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4章 文士赠马亮风騒

作者:司马翎

  在皮带上,除了三把飞刀之外,显然还藏有不少物事。而这些零星东西,一定具有

种种妙用,否则以俞百乾这等身份和功力,焉会带着平凡的东西在身。

  艾华发出警告道:“朱大侠。注意他腰间的皮带,一定有古怪。”

  朱一涛道:“我正要领教领教四大邪派领袖人物的本事,他若是悉数施展,正合我

意。”

  俞百乾冷冷一笑道:“这个丫头,恨不得咱们两败俱伤,最好一齐丧命,那就更合

她心意。朱兄可别以为她在帮你。”

  朱一涛道:“承蒙关照,兄弟记住就是了。”

  他提剑指住这个强仇大敌,虎目中威棱四射,霎时间剑尖轻颤,发出一阵奇异的声

响。

  俞百乾不问便知对手已经运集全力,这阵剑尖颤音,正是蓄满了至强的内家真力时

的现象。放眼当今天下,达到这等造诣的人,大概数不出五个。

  朱一涛沉声道:“俞兄小心了。”

  说时身子向前欺迫,刷刷刷连跨三步,接着长剑嘶风,斜挑疾拂。

  这一剑攻势虽快,可是旁人看来,仍然感到十分清楚,生像是出剑很慢一般,但其

实却迅快如电。

  这种情形,好比有些人说话歌唱,不论声音高低快慢,都能咬清字音。叫人听得分

明,分辨出每一个字。

  但见俞百乾长刀一圈一扫,铿的一声,已架开了敌剑。这一刀手法之奇奥,以及时

间拿捏之准,具属上乘之作。

  两人相距四五尺,虎视鹰顾地对峙。

  朱一涛冷冷道:“俞兄,咱们之间,并无一点儿仇恨,对也不对?”

  俞百乾道:“不错,咱们之间,谈不到仇恨。”

  朱一涛道:“你虽是四大邪派之首,恶孽如山,但我并非替天行道的侠义之上,而

是孤行独往,与世人不打交道之人。”

  俞百乾道:“是的,咱们虽然气味不投,却也没有什么瓜葛。”

  朱一涛道:“可是咱们今日却须决一死战,除了你我之外.别人必定感到人惑不

解。”

  俞百乾道:“别人也会很快的领悟此中道理。”

  艾华直到这时,才插口道:“请问两位,究竟为了何事无法相容,非拼出生死不可

呢?”

  朱一涛道:“你若是能够生还,去问间智慧国师,他便知道。”

  俞百乾道:“智慧国师也许知道,但也许不知道。除了咱们心里头明白之外.别的

人须等着咱们有结果之后,方能加以推测。”

  朱一涛道:“这样说来,除了表面上你知的理由外,你还有其他的个人的理由了?”

  俞百乾道:“不错,咱们两人之间,表面上是正如俗语所言一山不容二虎,所以天

下之大,人物之众,但细一推究,堪作敌手的,实在没有几个他的话声戛然中断,敢情

朱一涛已驭剑刺到。

  艾华只看得目瞪口呆,因为朱一涛宝剑在仅仅数尺的距离之内,就有六七种变化之

多。

  若论剑法变化多端,虽是十分难得,却还不算希奇。艾华乃是智慧门中之人,耳听

目见之丰,比寻常门派之人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她也被这一剑深深震撼,可见得朱一

涛的剑术,另有惊世骇俗的地方。

  原来朱一涛在剑法变化之际,例如由攻击下盘改为高袭门面要害等每一个企图都有

如白纸上写上黑字,明显之极。

  换言之,他剑势在一连串变化中,每一个企图都鲜明无比。而在时间上,却只有那

么一刹那。在空间上,只有短短的数尺距离,由此可见得他精神力量之强大,剑术的出

神人化,配合起来,竟能把每一意向,清清楚楚的传达出来。

  俞百乾要破拆如此神奇的一剑,自是不易。但见他左手在腰间皮带上一拍,跟着向

外一挥,一件物事,呜地飞出。

  俞百乾左手发出的物事,发出刺耳的呜呜声,竟不是向朱一涛直接射击,而且略略

偏右,射向朱一涛身后。

  同时之间,他右手长刀一抖,使出直砍横劈两种手法,凌厉反击。

  朱一涛的剑势全然不曾受阻挡,如若他继续攻击,定可立毙敌人于剑下。只是此时

发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俞百乾的长刀,贡是凶毒进攻的手法、朱一涛就算愿意与敌人

来个两败俱伤,但至少也得稍稍避开要害才行。

  说得迟,那时快,朱一涛剑上的森寒之气,已沾上俞百乾胸口要害之时。但见他突

然退后了数尺,恢复了原先未动手时的距离。

  这么一来对方刀上的凶毒威势,不拆自破。

  鸣的一声,那件已经飞出两丈的物事,突然转个大弯,竟向他们立处飞回来。

  这件物事速度虽快,可是朱一涛和艾华目下都有时间瞧看,是以瞧出了是一只形如

蝴蝶的钢制物事,两片翅膀,闪耀出耀目的光芒。

  俞百乾左手一抬,把这只蝴蝶状的东西接住。但见他这只左手,已戴上一只皮制手

套,掌心好像还有一件金属的东西,是以接住那蝴蝶时,还发出得的一声。

  两人又恢复对峙姿态,朱一涛道:“俞兄这只蝴蝶镖,看来不但有回转袭人之力,

而且尚有无坚不摧的妙用。比起武林中以蝴蝶镖扬名数十年的浙江飞蝶门,似是还要更

胜一筹。”

  俞百乾道:“朱兄乃是当世武学宗匠,看得出此镖的厉害,也不足为奇。”

  朱一涛道:“俞兄的武功,果然有神鬼莫测之妙,兄弟不能不感到佩服。”

  俞百乾面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道:“朱兄过奖了,你这一剑,已集千百种剑法之大

成,若无出奇手段,实是无法保持对峙之局。”

  艾华见他傲然言来,心下不服道:“俞大爷化拆的这一招,妾身却不觉得是上乘佳

作。因为这等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手法,多半是秉性凶残之士使用。在武林中有一派宗主

身份之人,也要用这等手法,岂能教人心服。”

  俞百乾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

  他声音中,居然并不温怒,可见得他的确认定艾华不懂,是以才不生气。

  朱一涛道:“艾姑娘你说错了,俞兄的这一招,无论在武功上,在智慧上,以及在

信心上,都通过了最严格的考验,并不是一般的凶残手法可以相比的,换言之,他的确

是用至为凌厉的抗击手法,化解了兄弟的奇奥剑势。”

  艾华听了朱一涛的解释,登时大有所悟道:“这样说来,俞大爷在这一瞬间的正确

反应,乃是朱大侠你感到佩服的原故了?”

  朱一涛道:“正是,要知我这一剑,已仗着平生精修之功,妇全部力量压缩在这一

剑中施展出来。当然这是别人办不到的事,由此可知,我这一剑之成,实有水银泻地,

无孔不入的奇效。当此之时,俞兄已不能追,亦才能破拆,唯一可行之路;只有以攻代

守。”

  艾华道:“这一点我明白啦,但所谓把全身力量聚于一剑之中,那是什么意思?”

  朱一涛道:“比方说,你用一根铁朴,想在柔软不受力的布上穿洞,自然是不可能

之事,但一枚小小的钢针,却可以轻而易举的穿过这块布。可是这一枚钢针,却没有铁

柞那种击碎物事的力量。”

  他停歇一下,但见俞百乾连连颔首,当下又道:“在武功上,亦遭遇同样的困难;

你有铁杆的打击力,应当能同时具有钢针的刺透力。比方你懂得百数十家的剑法,但动

手之时,每一招只能使用一种,不能把许多家派剑法的妙用,一齐施展。”

  艾华哎地惊叫一声道:“但来大侠你自家说过,你能够办得到这一点呀!”

  朱一涛点头道:“不错,正因为我的精修之功,将全身的力量迫缩一剑之内施展出

来,是以俞兄只有采取以攻代守的手法,你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他当时选择的方法错误

了,或是武功上的修为不能达到反击的要求。又或者他信心不够坚强,出手时尚有一线

的迟疑,则他焉能全身而退?”

  艾华道:“像你们这等一流高手拼斗,只换了一招,就有这么多的讲究,说出来别

人只怕不能相信。”

  俞西乾道:“智慧国师如果单凭武功的话,相信他老早就死在我们手底下了。”

  艾华同意道:“是的,他的智慧,往往能预测到很久很久以后的事。”

  她转眼向朱一涛望去,又道:“朱大侠,你今日如果得胜,最好也不要去找国师爷,

最好远远避开。”

  俞百乾道:“只要到了面面相对之时,智慧国师面对的不论是朱兄或是俞某,亦绝

难活命。”

  艾华道:“不,绝对没有这回事,你们不膏用什么方法见到他,每一步的行动,以

及当时心中的念头,全部都在国师爷算中。”

  对于艾华的话,俞百乾发出一声轻晒,朱一涛则冷冷一笑,都不置一词。

  艾华发现这两人虽然说了不少的话,可是双方对峙着的强大凌厉气势丝毫不曾减退。

  她倒是能了解这一点,心想:“原来他们正在比斗各方面,像气势的持久力,也是

拼斗项目之一。”

  忽然俞百乾道:“朱兄,谅你心中也有数,情知俞某今日特地在此相候,竟不趁你

未到以前躲开,可见得我必有所恃,对不也不对?”

  朱一涛冷冷地微笑;不作一语。

  俞百乾又道:“设若我身披兵刃不侵之宝衣,手持无坚不催的宝刀,只怕朱兄不但

无能取胜,还将命丧此地了。”

  朱一涛凝望着他,目光转动,竟不向对方身上衣服或手中兵刃望上一眼。”

  倒是在一旁的艾华,用尽目光,查看俞百乾的衣服和长刀,瞧瞧是否有如他所说的

可能。

  朱一涛突然探手入羹,接着把两件物事,分别丢在俞百乾左边和右边的地面上,居

他大约有五六尺,是以不致惹起对方以为是暗器的误会。

  左边的物事掉在地上时,发出一阵瓷器玻碎的清脆声音。右边的那一件物事;却响

起一阵清远悦耳的金属声会,一听而知,必是纯银质料的东西,才会具有这种独特的悦

耳声响。

  对于那碎脆瓷响,俞百乾理都不理:但银器触地的声音,却目光微闪,但亦没有移

动眼睛去瞧。

  艾华讶然注视着这一处,但见左边破碎为片片的小瓷瓶之处,洒了一片白色的粉未

痕迹。

  至于右边的地上,则是一个小银鼎。

  她疑惑地想道:“假如这也是武功中的一种手法,那一定是旁门左道的手法无疑。”

  朱一涛仰无长笑,声震屋瓦,极是雄壮。

  艾华一听,又发现猜想得不对,像朱一涛这等敢做敢为之人,怎会使用旁门左道的

邪法。

  但见俞百乾在朱一涛震耳惊心的笑声中,耸然色变。等到笑声二落,紧接着厉声间

道:“朱一涛,我俞百乾哪一点有隙可乘,而使得你气势陡然增加了许多倍?”

  朱一涛没有回答,长剑挥处,光芒连连打闪。同时之间,他口中大喝一声杀呀,但

见他身剑合一,宛如奔雷掣电般向俞百乾卷去。

  俞百乾的身形被强烈的剑光一冲,骼的一声,违入带刀飞开丈许。但见朱一涛如影

随形般追去,剑光化作一道长虹,耀眼生辉,还带着轰轰拱洪之声。

  此时俞百乾亦舞出一片刀影,招式精妙森严,大有天堑难渡之势。

  朱一涛剑光形成的长虹,与俞百乾的刀光触处。

  但见剑虹一绞一卷,刀光立时化为千百点碎片,宛如新年常见的焰花一般,煞是好

看,并且还发出连珠爆响。

  俞百乾在满屋光影碎片中.惨啸一声,身形如电,已出了庙外。余音摇曳中.可以

听得出他已忽然远逝。

  文华只看得目瞪口呆,直到朱一涛收剑人鞘,庙内的森寒剑气和耀目光影完全消失,

她才清醒过来。

  地面上散布着许多碎片,那是俞百乾百炼精钢的长刀,被朱一涛绞碎的残余。

  此外,还有一滩血迹,在血迹当中,有一只手掌,还握着刀柄,看来触目惊心,甚

是可怕。

  艾华边:“恭喜朱大侠,从今以后,天下堪作敌手之人,已少了一个啦!”

  朱一涛转眼向她望去道:“俞百乾虽然断去一手,但武功损失有限。而且他的势力

尚在,今后只怕更是我的心腹大患。”

  艾华道:“这一点妾身可不敢苟同了,今日之事,传出了江湖之后,俞百乾往昔建

立于四大邪派的势力,很快就自行瓦解啦!”

  朱一涛道:“他当然得损失一部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文士赠马亮风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