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7章 军车夜破白骨刺

作者:司马翎

许士元看看一切都准备妥当,便走开了,不知去向。邓三姑发出号令。那四名大汉一齐用力,绞动轱辘。

但见丈许长两尺余宽的一道泥土,缓缀升起,就像一堵土墙般,屋后升出地面达十余尺高,这才散倒。

那四名大汉迅即撤去最底下的木板,便见到埋在地下的马车,虽然只能见到一边,可是车厢的门户,却在这一边。

邓三姑一挥手,一名女子跃落那道宽仅两尺许的坑中,先揭开门上的一块方形板盖,大约只有三寸见方,把眼睛凑上去,向车内查看。

她瞧了好一阵,拾头道:“里面太黑了,但属下似是看到有人倒躺在靠门边的地板上。”

邓三姑听了,也跃下去,亲自观察。

车厢内果然黑暗非常,仅有的光线只是这个小洞透人去,可是由于她瞧看之时,自行堵塞了,所以根本没有光线可言。

邓三姑看了一阵,抬头道:“你的确看见有人在内么?”

那女子道:“实在大黑暗了,瞩下似是阴见那么一点儿形状,好像见那厮躺着。”

她不敢肯定的口吻,使邓三姑也不敢完全采信,沉吟了一下,才道:“大先生设计的这辆马车,虽然奇妙坚固,可是却忘记了查看时所需的光线。如果陈小瑶你也不敢肯定,天下更没有别的人查看得出。”

陈小瑶道:“如果在旁边弄一个小洞,只要有那么一点儿光线,属下就够用了。”

邓三姑道:“这一点我何尝不知。但这辆马车,是为了囚禁字内第一高手朱一涛而设计,你可以想得到何等坚固,如何能弄一个孔洞。”

陈小瑶道:“属下实在不敢肯定,还望三姑原谅。”

邓三姑寻思一下,才道:“好,我冒险打开车门,你叫大家准备。”

陈小瑶应声跃上去,大声吩咐众人注意戒备。

邓三姑迅速地打开创头和托起横闩。但托起了横闩之后,动作突然中止。

车厢内没有一点声响,邓三姑等了一下,这才继续动手。敢情车门上的槽闩,尚有两根之多。假如朱一涛已在等候机会冲出,一听第一次横闩托起,便用力推门的话,不但推不开车门.还将败露了行藏。

邓三姑见车内没有动静,稍为安心,当下把车内拉开。但见这一道车门之内,还有铁枝的栏栅。

要知这一道车门,并非朱一涛登车的那一扇,所以阻隔重重。

邓三姑目光到处,在铁栏内.两道锐利的目光,有如闪电一般,使她骇得赶紧用力关门。

然而现在已来不及了,车内的朱一涛双掌齐发,震耳巨响过处,连铁栏带车门,一齐震开。

邓三姑被车门反震回来时,撞碰了一下,登时惨叫一声,身子仆倒。

朱一涛在邓三姑惨叫声中,已如疾凤般跃出地面,放眼一望,十余敌人包围四下,男女都有。

他仰天长笑一声,道:“许士元何在,为何不敢露面?”

那十余人好像都吓呆了,既不答活,也没有一个人敢先行出手攻击。

朱一涛举步行去,身上涌出威猛凌厉的气势,迎面挡路的几个,都骇然闪退,让出道路。

朱一涛又长笑一声,放开脚步,绍尘而去,霎时已超过了围墙,失去影踪。

他深知那许大元才智过人,又极狡猾,目下纵然搜索全庄,也不易找到他的影子。是以索性不加理会,一径离开。

走到大路上,心中也禁不住叫声好险,这一次死里逃生,可实在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全靠运气好而已。他虽不知邓三姑与许士元商议的详情,但有一点可能肯定的,那就是许士元如果坚待等上十几天再加以查看,则他非以龟息之法保持性命不可。一旦施展此法,性命固然可以保住了,可是人家开门查看对,势难及时回醒,也就失去了逃走的机会了。

关于这一点,他自是想象得到,所以暗叫侥幸。

他才走了里许,忽然间又泛起了被人监视着的那种奇异感觉。

在田野中虽有庄稼人在做活,但朱一涛一望而知这些人都没有可疑。正因如此,他才觉得实在不可思议,谁能这样地监视着他呢?除非身怀邪术,能够隐形。可是他却不相信世上真有隐形人。

朱一涛停步四下观察,甚至连天空也不放过,可是除了近处有些雀鸟惭叫飞跃,远天有鹰旱盘旋之外,连值得怀疑的信鸽也没有。

他深深皱起眉头,想了一下,迅即下了决心,忖道:“我如果无法破除这个被监视的感觉,同时又不能查出监视者的话,根本就没有资格与智慧国师争逐雄长。唉,可笑以前还一直以为这种感觉,乃是幻府一娇乔双玉在附近之故。”

朱一涛下了这个定要查出监视者的决心后,立即举步行去,但所取的方向.却与刚才相反。

他原本要返回京城,但现在却向他昨天来的路走去,一面走一面筹思妙计。

大约走了三十余里,已是中午时分,忽见前面不远处有座村庄。这个地方他当然认得,因为他曾经在那家面店过了一夜。

在他走过的三十余里的一段路中,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时有时无,并非一直被人盯着。

朱一涛何等机警精明,每当被监视的感觉消失时,便不须掩饰他尽力查看,并且四周的地形景物等都小心地一路记住,等到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忽然出现时,在他心中,立时可以分析猜测出那个监视之人,应该躲在什么地方。

然而此法并没有收效,因为当他向可疑地点查看时,总是一无所获。

朱一涛当然极不服气,这等情形简直变成魔术,而不是人所能够办到的了。

不一会儿.他又踏入那家面店中,只见那掌柜的正在忙碌。这是因为时当中午,正是打尖时候,同时店外又停着一辆大车和几匹牲口,一望而知都是贩运货物的客商。

这无店里多了一个大男孩帮忙,所以直到朱一涛的面条送上来,那掌柜才发现朱一涛在座。

他堆起满面欢容,过来招呼。

朱一涛笑道:“玉掌柜还认得我么?”

王掌柜道:“怎么不认得呢?大爷你敢是改变了主意,愿意赚那笔银子么?”

朱一涛道:“等会儿再说吧,今天怎么生意好起来啦?”

王掌柜道:“每个月总有几天好生意的,这是因为在北方距这儿四十里的长营镇赶集,这儿恰是中站。从京师那边来的商贩,中午在此打尖,傍晚赶到长营镇交货,或者等到明儿早上的市集做一笔生意。”

朱一涛知道长营镇一定是前几天与俞百乾决斗之地,当下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王掌柜见他瞅住那十几个商贩,便又道:“但明天却不是赶集的日期,小的也不明白何以忽然热闹起来?”

朱一涛悄悄道:“他们是卖什么的?”

王掌柜迟疑了一下,才道:“都是贩卖葯材的。”

朱一涛发现对方迟疑的态度,但迅即因别一个念头掠过,使他不暇多想。

原来朱一涛突然记起了夏少游和艾华、元丽二女,当时夏少游曾经提到解救穴道之举,须得有大批葯材,并且恐怕镇上搜购不到这么多的话。

因此他几乎马上可以肯定这批商贩运去的葯材,必是供应夏少游搜购的。但亦因此智慧门可以毫不费力就追查出艾华、元丽的下落了。

他一面寻思,一面吃面,很快就吃完了,掏钱付帐。

王掌柜收钱时又问道:“大爷不赚那笔银子么?”

朱一涛反问道:“我为何定要赚这笔银子呢?”

王掌柜先是一怔,然后道:“大爷很快转来;想是没遇着贵友。”

朱一涛笑一笑道:“你倒是机灵得很,只不知我这件事洽妥之后,你能赚多少?”

王掌柜忙道:“小的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帮忙朋友。”

朱一涛道:“假如我答应了,在什么地方报到?”

王掌柜泛起喜色,道:“在李家庄,如果大爷现在动身,时间刚好,因为:;位长官上午已带了一大批人马在李家庄歇脚,听说办完事之后,是今儿下午,就回京师。”

朱一涛心中一动,暗念这倒是凑巧得很,我或者可以利用这一大批人马隐藏起行踪,瞧瞧那监视的人,还能不能盯住我。

此念一生,当即说道:“银子呢?”

王掌柜欣然道:“大爷当真愿意做这笔交易么?”

朱一涛道:“废话,我不愿意做的话,凭什么拿银子?”。

王掌柜道:“行,大爷拿一半,等你到了京师,人营编队以后,再付另一半。您老贵姓名呀?”

朱一涛捏造了一个名字,他现在不怕智慧门之人盘问这名掌柜。因为这是犯法勾当,王掌柜自己也牵涉在内,怎敢泄露口风。

他拿了银子,同时间明自己此去将冒充什么l便由那个大男孩带领着,直奔李家庄走去。

在路上他仍然有被监视之感,人得李家庄,发现这是个相当大的村庄。那个男孩带他走到一座洞堂门口。门外有不少官家用马匹,还有两名军士把守着桐门。

他们在门外已可以看见词内有三四十名壮健年轻的平民,另外还有军士。那男孩说道:“大爷你自己进去吧!”

朱一涛瞧他一眼,心想这个乡下孩子似是相当冷静呢!

直到朱一涛走人洞内,回头一望,还看见那侈、男孩站在原地,想必是王掌柜要他亲眼见到朱一涛人祠报到,方许走开。

他向一名伏案编写簿册的人报到,此人虽然穿着公服,却显然只是军营中的文吏。他翻查另一本簿册,找到朱一涛假冒的名字,便打着官腔喝道:“好家伙,你现在才来,回头有你的乐子。”

朱一涛忙道:“官长原谅则个,小的赶着把家厘的事情安顿好,却不料耽误了许多时间。”

那文吏哼了一声,给他编了号,便着他去见一个军目,编人队伍中。

朱一涛和旁边的人谈了几句话,便知道这一队查征空额兵员的官兵,已经走了不少路,在京各乡钥查征了数十名,现下正要返京,故此这几十个平民,并不是同一地方的人。

朱一涛忽然觉得十分好笑,因为以他堂堂的字内高手,居然变成一名兵丁,连一个小小的伍长,也可以叱责辱骂他,虽然这些人都禁木起他一个指头。

大约过了个把时辰,这一大队人马,连军士在内,大约有七十余人,开始出发了。除了一部分军士是骑马的之外,其他的人连平民在内,都挤上那几辆大车。这一次朱一涛上车时,可就先查看过车子,发现并非特制的车身,这才放心挤上去。

队伍开到了不久,朱一涛一来在车内,二来挤在人堆中.心想一来这是官兵队伍,旗帜飘扬,一望而知,是以智慧门的监视者一定想不到他会混杂在其中。况且他挤在人堆中,就算遥遥查看,亦不会有所得。

他集中注意力在监视着这件事上,所以对身外之事,例如颠簸得很不舒服,以及阵阵刺鼻的恶臭,他都不子注意。

走了相当久,被监视的感觉始终没有出现。

朱一涛甚感欣然,心情一宽,突然感到那阵刺鼻恶臭,实在令人难熬。

他查看一下,但见后车的十几个人,呆板的面上,都微微露出难受的样子,但却没有一个掩鼻子。

朱一涛觉得奇怪,一面举手掩鼻,一面问道:“为什么这么臭?”

他连问两声,周围的人好像都哑了一般,没有一个人出声回答。

除此之外,他发现在对面的一个粗壮大汉,正以凶悍的眼光,瞪视着自己。

朱一涛茸刻明白这股恶臭一定是这名大汉身上发出的,但由于他的凶悍,故此别人都不敢说,甚至连鼻子也不敢掩,不问可知在路上一定发生过事故,有人受过教训,所以没有人敢惹他。

车内登时变得气氛紧张,那个凶悍的大汉,呼吸沉重地响着。朱一涛也瞪着他,看他想怎样对付自己。

这种弩张剑拔的紧张情势,持续了一杯热茶之久,在这段时间内,那凶悍大汉和朱一涛互相对瞪,双方都是气势迫人,就像两头赋性凶残的豹子一般,谁也不让步,大有非见个真章不可之势。

朱一涛自然不怕,他甚至收敛大部分的气势。如若不然,单单是互相对瞪之举,就足以慑伏对方了。

当然他不施展出他的威猛气势,别有用心。原来他警觉性极高,前天的上当,至今仍难忘记、所以眼下不由得把这件冲突,附会到前天的圈套,因此他故意让对方有发作的机会。

过了紧张的一盏热茶时间,那凶悍大汉哼一声,把面孔转开。

朱一涛见他不敢发作,反而疑心稍减,因为这样的结局,方始合理之故。要知朱一涛也长得雄伟,相貌亦十分凶悍,是以对方如果不是执行命令的话,自须掂量过朱一涛的份量,方敢发作。

他耸耸肩,也移开目光,车厢内的气氛顿时轻松下来。

但唯一使朱一涛不舒服的,便是阵阵的臭味,依然不断送人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军车夜破白骨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