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1章 敌友联盟战金蝇

作者:司马翎

这些东西,他每搜出一件,就小心的放在脚边,既不丢弃,亦不交给俞百乾。

最后朱一涛停手了,俞百乾才道:“这些物事,你打算怎生处置?”朱一涛道:“反正以咱们的身份,绝不使用这等恶毒火器,自是毁去的好。”

俞百乾道:“不对,咱们对付别人,固然绝不使用火器,但对付智慧国师,那就不同了。”

朱一涛笑一笑道:“连这个女孩子也能在爆炸中脱身,智慧国师更不用说啦!”

俞百乾道:“这话虽是有理,但平白毁去这等精妙火器,未免太可惜了,兄弟提议最好问间文华关于火器的用途。”

朱一涛指力一变,改制她别的血脉和穴道,让她可以开口说话,但全身仍然动弹不得。

他道:“俞兄之言,你听见了没有?”

艾华忙道:“我听见啦!”

“那么你说一说,这些火器有何妙用?”朱一涛嘴巴在问艾华,眼睛却瞬也不眨,盯住俞百乾。

艾华道:“只有那几枚称为五雷珠的火弹,有点儿用途。”

朱一涛道:“还有两个铁盒,装的什么东西?”

艾华道:“一盒是各种葯物,有易容丸、麻葯。救伤续命的灵丹等等。另一盒是我私人的小东西,都是珠宝之类。”

“那么这个纸包呢?”

“是配制火器的两种原料,因为不是到处可以购得到,所以随身带了一点儿。”

“你的话句句属实么?”

艾华忙道:“当然都是真的,如有一字虚假,甘愿受任何惩罚。”

朱一涛这才向俞首乾道:“俞兄既是三仙四佛之一,复又领袖四大邪派,因此若论胸中的见识,以及眼力之高明,自是无人能及。只不知艾华姑娘之言,可有虚假?”

俞百乾道:“如果你决定与兄弟一同去对付智慧国师,兄弟便讲真话,如若不然,恕兄弟不作任何评论。”

朱一涛道:“咱们也该跟智慧国师摊牌了。兄弟答应与你一同前往对付这厮便是。”

俞百乾点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兄弟的看法,在你脚下这堆物事,艾华句句属实,绝无虚假。”

朱一涛道:“俞兄也这么想的话,兄弟就放心啦,但关于合作一事,恕兄弟变卦了。”

俞百乾讶道:“这话怎说,你好意思出尔反尔么?”

朱一涛冷冷道:“不怪兄弟变卦,而是俞兄并非诚意与我合作,所以取消前议。”

艾华本身虽是安危未分,可是对于这两个人的奇怪对话,仍然引起莫大兴趣,不由得静心聆听。

俞百乾摊摊手,耸肩道:“兄弟哪一点没有诚意呢?”

朱一涛道:“刚才你下判断之时,特别声明是我脚边这堆事物,因此她身上如果还有危险之物,我便不能怪你。当然不能不承认你没有骗我。可是你不向我点破此女身上可能还有危险这一点,已说明你的诚意,并未达到可以推心置腹的程度了。”

俞百乾道:“假如我说根本没有想到她身上尚有危险呢?”

朱一涛道:“咱们是什么人物?何须强辩。”

俞百乾点头道:“好,我承认就是,所以我声明我的判断,只指地上之物而言。”

朱一涛伸手在艾华双时后面,先后摸出两把短细的小剑,只有三寸长。但闪射出蓝汪汪的寒光,可见得这两支小剑,既锋快而又淬过剧毒。

俞百乾道:“朱兄毒功绍世,这等毒剑谅也不能伤得了你。”

朱一涛道:“但我还是不要用性命试验的好。”

他话声未歇,突然健臂一振,把文华抛向俞百乾,势道极为猛急。俞百乾不敢抱接,因为他不知朱一涛是否会衔尾攻到?是以身子一恻,让过艾华娇躯。

艾华在这一瞬间。禁不住骇然尖叫。

要知她去势迅猛非常,俞百乾既是恻身让开,则她势必憧向后面的墙壁上而立时丧命不可。

俞百乾眼光闪动之际,已看见朱一涛仍然站在原处,没有扑来。是以反手一捞,及时把艾华接住。

朱一涛脚尖一勾,竟把地上一堆物事中的五雷珠,勾了两枚上来,托在掌中。

说时迟,那时快,俞百乾随手一推,艾华整个人呼一声;又向朱一涛飞去,势道之劲厉,骇人听闻。

朱一涛当然可以侧身让开,任捍艾华摔到巷外去。但他已计算得清清楚楚,如果他侧身一让,则俞百乾定可趁机逃走。虽然朱一涛他手中握有五雷珠,可是慢了这一线,俞百乾已足够作曲折的逃遁了。

换句话说,俞百乾目下不可作直线的逃走,因为朱一涛可以利用五雷珠,向他遥遥追击。

但如果要利用地形,曲折逃遁,便必须在起步时,有一点几时间给他才可以。

朱一涛既不能闪开,只好挥手一掌拍去,立时击中文华的胸部,却没有一点儿声响。

艾华的身子又呼一声飞迟,疾向六七步外的俞百乾撞去。

这时如果俞百乾跃逃,朱一涛便可毫无隔阻施展五雷珠追射。又如果朱一涛随着艾华的身形扑去,则变成了短兵相接的局面,其势不能使用火器了。

俞百乾也像朱一涛一般,迅快出掌,向艾华背后一拍。

在这一触之际,他已施展上乘手法,把冲到的劲力转变为送出,于是艾华的身体,又呼一声向朱一涛飞回去。

她被这两大高手,各逞精妙玄功和手法,把推送她的那服力量,变化为相反方向,这样一来一去,才不过三次之后,她已感到吃不消了。

但朱一涛和俞百乾,毫无停手之意。

朱一涛道:“俞百乾,你今日如不把真正面目揭露在我眼前,休想逃走。”

俞百乾道:“你最好还是与我合作,联手对付智慧国师……”

朱一涛一回挥掌击拍文华,把她送向对方,一面应道:“假如你把真面目揭露出来,我便与你合作。”

俞百乾道:“此事免谈,本人现下颇悔刚才没有及早下手。”

朱一涛道:“你刚才哪有机会?”

俞百乾道:“我只须发出某种暗器,分别击袭你和地上的物事,谅你不能不远远避开。”

朱一涛冷笑一声道:“这正是我何以把这等危险之物,放在脚边之故了。你只要略有异动,我就把那些物事,一脚扫出去。你一定不敢出手挡接,非躲避不可。是以之故,你仍然失去了机先。”

当朱一涛、俞百乾两人对答之时,艾华的身子如皮球一般,在他们之间飞来飞去,发出呼呼的风声。

幸而这两人的力道一直都不曾增加,否则以他们的内力造诣,逐渐积聚起来,她纵然不是摔死,也难逃震碎五脏之厄。

朱一涛又道:“以你的武功造诣,何苦保持神秘面目?”

俞百乾道:“这与你保持孤独的道理相同.乃是保存性命的要诀。不然的活,以天下之大,人物之多,若是有三几个高手异人,联手来袭,我仍然难以活命。”

朱一涛道:“咱们难道就这样僵持下去不成?”

俞百乾道:“只要你同意的话,本人马上停手。”

朱一涛道:“我平生不杀妇人孺子,这个戒条,你想必也知道。”

俞百乾自问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朱一涛有这么一个戒条,但为了想知道他底下还有些什么话,当下只嗯了一声。

朱一涛又道:“假如我今日把俞兄你收拾了,剩下我独力对付智慧国师,只怕有败无胜呢!”

俞百乾滇:“你知道就行啦,所以咱们还是联盟的好。”

他说到这里,恰好把艾华的娇躯推送回来。

忽然艾华道:“好吧!”

但见朱一涛双掌齐出,迎向艾华。

俞百乾大吃一惊,迅如闪电般跃退。

朱一涛双掌推处,艾华向左方空中飞去。而他本人则朝着俞百乾退路迅急猛扑。当然他已迟一点儿.所以落后了四丈以上。

可是身在空中的艾华,距俞百乾却不过是两丈左右。她迅即扬手,发出一宗暗器,电射俞百乾。

这宗暗器速度自是比俞百乾去势更快,霎时追上,就在堪堪击中俞百乾时,突然爆炸,发出一声巨响。

一时硝烟弥漫,空气中充满了硫磺气味。

朱一涛身形跟着已经到达那大团烟雾之处,挥掌扫劈,掌风劲刮,千下子就把浓烟扫开。

目光到处,只见俞百乾已失去了影踪。

他连忙跃到高处查看,只见艾华向西面奔逃,但那俞百乾已杏如黄鹤。

要知刚才五雷珠爆炸时,朱一涛一听响声,便知道不妙。因为这一声爆炸,并不沉实,可见威力有限。

及至浓烟一起,更可以确信这五雷珠的作用,乃是以烟幕迷阻敌人视线成份居多,炸伤人的用意小些。

朱一涛气恼得哼了一声,正想追赶艾华。但心念一转,转回爆炸之处,转动锐利的目光,四下查看。

他迅即发现有几点血迹,如果不是马上查看的话,这数滴血迹,很快便会湮役。

除了数点血迹之外,便查不到其他异常的情况。朱一涛挺腰长长吐一口气,放步奔去,迅疾异常。

这个市镇虽说不算小,但纵横也不过那么一点儿而已。朱一涛依照早先发现艾华踪影去路追去,速度虽快,并不心急。因为他记得此镇四下地势平旷,如果艾华奔逃出镇,在白日之下,她反而不易隐藏踪迹。

果然奔过最后一排房屋时,放目但见平畴百里,全无遮拦,不见有艾华的影子,他站着看了一阵,脑中却回想着一路经过的屋子的情况。

那些毗连低矮的房屋,无疑是较为贫穷的人家。著是躲到这些屋子里,很难不会被人发现。若是平日,艾华仗着美貌,如是被男人发现,尚可乞求对方不要做声,而大凡男人碰到一个美丽女子作这等无害的要求时,总会慷慨答应的。

只是目下由于连续爆炸,这个小小市镇,已经大为哄动。艾华的奇异行动,一定会引起麻烦。

所以朱一涛把那些低矮的房屋剔除/很侠就剩下面户人家;其一是距刚刚才逃走之处很近的一处人家,那是前后三进的高大房屋。

另一处就是在他右后侧不远的一座庄院,看来总有三进以上,两翼另有侧屋,还有厩房等建筑物。

他举步行去,绕到大门。但见围墙内是一片晒麦场,正当中是家把,两侧都有边门,而左面就是马厩,有两匹健马;系在外面鞍簿齐全。

他正在看时,一条大黄大已经汪汪地吠叫,还远远向他露齿作咆哮之状。

朱一涛念头电转,面上泛起了笑容,举步跨人庄内。

那只大黄犬扑奔而来,吠叫不已,为势甚凶。可是朱一涛相应不理,擅自向词堂门口那边走去。

他甚至连瞧也不瞧那头黄犬;直到黄大咆哮一声,蹿扑到身上咬噬之时,他才伸手对付。

但见他手快如电,一下子就抓住了黄大的嘴巴,使它嘴巴猛然合拢起来,再也张不开。因而别说咬人,连叫声也变成呜鸣哀呜了。

以朱一涛的功力,就算是虎狼之类的猛兽,这刻也不易挣脱,何况是一头黄犬。他拖着黄犬行去,一步也没有停过。

词内马上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二十左右的少年,面貌俊美。衣着华丽。另一个则是四十左右穿长衫的中年人,身材高瘦。

他们身上都带着兵器,同时行动敏捷,可见得乃是练过武功之士。而由于他们目光炯炯,精神充沛,可知他们的内功,都有相当火候。

朱一涛乍看之下,一时弄不清楚这两人之中,哪一个高明些,同时亦看不出有主从的迹象。

他暂时把他们看作是同等阶级身份之人,也假设他们的武功差不多。当下一扬手,把那头黄犬丢过去。

朱一涛的手劲自是非同小可,那头黄犬简直像是一块数十斤重的石头般,直向那俊美少年砸去,势急力猛。

那两人还未开口斥间,便已被朱一涛以先发制人的手法,弄得不暇开口,赶快侧闪,并且忙忙捞抓黄犬,免得它撞向墙上。

他们总算把这头黄犬捞住,迅即放落地上。那头黄犬竟一时爬不起身。

朱一涛笑道:“好本事,我这样子丢狗法,少说也有六七十次之多,每回都是主人陪狗在地上打滚,只有这次例外.哈哈……”

那俊美少年面色铰青,眼射凶光,厉声道:“你是谁?”

朱一涛冷冷瞧着他,反问道:“你们是谁?”

俊美少年怒极而笑道:“哈,你跑到人家家里逞凶,竟然一点也不知道这一家人的姓名的么?”

朱一涛哼了一声道:“快点儿说,别要耽误了我的事情,那时你们叩头赔罪也不行啦!”

俊美少年气得面色又转青白,穿长衫的中年人开口道:“他是本庄主人郭俊。兄弟马国栋。我们姓名已报,你老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一涛道:“这姓郭的一家,不是土豪就是劣绅,我最讨厌这等专门欺侮乡里的人。”

马国栋讶道:“兄台这话怎说,你是替什么人出头寻事来的?”

“不替什么人出头。”朱一涛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敌友联盟战金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