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0章 假面真人戏群邪

作者:司马翎

元丽忙摇手道:“我不是乔双玉,你们别这样瞧我。”

冯不良道:“你可有办法证明你真是元丽么?”

她振作一下,因为她一直显得有点儿精神萎靡。但她想了一阵,颓然道:“我如何能证明呢,你们从没见过我,我又是个孤女,多少年来,都在国师爷门下受训长大,连想找一个认识我的人来证明,也办不到。”

俞百乾淡淡道:“证明身份之事,不劳你费心了,本人自有炒计,可以知道你究竟是元丽呢?抑是乔双玉?”

他接着向众人遭:“早先兄弟曾经说过,哪一位若能的杀朱一涛,便将乔双玉相送。现在诸位当要晓得兄弟之言,不是空口说白活了,以我想来,智慧国师如非已将乔双五弄到手中.自然不须设计验明她正身。”

方雷突然道:“元丽,你何以全无精神?”

元丽白他一眼道:“还不是你的手法使得大重了。”

方雷道:“别冤枉我,我的点穴手法,并不凶狠伤人。”

元丽寻思,接着目光射到冯不良面上道:“那么便是你了。”

冯不良没有立刻回答,方雷问道:“他几时暗算你的,你可是中了什么奇毒?”

元丽点点头道:“是的,我已中了一种绝毒,那是他把锦盒丢给我,弄下的手脚。”

谢人愁马上道:“你假冒的是蛇蝎美人林幽,定须精通毒门功夫,方能担当这等任务,何况你自家也说过,曾经埋头昔练毒功,何以还会中毒?”

别人也和谢人愁一样,面上现出警惕戒备的神情,要知目下的情形摆得很清楚,那就是以元丽修习过毒功之人,尚且禁受不住冯不良的暗算,则这种剧毒一定是旷古绝今,厉害无匹。

他们都知道,元丽的冒充林幽,乃是经过长久的策划,严格的训练,决计不是急就章式的学几种毒功,就来充数。

故此益发可以推测出冯不良的毒功,实是突飞猛进,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了。

俞百乾哈哈一笑道:“冯兄可承认是下手之人么?”

冯不良耸耸肩道:“诸位是何等人物,兄弟岂能不承认呢?”

俞百乾又仰天而笑,众人都觉得十分不解。

方雷不平地道:“元丽虽然不是咱们自己人,但遭了冯兄毒手,也值不了俞兄这般高兴呀!”

莫问天附和道:“是呀,俞兄何事如此高兴?”

俞百乾道:“不敢相瞒各位,兄弟今晚感到最头痛的人物,正是冯不良兄。”

冯不良讶道:“是小弟么?这却是什么原故?”

俞百乾道:“不是为了你的盖世毒功,而是为了你的真正身份。”

冯不良更加不解,问道:“俞老哥这活怎说?”

俞百乾道:“兄弟一直认为你是最可疑的人,换言之,你极可能就是孤剑独行朱一涛。”

别人皆不做声,凝神侧耳,聆听这等大有波清云诡之妙的对话。

冯不良道:“那么小弟究竟是不是朱一涛呢?”

俞百乾反问道:“你是不是呢?”

“当然不是啦!”

俞百乾道:“为什么不是呢?”

冯不良耸耸肩道:“小弟自己当然晓得我就是我,不是朱一涛。可是这怎么说呢?为什么我不是他,那就不知道了。”

他虽是大毒门的领袖人物,但在俞百乾的步步追问下,也略略显得有点儿语无伦次了。

众人方在讶疑不定,俞百乾已道:“我却知道你不是朱一涛之故。”

冯不良恍然著有所悟道:“敢是与小弟放毒之举有关?”

“不错。”俞百乾道:“假如你是朱一涛,则你纵然通晓毒功,却仍然是冯不良的弟子辈,最多也不过和以前的冯兄一样水准,决不可能更高明。因此,你绝无可能暗算元丽得手,因为她也是一身毒功之人。最低限度已修成了百毒不侵之身。”

他说到这里,众人大致明白了。不过仍然没有做声,而让俞百乾说下去:“现在你既能暗算了元丽,一则表示你毒功大有精进,可喜可贺。二则亦证明你是冯不良而下是朱一涛。这是更力可喜之事,使兄弟从此可以安心了。”

这便是他为何欣然大笑的道理,说来真是够曲折精微的了。

方雷道:“俞兄之言,果然有理,如果你心中一直怀疑冯兄的真正身份,当然很不妥当。不过……”

冯不良接口道:“方兄可是想叫小弟为元丽解去所中之毒么?”

方雷道:“正是此意。”

冯不良道:“她眼下虽是中了兄弟的手脚,但短期间内,不致有性命之虞,这是小弟可以保证的,方兄不必过虑。”

方雷面色一沉道:“兄弟岂能不多想想,试问元丽是俞兄妙计生擒之人,何等重要?俞兄没有让你动手,你已暗暗施为。以兄弟的立场,虽是谈不上兔死狐悲,但却不能不疑神疑鬼了。”

他手已移到适当部位,竟是随时拔剑拼斗之意。

莫谢二人,虽然很想方冯二人斗上一场,但他们却不能没有兔死狐悲之感,假如方雷被毒死的话。再说目前的局势,应以外敌为重,自家先行火拼,实是大为不智。因此莫问天开口道:“两位仁兄不可意气用事,且听俞兄的话……”

他这话说得十分巧妙,既不得罪任何一方,又表示了立场。那就是说,命百乾如果制止不了他们,而必须动手的话,百邪派双妖决计帮忙俞百乾这边。

方冯二人果然都软化了,这从他们收拾起弩张剑拔的气势上,即可得知。

俞百乾道:“冯兄最好还是解去元丽所中之毒。”

毒郎君冯不良迟疑了一下,才道:“好的。”

他从囊中取出一个小小木盒,上下四方都以蜡纸封住,那是隔绝湿气以及防止泄去葯力的装备。

大家见他如此慎重的收藏此葯,心想那一定是名贵无匹的解葯,都睁大眼睛,瞧瞧此葯是何模样。

冯不良拆开了腊纸,打开盘盖,只见里面有两粒碧绿色大如龙眼核般的葯九。盒盖一打开,登时散发出一股清香,弥漫满厅。

元丽秀眉一皱道:“这可不是紫金藤的香气么?”

冯不良颔首道:“不错。”

元丽道:“紫金藤乃是最好的降真香而已,虽然功羊辟怪异恶气,可疗金疮伤折,止血定痛,消肿生肌,但却不是解毒的灵葯,只不知冯兄何故使用此葯?”

冯不良微微一晒道:“葯物之性,虽是各有功效,但合则生变,千头万绪,无穷无尽。纵是大智之士,穷毕生之力,亦难以尽窥奥妙,我此葯自有灵效,不是外人所能揣测的。何况葯贵对症,只要用之得当,驱病痛如风扫落叶。你若是害怕我另有图谋,那就不要服用我此葯。”

元丽忙道:“冯兄别生气,我不过是好奇,所以问上一问罢了。”

毒郎君冯不良自然不会小气得为了一言而收起丹葯,当下仍然递了一颗给她,顺手把盒子放在桌上道:“请把右手伸出来。”

元丽左手接过丹葯,又依言伸出右手道:“干吗?”

冯不良撞她右手手腕道:“你这五指尖尖,仍然沾有葯性,须得清除,兼之服葯,方能见效。”

元丽忙道:“既是如此,请冯兄速速施为。”

冯不良转眼扫视众人一赐,他面部因有人皮面具之故,所以一直没有丝毫表情,但这样更显得他诡异可怕,使人间不透他的喜怒。

他徐徐道:“兄弟打算用嘴吮元丽的指尖,假如没有人反对,兄弟就动口啦!”

谢人愁忍不住笑道:“冯兄请吧,元丽的玉指再销魂些,也没有人敢放在口中。”

冯不良点点头道:“兄弟亦是这样想,方兄怎么说?”

众人的目光都转到霹雳手方雷面上,瞧他怎生回答。

要知目下元丽简直已成了方雷的禁膏一般,是以冯不良最后向他发问,不算得是多此一举。

方雷道:“冯兄请动手吧,兄弟决无异议。”

冯不良这才望着元丽道:“你指尖上之毒,须得我以本身真元所化的唾沫予以化解,若是留下丝毫,一个时辰之后,便又发作,故此你必须等上一时辰,如不发作,便可以放心了,这一节我那林师姐,大概没有传授与你吧?”

元丽摇摇头道:“她从未说过。”

冯不良道:“你服葯吧!”

元丽把葯吞下,冯不良迅速把她五只手指,一一塞入口中吮。她的手指,纤美白皙,宛,。玉葱。人人见了,都很羡慕冯不良的艳福。他们同时也发现,每当冯不良换一只手指舔吮的起初,元丽总是如被炙似地颤抖一下。由此可见得冯不良这一着,的确有点道理。

冯不良不久,就把元丽五指舔过,便放开了她,退到一边,瞑目运功,不知捣什么鬼。

方雷讶道:“冯兄你怎么啦?”

他见元丽在这顷刻间,不但恢复了神采,而且玉颊上也渐渐呈现娇艳的颜色,所以很放心,只问冯不良的情况。

冯不良没有回答,似是不能分神。

俞百乾道:“以兄弟看来,冯兄是步步为营,正以内视之法,查看自己有没有着了元丽的毒手。”

莫问天道:“凭良心说,我如果是冯兄,也要这样做的,天知道元丽有没有从林幽处学得什么绝着足以制同道高手的死命。这等事不可不防。”

方雷道:“哼,哪会有这等事?咱瞧你们就是喜欢瞎疑心。”

俞百乾道:“方兄说得不错,元丽绝不会暗施毒手的,但方兄可说得出其故安在么?”

方雷两目一瞪,寻思了一下,摇头道:“兄弟说不出来。”

俞百乾道:“那么兄弟试行分析一下,刚才冯兄在无意之中,透露出他舔吮元丽五指以解奇毒之法,须得使本身真元所化的津沫,方能克制清除毒性,假如元丽向他下手的话,则冯兄顿时真元减弱,气机阻滞,可能影响化解毒性之功,这样元丽固然达到暗算目的,但自身亦将受害。试想她岂肯这样做法?”

众人一听俞百乾的分析,果然丝丝入扣,精徽准确,不觉俱皆折服,深信元丽即使有暗算冯不良的本事,但在这等情况之下,决计不敢施展无疑。冯不良虽是正在施展内视之术,但大概也听到俞百乾的话了,马上就睁开眼睛,宽慰地吐一口气。

他仅仅透这么一口气,就使众人联想到大毒门中的人,心术何等冷酷,手段何等恶毒。因为假如不是彼此间们于作无情恶毒的暗杀的话,冯不良岂有如此紧张警惕之状?

这么一折腾,时间又耗了不少。

俞百乾道:“如果我的估计没错,把银牌送回来的儿也就快要抵达啦、”

莫问天道:“那方银牌,兄弟验看之时,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方雷也接口道:“兄弟亦有同感。”

俞百乾道:“我曾经赏了不少心思,最后认定这方银牌必定会发生问题,理由咱们已详细谈论过,不必再赘。至于银牌的古怪,当然也不外是利用毒力。相信这方银牌,外表虽然毫无可疑。但一旦靠贴人体,传得体温,经过一段时间,毒力便将发作。”

他转眼望向冯不良,问道:“冯兄是此遭中的宗派只不知这等施毒之法,办得到办不到?”

冯不良沉吟道:“办是半得到,但是……但是毒力却不甚强,如果对付平常之人,自无问题。若是对付起身怀武功之士,那就不一定奏效了。”

众人听了,都连连点头。

谢人愁道:“冯兄之言十分合理,著是据理推测,定当如此,方始合理。”

方雷道:“假如咱们派出的是真正的高手,抗力强韧,说不定能支持到居庸关,则智慧国师岂非失算了?”

这话一出,连冯不良在内,又都点头,只有俞百乾台含自若。

这时元丽却高声道:“不,国师爷智谋绝世,算无遗策,天下没有一件事他办不到的。”

俞百乾道:“我也是这么想,智慧国师焉有办不到之事。”冯不良抗声道:“但据小弟所知,的确很难奏效。”

俞百乾道:“我只要补充说明一下;诸位定必完全同意此一说法。”

众人无不涌起了先听为快之心,瞧瞧这位无形的领袖人物,有何出奇理论,足以证明元丽与他的看法。

俞百乾道:“我且把因果关系倒转过来,那就是说,由于智慧国师没有办不到之事,所以敢信必能使传送银牌之人,在一定的距离内,突然倒毙。”

他稍稍停了一下,又道:“本来的因果关系,应该是测出了他的手法,又证明的确奏效,方可认定智慧国师,无所不能,现在我反转过来,倒也可以解决这个难题。”

他虽然又停歇了一下,但人人都不做声。

俞百乾当下又道:“我从各方面设想,甚至设想自己就是智慧国师,以求得答案。终于在几经努力之后,才恍然大悟。”

他老是在卖关子,使众人为之心痒难忍。

冯不良这时提出疑问道:“可是毒力皆有天然的限度,任何人也不能使毒性变得如此剧烈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假面真人戏群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