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23章 情天醋海众人妒

作者:司马翎

阮玉娇摸不清他们变化多端的关系,故此没有做声。不过她却不觉得很诧异,因为这等忽敌忽友的态度,出自邪派人物身上,时常得见,这等人大都是因利害关系而结合,一旦利害关系起了变化,他们之间的态度便跟着转亦下

鬼影子娄东原又道:“林元福,你虽是诡诈机警之极,可是有一件事,我如果不说出来,你一辈子也猜不到的。”

林元福目下是性命要紧,哪有心情猜测别的事情,可是他又深知情势危殆万分,唯一的希望是使这个掌握大局之人,多说几句话,说不定就可以找到逃生的机会了。

因此他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那是什么事情?”

娄东原道:“这话须得从头说起了。我先问你,你百邪派上一辈的高手狼烟客倪渴目下在什么地方?”

林元福道:”他老人家已去逝,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么?”

娄东原道:“不错,你已经告诉我,但当时我还不知道凶名满天下的狼烟客倪谒得享天年而死,抑是被你谋杀的?”

阮玉娇一来深知狼烟客倪谒在昔年纵横天下,凶名盛极一时。二来娄东原话中有话,合有深意,是以忍不住插口道:“难道娄前辈现在便晓得了?”

娄东原道:“当然啦,狼烟客倪谒虽是第一流的魔头,但他毕竟仍是具有血肉之躯的人类,所以他和别人一样,亦有弱点。林元福得传他的绝艺,不知为了什么原因恩将仇报,反而下手谋杀倪谒。”

林元福道:“娄兄真是一派胡言,谒老与我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我怎会出手谋杀于他?”

娄东原道:“你们这等邪人,谁知道你为何会生出杀机?反正这等杀师之举在你们邪派中,层出不穷,已经不是奇怪之事了。”

阮玉娇道:“娄前辈何以敢肯定林元福犯下这等滔天罪行?”

娄东原道:“你当必还记得,我起先对林元福恭谨万分,宛如奴仆,你可晓得是何缘故?唉,你当然猜不出,那是因为他还给我一件昔年的信物。这件信物,是我送给一个人,并且立下大音,将替持有这件信物之人为奴为仆。林元福正是持有这件信物之人,故此我唯命是从,替他追踪你,迫得你自动回到此处。”

阮玉娇恍然大悟,但跟着又生出更多迷惑的问题。

只听娄东原又道:“阮姑娘,你一定会发生疑问,因为既然林元福有那么一件信物,我何以现在个听他的差遣?”

阮玉娇道:“是呀,这是什么缘故?”

她口中说着话,两眼却紧紧盯住林元福,丝毫不敢松懈。

娄东原道:“因为这件信物,我当年交给狼烟客倪谒之时,为的是报答他一个人恩。我当时告诉他说,这件信物,可以差遣我做任何事,但最三要的一点,便是只做一件事。倪谒不会忘记我的声明。所以他既然把这件信物交给林元福,却没有声明只能差遣我一次,便可证明鼎鼎大名的狼烟客倪渴,乃是被他素所信任爱护之人谋害。”

林元福道:“胡说,如果我谋害了谒老,他怎会把这件信物送给我?”

娄东原吟笑道:“原因很简单,倪兄定是处于一种无力反抗的形势之下。也知道没有人能解救他,所以他把这件信物给你,而不将内情说明,等你露出马脚,我便知倪兄之死,与你有关了。”

林元福道:“这种道理简直荒唐之至,如果是我谋害谒老,我才不敢使用他给我的这件信物呢,我一定会怀疑此物另有作用。”

鬼影子娄东原道:“这正足以解释为何最初你不敢亲自找我,却叫别人带了此物给我之故了。你利用别人试探这件信物的真实性如何,而我在最初时亦根本没有想到倪兄会被你谋害。”

林元福道:“娄兄难道凭这等推测,便认定我是谋害谒老的人么?”

娄东原仰天一晒道:“我就算猜锗了,亦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像你这种人,多一个不如一少……”

他的话声犹自在院中缭绕,可是他的人却突然消失,身法之快,果然有如鬼影一般。

眨眼间这个快如鬼魅的人又出现在院中,手里多了一根钢枪,迅速交给阮玉娇。

阮玉娇拿枪在手,登时雌威大发,娇叱声中,擎枪疾刺。

林元福赤手空拳,实是难以抵挡。眨眼间身上已中了两枪,鲜血进流。他大吼一声,忘命冲出壁角,阮玉娇不慌不忙,丢下长枪,改用双手近身拂拍。

两人兔起们落地攻打了十余招,阮玉娇突然五指一落,抓住他肚脐上的那片鳞甲。

两人激烈拼斗的动作完全停止,林元福僵硬如木人,全然不敢动弹。要知他肚脐上这片鳞甲,正是他全身中的要害,阮玉娇只须玉腕一起,便可揭下这片鳞甲。

阮玉娇两眼注视着对方,冷冷道:“林元福,你能成名露脸,纵横一时,全仗这一身鳞甲,但今日丧生,亦在这些鳞甲上。”

林元福立刻道:“阮姑娘,假如你手上留情,饶我一命,我定然有所报答。”

阮玉娇道:“像你这种杀害传艺长辈的恶徒,说话岂能相信。”

林元福面色未变道,“我的话虽然不算数,但咱们现实现实,不赊不欠,阮姑娘想必愿意谈谈条件?”

阮玉娇沉吟一下,摇头道:“不必谈啦,留你在此不但遗祸人间,亦将必是我的一大祸根……”

林元福这时才面色大变,突然厉吼一声,一拳劈出。

阮玉娇左手封挡时,被他这一股凌厉掌力震得退了七八步远。但她左手五指没有松开,故此把林元福肚脐上的鳞甲也给扯下来。

林元福肚子上鲜血迸涌,惨吟一声,踉跄后退,直到身子披围墙挡住,才停下喘息。他双手虽是掩往肚脐,可是鲜红的热血从指缝和掌缘喷溅出来,顺着双腿淌流,地上很快就出现了一大沫血迹。

他还没有立刻死掉,口中发出惨厉的笑声道:“阮玉娇,你的,心肠毒如蛇蝎,比起我来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阮玉娇面色十分苍白,一望而知她虽然重创了对方,但本身亦被林元福垂死挣扎的一记掌力劈伤。

鬼影子娄东原接口道:“不对,阮玉娇比你林元福好得多了。至少她刚才坚持杀你之故,并非全为她个人利害得失着想。”

林元福大不服气,厉声道:“住口,莫非你打算告诉我,幻府的妖女也有替天行道的高洁志行么?”

娄东原道:”我是照事论事,阮玉娇确有此心,这亦是使我感到很奇怪的现象。”

林元福道:“罢了,想不到我林元福竟然死在幻府妖女手中……”

他的话声之中,透露出强烈的懊恼和不服气,好像这样死法乃是天大冤枉似的。

阮玉娇心头火冒,顾不得内脏伤势,怒声道:“你不过是百邪派中的一个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我幻府之人,哪一个取你性命还不是易如反掌。”

林元福摇摇头遗憾地道:“可惜我已没有机会试给你看了,老实告诉你莫说是你们幻府双狐,就算是幻府一娇的乔双玉,只要与我睡一夜,包管她一辈子也离不开我。”

阮玉娇呸了他一口道:“下流胚子,这等手段算得什么本事?”

她已不用再骂,因为林元福咕哆一声,倒在地上的血泊中,不再动弹。

娄东原道:“阮玉娇,你的伤势如何?”

阮玉娇修眉轻轻一皱道:“好像很不轻。”

娄东原道:“我去找一个人,讨点儿葯回来给你,定可迅即痊愈。”

阮玉娇道:“娄前辈为何突然对我这般慈悲?”

娄东原道:“你一定想知道的话,我告诉你也不妨。这是一来我瞧你心性气质,已大有改变,与一般邪恶之人全不相同。二来你是戒刀头陀的朋友,冲着那个和尚的面子,我不能不管你。”

阮玉娇摇摇头道:“戒刀头陀和我不是朋友。”

娄东原道:“你之所以不承认与他的关系,不外是怕弄坏了他的声名,这一点你不必担心,我已跟他谈过话。再说,他的清誉亦不是如此容易就会法污的。”

阮玉娇这才点点头道:“原来娄前辈与戒刀头陀也是老朋友了?”

娄东原道:“我还高攀不上,不过他确曾要我回来暗中帮助你。”

阮玉娇啊一声,心中泛起一股温馨。

她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完全是由于得知戒刀头陀亦很关心她这一事而欣慰欢偷。至少她在戒刀头陀心中,已经不是下贱的妖女了。

娄东原道:“你且把衣服穿好,返回住所,我拿了葯,就送去给你。”

阮玉娇回头望了那房间一眼道:“我的衣服都在里面。”

娄东原道:“我老早晓得,你去换衣服吧!”

阮玉娇道:“我不想进去。”

娄东原听了这才明白,敢情那个房间内,还有一对赤躶的男女,而且据林元福透露,因为有葯物作崇,所以这对男女无休止地颠驾倒凤。

阮玉娇目送这个形容猥琐的鬼影子娄东原走人房间,心中涌起感激温暖的情绪,想道:”人世虽然多的是残酷恶毒之事,可是在另一方面,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情味。像鬼影子这种古怪的武林高手,有时却可爱得很。”

她不禁联想起戒刀头陀,由于他居然瞩咐鬼影子娄东原帮助她,可见得他确实有份关怀。在戒刀头陀这种身份之人来说,能够使他关心是十分不容易的事了。

她胡思乱想了一阵,突然吃惊地望着那道房门,暗念鬼影子娄东原已经进去好一会儿了,柯以尚不见他出来呢?

她当下扬声道:“娄前辈……娄前辈……”

一面叫着,一面移步走到门前,侧身而听。

厚厚的棉帘内传出很细微的声浪,阮玉娇凝神听清楚之后,登时玉靥上泛起桃花般的红晕。

原来他一听而知那种声浪,正是男女燕好时的婬亵声音。阮玉娇一方面觉得很羞人,另一方面又感到芳心荡漾情思恍馏起来。

她退了一步,轻轻喘几口气,等到心跳恢复常态。才又叫道:“娄前辈,你在不在房间里面?”

现在她分怀疑在那对男女共同发出的声浪中,有一个正是鬼影子娄东原。若然这一猜役猜错,则她万万不可进去,以免娄东原正在兽性发作之际,向她施暴。尤其是她目下内伤颇重。不能运动施以抗拒,自然更无法逃得过受辱的命运。

她涌起了满腔疑惧,又退了一步。可是芳心深处,确感到一般情慾之流,正如暗潮汹涌地冲激高涨。

房内传出的声浪,她居然还听得很清楚。这正是她何以会泛起情慾之故。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尖锐但却不刺耳的哨声,阮玉娇举头望去,只见一群鸽子在空中划过,朝阳之下,其中有几只银白色的鸽子,特别触目,而且非常悦目好看。

这一群鸽子的本身没有什么,但阮玉娇从鸽子联想到伺养它们的人,循此线索,又联想到这是一个繁华稠密的大城市,四面八方都有人居住活动。

她马上回到现实中,房内的声浪已听不见了。

这个出身于幻府的高手,迅即定下心神,忖道:“敢情房内有人施展极为厉害的婬邪魔功,怪不得连鬼影子娄东原这等人物,入了房间,便出不来了。”

要知她本是专门迷幻人心的专家,凡是这一类的功夫,她就算未曾见过,也曾听过。是以当她神志清醒的一刹那,便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此外,她也晓得自己何以会隐隐受制之故,说穿了很简单,不过是她已有了先入为主之见,深信房中那对男女乃是凡俗之人,全然不加防范,以致被那阵婬声侵人心灵中,险些中了道儿。

阮玉娇凝眸寻思起来,由于她身负内伤,不能动手,无法直接进去出手制服那对男女。所以她须得慎重从事。

在房间之内正是春色无边,榻上一对身无寸缕而又年轻貌美的男女,正在缝绪缠绵,做出种种不堪人目的姿式。

离开床铺不远,鬼影子娄东原像个木人似的站着不动,正在观看榻上的活色生香。不过他也有一点很奇怪的,那便是他目光虽然凝注杨上,可是却以双手梧住耳朵,并且捂得很用力。

床上男女瞧都不瞧他一眼,径自寻欢作乐,两人的表情都在告诉旁观之人他们正处于极大的欢乐中。

娄东原的额上忽然出现汗水,眼睛似乎睁得更大了。

那道门帘忽然掀开,刮人一阵冷风,娄东原身子大大震动了一下,迅即转头向房门望去。

他目光到处,却没有看见预期会走进来那个曲线丰满面貌美丽的女人。

娄东原微微一怔,忽见一团火球直滚人来,他跨了两步,避开了火球。可是火球所经之处,有些家具和衣物已经着火。

床上的那对男女直到这时,才停止疯狂的动作,面现讶色,齐齐瞧看那团火球,以及查看起火各处。

门口出现了阮玉娇的身影,只见她盈盈含笑,美艳照人。尤其是她身上的衣物,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情天醋海众人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