的一响,范彦这一回仍然震得退了两步。只见那青在诗婢揉身欺上,左手忽点忽拍,迅快奇诡,范彦拆解不开,急急退了寻丈。

她这一手更把厅中诸人镇住,就在大家都错愕中,这青衣诗婢已珊珊走回美艳夫人椅侧。

范彦长长透一口气,仰天大笑一声,笑声甚是凄惨。那长身玉立的道上挺身走出,朗声道:“夫人座下那位姑娘,一身所学似是帝疆绝艺之一,不知贫道猜得对也不对?”

凌玉姬可听不懂那道人口中“帝疆绝艺”是什么意思,环视诸人时,只见他们个个都聚精会神望着美艳夫人,似是急于得到证实。她眼睛连眨,忍不住想开口说话。

丰都秀士冷笑一声,道:“兄弟前几日刚从江南经过,听说甘露寺屡遭挫败,最近的一次是该寺第三位高手嗔尊者率同数名好手,围攻一个叫无名氏的人,被那无名氏连伤两个僧人,突围而去……”

他的话声忽然顿住,两眼望着苦行排师,嘲声道:“你可知道此事?”

苦行禅师摇摇头,莫庸接着道:“你是否真不知道,那是另一回事。且说这无名氏的武功路数,据说就是帝疆绝艺之一,以兄弟猜度,正是美艳夫人座下那位姑娘同一家数……”

美艳夫人哦了一声,苦行禅师已接口道:“莫庸你如是猜度之言,怎知无名氏的手法与这位姑娘一样?”

莫庸诡笑一声,道:“就算兄弟当场目击,禅师又待如何?”

苦行掸师缓步上前,沉声道:“你承认就好办啦!”莫庸面上虽仍挂着诡笑,但眼中神光凝聚,分明已蓄势运力戒备对方。

坐在最侧边的凌玉姬一直想不通这些人为何动不动就出手以命相搏,同时又被“无名氏”三个字震得心神大乱,修然起身叫道:“你们不要打,请不要打,无名氏在哪里?”

丰都秀士莫庸和苦行禅师本已到了弩张剑拔之际,突然都各自退后一步,转眼望着凌玉姬。其余的人个个都似是受到巨大的震动,齐齐向她瞧去。甚至连美艳夫人也从椅中起立,面上露出惊讶之容。

丰都秀士莫庸道:“老天啊,这声音多么惊人……”他环顾众人一眼,只见人人都微微颔首同意,于是又道:“无名氏目下在何处,谁也不知道,我是七。八天以前在江南嘉兴附近见到他的!姑娘就是凌玉姬么?”

凌玉姬听见他说七八日之前还见到无名氏,可见得无名氏虽是掉落无底绝壑,目下仍然未死。这消息太过出人意料之外,因此她生像失魂落魄似的,哪里还会回答莫庸的问话。

神指丁岚大声道:“喂,你可不可以把丝巾拿掉,让大家瞧瞧你的面孔?”

凌玉姬神思恍惚地坐回椅上,恍如不闻。

众人征得一怔,美艳夫人突然曼声道:“这个小姑娘是我座上宾客,你们为何不向我询问?”

范彦应声道:“不错,不错,假如凌王姬的面貌正如我们想象之中一般,夫人哪还有立足之地?”

那虎头燕颔的楚姓大汉和铁胆赵七同声叱道:“混帐东西,竟敢侮辱夫人……”

范彦厉声大笑道:“我有什么事不敢做?为了这个妖妇就曾亲手把四位兄长杀死……”

厅中之人尽皆愕然,美艳夫人曼声而笑,道:“范彦你疯了么?这等事怎可明说乱道……”

范彦接口道:“怎么不可说,若然你还像首年那等年轻美艳,我自然不说!”

姓楚的大汉跃到他面前,厉声道:“姓范的接我三招再说!”此人虽是怒不可遏,但仍不肯出手暗袭。等到范彦凝神戒备,方始出拳向他胸口击去。他拳发连环,力道奇重,只激得满厅风力旋卷。

范彦也是双手并用,忽拳忽掌,接住对方开头第一招。那楚姓大汉继续出拳猛劈,拳力越劈越重,一连数拳,把范彦震退五六步远。神指了岚突然斜跃上来,楚姓大汉明知这丁岚乃是武林中有数高手之一,怕他出手与范彦一道夹攻,疾忙侧闪数步。

丁岚指影一拂,数缕寒风,已袭到范彦面门。范彦本来就居于劣势,被他乘虚攻入,登时手忙脚乱,奋力封拆。丁岚十指如风,忽弹忽戳,攻势宛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这两人均是一时名家,手法迅快异常,错眼间已攻拆了七八招之多。只听了岚大喝~声,左手五指倏然拂中范彦肚腹之上,范彦惨呼一声,忽然跌倒地上,身躯结缩如虾,似是肚上剧疼难当,因此失脚都抽缩在一处。

凌玉姬早被这场搏斗惊动,此时目睹惨状,不禁骇然尖叫一声。

丰都秀士莫庸跃到范彦身边,俯身看了一下,挺起身躯阴声道:“丁岚兄的牵机指力名不虚传,但以兄弟想来,你今日虽想仗着牵机指力独占夫人,却也不易尽杀此地群伦……”

神指丁岚冷冷道:“哪一位如果不服气,不妨出来向兄弟挑战……”

那长身玉立的道人这时已移步走到凌玉姬面前,缓缓伸手揭她面上丝巾。

凌玉姬心头大震,跳起来向厅外奔去。突觉眼前一花,那长身玉立的道人已拦住她去路。凌玉姐见他身法这等神速,顿时愣住。这时但觉面上一凉,那条丝巾已被道人揭开。

那长身玉立的道人突然间目瞪口呆,露出一派错愕的神色,似是凌玉姬的面上,有什么东西使他心弦大震。众人正在惊疑瞧看,却因凌玉姬背向大家,因此看不见她的面孔。

但见那中年道人面上惊震错愕的神情尚未收敛,忽然双眼一翻,嘴巴一闭,登时栽跌地上。

众人都不知怎么一回事,那凌玉姬已急急忙忙返回面孔,向外奔去。

苦行禅师和丰都莫庸一齐移动身形,跃到那中年道士身边。苦行禅师迟疑一下,没有俯身检查,让给莫庸查机。

丰都秀士莫庸弯腰伸手移动那中年道士一下,立即起身宣布道:“玉虚官浮尘子已经死啦,但原因不明!”

苦行禅师道:“啊弥陀佛,浮尘道见死状正如贫憎的师侄法海,乃是中了一种无色无嗅的剧毒……”

凌玉姬刚刚奔到大厅门口,忽觉身边劲风飒飒掠过,扬目瞥去,但见门外已站着两人,一个是虎头燕颔的楚姓大汉,另一个就是神指丁岚。

她亲眼见过这两人的武功十分高强,不禁骇然停步。那神指丁岚冷冷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美艳夫人媚功迷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