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25章 春色摇神杀丑汉

作者:司马翎

他揪起韦通,拿回那枚毒气囊,当先行去。阮玉娇也跟在后面走出五金店。

他们出得街上,朱一涛一马当先,挟着韦通的臂膀,快步行去。旁人看、来还以为他们是父子或什么的,一点儿也看不出韦通竟然连站都站不住。

不久,来到一处所在,屋字高广,气派宏伟,可是屋内却杏无人迹。

他们在那布置得很富丽的大厅内停步时,阮玉娇讶道:“朱一涛,这不是秘寨的大本营么?”

朱一涛点点头道:“谁说不是,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阮玉娇道:“要不要四下查看一下?也许秘寨还有人留守。”

朱一涛淡淡道:“用不着啦,违俞百乾尚且不免,别人还敢留着等死么?相信没有那么大胆的人吧!”

韦通突然插口道:“朱大侠何故不敢坦白告诉她,说你已经来过,屠杀了不少人?”

朱一涛不悦地哼一声,道:“你听谁说的?”

韦通道:“没听谁说过,是小可猜想的。”

阮玉娇道:“他说得不对?”

朱一涛道:“完全错了,我来都没有来过,更谈不到杀人。”

他仰天大笑一声,豪气飞扬地又道:“但我朱一涛却深信秘寨那些瓦鸡土狗之徒,定要都逃个精光。”

韦通大概感到此话有理,没有做声。

朱一涛冷笑道:“如何,这一仗你小败啦,对不对?”

韦通不能不承认道:“是的,这一仗我输啦!”

朱一涛道:“在我动手之前,还有一点你不可不知,那就是我前脚一走,你们的人后脚就到。你此后的生死祸福,与我无于。”

韦通眉头深皱道:“朱大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一涛道:“我只是指出你智慧门中奉命监视我的人,见我和玉娇离开,留下了你,一定先进来瞧瞧。”

韦通道:“这样的话,对小可有百利而无一害,朱大侠却特地指出提及,不知是何缘故?”

朱一涛道:“笑话,应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才对。试想你既不能动弹,则人家要怎样摆布你都行。结果不是杀死你,就是把你带回去,而你这样子回去的话,终亦不免一死,试间利在何处?”

阮玉娇插口问道:“韦通同门之人见他受制,自然救他回去,怎会杀他?再说著是带返师门.又怎会惨遭杀戮之祸?”

朱一涛道:“这等情况,天下只有智慧门会出现。这是因为同门之人,个个以智谋诡计为能事,毫无恩义感情可言。韦通一旦失去能力,遭受妒嫉者暗杀的可能性很大。其次,如果带了回去,则一场重责,想必也高死不远。此所以智慧门中之人,都不择手段务求取胜,不能落败。”

阮玉娇看了韦通的神色,便知道朱一涛没有讲钻。连她这种饱经风险忧患的人物,也禁不住连连摇头道:“幸好我不是智慧门中之人,这种活罪真受不了。”

韦通叹一口气道:“此门一人,终身莫变。纵然感到痛苦后悔,也来不及了。”

朱一涛冷笑道:“谁说后悔莫及,你自家役志气,却找借口推倭。”

韦通讶然看他,间道:“只不知朱大侠著是在小可这等地位,有何办法可想?”

朱一涛道:“我若是你,老早就脱离智慧门了。一个人像你那样活着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活着有何趣味?”

韦通道:“但如果小可脱离的话,立遭诛戮,形神俱灭,与其如此,不如偷生苟活了。”

朱一涛道:“这正是你没有志气之处,换作是我,就想法子毁了这一门派,永绝后患。”

他口气之豪,骇人听闻。即使以他孤剑独行朱一涛的身份地位来说,如果夸称要毁去智慧门,亦难使人感到可信可行,何况是区区一个童子的身份。

韦通道:“得啦,朱大侠烧了我吧,小可不谈这个题目了。”

阮玉娇也道:“是嘛,凭他怎敢生出这等妄想?”

朱一涛道:”他可以默察天下大势,找出可以寄以希望之人,暗暗出力相助,这一来覆灭智慧门之举,便不是妄想了,对不对?”

韦通没有做声,面上露出深思的表情。

阮玉娇道:“原来如此,可是天下间可以堪作智慧门敌手之人,”只怕只有你和我家大姊了,韦通纵有勾结之心.也无从找到你们嘛!”

朱一涛道:“你说错了,除了我和乔双玉之外,尚有三仙四佛,他们才是最佳桥梁呢!”

阮玉娇笑道:“但现在已经不要经手别人啦,直接与你谈,岂不更好。对不对严

朱一涛道:”不错,假如他有种的话。以他的年纪,尚有数十年大好光阴,可以在世上纵横,建立他功业;智谋过人之辈,当必能慎重考虑我的话?”

韦通的面色忽阴忽暗,可见他心中正自波涛起伏,也等于告诉朱一涛说,他正在郑重的考虑他的建议。他的目光一时充满犹疑,一时恐惧,一时又很坚决,变来变去,最后落在阮玉娇面上,突然云消雾散,现出下了决心的神色。

阮玉娇微微一笑,真有千娇百媚之态。接着说道:”你已有了决定么?”

韦通颔首道:“我原本举棋不定,心中疑惧,几乎战胜了我的理智。可垦忽然从你的花容玉貌中,得到启示,便下了决心。”

朱一涛奇道:“她的面孔如何能给你启示?”

韦通道:“我说了出来,只怕你们会笑我。”

朱阮二人齐表示绝不取笑他,韦通才道:“我忽见阮姑娘的容貌,美艳动人之极。心中忽然想起我这一辈子连妻子还未娶到,哪可就此死去,于是下个决心,定要尽力而为,纵然形神俱灭,也胜过现在便死去。”

他虽然才智过人,但终是少年家:谈到男女之事,还是禁不住红了脸。垂下目光。

阮玉娇心中很是受用,欣然笑道:”好,我负责给你找一个女孩子,先做做朋友。这个女孩子我保证只比我漂亮而不会差。”

韦通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朱一涛间道:“别的话以后再谈,我有两件事要间你,一是你们似是有一种联络秘法,能在无法察觉憎形之下,传递详尽的消息。”

韦通应道:“说穿了也没有什么稀奇,我们门中有一种密码,是用敲击节拍代替文字,而我们随时随地利用环境,例如早先在五金店后面,我们是利用水沟中的流水,传送节拍声响。在很远处收听之人;都能够很清楚的收听到。”

朱一涛恍然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第二件我要问的,便是咱们目前的情况如何?你不妨猜测一下说来听听。”

韦通凝目忖想了一阵,面色渐渐变得很凝重道:“朱大侠如果不问,小可决不会如此认真的猜想,咱们目前的处境,可能已万分不利。”

阮玉娇对智慧门最有戒心,忙间道:“怎样一个不利法?”

朱一涛道:“听起来相当严重,但韦通你不要着慌,慢慢道来。”

朱一涛的话声沉着有力,充满了自信心,韦通登时受到感染,果然神色稳定下来,徐徐道,“大师兄可能会下令发动最恶毒的攻击,务求一举把你们两位歼灭。”

朱一涛道:“此一攻击厉害到什么程度?”

韦通道:“他训练了二十四个勇士,身上都有某种特别的功夫。据我所知,这二十四个勇士一齐出动攻击之时,虽然像朱大侠这等字内无双的高手,亦将化为灰烬,决无幸理。至于内情如何,我便不得而知了。”

朱一涛寻思了一下,才道:“也许除了修练的功夫之外,尚有其他法宝,例如火器,毒砂等,但不管是什么,反正一定威力绝强就是了。”

阮玉娇道:“何止威力绝强,以我想来,这些人手在训练时,简直是拿你做假想之敌,全部设计都是针对着你。”

韦通泛起愁色道:“阮姑娘说得不错。”

朱一涛问道:“你知不知道许士元要发动这个攻击时,会有些什么迹象?”

韦通道:“他们人数众多,所以分为四队,由四人统率。这四个头目,必定最先出现在现场四周,这回人面目狰狞,十分惹眼,故此所至之处,人人惊疑指点。除非是在荒僻无人之处,不然的活,光是看看街上之人,就晓得这一帮勇士是不是已来到附近了。”

朱一涛道:“这倒是极好的线索,玉娇,你去瞧瞧。”

阮玉娇应声奔去。当然她晓得如何隐蔽自己,不被屋外之人看见。

朱一涛和韦通几句话,阮玉娇就奔回来,道:“街上之人都有异状,八成是那些勇士包围了此地。”

韦通面色大变道:“这便如何是好?”

他接着解释道:“这些不要命的家伙一动手,纵然目标仅皇朱大侠;但与朱大侠在一起之人,亦得玉石俱焚。”

朱一涛出手解开了他的穴道,徐徐道:“这正是我特地到秘寨这间空屋来之故了,我早已考虑到许士元、丁天厚可能硬干,为了避免殃及池鱼,才选择此地。另一方面咱们在此亦利于防守。”

他沉吟了一下,又道:“对方的二十四勇士一旦现身,首先当然要全力对付我。所以韦通你和玉娇,要有可乘之隙,就逃出此地。”

韦阮二人听了,稍感宽心。,不过这当然也不是办法,因为等到朱一涛死后,大祸毫无疑问就要转到他们身上了。

阮玉娇自先反对道:“这算是什么主意,难道你要我不顾你的死活,自行逃出不成?”

韦通也道:“假如朱大侠不幸丧生,小可和阮姑娘也逃不了多远,因为敝门在追踪之道方面,最有心得。”

朱一涛脑筋一转,六八种办法掠过心头,然而俱有不妥当之处,当下间道:“只不知这二十四勇士布下的凶阵,有什么法子可以破得?”

韦通摊开双手道:“小可亦不知道。”

朱一涛寻思一下,把早先想过的几种方法再想一遍,突然灵机一动,忖道:”虽然每一种方法都有缺陷,但着是合两法或三法为一,效力自然大大不同。”

韦通见他在沉思中,微露笑容,立时明白其故,间道:”朱大侠敢是想出了对付之法?”

但武功高强,性情复又悍不畏死,故此朱大侠万万不能以硬拼之法应应付。”

阮玉娇插嘴道:“硬拼不行,我们便来软的。”

朱一涛道:“最上之策,莫如软硬兼施。但咱们在这座厅堂内,地势对咱们不利,须得换个地方。”

他起身行去,同时招手命阮玉娇、韦通两人跟来。

转到第二进,朱一涛选了一个位于当中的房间,四面俱有房屋,右侧是个通天院落,墙角还有一株高大的槐树。

阮玉娇奉命人房,推开窗户。韦通依什躺在廊上,靠近窗子下面。朱一涛自家藏匿在稍远处的槽底,恰能监视着整个通天院落。

过了一盏热茶之久,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飞落院中。

朱一涛看时,只见此人身材高大,面色青紫,还有两只燎牙突出chún外,形状十分狰狞可怕。

这个大汉手提长刀,在院中站了一下,见四周没有动静,这才跨步向阮玉娇藏身的房间行去。

阮玉娇已经得到朱一涛传声通知,在房内发出低低的吃吃笑声,所以那个大汉不但晓得有人,还得知她在房内的正确位置。

他脚下全无声响,走到廊上,先低头瞧看挺卧不动的韦通,手中长刀尖垂下,指着地上这个人。

假如他不是先从窗户向房内瞧一眼的话,看他的动作,一定沉刀刺戮韦通无疑。

但这青面燎牙大汉为了先了解房内情况,以免无意中惊动敌人,便先向房内窥看一下。这一眼望去,恰好看见阮玉娇正在脱衣,罗裳半解,露出大半酥胸,双峰挺实,肌肤如雪。

若是普通女子,纵是美貌,魅力仍然有限。阮玉娇乃是幻府双狐之一,就算规规矩矩的和衣而立,也已万分迷人,何况牺牲色相。

那个青面燎牙大汉顿时一怔,目光再也收不回来,眼见玉娇又撩起长裙,露出浑圆的玉腿,方自目迷神摇之际,鼻中忽然嗅到一阵淡淡的臭味,还未及转念,头脑一晕,便失去知觉,一交跌倒。

他跌倒了不打紧,在院落围墙的另一边,本来另有两名劲装大汉,一个提斧,一个持剑,都以一只手肘压着场顶,露头向对面房间窥看。及至看得见那大汉忽然躺下,都为之一怔,时上一使力,身躯往上升起。

这两人当然不明白打前烽的那一个何故栽倒,心中惊疑交集,是以涌身升起之时,都不曾查看身后动静。

朱一涛手挺长剑,就在这两人身后丈许处,猛可纵起,身剑合一,幻化出一道强烈光华,挟着风雪之声,向那两人卷去。

那两人惊觉之时,朱一涛的剑光已经卷到,忽然往上升高数尺,从这两人头上掠过,落在院内。

只听砰砰两声,从墙外传来。朱一涛沉声道:“韦通,玉娇走吧。”

厕上的韦通固然一跃而来,房内的阮玉娇也应声纵了出来;她甚至连上衣还没有整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春色摇神杀丑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