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19章 探拜书生识蟒客

作者:司马翎

小苹道:“丁兄现下有什么问题呢?”

丁天厚道:“且慢,你若是侍婢,服侍的可是阮玉娇?”

小苹道:“是的。”

丁天厚道:“你虽然名为侍婢,但以你的容貌和资质,分明不是一辈子屈居人下的人物。只不知幻府的规矩中,你有什么升迁出头之途?”

小苹道:“我一方面须得在外立功,另一方面须得把本府的心法神功在限期内修完,便可以改变身份了。”

丁天厚道:“幻府除了一娇之外,尚有二狐。这样说来,那二狐中的阮玉娇,亦是如你一般,从侍婢身份跃居高位的了,是也不是?”

小苹道:“正是,丁兄问得如此详细,敢是打算介绍什么人到敝府学艺么?”

丁天厚笑道:“算啦,区区若是提出介绍之言,那还不是自讨没趣么?”

小苹道:“既是如此,丁兄何以一直紧紧追问不休?”

丁天厚道:“区区做事向来喜欢做得彻底,若能多知一点儿内情,不管目前有没有作用,也不放过,这叫做知己知彼,断断不可忽视。”

小苹点点头,目光在陈仰白身上转过,但见说了几句话工夫,那口长刀,又已到了他的喉咙边。

她指指这个青年,说道:“丁兄还是再下手把他手中之刀弄开一点吧!”

丁天厚出手击了两掌,刀势登时移开了两寸。

小苹道:“好啦,丁兄想知道什么事情呢?”

丁天厚道:“你乃是随侍阮玉娇之人,这就最好不过了,据我所知,阮玉娇得到本派支持,将把朱一涛的行踪告诉她。现在我间你,第一点.阮玉娇现在何处?”

小苹道:“你一共有多少个问题?”

丁天厚道:“不多,不多,你回答吧!”

小苹道:“我家小姐,现下就在店门外的马车中。”

丁天厚眼珠一转道:“那好极了,你快去把她请进来,就没有你的事了”

小苹道:“我们先把话说好,既然你只问我一个问题,我也答了,则等我把三小姐请人来时,你须得把陈仰白交给我,还须恢复他的自由。”

丁天厚道:“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们何故来找陈仰白?”

小苹道:“我不知道,如果你要我猜测的话,可能三小姐对陈仰白的印象根深,目前没事可做,特地来找聊天解闷的。”

丁天厚道:“胡说,去吧,去把阮三小姐请来。”

小苹道:“我这就去,但回来时你得把陈仰白放下,你可不能赖。”

丁天厚道:“我对他没有太大的兴趣;你用不着害怕我抢走他。”

小苹转身出去,外面的店面,只见那个店伙独个在发愣,一只手还捂住屁股,看来刚才那一跤摔得真不轻。

他一见小苹出来,顿时现出不知所措的样子。

小苹看他那么大的个子,在这等情况下却显得那么没用,觉得很滑稽。不禁向他嫣然一笑。

她不笑已经够漂亮的了,这一笑之下,娇靥生春,更是艳丽迫人,那店伙登时加添了几分呆态。

小苹没再理他,走出店个外。

那辆马车停在一边,她走过去、叫道:“三小姐,三小姐。”

车把式惊地间道:“姑娘没见到她么,小姐走人客店里,已有好一会儿工夫啦!”

小苹心念一转,已晓得一定是在自己最初与那店伙夹缠询问之时,阮玉娇悄然人店。又既然丁天厚曾但认当时听到声音,曾经出来看过,然后才布署那等场面。从这些过程中,阮玉娇可能是当了天厚离开房间时;她恰好进去,两下也没有遇上。

这一家小小的客栈,并没有多少通路,所以阮玉娇去找陈仰白.不曾与出来查看的丁天厚碰上,当然可怪。不过甄小苹心中有数,晓得那是因为阮玉娇人店时,无人发觉,她成心先瞧瞧小苹和陈仰白打交道的情形,故此她仗着熟悉地形,从别的院子绕追回墙过去,这一阴差阳错,恰好又避过了丁天厚。

小苹向车把式点点头道:“我还以为她已经出来啦!”

她转身又走人客店,店伙似是稍稍恢复了平静,堆笑追上来道:“姑娘什么吩咐?”

小苹道:“刚才摔痛了你,真对不起。”

店伙道:“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小人一身厚皮贱肉,摔几下不要紧。”

小苹道:“哦,你不怕摔,那么再试一次。”

那店伙大吃一惊,连忙后退,差点儿把桌椅都撞翻了。

小苹只是唬他一下而已,当下笑了笑道:“别怕,我跟你闹着玩的。”

店伙骇得面色变白,呐呐道:“摔跤可不能闹着玩呀!”

甄小苹道:“我说我是说着玩的。不是当真要你再摔跤。”

店伙这才明白,透一口大气,问道:“房里那位客人,怎的拿刀子往脖子上抹呢?”

小苹道:“他是被另一个人弄成这等样子,也是闹着玩的,你不必担心。”

她看看时间已拖延的差不多,这才往里面走去。

丁天厚见她独自回来,眉头一皱,问道:“阮玉娇呢?”

小苹道:“她不想进来。”

丁天厚道:“她是什么意思?”

小苹道:“三小姐请你出去相见。”

丁天厚道:“她摆什么架子,去把她叫来。”

小苹道:“我家小姐不是摆架子,而是不想被旁人看见,认出她就是从前在此地住过的客人。”

丁天厚道:“好吧,但咱们还要等一下。”

小苹讶道:“等什么?”

丁天厚道:“等陈仰白死了,咱们才可以走开。”

小苹道:“他与你我都没有关系,为何要取他性命?”

丁天厚道:“你年纪还轻,所以有些事考虑欠周。试想陈仰白这个人岂是简单之辈?”

小苹讶道:“他哪一点不简单?”

丁无厚道:“能够与秘寨之人;与朱一涛还有你我等这么多人接触,可见得他不是像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人了。”

小苹失笑道:”原来如此,可是从前朱一涛已考察过他,据朱一涛的看法,陈仰白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丁天厚道:“那是朱一涛的看法,我却不然。”

小苹道:“仅仅由于他曾与我们这些人接触,就认定他不简单,这等理论,不易令人心服。”

丁天厚道:“唉,你想想看,他能入得秘寨的双绝关,已经不简单,又居然能逃出来,这就更奇怪不过了。”

小苹内心中当真感到不服,因为她听阮玉娇说过当日的详情,于是反驳道:“丁兄可知道陈仰白的出身来历,以及他如何逃出来的经过详情么?”

丁天厚道:“我当然知道,但你不可仅看表面,必须深入纫想,这陈仰白虽是仰仗朱一涛之力,逃出了秘寨双绝关,然而他还是这出来,而不是被释放的。这一点实是大大有得讲究。”

小苹道:“如果他的确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还有得讲究没有?”

丁天厚道:“所以咱们须得设法证明一下,瞧瞧他是不是真正的文弱书生了。”

小苹道:“你用什么方法证明呢?”

丁天厚道:“若论方法种类,不可胜数,甚至我只须考问一下他的文才,出个题目叫他作篇文章,便可得知。”

小苹道:“这方法很好,丁兄打算用不用此法呢?”

丁天厚道:“我不用此法,因为此人的生死。与我完全不相于,所以我将采用最激烈的手段,以便确知结果。”

小苹对他的话大感兴趣,问道:“你的话已暗示说,在你的激烈手段查证之下,如果他是假的书生,马上可以知道。可是如果他是真的书生,结局就免不了一死啦,是也不是?”

丁天厚道:“对,对,你看他手中之刀,已经到了危险边缘,再过片刻,刀锋再往内移动,即可割破皮肉。”

小苹道:“这样表示什么意思呢?”

丁天厚道:“我这等禁制手法,非常神妙。如果他精通武功,火候已有相当水准,便可以强行破禁起身。这时我就知道他不是文弱书生了。”

小苹眼光投向陈仰白.露出忧虑之色道:“但如果他真是书生,不懂武功,便将断喉而死,这岂不太残忍了一点儿?”

丁天厚仰天一笑道:“你身为幻府之人,如何这般迂腐,一条人命,算得什么!”

小苹道:“虽然人命不值钱,可是陈仰白这个人,瞧来怪可怜的。”

她说到这里,突然如有所悟,急忙又道:“丁兄,你的手段大错特错了,若是被贵门之人得知,你就糟了。”

丁天厚讶道:“甄姑娘这话怎说?”

小苹道:”你使用秘传手法,弄死陈仰白,此事本来很小,简直不足道也。但陈仰白之死,外人看来似是自刎,在贵门之人一听,便知道是你下的手。”

丁天厚道:“我同门之人得知此事,有何相干?”

小苹道:“以我猜想,一来你这等秘传手法,不该随便使用。二来你弄死陈仰白吵目的何在,不外与朱一涛有关,但目前贵门第一号人物许士元大先生,已与我家小姐谈妥条件,共同对付朱一涛。你这么从中一搅和,试想许大先生肯答应么?”

丁天厚一掌拍落陈仰白后背,然后才道:“甄姑娘这话有理,我杀陈仰白之举,用别的手法就是了。”

小苹道:“丁兄何必夹在当中搅和呢,倒不如等待有利时机,方始出手的好。”

丁天厚淡淡道:“本门规矩向来是各逞机谋,各用手段。只要能达到祖师爷的目的,一切均不追究。因此你要放明白点儿,我可不是怕大师兄得知。”

小苹忽然道:“原来你是怕秘传手法外泄,我们来谈个条件好不好?”

丁天厚讶道:“你跟我谈条件?”

小苹道:“可不是我跟你谈么?请你想想看,你的秘传的手法,事实上已经泄露了呀,如果我闭口不说,这个秘密就可以永远保持下去。”

丁天厚道:“你要我怎么做,才答应永不泄密?”

小苹道:“很简单,放了这个无用书生。”

丁天厚道:“你对他未免太关心了一点儿啦!”

小苹道:“丁兄不至于呷醋吧?”

丁天厚笑道:“目前我与陈仰白都还没有呷醋的资格,但不管你怎么辩论,事实还是事实,这就是你很关心这个男子。”

小苹瞧瞧陈仰白,但见他僵木如故,不过却使她感到似乎已解除了死亡威胁。换言之,他手中的长刀,似是已经不会向喉咙收勃了。

她嫣然一笑道:“我关心他也没有什么不对呀!”

丁天厚皱皱眉头道:“我忘了你出身幻府,根本不会怕羞的,好啦,闲话休提,我们出去看看阮玉娇姑娘。”

小苹道:“丁兄当真不敢让陈仰白恢复自由么?”

丁天厚沉吟一下,才道:“好,我解开他的穴道,只要你愿意把他带走。”

小苹道:“为什么要我把他带走?”

丁天厚道:“因为我虽不杀他,还是有人会杀他的,到时你把帐算在我头上,我太划不来。”

小苹道:‘“行,我把他带走就是。”

丁天厚笑一下,手掌落处,在陈仰白相应的穴道上击了一下,陈仰白先是吁一口气,接着手中之刀,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金石之声。

这个书生抬头睁眼,望望房中的两人,露出畏惧的神色,赶快又把目光移开了。

丁天厚道:“陈仰白.刚才你差一点儿就死了,知不知道?”

陈仰白茫然道:“知……知道……”

丁天厚道:“当然啦,话说回来,如果你身藏绝艺的话,自然不会丧命。”

陈仰自满面迷惑之色,没有回答。

丁天厚密切注意他的表情反应,这时大概已认为这个文弱书生,不会是身怀绝艺之人,当下又道:“你之所以能够不死,全是拜这位甄小苹所赐,至于她何故设法救了你,违我也不明白。你自己找寻答案吧!”

他向房门行去,踏出门槛,忽又回头道:“陈仰白,你除非是身怀绝艺,不然的话,还是跟着甄小苹姑娘的好。因为我虽不杀你,但很多人要取你性命。”

陈仰白骇然道:“谁要取我性命?”

丁天厚道:“四大邪派之人,将不会放过了你,尤其是秘寨的凶手们。”

他转眼向甄小苹望去,又道:“你就算有知心话与陈仰白说,也须等到带我去见了阮玉娇之后,对不对?”

甄小苹道:“我家小姐就在门口的马车里,我带领你去就是。”

她瞩咐陈仰白不可乱走,这才走出房外,与丁天厚一同行出店外。

这甄小苹与阮玉娇相处很久,也可以说是搭档了多年,故此她很有把握,知道她一定会及时回到马车。

他们穿过外面的店面时,竟没看见那个愣头愣脑的大个子店伙。

丁天厚四顾一眼,冷笑道:“那小子不是好人。”

甄小苹点点头道:“也许你说得对,不过丁兄你的疑心病未免太大了。凡是见一个人,都认为有问题。”

丁天厚不言语,转眼向左方两丈远处的一辆马车望去道:“阮玉娇就在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探拜书生识蟒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