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5章 天降尤物躶玲珑

作者:司马翎

艾华见他没有口出恶言,顿时气也消了,正要走开,却听那男孩说道:“好,你爱进来或是出去,我都不管啦!”

艾华莫名其妙地瞅着他,只见他说得出做得到,果然退到一旁,嘟咯嗜把那碗茶喝光,瞧也不瞧她一眼。

这个男孩的脾气神情,使艾华马上联想起潇洒的夏少游,他也曾经表现出这等通通不在乎的态度。她灵机一动,问道:“夏少游还未回来么?”

大男孩随口道:“没有。”

接着他惊异地向她瞧来,问道:“姑娘认识我家少爷么?”

艾华道:“废话,我不识他,怎会晓得他的名字?还有那匹马,你难道认不出来么?”

大男孩道:“对呀,少爷本是骑马去的,何以变成一个姑娘回来呢?”

艾华道:“别胡说,你叫什么名字?”

大男孩道:“我叫小舒。”

艾华道:“我且问你,刚才何以你不让我进来?是夏少游教你这般慢怠客人的么?”

小舒道,“少爷从来没有客人的,他用不着教我怎么做。”

艾华当即知道夏少游必是长年闭户读书练武之士,是以没有俗客过访。于是又问道:“他去请大夫替哪一个看病?我看你气色还不错,不像有病的样子。”

小舒道,“你看来才像是生病呢。那个病人,也是个女的,长得跟你一样漂亮。”

艾华讶道:“哦,她在哪儿?”

小舒道:“就在后面房间里。”

艾华道:“带我去瞧瞧。”

小舒道:“你会治病?那敢情好。这个生病的姑娘来了之后,可真把我忙坏啦!”

艾华道:“原来你怕我又是个病人,是也不是?”

小舒反问道:“难道你不是生病?但你的面色好像很不对。”

艾华心头一动道:“你先带我去见见那位生病的姑娘。”

小舒领她走人内进,在右首的一间房内,床上躺着一女子,棉被蒙头.只露出头发。只见这个女子,在棉被下的身体籁兼发抖,似是十分寒冷。

艾华道:“你们这儿没有被子了,是也不是?”

小舒道:“旁边椅上还堆着三床大被,你瞧。”

艾华道:“既是有被,为何不多拿一床给她盖上?”

小舒道:“你试试看就知道了……”他声调中,流露出无限烦厌之感。

艾华道:“想不到你竟是个坏心肠的人,只做了一些事情,就怨天怨地起来。”

她走过去,拿了一床被,给床上的女子加上,耳中忽听小舒道:“坏啦。坏啦……”

艾华疑惑地转眼望他,问道:“什么事情坏啦?”

小舒道:“自然是说她呀!”

艾华回头一看,她武功虽失,但眼力仍在,比常人还是敏锐得多。这时立即发觉床上的女子,抖得更厉害了。

她一望而知那女子冷意激增,这在一个病人来说,倒不是希奇之事,当即又拿了一床被子,给病人盖上。

病人还是抖个不停,文华一床一床地替她加盖,所有的被子都用完,但见病人颤抖得更加剧烈。

文华只伸手摸摸露在被外的额角,触手冰冷,可见得她的确感到万分寒冷,只是这时已盖了四床被,不可谓不够多了,就算再盖凡床上去,看来只是徒然把她压得透不过气来,因为四床棉被叠起来,作用和十床棉被已没有区别了。

她迅即想到一法道:“看来再加盖棉被也不行啦!”

小舒道:“那倒不是,我们已经试过,如果不加这四床棉被,她会抖得更厉害,但加到四床之后,再加也没有用了。”

艾华道:“这等怪病倒是少见,不过我却有一个砖子。”

小舒道:“什么办法?”

艾华道:“你上床去,抱住这个病人。”

小舒连忙摇头不迭道:“不行……不行……”

艾华道:“你听我说,棉被的功用,只能留住人身发出的温暖,被子本身不会发热。所以加盖到四床被子之后,往后再加上十床也是没用。”

小舒大叫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艾华道:“你听我说……”

小舒嚷道:“不,你听我说……”

艾华甜甜一笑,柔声道:“你听我说完你再说,好不好?”

她的笑容极是纯洁美丽,声音又这般悦耳动听。小舒不觉一怔,声音骤歇。

艾华道:“你年轻力壮,身体会发出大量热气,她会马上就暖过来。不过,你须得脱光衣服,病人也得脱光才行。”

小舒急急摇头道:“不,不……不行……”

艾华柔声道:“来吧.这是救人一命的好事,你不用怕羞小听我的话做。她会很快就好转的。”

她不但在说,而且动手解他的衣服。小舒正要抗议,文华何等机灵,立刻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但试一试对你没有什么害处呀,对不对,试一试吧……”

小舒空自张大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的上衣马上被脱去,再剥掉内衣,便精赤着上身。但见他筋肉虬结,极为壮健,在寒冷的天气中,虽是赤着上身,似是一点也不冷。事实上他芽的衣服本来就很少了。

突然房门传来一个男人的口音道:“喂,你们想干什么?”

这声音艾华和小舒都很熟,原来是此屋主人夏少游。

艾华道:“你可别胡说,我只想救人。”

夏少游喝道:“小舒,你这个蠢材,长着叱巴于什么的,为何不告诉艾姑娘?”

小舒苦起嘴脸道:“小的来不及说呀!”

艾华讶道:“你叫他说什么?”

夏少游走人来道:“你想叫他到被窝抱住病人,是也不是?这个办法我们已经试过了,就是叫小舒试的,这个小家伙一定是色迷心窍,想到床上再抱人家女孩子。”

小舒马上叫起撞天屈道:“冤枉,冤枉呀……”

艾华拍拍他道:“不要着急,我会替你分说的。”

她那嫩滑的玉手,以及娇柔的声音,使小舒登时安静下来。

夏少游道:“莫非我错怪了他?”

艾华道:“是的,因为一直是我迫他这样做的,要他再试一次,请夏兄万勿误会。”

夏少游道:“既是如此,在下便不责怪他。”

艾华道:“再试一次好不好呢?”

夏少游惊道:“万万不可,咱们已试过啦。”

艾华道:“须得把病人衣服也脱去才行,你们有没有这样做?”

夏少滁摇头道:“那倒没有,床上的病人是个年轻的姑娘;我等身为男人,怎能动手脱掉她的衣服?”

艾华道:“唉,怪不得不行啦,当然要脱去衣服才行。你们为了救人,这样做法,就算是天下间酸腐的学究先生,也不会责怪你们非礼的。”

夏少游点点头道:“姑娘这话很是有理,在下且回避一下,烦你脱去她的衣服。”

艾华感到身上十分疲倦,但仍然振作一下道:“好,我来动手。”

她揭开了被子一大角,看见床上病人的面貌时,不由得大大一怔。但见此女珠圆玉润,美貌动人,原来就是智慧门三才神女之一的元丽。

元丽本来红润的面颊,现在一片苍白,身子颤抖不已,显然是感到万分寒冷。

丈华一面动手替她脱衣,一面问道:“夏兄,你请的医师呢?”

夏少游道:“请不到,镇上死伤了不少人,两个大夫正忙得团团转,我去请诊,还被别人骂了一顿。”

艾华道:“你没有把大夫请回来,倒是做对了,这个姑娘我熟得很。”

夏少游惊喜交集道:“真的么?那真是谢天谢地,我一直都担心了郊该把她送到哪儿才好。”

艾华道:“她姓元,名丽,是我的师妹。”

艾卢把元丽的名字说出来之后,没有听到夏少游的反应,暗感不解,回头转眼望去,发现这个书生竟是皱起眉头,满面苦恼之色。

艾华讶道:“你于么露出这副样子?”

夏少游叹一口气,转身行出房外。

他这一举动当然是为了艾华正在替元丽脱衣服,所以暂作回避。虽然谈近迂腐,可是却能使艾华生出好感,心想:这家伙为人倒鸠不错,并不趁机贪点儿便宜。

她很快郎把元丽的衣服脱掉,并且非常彻底,直到一丝不挂方始罢手。

小舒早已精赤了上身,下体也只有一条薄薄的短裤,他全身肌肉甚是发达坚实,看起来有如一头小牛犊似的,极是壮健。

他虽是瞪眼瞧着艾华双手的动作,也看见了元丽不时隐现的肉体。然而这个大孩子眼中只有好奇以及烦恼的神色。

艾华回头瞧着他,锐利地问道:“你不喜欢她么?”

小舒茫然道:“我不知道。”

艾华道:“她长得好不好看?”

小舒不经思索应道:“很好看,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

艾华可就不懂,问道:“那么你何以好像不愿意抱她呢?她可是有什么怪气味使你觉得难受?”

小舒道:“不是怪气味,而是她现在冷得像冰块一般,但抱了一阵,就热得像烧红了的铁一样,烫得人难受。”

艾华道:“这回可能不同了,你试试看。”

小舒咕咯道:“已经试过四回了,每次都一样,烫得我头昏眼花,一身大汗。”

但他终究还是掀被钻人去,抱住了那具光滑香软的肉体。

艾华把被子拿掉,只留下一床。

然后就叫夏少游进来,说道:“这回瞧瞧情况怎样?以我的看法,元丽多半会好转一些。至少不会更糟。”

夏少游看了一阵,转眼望望艾华,突然一惊道:“你面色很难看,这是怎么回事?”

艾华道:“不要紧,我保证不会像元丽这样就是了。”

夏少游搓手发急道:“莫非你也生病么?”

艾华不悦地白他一眼道:“不用害怕,我如果感到支持不住,马上俞走得远远的,决不连累于你!”

她从羹中取出一颗葯丸,登时满室香气扑鼻。

夏少游忙道:“千万别吞服这葯,使不得。”

他一伸手,就把葯丸夺了过来。

艾华道:“你干什么?假如我不是现在这等样子,哼,哼,你能抢去我手中之物,那才怪哩!”

夏少游道:“这葯服不得,元姑娘也是吞眼了一粒这样的葯,才变成这等模样,本来她也不过是精神萎靡而已。”

丈华听了这话,心头一震道:“这话可是当真?”

夏少游道:“在下可以发誓,这话千真万确,没有一字虚假。”

艾华道:“这样说来,我倒是错怪了你啦!”

夏少游道:“区区之事,不须放在心上,在下还记得元姑娘最初走到此地时,看来很因顿萎靡,比起你严重的多。她起先借地方打坐了好一会儿。后来才取出这丹葯服下。但转眼间就变成这等样子了。”

艾华沉吟了一下道:“她没有说什么话么?”

夏少游道:“她曾告诉我说,这丹葯极是珍贵,可以起死回生,所以一直舍不得用。”

艾华道:“不错,这是极为珍贵的葯品。”

夏少游道:“可是在下亲眼见她服下之后,变成这等样子,你最好不要再试了。”

忽然听到床上的小舒嘀咕道:“刚才冷的要命,现在慢慢发烫,等会儿又把我烤的要死啦!”

艾华伸手摸摸元丽,果然触手炙热异常,转眼功夫,但见元丽不但面色红艳无比,而且额上沁出汗珠。

她稍为把被子拉下一截,免得盖得太严,更增加热度。

这样一来,元丽曲线分明肌肤似雪的躶体,便露出一截,呈现在夏艾两人眼中了。

夏少游把目光移开,口中自个儿念念有词。

艾华问他:“你在念什么呢?”

夏少游摇摇头,直到艾华再三追问,才道:“我在背诵一段书,救人如何正心诚意。”

艾华恍然明白.不禁扑味一笑,却接着把被子完全掀掉。

床上马上现出元丽白皙的躶体,她那柔滑的曲线,以及雪白的肌肤,在小舒壮健与黝黑的身体衬托之下,益发令人感到眩目。

夏少游被这等景象刺激得眯起眼睛,宛如被强烈的阳光照到眼睛似的。

他深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目光也移到艾华面上,道:“你这样做法是何用意?”

艾华挑战地道:“你不敢瞧她么?”

夏少游道:“我……我……怎会不敢……”

艾华道:“那么请瞧吧,她这种样子,可曾使你领悟什么道理没有?”

夏少游感到她言之有物,不禁把目光移到床上,并且在那具迷人的躶体上巡视,看看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突然间一阵心慌意乱,因为他发现自己打深心中贪婪地欣赏这个美女的赤躶身体。而且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女子的肉体,竟是如此的好看和可爱。

艾华道:“你瞧见了没有?”

夏少游茫然应道:“瞧见啦……啊,瞧见什么呢?”

艾华扑嗑一笑道:“唉,你的正心诚意工夫往哪儿去了?”

夏少游面上一红,转眼向她望去道:“原来你只是存心作弄在下。”

艾华含笑道:“她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天降尤物躶玲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