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8章 万斗柔情祸良宵

作者:司马翎

  朱一涛没有回答,目光落在门口那些风灯上。

  阮玉娇发现了,又道:“对了,你为何另行点上灯火。却让那些风灯照着外面院

子?”

  要知他们刚才的一场激斗,叱咤如雷,自是惊动了不少人。所以照理说朱一涛应该

拿开风灯,似兔照射着院子,让别人看见那具尸体。

  朱一涛道:“这是我的习惯,决不轻易移动现场任柯物事。当然这是指堪以匹敌的

对手而言。看来我此举已经获益匪浅。”

  阮玉娇摇摇头道:“他们自从今天中午来到.直到现在,我都没有不妥。”

  朱一涛道:“那么咱们不妨瞧瞧,这两个人埋伏于此,有何用意,以他们两人之力,

虽然不会轻易落败,但若是想杀死我或是生擒我,自然也谈不到,然则他们难道认为在

门口的蓝火毒烟,便一定可以收拾我么?只怕也未必。”

  阮玉娇道:“天下之事,向来难有绝对把握。”

  朱一涛道:“不对,他们处于主动之势,自应力求万圭之策。尤其是他们眼下四大

邪派中,有三派聚集一起,人手充足,力量强大,何以只派谢。牟二人出马?显然其中

大有文章。”

  阮玉娇听他这样一分析,也不禁折服,点头道:“这话有理,那么这一些风灯,必

定暗藏古怪了?”

  朱一涛点点头,突然从床上拿起一床铺盖,走到灯旁,小心翼翼地盖下去,过了一

阵,才掀起棉被。

  只见那些风灯已熄灭,他把风灯拿到桌上,但见这盏风灯制作精巧,底座甚高,灯

蕊部份并与常见的不同。

  朱一涛旋开底座,阮玉娇广望之下,面色剧变。原来里面安装着火葯引.一望而知,

爆炸力十分强大。

  他微微一笑道:“此灯设计精巧之至,第一次点上火,提在手中,没有一点儿问题。

但如果放在地面后,再提起来,其时底座已经扣上暗锁,火葯引突出来,马上就碰上火

焰,而引发了爆炸。”

  他视察了一下,又道:“如果我贸然想用口吹熄此灯,灯焰受到轻微震动,其中有

两三束倒下,亦能引发爆炸……”

  阮玉娇捏一把冷汗道:“用这等手段,真使人有防不胜防之感。”

  朱一涛淡淡一笑道:“比这等更厉害的手段,我也曾经遇过;如有一种是利用活人

的,你听过没有?”

  阮玉娇消朱了紧张,自负地道:“活人我可不怕.除非不是男人。”

  朱一涛冷冷瞪她一眼道:“虽然是活生生的男人,可是已经半痴半呆。你脱光衣服

人家也不会瞧你一眼。”

  阮玉娇皱起眉头道:“大爷你怎么啦?好像非把我骇死不可似的?”

  朱一涛声音中毫无一点儿感情,淡漠地道:“你早就知道我的用意何在,对不对?”

  阮玉娇摇头道:“我不知道。”

  朱一涛道:“如果你当真不知道,何以不趁我走开之时逃去?”

  阮玉娇道:“你还没有解开我的穴道,我逃也逃不走呀!”

  朱一涛仰天冷笑道:“我的点穴手法,并非恶毒难破的阴手。你这话只可唬唬外行

人而已。”

  其实他也是最近才从夏少游口中,得知点穴法的奥秘,如若不然,他还以为名家各

派的点穴手法,都自有妙诀。外人不能彼解的话,乃是合情合理之事。直到夏少游一讲

完,他才得知点穴法是只分阴手和阳手,阴手易学难破,故此邪派多属阴手系统。阳手

难学易破,正大门派均属这一系统。

  他所修习的点穴手法,亦属阳手,在理论上说,被禁制穴道之人,只要潜心推究,

而本身功力亦有相当造诣的话,便不难破解了。

  阮玉娇一定是被他点破了秘密,面色大变,一时说不出话来。

  朱一涛又冷冷道:“我给你一个放手拼斗的机会,好叫你死而无怨。”

  阮玉娇忙道:“我不是你的敌手,不用打啦!”

  朱一涛道:“你不动手的话,可别后悔才好。”

  肛娇轻轻叹一口气道:“我后悔也好,不后悔也好,与你这铁石心肠之人何干?”

  朱一涛道:“你先换上一件不破烂的衣服。”

  阮玉娇服从地找出一件衣服,就在灯光之下换上。当她脱掉身上的破衣时,白皙的

肌肤丰满肉感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朱一涛眼前。

  她把衣服穿上之后,只见朱一涛仍然凝目注视着自己,好像有点儿入迷的样子,使

她心中不禁惊讶诧异起来。但接着更使她惊讶的是朱一涛的命令。

  他道:“把衣服脱掉。”

  阮玉娇难以置信地瞧着他,没有动手。

  朱一涛道:“你没有听见么,我叫你把衣服脱掉。”

  阮玉娇驯服地把刚穿上的衣服又脱掉,房内登时春色荡漾,在她身上,除了一条短

裤之外,别无他物。

  朱一涛又发出命令道:“闭上眼睛,向我走来。”

  阮玉娇身躯扭动一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朱一涛道:“你怕什么,难道还有什么可损失的吗?”

  阮玉娇耸耸肩,胸前的饱满的高耸的双峰,因为这个动作而跳荡起来。

  她道:“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

  她闭上双眼,向前行去,才行了一步,猛觉得数缕劲凤袭到,她没有抵抗,顿时左

臂被五只钢铁般的手指握住。

  这五只钢指上传出一股强大内劲,马上把她身上数处脉穴给封住了。阮玉娇登时浑

身无力。

  朱一涛的声音在她耳边道:“不许睁开眼睛。”

  阮玉娇点点头,虽然不晓得他何以命自己闭上眼睛。

  她突然感到这个男人用敏捷的手法,把她下身仅有的遮掩物也扯掉了。于是她变成

全身赤躶,而且还是在明亮的灯光之下。

  阮玉娇呸然一声,轻轻道:“你先关上房门行不行?”

  朱一涛将她平放在床上,在灯光之下,聚精会神地审视她全身,后来还把她转过身

子,再度审视。

  阮玉娇直到这时,才突然醒悟了一事,那就是这个男人脱光了她的衣服,并不是打

算占有她的肉体。

  她深心中一股恨念陡然升起,简直恨得咬牙切齿,蓦然问转过身子,并且睁眼盯视

对方。

  朱一涛的眼睛内射出冰冷的光芒,看来十分残忍无情,对于她的反应,似是一点儿

不觉得奇怪。

  阮玉娇咬牙道:“你若不杀我,我迟早要取你性命。”

  朱一涛道:“这话可是当真?”

  阮玉娇恨声道:“你目下尽管侮辱我吧,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朱一涛挥手一掌,扇灭了灯火,一面说道:“我不会后悔的。”

  阮玉娇发现这个男人已经躺下来,并且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般抱着她,内心登时一

阵迷糊,冲天的恨意,霎时消失。

  过了老大一会儿工夫,床上已经风平浪静。

  朱一涛起身穿好衣服道:“我走啦!”

  阮玉娇柔声道:“你只有这一句话可说么?”

  朱一涛回头顾视,在黑暗中,仍然可能看见这个身无寸缕的美女,于是,刚才激情

的动作,她那滑腻的肌肤,以及惹人逻思的香气,霎时又变成强烈的刺激。

  但他并没有移动,只道:“你也穿上衣服吧!”

  阮玉娇伸展双臂,做出迎接他的姿势道:“我们再躺一会。”

  朱一涛道:“现在不行。”

  阮玉娇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光滑的身躯,像蛇一般贴着他。

  她口气中带着兴奋的意味,急急说道:“那么什么时候?”

  朱一涛勾住她的纤腰,心中又泛起了情慾之火。暗念,这个女人真是天生尤物,有

百玩不厌之妙。

  但他的理智却告诉他不可违背自己的规矩,因为这些看似冷酷无情的规矩,却是他

能活到现在的大功臣。

  他的规矩,向来是对越漂亮的女人,越不留恋。普通一点的女子,他也许继续约会

三四次之后,才断绝关系。但对人人公认美丽的女子,决不再订约会。像阮玉娇这等一

代尤物,那更是一之为甚;岂可再乎。

  因此,他的理智提出强烈的警告,要他像以往一样,定须不同而去。

  可是在感情上,他却觉得对这女子不可如此绝憎。

  原来在这一度云雨之后,他丰富的经验告诉他,这个以狐媚艳色颠倒众生的尤物,

敢情还是处子之身。

  他万万想不到会有这等希奇之事,尤其是幻府出身的人,怎可能尚保持完壁?不过

他想不通是一回事。感情负担的增加,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阮玉娇轻轻道:“你竟不肯召下后约么?”

  朱一涛下了决心,道:“我要留下后约,因为我们得好好谈一下。”

  阮玉娇失望地道:“只谈一谈么?”

  朱一涛道:“别的事到时再说,现在你赶快芽衣服,远远离开这个地方。”

  阮玉娇这时顺从地取衣而穿,一而问道:“你呢?是不是也走得远远的?”

  朱一涛道:“正是。”

  阮玉娇道:“陈仰白还在邻院呢,你有没有话交待他?”

  朱一涛道:“没有,我永远不会再去看他。”

  阮玉娇讶道:“为什么,他有什么问题?”

  朱一涛道:“他没有问题,但如果我去瞧他,适足害他。”

  阮玉娇道:“人家又不是不知你把他救出的,如果人家要对付他,你去不去瞧他也

是一样。”

  朱一涛道:“你错了,假如我再去探看他,便变成有一种朋友关系存在,那些妖邪

们对付我无所不用其极,一旦发现我有朋友,这个朋友准要倒霉,他们非把他掳去,用

作诱我人陷阱的饵。”

  他停歇一下又道:“假如我不再与他往来,他的生死、我既不管,亦管不着,在这

等情况下,那些妖邪们便不会动他的脑筋了。”

  阮玉娇道:“这便是你孤剑独行的由来了,对不对?你到现在为止,天下没有一个

朋友,更没有家小之累,你固然可使敌人对头找不到你的弱点。但这等生活,毫无情起,

而又孤独,活着有何意义。”

  朱一涛耸耸肩道:“一个人活着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情趣,也不为了热闹。有些事

情,说了你也不会了解。”

  阮玉娇已穿好衣服,道:“如果叫我像你一样孤独地生活,我宁可不活了。”

  朱一涛只淡淡一笑,决定不再谈论下去。

  他活到如今,已经是三十多岁之人,在年轻时并非像现在这样孤独。换言之,他也

曾度过世借一般的生活。有家庭、亲戚和朋友。因此,他采取此种方式生活,乃是经过

选择的,自然有许多道理支持他这样做法。

  但很多道理着非亲身体验过,往往不易说服人家。朱一涛基于这种看法,所以懒得

与阮玉娇多说了。

  他们走到门口,阮玉娇勾住他的手臂,不让他出去,轻轻问道:“告诉我,你有时

候也感到寂寞么?”

  朱一涛道:“当然有啦!”

  阮玉娇道:“那么你在寂寞之时,便来找我,好不好?”

  朱一涛道:“我上哪儿找你呢?”

  阮玉娇道:“我找一处地方住下,屋子好好布置一下,你什么时候爱来就来。”

  朱了涛道:“若是被外人得知,你所住的地方,马上布满了我的仇家。假如我发觉

了而不去探你,他们一定会杀你泄愤,你信不信?”

  阮玉娇柔声道:“我信,但我宁可冒这个险,也不愿永远见不到你。”

  她这几句话,说得柔情万种,使人感动。

  朱一涛一时之间,再也说不出拒绝之言。

  阮玉娇道:“就这样决定好不好?我将定居在风光明媚的杭州,就在西子湖畔,筑

一座小楼,等你偶一光临。”

  朱一涛叹一口气道:“我就算答应了,一年也难得去探看你三两次,定会误你青春,

如何使得。”

  阮玉娇把面靠贴在他肩膀上,幽幽道:“倘若是凡夫俗子,天天见面,也不过徒憎

厌恶。你只要肯来,哪怕一年一次,我也认为没有虚度此生。”

  朱一涛道:“你这话说得大棒了,可是我却不愿意你为我这样苦守空闺,以你的美

色才貌,自应花团锦簇,在罗苟金屋中,受知心人的供养。”

  阮玉娇叹一口气道:“好吧,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谈吧。”

  朱一涛道:“对,等我跟智慧国师拼过,同时又收拾乔双玉之后,咱们再谈不迟。”

  他挺挺胸,下了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万斗柔情祸良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