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6章 计陷豪侠葬士窟

作者:司马翎

夏少游一愣道:“朱兄此言虽是有理,但艾姑娘不是这种邪恶之人。”

朱一涛道:“她的本性也许还没有邪恶到这种地步,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做得了主的。你不妨先问间她,看她怎么说?如果她答应你,日后永不作恶,也就是说她叛出智慧门,从此不听智怠国师的命令,那就有得商量。”

夏少游果真向艾华问道:“艾姑娘,朱兄的活,你都听见啦,只不知你答不答应这个条件?”

朱一涛立即补充道:“换言之,就是你须得叛出智慧门。”

艾华居然没有马上回答,可见得这个条件,她的确不易答应,除非她口不对心。

她暗自忖道:“我答应他很容易,但一来不忍欺骗一个像夏少游这种人。二来有朱一涛在此,他定必能想出古怪法子,使我非遵守诺言不可。”

她寻思了一会,才道:“我实在不知道做得到做不到?”

夏少游讶道:“你为何不能离开智慧门?”

艾华苦笑一下,道:“原因很多,一时也难以解释。总而言之,国师爷的命令,我很难违抗。”

夏少游道:“你躲起来,不让他找到就是了。”

文华道:“这个方法,夏兄可以问问朱一涛,瞧瞧行得通行不通?”

朱一涛摇头道:“一定不行,智慧国师必有非常手段,能够毫不费力就找到她。艾华这回老实得很,没敢欺骗咱们,如果她口是心非地答应了,我定要她马上出丑。”

夏少游不以为然,摇头道:“只要你当真躲起来,我不信那智慧国师竟有通天彻地的神通,能够找得到艾姑娘你。”

艾华只叹口气,没有分说。

朱一涛却道:“夏兄万万不可小看了智慧国师,此人若是这刻现身,在你我面前,也许有吃瘪的可能。然而他在艾华她们面前,却具有无上权威力量,不是咱们局外之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艾华听了这话,禁不住说道:“朱大侠说得极是,可惜朱大侠正是我的对头,不然的话,倒真是罕有的知己。”

朱一涛连连摇手,大声道:“得啦,得啦,做你的知己本来就不是光荣之事,何况你心肠恶毒,视人命如草芥。像你这等蛇蝎美人,我还是远远躲开的好。”

夏少游道:“朱兄未免说得太过火啦,艾姑娘往昔固然可能有错,但她难道不会改过向善么?”

朱一涛道:“信不信由你,我认为她决不可能改变她冷酷恶毒和极端自私的性格。”

艾华幽怨形于神色,柔声道:“朱大侠将我这般糟蹋,有何益处?”

夏少游接口道:“朱兄很不想小弟动手施救艾姑娘,对也不对?”

朱一涛道:“随你的便,作孽行善,全在你自家作明智的抉择。反正我已尽心,把事实指明,你爱怎样做,我不打算干涉。”

夏少游道:“假如朱兄坚决认定艾姑娘将必为祸人间,这样好不好,小弟尽力把她穴道禁制彼解,而朱兄则出手把她处死。”

这个提议,古怪之中又大有趣味,朱一涛道:“夏兄如果不出手施救,而她永无为虐的机会,何必多此两重手续?”

夏少游道:“在下实是不忍得坐视姑娘死去,但如是朱兄出手,又正当小弟无力袒护于她之时,小弟对此事就心安理得了。”

朱一涛这才明白,恍然地道:“原来你把责任推还与我,是也不是?”

夏少游道:“是的,不管朱兄是否当场下手杀她,反正小弟从此已不能上窥武功至高无上境界,永远是庸碌之辈,因此世上许多事情,小弟亦没有责任去管了。”

朱一涛道:“夏兄以为兄弟定必挺身管这些闲事么?”

艾华警告道:“夏先生别以为他是侠义之上,他平生孤独往来,从来不管人家死活的。”

夏少游道:“至于假如他有能力也不管闲事的话,我到了没有能力之时,亦不至于觉得歉疚。”

朱一涛露出难得的笑容道:“这一着倒是很有意思,夏兄竟是打算考验兄弟,瞧我能不能袖手不管天下之事,好,咱们试一试看。”

他往房门行去,又道:“我且回避一下,让文华脱光衣服,给你检查。”

艾华道:“我可不在乎你留下来。”

朱一涛道:“你不但年轻貌美,而且身段皮肤,都属上乘之选。若是脱去了衣服,定必热力四射,任何男人,俱难当得。我虽然还有点儿定力,可是亲眼看过你这等一代尤物,总难免生出垂诞之心。这一点实在犯不着,所以我还是回避暂退的好。”

夏少游大惊道:“朱兄这么一说,小弟心中当真发慌啦,万一小弟受不住诱惑,对艾姑娘加以冒犯,如何是好?”

朱一涛淡淡道:“她都不怕,你还会吃亏么?”

夏少游道:“小弟平生没有接近过女色,朱兄是过来人,务请指点一条明路。”

朱一涛耸耸肩道:“兄弟劝夏兄不必施救这个妖女,你却不肯。让你动手,你又害怕,这叫兄弟如何能帮忙呢?”

夏少游道:“若有两全其美之法,小弟甘愿负责看管文姑娘的行为,决不让她做出罪恶之事。”

朱一涛沉吟一下,才道:“还有元丽呢?她的生死你管不管?”

夏少游道:“小弟都负责就是了。”

朱一涛道:“你将来一定后悔莫及。”

夏少游道:“纵有任何苦难,小弟甘愿承担。”

朱一涛道:“好,一言为定,智慧门这两个妖女,就交给夏兄,你须得以性命担保她们永不作恶,你如果答应,兄弟倒是有两全其美之法。”

夏少游忙道:“小弟答应了。”

艾华也为之精神大振,眼波流动,倍觉美丽动人。

朱一涛宣布道:“夏兄精通正邪两派点穴之学,有把握可以破解俞百乾的独门手法,只要晓得艾华的情况,就想得出法破解了,对也不对?”

夏少游道:“正是如此。”

朱一涛又道:“夏兄若是检查文姑娘的活,须得她脱光衣服。而你自知未近过女色,对此佳丽,目视手触之下,难免不心能摇动,被阴魔侵入灵台中,以致毁损功力道基,永远不能上窥武功之至上大道,是不是这样?”

夏少游涟连颔首道:“是的,是的,如果小弟的武学不能再有进境,则目前纵能打赢艾姑娘她们,可是她们可以昔修精进,而小弟则停滞不前,说不定一年半载之后,小弟就不是她们的敌手了。”

朱一涛道:“这意思是你纵然有阻止她们为恶之心,却怕到时有心无力。假如你能够救得她们,又不致被阴魔所侵,因而武功亦可与时精进;不怕被她们超过了你,这样你就敢担负一切责任了,对也不对?”

至少游遭:“对,朱兄可有炒策?”

朱一涛道:“这还不简单么?我权充夏兄的眼睛就行啦!”

夏少游一怔道:i朱兄做小弟的眼睛,怎生做法?”

朱一涛道:“叫艾华脱去衣服,但你别留在房中,让我来检查。我把她身体上检查的情况,一一高声告诉你,你在房外诊断,不就可以了吗?”

夏少游恍然道:“是呀,朱兄亦是大行家,不比平常之人。”

朱一涛遭:“假如兄弟检查有误,以致夏兄施救无效,咱们便从头再来,反正把她医好为止,你看此法使得使不得?”

夏少游道:“使得,使得。”

他终究是心肠忠厚之人,忍不住道:“可是这么一来,朱兄不怕被她美色所述么?”。

朱一涛淡淡道:“这是兄弟的事,夏兄不必担心。”

夏少游道:“可是朱兄刚才自己也表示过,很怕被她的魅力所惑。”

艾华这才插口道:“夏先生别听他的话,他连幻府一娇都不怕,天下哪里还有女人能使他着迷?”

夏少游问道:“幻府一娇是谁?难道她长得比艾姑娘你还漂亮么?”

艾华道:“幻府一娇不但漂亮无比,人见人迷,而且她有幻变的神通。狐媚的手段。大概世间上除了朱大侠之外,再没有男人能够不怕她的。我的意思不是说畏惧害怕,而是说假如男人不相被她所迷的话,便不能不怕她了”

朱一涛道:“她倒是形容得极为生动,但事实上乔双玉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艾华道:“天下间除了你之外,谁也不敢这么说。”

朱一涛道:“那么智慧国师呢?也怕乔双五么?”

艾华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朱一涛向夏少游道:“她说什么活,都从不把智慧国师包括在其中的,这一点夏兄务须注意才好。”

夏少游老老实实地道:“小弟瞧不出何以有注意的必要?”

朱一涛道:“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例如今日种种事情经过,她答应你说待她痊好之后,决不向任何人透露,甚至立下毒誓。可是她的允诺,都不包括智慧国师,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夏少游冲口道:“那怎么行?她若是泄露与智慧国师知道,岂不是违背信诺,须得应那毒誓了?”

朱一涛:“她是不是存心骗人,那是另一回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便是她和其他的同门.都不把智慧国师当作凡人看待,是以她口中的任何人,没有智慧国师的份。艾华,我说得对不对?”

他说到最后的两句,转眼望着艾华询问。

文华点头道:“是的,只不知你如何得知?”

朱一涛道:“如果我没有两下于,智慧国师会把我看作敌手么?”

艾华恍然道:“朱大侠说得是。”

朱一涛道:“夏兄,咱们把话说清楚。你乃是甘愿负起监管艾华和元丽的责任,此后不让她们作恶害人,所以我才出手助你,将来之事,一概由你自家负责,对不对?”

夏少游坚决地点头道:“是的,小弟决不推卸责任。”

朱一涛道:“好,你退出此房,咱们马上开始。”

夏少游如言退了出去,房中剩下朱一涛和艾华而人。

艾华瞧着朱一涛,但见这个像钢铁般坚强,而又狡猾如狐狸的男人,日光如电,注视着自己。

由于他的目光之中,好像合有某种邪气的意思,使她突然间一阵心跳。不知何故感到不好意思起来。

朱一涛见她动作很慢,双颊飞红,大是惊异起来,道:“哈,我似是看见你大有羞涩不安的意思,难道你竟会害羞么?”

艾华白他一眼,低低道:“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呀!”

朱一涛道:“话虽如此,但你既没有灵魂,也没有感情,只不过是行尸走肉,任智慧国师支配差遣而已。”

她身子一震,想了一下,便默然脱衣。

在这间廊下的房子中,谁也不相信里面竟是春色无边。在一张大床上。两个绝色的女子,身无寸缕地躺在一起,朱一涛则坐在床边。

房外传人来夏少游的声音,他每问一句,朱一涛就依言检查,不但惭眼,有时还须用手。

故此这一场检查的场面结束后,艾华以及元丽两女,在他眼中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朱一涛笑了一阵,夏少游已有好一会儿没有声响了,当下问道:“夏兄,检查完了没有?”

夏少游道:“行啦,小弟正在想呢!”

朱一涛站起身,向房门行去,但才走了四五步,突然感到有异,当下停住脚步,回头望去。

目光到处,但见躺在外面的艾华,雪白的肌肤,起伏的曲线,构成眩人眼目的一幅图画。

但这不是朱一涛所注意的,他看到在她玉颊上,出现两道泪痕。原来她的无声之位,竟使他心灵有所警觉,是以回头顾视。

朱一涛走回床边,低头俯视着她,问道:“你怎么啦?”

艾华不但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珠也不转动。

朱一涛又道:“我可没有欺负你呢!”

艾华听了这话,这才转眼望向他道:“还说没有欺负我?”

朱一涛搔搔脑袋,心中大为疑惑,问道:“我几时欺负你了?”

艾华停歇了一会儿,才道:“你掉头就走,把我视若无物,这还不是欺负么?”

朱一涛道:“原来如此,那么我向你道歉。不过我还是要掉头走开的。因为从现在起,你已经是夏少游兄的人。我最讲究这些关系,所以不愿多看你一眼。”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态度和口气中,却运出坚决不移的味道。

艾华怔了一下;才道:“天下间最冷酷无情之人,莫过于你了。”

朱一涛耸耸肩道:“我只是个有原则之人而已,如何扯得上无情有情?”

艾华道:“一个人能够极理智地立身行事,借非冷酷无情,如何办得到。再说你对女人一向毫无顾忌,这是我早就晓得的事。但任何女子,休想与你在一起超过三天的,这还不算冷酷无情么?”

朱一涛道:“好啦,你别胡思乱想,我去瞧瞧夏兄能不能找出救你之法,如若不能,你担心性命还来不及,何暇谈到有情无情的问题。”

他转身行去,这次头也不回的走出房外。

艾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计陷豪侠葬士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