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魂》

第二十一章 迷迷茫茫七盏灯

作者:司马翎

阅读提示:《大侠魂》内容可能已被删除或处于回收审核中,以下为第三方快照内容。

小辛将会遭遇何种凶险情况?这一次他能否达过命运之神摆布?何以李碧天说因为有花※语等三※在此而情势才变得更凶险?  小辛能不能突※命运的罗网?何以命运※使他丧生使他停止一切活动※争?莫非※亡就是人类的极限?  牌楼※数以千计的灯火逐渐暗淡,好象由于灯油恰恰用尽,所以火光逐弱渐暗,照这情形看,不久灯火就会全※熄灭。  梁松柏面孔仍然有光线照到,所以他面孔※极度讶疑极度恐惧的表情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他※巴的须已经不见影踪,割削得甚见平整。  他※※有个十字刀痕,由外到内几层※※都割裂通透,寒冷夜风从十字路※灌吹及肌※,但皮肉※没有伤痕没有※血。  小辛的刀不是横行刀。但普通刀到他※※居然与吹※过发宝刀无异,不但能轻易割去轻※飘动不※一点※道的长须。也能划※外内※。而功※※法之※妙更是无法形容描述。  但梁松柏惊疑大骇的并非小辛的刀法,而是黍米毫厘不差的极度准确。  如果刀尖差了分毫,不是割不了长须和※※,就是割※喉咙和※※肌※。  问题是小辛怎能判断得出※确之距离?梁松柏想不通所以大骇原因便在于此。  我明明已施展缩地术,任何人绝对无法判断得出我们相隔的距离。就算武功极高的高※也不行,为何小辛却办得到?  几个时辰前那无嗔※人亦曾设法测量距离。他甚至用数砖块方法。但仍然测不准双方距离。何以小辛办得到?  小辛淡淡道:“我宁愿割※一百个像你这种人的喉咙,也不愿捺※一只蚂蚁!”  梁松柏不禁感到不平,任何名种蚂蚁也决计比不※人命贵重,何况蚂蚁※本没有名种与否的区别。你可曾听过有人把蚂蚁当作宠物?把蚂蚁当作名马名犬一样豢养?  他道:“你为何不杀※我?”  小辛道:“这只是因为你有能※。已经近乎可以代表命运的能※。”  梁松柏道:“我不懂。”  小辛道:“你不必懂。你只※记住,只※你移动※步,我的刀一定立即割※你的喉咙。”  梁松柏道:“任何人都有权假设幻想……”  小辛道:“你敢不敢举步试试看?”  梁松柏道:“我决不

……当前章节内容为互联网快照信息,因本小说已被移除或处于待审核状态,暂不提供正文阅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