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2章 佳丽斗狠俏妖娆

作者:司马翎

这个人年约三旬,相貌老实,身上的装束显示他是地道的庄稼人。

朱一涛也停下脚步,心想此人突然出现,正好是自己经过之际,可见得他的出现,与自己必有关系。加上那两匹坐骑,这里面必有文章。

所以他很笃定地望着对方,等他开口。

那庄稼人果然开口道:“大爷你找什么人?”

朱一涛摇摇头道:“你找我才是真的。”

那人怔道:“我找你?”

“如果不是找我,我可要走啦!”

那人见朱一涛露出拔脚要走的姿势,立刻道:“不,大爷等一下,我家夫人想见见你。”

“你家夫人多大年纪了?”

那人道:“大概二十多岁吧!”

“那么我还是不见她为妙。”

“大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的口味一向喜欢年纪稍为大一点儿的。”

他略略凑近了一点儿,又道:“你是个老实人,也许还不懂得。女人定须年纪过了三十,才是最好的时光。”

那人道:“大爷的话小的不懂,只不知您可要进来见见夫人?”

朱一涛问道:“你家夫人可曾见过我?”

那庄稼人摇摇头,答道:“夫人有没有见过您,小的可不知道了。”

朱一涛道:“你真糊涂,她当然没有见过我。”

那人发愣地瞧着他,显然他们说了这一阵子活,可把这个老实的庄稼人弄糊涂了。

朱一涛使出移形换位的功夫,突然间已站在那人面前,相距得那么近,几乎互相碰到。他迅即压低声音道:“你快跑,找一面铜锣用力的敲,你们家里的人就可以平安无事。”

他的声音虽低,说得又快,但却是字字清晰,送人那个庄稼人耳中。

朱一涛不等他表示,一手把这个人拉出来,往外一推。这个庄稼人不由自主地冲出七八步,已到了路中心。

他只怔一下,便冲到对面的人家屋子里。朱一涛在这刹那间,目光向门口扫瞥一下,但见里面是一片宽广的院子,两厢和下面皆有房屋。院落内间无人迹,却有两匹马系在左方的屋门前。

朱一涛冷笑一下,迅即闪退,躲到隔壁一条小巷子内。

霎时间已听到当当当的锣声,以及那个庄稼人高叫之声。是以片刻间家家户户都出来了人,男女皆有,闹哄哄的询问那个庄稼人什么事情。

那庄稼人大声嚷叫说有强盗,登时更为喧哗,大门很快被打开,男男女女的村民涌了进去。

朱一涛在巷子里冷笑一声,走出来夹在人丛中,挤人那户人家内。只见成群的村民直冲正面的堂屋,自然是由那庄稼人领头,而他手中还敲着铜锣,人得堂屋内,只见一个年逾半百的老者,直挺挺坐在扶手椅上。

除了他之外,别无他人。但这个老者见到这么多的人闹哄哄冲人,居然动都不动,只瞪视着大家。

一众村民都停了步,最后面一名小伙子喊道:“裕三爷,你怎么啦?”

那个庄稼人奔上去,丢掉铜锣,也叫道:“老爷,老爷……哎,老爷怎的不会说话,也不会动弹?”

此时另外有人上前,伸手触摸这个乡绅老者道:“裕三爷还是活的,为什么不会动?”

朱一涛一瞧之下,发现这个老者被人点了穴道,但仅仅是麻穴而已,一个时辰之后自能复原。

当下抬头四望,锐利的目光,在四周甚至屋顶扫来扫去。

他自家也不知道在找寻什么,但他高度的警觉能力使他自然而然地视察四下的情况,尤其是在他使出手段,似乎使对方很狼狈之时,警觉性更不可减弱。

他的心突然猛烈地急跳一下,敢情在屋顶右方角落,隐隐有金光闪动。而且他那敏锐异常的听觉中,也似乎听到异声。朱一涛不暇寻思,摸出最后一粒五雷珠,一抬手向屋顶角落发射出去。

五雷珠到处,发出轰的一声爆响,鳖片屋角都被掀起。在碎瓦砖屑漫天飞舞中,五雷珠的火势笼罩了整个被爆炸洞穿空间。

朱一涛目力何等锐利,一瞥之下,已发现有一小群吸血金蝇,在烈火中倏然消失。

这一声巨大爆炸,以及强烈的火势,使得原本纷乱喧噪的厅堂,更为纷乱。

朱一涛迅即冲人厅后,但见人影乍闪,隐没于通人第二进的门内。

他更不迟疑,施展开身法,像一阵狂风似的卷去。就在内进的院子中,果然追上了他预料中的敌人。也就是施放吸血金蝇的马国栋,但出乎意料之外的却是艾华也在这儿露面。

朱一涛手中长剑发出阵阵森寒剑气,宛如惊涛骇浪般向二十余步外的两名敌人涌去,气势强大之极。

在那两人当中.反倒是马国栋被剑气迫退了一步,艾华含笑着,手挽花篮,望着朱一涛。

她的笑靥显示一片天真纯洁,可爱之极。如是单革以貌取人。决计想不到这么美丽可爱的一个少女,竟是心机叵测,手段毒辣的女魔头。

马国栋喘一口气道:“朱一涛,今日总算见识过你的本事啦!”

艾华接口道:“其实他若是比起俞百乾,还差了一截。”

朱一涛冷冷道:“可惜俞百乾不在此地,否则他一定非常高兴。”

艾华道:“我说的是真话,你看,闹了半天,真正到了拼命的时候,便剩下我们,俞百乾却不知藏在哪儿看热闹。”

朱一涛一面听她说话,一面潜心推想和查看。因为他不相信这而人乃是无法逃走而迫得与他对垒决斗。

只听艾华又道:“况且朱一涛你曾经被我们所擒,可见得你的厉害,有一个限度。但俞百乾却宛如千变万化的魔鬼一般,永远无从捉摸。”

朱一涛道:“这仅仅是一种比较的说法而已,目下你们两人体想逃出我的剑下。因此,对你们来说,我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马国栋显然感到这个敌人的凌厉气势难以抵受,而禁不住又退了~步。艾华不悦地斥道:“马兄,你如若完全被他气势压制,只怕我们今日当真要丧生在他剑下。”

马国栋一挺胸,道:“艾姑娘说得是。”

艾华又道:“我们快点儿收拾了此人,然后去对付俞百乾……”话声中花篮一扬,居然举步向朱一涛迫去。朱一涛心头现出警兆,因为她此举显然大是违反情理。

马国栋也挥动长刀,跨步订三。他与艾华略略错开数尺,变成犄角之势,可以互相呼应。

朱一涛宛如渊亭岳峙地站着不动,面上全无表情,教人无法猜测出他的心意,不过他剑上的凌厉威势,却丝毫未减。

双方迫近到六七步距离之内,朱一涛的剑势,跃跃慾发。虽然他的长剑井没有固定指向哪一个,然而他心中知道,这一剑定是首攻艾华。换句话说,在这一场拼斗中,他将以艾华作第一敌手,基于擒贼先擒王的原则,艾华便是第一目标。

他居然仍不发剑,使得艾马二人,都觉得惊奇。但正因如此,他们更觉得位个敌人,实是无法测得透。

原来朱一涛已在这堪堪出手之际,猛可醒悟一事,念头电转,忖道:“这两人竟敢露出挑衅之意,已是违背常情之事。而再瞧他们目下的情况,却又分明作坚定的打算,可见得在他们心中,根本不打算在武功上取胜,也就是说,他们另有制我之道。”此念一生,他当然不肯马上出手了。要知他单身孤剑,纵横天下多年,从未失手过一次。

固然是由于他剑术精湛,功力深厚。但他临敌之际的机警,以及过人的决断,皆是他不败的重要因素。

艾华面上的笑靥已经消失了,因为朱一涛的剑气,强大无比,与他对垒之人,实在不容易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朱一涛冷晒道:“艾华,你为何不再装出天真无邪的样子呢?是不是你心中充满了杀机,所以现出妖巫般的真面目?”

艾华和马国栋都领教过这个当代高手的滋味,是以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稍有分心,马上死于他剑下。

朱一涛突然长啸一声,剑光暴涨,还隐隐挟着凤雷之声,出乎意料地向马国栋攻去。

马国栋固然全力挥刀招架,使艾华亦不敢因对方没有正面攻击她而稍有松懈。她娇叱一声,挥篮自侧面扫挂敌人。

这智慧门的两人,本是采犄角相依之势,故此在一个人守,一个人攻的情况下,形成莫大的威胁。

朱一涛左手一拍,抵住艾华攻势,右手长剑,已劈中马国栋的长刀,铬地大响一声,把马国栋震开两步。

艾华继续疾攻,朱一涛只用一只左手抵挡,右手长剑如疾风般劈刺,一连三剑,把个马国栋迫到墙下,连喘一口气的机会也没有,情势危殆之极。

要知以朱一涛剑术之精奥凌厉,若是没有艾华从旁干扰,这数剑疾攻之下,马国栋的情况,定然更为不妙。

半空中忽然出现数点金星,电泻而下,扑人战圈。这数点金星,还带来一阵异响,来势绝快。

朱一涛眼角余光扫瞥瞧见金色光影,连想郁不想,已使出移形换位的身法,一错眼间,他的人已移到另一边的墙下。

但见那数点金垦,正是可怕的吸血金蝇。

朱一涛这时心头又惊又恨,惊的是这种世上罕见的怪虫,实是不易对付。恨的是智慧门只派出这么几个人,就已经把他弄得手忙脚乱。假如智慧国师亲自出马,情况更不知将会多么的糟呢!

那数点金星嗡的一声,又向他飞射而至,一共有七八只之多。

朱一涛激起了凶横之性,竟不闪避,口中厉啸一声,左手一挥,掌力挥出,挡住了其中的三只。右手长剑一劈一绞,有两只立时跌坠地上,然而还是有三只金蝇,扑中他胸口。

但见朱一涛胸前的衣服,突然鼓起,好像衫内有风力激荡,撑起了外衣。当然这么一来,那些金蝇纵是附在衣上,亦无法伤得了他。

只是目下情势没有这么简单,除了尚有三只叫他掌力挡住的金蝇之外。还有两个武林高手,虎视一侧。

朱一涛在这霎时之间,可就明白了艾华和马国栋二人为何要与他动手之故。敢情是算准了吸血金蝇无法伤了他,所以出手缠住他,以便让金蝇趁隙攻人。他凶心陡起,暗想:我拼着被吸血金蝇所伤,也要立毙你们而入于剑下。

但见他身剑合一,化为一道精虹,向艾华、马国栋两人激射而去。破空飞去之际,竟发出一阵刺耳的风声。

这一剑非同小可,堪堪已到了驭剑的地步。尤其在身剑合一这一刹那间,吸血金蝇根本无法迫近,在他衣上的三只金蝇,亦被剑气弹落地上。

艾马二人平生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威强绝世的剑术,都骇出一身冷汗,急急全力抵挡。

剑光一闪而过,但见三人分三个方向错开。朱二涛本身是倏然升起,飞上墙头站稳。

艾华抓着花篮,身形如陀螺般疾旋荡开,不由自主地旋转着冲出六七步。马国栋则是注人带刀向另一边飞开,砰的一声,憧在墙上,这才停住。

艾华方一稳住身形,便见到马国栋背脊挨着坛壁,滑向地面,终于一屁股坐下了。他眼睛发直,喘息急促,手中的长刀也跌落地上。

她一望而知,马国栋已经受了重创,命在须臾。是以目下只剩她一个人了,这一惊非同小可。

当下急急向墙头望去,却见数点金星,正向朱一涛侵袭。敢情由于吸血金蝇的进攻,才使朱一涛无暇再施毒手。

马国栋双眼一闭,不再动弹。艾华心知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马上逃走,一是再向朱一涛攻击。

这时朱一涛高跨墙顶,虽然有好几只金蝇,从四方八面向他侵袭,飞行神速如电,但他已有了应付的经验,全身衣衫不住地起伏鼓荡,只须严防头面和手脚受袭就行,转眼间他已劈死了两只金蝇。

艾华恨恨地头叫一声,刷地跃起,摔篮向朱一涛攻去。

朱一涛反而一怔,不明白这个美女捣什么鬼?何以在这等劣势之下,居然不急急逃遁,反而亡命出手攻到。

几个答案在他心头一掠而过,一是这个智慧门中的美女,认为吸血金蝇尚有足够的威胁力量,所以她还希望获得最后胜利。二是艾华的花篮,尚有妙用未曾发挥,现下乃是作最后一拼。三是她这一下攻势,只是障眼法而已,真的企图只想安然逃脱。

朱一涛对这些答案都不满意,故此他圈剑一弹,震回艾华之际,并没有施展杀手反击。仅余的三只吸血金蝇,仍然形成严重威胁。由于艾华的出手捣乱,使得那三只金蝇都牢牢地附在朱一涛外衣上,虽然由于他运气鼓起了衣服,使金蝇无法施虐,但他知道这不是办法,一旦他换气泄劲之时,便难逃恶虫吸血之厄。

艾华轻功甚佳,在墙头上一手挥动花篮,另一只手提着一柄短小的葯锄,凌空飞舞,疾攻不休。

朱一涛一连数剑,把她劈退,但她也像吸血金蝇一般,死缠不舍。

人声已戮送过来,大约将有不少村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佳丽斗狠俏妖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