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疆争雄记》

第06章 十二散手瑛姑伤元气

作者:司马翎

  凌玉姬目瞪口呆,呐呐道:“你早已知道夫人是你的亲生母亲的了?”

  “当然啦!”她冷硬如石般说:“前几日你们在房中谈话之后,她出来见到我,忽

然感情激动,亲口对我说我姓来,因此,我连父亲是谁也晓得啦

  凌玉姬接口道:“是谁呀?”

  她的声音表情教人一望而知她的的确确想知道这件事,并非借着对答而拖延时间。

  来被媛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父亲就是甘露寺苦行禅师,他俗家姓宋。在夫人

所有的面首中,只有他一个人姓来……”

  凌玉姬叹一口气,道:“你能够知道生身之父是谁,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她一提及对方的父亲,自家也不禁想起爹爹,顿时间勇气百倍,争取最后时机,细

想爹爹对自己说过的种种奇谋应变的故事,看看其中有没有适合现下危急的情势而可以

借用以脱身!

  被姑似是因平生未曾与别人谈过自身父母之事,是以这时反倒不急于取她性命,道:

“假如苦行禅师乃是帝疆四绝之一,那时我就会认他为父,但他不过是位列子爵的武林

好手,连我武功也及不上,哼,哼,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处?”

  这些话使得凌玉姐大吃一惊,道:“胆父亲总是父亲啊,他的武功纵然比不上你,

又有什么关系?”

  玻姑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你懂得什么,武功就是一切,试想你如果目下武功高

强于我,怎会落得这等狼狈地步?而且,只有练武运功之际,才可以忘却世上的所有烦

恼忧虑……”

  凌玉姬墓然得到一个灵感,她自家慎重地考虑了一阵,不禁暗暗露出笑容。

  瑛姑收摄心神,举步向她迫近,蓄势慾发。只见她满头秀发微微建起,身形也乎涨

大了许多。就算是不懂得武功的人,看了这等行将出手的威势,也会知道这一击必有惊

天憾地的威力。

  凌玉姬心头一阵寒凛,连忙道:“瑛姊姊我只问你一句话,然后就死而无憾!”

  被姑果然没有立即出手,两道锐利如剑的目光在她面上盘旋了一下,冷冷道:“说

吧!”

  “请问被姊姊,你既叫得出我刚才出手的一招是‘金指渡厄’,自然晓得我家传十

二散手的来历了!”

  她说到此处,略略一顿,被姑眼中闪掠过疑惑的光芒,峻声道:“你到底要问什

么?”

  凌玉姬道:“我只知传授武功给我的人名叫凌波父,是我爹爹,但这次出门经历过

许多事,现在可就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姓凌。你既然晓得有帝疆四绝以及指得出我的招数

名称,自然也知道这十二散手是帝疆四绝中哪一个的绝艺了。”

  被姑道:“帝疆四绝的名字除了夫人也许听过之外,谁也不晓得!不过这一把我却

可以肯定告诉你,乃是属于拳掌称绝的‘金拳’一脉!”

  凌玉姬大感失望地哦了一声,接着道:“原来你也不晓得我爹爹的姓名,那就算了,

爹爹啊,如果你老人家知道我惨死在大漠之中,一定会后悔万分。”

  瑛姑迫近一步,接口道:“后悔什么?”

  凌玉娘道:“我爹爹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但他老人家却不许我修习武功,以致他

的女儿难免有今日的下场,若果他得知此事,岂不后悔?”

  瑛姑冷笑一声,拳掌斜拍她左胸大穴,左手已捏住拳头,蓄势慾发。

  凌玉姬左臂一抬,右掌从肘下手削出去,乍看生像是双手开弓,手法极为特别及奥

妙。

  瑛姑陡然感到先劈出去的右掌吃她封住,兼且连左手慾发的把式也吃她这一把封蔽

得无法击出。心头一凛,展开迅快身法,错眼之间,已围绕着凌玉姬的身形急走了三匝

之多。

  凌玉姬但听风声飒飒,眼前人晃动,竟看不清楚瑛姑使的什么招数。因此她无法应

付,只好把刚才使出的十二散手中第四式“西风残照”其中变化继续施展出来。

  只见她的动作温雅美观,出手不决不慢,但身处局中的瑛姑却感到无懈可击。

  这瑛姑也非等闲之辈,继续施展奇快的身法,疾奔迅绕,错眼之间,又走了四五匝

之多。

  陡听瑛姑冷哼一声,五掌疾拍,“啪”响了一声,她的手掌已击在凌王姬的左掌之

上。顿时把凌玉姬震得脚下不稳,连接退了五六步之多。

  等到凌玉姬站稳时,被姑已快逾闪电般抢人她拿圈之内,疾的伸指点在凌王姬左臂

臂弯之上,凌玉姬哟了声,左边身子已经动弹不得。

  瑛姑仰天冷笑道:“我看你这一回用何招数可以阻挡得住我的一击?”

  口中说着话,双目寒光似移到凌玉姬面上。接着倏然一掌迎面劈去。

  这时,凌玉姬虽然左边身子失去感觉,但右手仍能发招护身。可是她却没有抬臂出

手,口中轻叹一声,瞪眼等死。

  瑛姑掌势快要努到她面门,这一掌过处,凌玉姬那张美艳如花的脸庞顿时变成一片

血肉模糊,同时头骨尽裂而死。

  但她却蓦然撤回掌势,冷冷道:“你为何不出手招架?敢是我太快了?”

  凌玉娘愣了一下,反问道:“你要取我性命,为何收回掌势?却关心我不出手封

架?”

  瑛姑并不回答,突然伸手点在她左腹的“期门”“太乙”“天枢”三处穴道之上。

  凌王姬面色忽变,只觉全身一阵痛痒之感袭上心头。疼痛虽是可怕,但这刻却远不

及痒令人难熬。她两手向身上播抓,但全身无处不痒,使她无从握起。而且被手指碰触

着的地方,痛不可当。

  她已忘了左边身于本来麻木不仁之事,双眸中流露出痛苦光芒,娇躯扭动得像条蛇

一般!

  她一生中过的都是娇生惯养的日子,哪曾遭受到这种折磨?因此她此刻心中的痛苦,

比肉体的痛苦还要令她感到难以忍受。

  瑛姑接触到她的目光,发觉平生从未见过这等愤怒、绝望、痛苦的眼睛,不由心头

一震,一掌拍去,顿时解开她身上的穴道禁制。

  凌玉娘的泪珠滚滚流下,把面纱沾湿一大块。

  瑛姑一定神,冷冷道:“现在你晓得我的厉害了吧?”

  凌玉娘无言地望着地上的沙子,轻轻点头。

  瑛姑道:“你把十二散手传给我,我就放过你!”

  凌玉姬举手指一指眼中泪水,道:“我本来就想用十二散手向你交换,可是你……”

  瑛姑厉声道:“我什么样?”

  凌玉姬打个寒噤,心中十分害怕她再用禁穴道的手法来治自己,因此不敢做声。

  瑛姑接着道:“你目下可是不愿交换了么?”

  凌玉姬突然内心一阵激动,大声道:“不错,我不教你了!”

  瑛姑缓缓举起右手,口中厉声道:“不交换就拉倒,你以为我不学作家传十二散手

就不能纵横天下么?”

  凌玉姐看她的手指渐渐迫近,心中涌起一股寒意,将早先的那阵激动淹没,连忙后

退道:“不要点我,不要点我……”

  瑛姑翠眉轻舒,眼中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但目中话声仍然十分狠厉,道:

“那么你先跪下去,向我乞求!”

  凌王姬的身体和意志上的反抗力量完全崩溃,双膝一软,跪倒在沙堆之中,俯首哀

求道:“请你饶恕我吧!”

  瑛姑沉声道:“我这人做事向来公平,你只要把十二散手传给我,事后绝不取你性

命!”

  凌玉姬俯首应一声是,瑛姑又接着道:“你先说一招出来,我看看十二招要多少时

间才学得会!”

  凌玉姬当下说出第一招“天马行空”,说得条理清晰,十分详尽。

  瑛姑听完之后,瞑目想了半晌,面上透出笑容,顿时变回妩媚俏丽的女孩子。

  她叫道:“奥妙极了!当真奥妙极了,这一招我虽是练过,但一直没想到其中还有

这么多的变化……”她沉吟一下,接着道:“我想十日总够了,对不对?”

  凌玉姬茫然道:“我……我不知道……”这时,她还跪倒在沙子中,样子十分惹人

怜悯。瑛姑却一丝一毫无动于衷。自个儿自忖了一阵,想好主意之后,才命她起身。

  凌玉姬茫然地瞧着她,心中思潮起伏。只听政姑道:“你向天发个毒音,答应在这

十日之内,要尽心尽力把十二散手传给我,在十日之内,任何人叫你或发生任何事,你

都不离开我身边。任何人跟你说话,我准你说一句,你只能说一句,我不准就不说,听

清楚没有?”

  这瑛姑筹算得十分细密周到,这一来只要她具有过人的学武资质,十日工夫,定可

学会带疆绝艺其中之一的十二散手了。

  凌玉姬尚未作任何表示时,瑛姑又接着道:“你家传的十二散手自是武林人梦寐以

求的绝艺,因此我也有一样东西作为交换!”

  这话确实大出凌玉姬意料之外,因此怔怔地看她,不知她用什么东西来跟自己交换。

  瑛姑接着道:“十日期限一过,不论我是否完全学会十二散手,打那时起,我愿屈

身充任你的待婢,为期一年。在这一年以内,你可以指令我做任何事情。”

  凌玉姬感到十分有趣,道:“假如真的这样,我在这一年之内谁都不怕啦!”

  瑛姑道:“当然啦,除非对方比我武功更为高强,不然的话,你一下令我就把对方

杀死!但在这十日以内,你还是小心一点为是,若果你没有尽心传授十二散手给我,那

就绝不留情!”

  凌玉姬当下照着她的话,向天发个毒誓。瑛姑立刻在沙上比划第一式“天马行空”。

  这一招变化繁复,越是用心研究,越是觉得奥妙无穷。她比出的招式如有错误,凌

玉姬就出声指正,这样练了许久,总算学会了第一招。

  她们刚刚上马,那六名武林高手业出现,转眼间已赶上她们。

  楚南宫望着凌玉姬,道:“凌姑娘可要喝点水?”原来在众人之中,只有她没有带

着水囊。

  凌玉姬没有回答,催马跟着瑛姑向前走去。楚南宫碰了一个钉子,不觉为之一怔。

  众人走了一阵,陡然间天昏地暗,狂风啸号,黄沙蔽日。那些马匹都惊嘶不已,人

人都赶快勒住马匹。他们这一路上曾碰上几次狂风,经验已丰。当下迅速地把坐骑及驮

着行李的三匹马牵在一起,围成一个圈子,人就在圈中蹲坐不动。

  狂风劲扫而过、风中那些沙子打在皮肤上甚是疼痛。铁胆赵七随手取了两张毛毡,

递给凌玉姬,道:“快点连脸都盖住……”

  凌玉姬默然取过,罩盖住全身,赵七定声问道:“现在可觉得好了一点?”

  她躲在毛毡内,没有哼声。丰都秀士莫庸阴笑一声,道:“赵兄白费心思啦,她绝

不会向你道谢……”

  铁胆赵七温道:“哪个要地道谢……”这时,风势更为猛烈,他们一张嘴就吃进不

少沙子,因此大家都自动闭口。

  这阵狂风一直刮到天黑以后,方始平息,众人纷纷起来掸掉身上尘沙。

  瑛姑盘膝坐在地上,动也不动。那边众人已取出干粮和食水各自食用。凌玉姬饥火

熊熊,但又不敢扰乱玻姑的思潮,只好自个儿猛吞口水。

  苦行禅师缓缓道:“凌姑娘,你当真不饥不渴么?”

  凌玉姬没有做声,只向那和尚眨眨眼睛。

  神指丁岚接口道:“这样子倒也不错,不然我们还有回去的一程路,食物和水本来

就不大够,加上她一个人的消耗量,更感不敷……”

  楚南宫早先虽是碰了个钉子,但此刻又忍不住大声道:“凌姑娘,你当真不要吃点

于粮?”

  她默然不语,并且为了免得他们再出言再询问而把头转过那一边,看都不看他们。

  这边六位武林高手都怀疑相顾,苦行排师忖想一下,取了一点于粮和水囊,走过去

放在她身前,然后默然退开。

  凌玉姬立刻伸手取起来食用,楚南宫低吟一声,道:“她定是被点了痖穴!”

  丰都秀士莫庸阴声:“是又怎样?”

  楚南宫一言不发,大踏步走到她身边,伸手抓住她的臂膝,把她提起身。凌玉姬惊

讶地“哎”了一声,凝目望着他。

  楚南宫一松手,面色苍白地粮跄退了回来。灵隐山人在一旁道:“她如果被点住哑

门穴,我们怎会瞧不出来,幸而她叫了一声,解去一个疑团。”

  众人只好不再理会她,过了顿饭工夫。瑛姑在沉思中回醒,起身把凌玉姬拉到远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十二散手瑛姑伤元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帝疆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