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27章 择路荒丘劫萍女

作者:司马翎

许士元道:“甄姑娘虽然尽得幻府真传,但在我眼内仍然不足为患。”

陈仰白道:“那么你何妨出手试一试?”

他说这句话时,双眸中流露出坚定自信的神情,许士元干笑二声道:“在下正有此意。”

这时甄小苹看了陈仰白一眼,陈仰白顿时涌起必胜的信心,他嘴角方动,许大元已暴喝一声,攻向甄、陈两人。

甄小苹跨前一步,挡在陈仰白之前,半空中的许士元见状,顿时冒出三丈莫名之炉火,掌底又运力下击。

陈仰白沉声喝道:“小苹,人男走坎,拨云见月。”

许士元哼道:“好个拨云见月!”

手法一变,双掌一前一后,腾空下击,当真凌厉无比.掌未到,掌凤已呼的一声,扫向甄小苹。

陈仰白又叫道:“走马看花!”

她斜走两步,恰恰从许士元左面空隙穿过,躲过一掌,许士元杀机更盛,倏地转身踢出一脚,其快无比。

这一脚出势是怪异突兀,啪的一声,甄小苹被踢得踉跄后退三步之多,芳心大骇,就在这个时候,许士元哈哈长笑,猛地双掌已拍向甄小苹胸前期门、玄机两大穴。

陈仰白急急叫道:“懒驴打滚!”

甄小苹趁势一躺一滚,没想到这一招最笨的招式,居然又躲开了许士元的攻势。

许士元杀机大炽,他嘿嘿冷笑,步步迫向甄小苹,甄小苹被他这种噬人的神态,惊得连连后退,像是受惊的小白兔,表情煞是动人,许士元看得一呆。

但见甄小苹急行两步,偎贴着陈仰白身子。

陈仰白满面怜爱之色,右手搂着甄小苹的纤腰,左手微抚着甄小苹秀发,细细的喃喃说着话,生似在安慰受到惊吓的甄小苹。他的话宛如咒语,具有某种魔力,甄小苹害怕之色,迅即消失。

许士元看在眼内,忽然醒悟陈仰白在甄小苹耳边说的是什么话,心中一阵骇然,不禁悔恨低估了这一对男女的实力。

他当机立断,身形暴起,一招“仙人指路”挟着呼呼掌风,劈向甄小苹及陈仰白。

陈仰白突然蹲低身子,两手平伸,许士元还没有弄清楚他这个动作有何作用时,只见甄小苹以身而起,纤纤双足微点陈仰白掌心,突然一弹,去势轻柔,宛如一朵红云越过许士元头顶。

许士元想也不想,反手一掌拍出,倏地耳边一声娇笑,左肋己挨了一拳。

这一拳甄小苹运足了八成力道,打得他气血上涌,但他功力深厚之至,猛吸一口长气,硬生生的将上冲血气压下。

又惊又恨,心头火起,但没有发作,冷冷道:“好,想不到这招独步天下的如花似絮总算让本人开了眼界。”

他语声未落,已欺身并指,点向甄小苹面门要害。

甄小苹双掌疾拍,护住上盘,可是许士元这招似实而虚,功力尽蕴右足,但听他哈哈长笑,一腿扫出。

这一腿似慢却快,说快又慢,甄小苹心下茫然,不知如何化解。

陈仰白看得真切,高叫道:“回眸一笑。”

甄小苹依言换招变式,这一笑果然笑走了许士元的三魂七魄。

但见甄小苹红影一晃,身形看起来就像迎风飞舞的花絮一般,轻飘飘的,甚是动人,同时许士元的双掌也挥了一空。

许士元收回双掌时,但见甄小苹已俏生生的站在陈仰白的前面。当下想道:“我今日若不能生擒了你,还能做智慧门的第二号人物么?”心念一转。再度出手,唰的一声,十指修张,快逾闪电,疾抓甄小苹香肩。

甄小苹闪电般的后退,但觉左肩云门穴一麻,全身力道登时消散,接着手腕已被许士元扣住,她直到被擒之后,方知对方练就通臂神功,双手能互为消长,刚才抓来的手平白伸长了尺许,是以躲之不及。

只听许士元得意的道:“嘿,嘿,云裳八式,虽然天下无双,幸好出自幻府人物之手,否则……”

陈仰白气急败坏地大叫道:“你快快放了她。”

许士元眉头一皱,心想他本是沉稳冷静之人,为何如此失态?

念头一转,蓦地否觉,转眼望去,但见那紫虚子冯元山果然已被惊动、刀势大变。

只见他长刀决荡砍劈,威势惊人之极,丁天厚及邓会,沈泰三人,顿觉对方气势与先前大大不同。

说时迟那时快,首当其冲的邓会,双厥才收,颈部已涌来一股刺骨寒气,他骇然想退,紫虚子冯元山运力刀尖,就势一回,邓会惨叫一声,当场脑袋搬家。

紫虚子冯元山杀戒一开,心头陡然如释重负,更无顾忌,长刀原式不变,白光暴涨,往左侧的沈泰头上等下,沈泰但见这一道匹练电射而至,脑袋已被劈开两半,当场了结。

冯元山一招未变,连劈智慧门两大高手,只不过一刹那的事,那边的许士元不觉看得目瞪口呆,当紫虚子长刀如长蛇出洞,划向丁天厚时,许士元挟住甄小苹忽然逃窜出去。

他这个举动,丁天厚眼角警觉,恨得咬牙跺脚,却见紫虚子冯元山的第二刀,涌起朵朵刀花,当空劈了下来,这一刀凌厉绝伦,吓得他心惊胆丧。奋起全力.挥扇招架,刀扇相触,丁天厚登时被震退两步,冯元山刀势雷厉风掣,一刀接一刀的劈去。丁天厚挡到第五刀时,臂腕完全麻木,啪的一声,扇坠尘埃,左肩也挨了一刀,转身疾奔。

冯元山也不追赶,目送丁天厚落荒逃去,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走到陈仰白的身旁。

陈仰白露出歉然的眼色道:“小弟不才,害得师兄开了杀戒。”

冯元山摇摇头道:“这些人咎由自取,你不必放在心上。”

陈仰白道:“但师兄破了清规,小弟仍然感到对不起。”

冯元山拍拍他的肩膀道:“他们得寸进尺,殊不知为兄仅守不攻的用意,实是要他们知难而退,不意缠斗二百余回合,还是无法以大悲刀法感化他们,直到许士元擒下苹姑娘,你也发发可危之时,为兄不禁顿萌杀机,唉!”

陈仰白以歉疚的眼光,看着神憎悲戚的师兄,默默不发一语。冯元山吁了口气,轻拍他的肩部道:“师弟,情势已逼得为兄不得不如此,咱们还是计议搭救甄姑娘要紧。”

当下两人商量好联络会合之法,随即分头追查。

且说许士元挟着甄小苹,放腿狂奔来到一处岔路口,列一打量,即选择右首那条较大的官道,往南疾行,片刻之间,已赶了十来里路程。

但见这条官道越来越宽大舒坦,可见得前面不远处,有通部大邑。

许士元突然缓步停下,四下略一回顾,立刻跃进路边的树林内,他挟着甄小苹,闪入密林深处,然后拍活她的穴道。

甄小苹一直神智清醒,此刻被制的穴道虽已活转,但是她并没有兴起谨逃走的念头,看了许士元一眼道:”一路上我都在设法猜测大先生不杀我的原因,但还是百思莫解。”

许士元这回细细看清了甄小苹娇美的面靥,道:“幻府中人果然个个娇媚动人,只不知智计是否也个个杰出?”

甄小苹轻轻用左手整理散乱在鬓间的秀发,动作姻雅,优美,看得使人怦然心动。

她袅娜地轻移莲步,使自己和许士元距离更缩短些,嫣然一笑道:“敝府之人的智计,纵是在江湖上享有盛名,但在智慧门许大先生之前,妾身总是有计穷智竭之感,这点谅必许大先生也看得出来。”

许士元哈哈大笑道:“就凭甄姑娘这种临危不乱,从容应对的这份胆识,就使本人深为折服。””

甄小苹嗅道:“好了,许大先生,你抓了我来,到底为了什么?”

许士元道:“姑娘总不至于认为本人属意于你吧?”

甄小苹闻言,面上泛起红晕,显得娇羞不胜的样子,轻经道:“久闻许大先生城府之深,连男女关系都看成一种较量智计的行为,贱妾岂敢有获得大先生青睐的想法?”

许士元道:“那可说不定,只有在势均力敌的情形下,本人才会考虑到是否值得冒险一亲芳泽这个问题,但现下姑娘有如本人囊中之物,只要本人略施手脚,便可以放心享受,谁说我没有动姑娘的念头?”

甄小苹眸中现出异彩,流目顾盼之间,风情万种,更是媚妩诱人,许士元看得一呆,心念方动,只听甄小苹吁了一口气道:“大先生若是当真这样做的话,一定可以达到愿望,但贱妾却深信大先生不会采取这种霸王手段。”

此刻两人的距离极近,许士无闻到一股幽香,心神一爽,缓缓举起右手,慢慢伸向甄小苹的纤腰。

突然出指点下。甄小苹双腿一软,许士元迅即拦腰一抱,冷冷说道:“幻府媚功,在本人眼中还不至起得了作用,何况以你的气候,业休想迷住了本人。”

甄姑娘哀哀求道:“贱妾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妄施媚功对付大先生。”

许士元晒道:“那么你刚才的举动,想是真的有意与我苟合?”

甄小苹微点首幽幽说道:“贱妾只是想献身活命而已。”

许士元把搂在怀中的甄小苹摔在地上,痛得甄小苹大皱眉头,紧紧咬着银牙。

许士元摔下甄小苹之后,又手站了一会儿.然后弯下腰,把脸凑向甄小苹,低声道:“你是不是真的只想献身活命,本人现在就可以试出来。”

话一说完,两手立刻解开甄小苹的上衣,卸下她的裙子,密林深处,登时春色无边。

甄小苹眼中似是忽然发现了什么,口中惊了一声,许士元不由得暂停双手,侧耳倾听了一阵,然后又开始准备褪下甄小苹的贴身亵衣。

甄小苹芳心大骇,她还想不出如何应付对方下步行动之时,整个身体已被许士元剥得精光,毫无掩饰的袒露在阳光下。

许士元似乎迫不及待,迅速的动手脱下自己的外衣,一面用极为欣赏的眼光,览视躶着全身的甄小苹。

密林中气氛倚旋炽热,任何人看到许士元的冲动,毫无疑问,都认定他紧接着就要做出什么事来。

谁知许士元的目光突然变得冷若冰霜,道:“到底本人没有猜测错误。你在最后关头,情不自禁露出骇色,好,你既有为陈仰白守身之念,陈仰白也会以你为重,因此,他必将追来无疑。”

他毫不考虑的拍活甄小苹的穴道,并将衣服递给了她,又道,“赶快把衣服穿上,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办,没有时间同你磨下去。”

甄小苹很快的背转身子,把衣裙穿好,当她回复面对面时,许士元也已将衣服整理好了。

两入互相望了一眼、许士元得意的道:“陈仰白此刻大概已在半途中,咱们先到前面城池等他。”

甄小苹道:“贱妾同意跟大先生走,但请大先生在见到陈仰白之时,不要为难他,以后有什么条件,贱妾但凭吩咐。”

许士元一面走一面道:“那得看本人情绪如何?”

甄小苹知道再说下去也只有碰钉子而已,就默默跟在许士元后头,走出密林,上了官道。

许士元领先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向城镇那边行去,甄小苹紧紧相随,不但毫无逃走之企图,还好像生怕追不上许士元,步步紧跟。

两人一前一后,不出两个时辰,就来到一处颇为热闹的小镇,许士元放慢了脚步,回头对甄小苹道:“你还算聪明,一路都没有妄图潜逃。”

甄小苹幽幽的道:“我们到镇内之后,大先生想怎样处置贱妾?”

许士元停步道:“你越是装出毫无反抗的样子,我心里就越加警惕,所以我劝你还是别过于装模作样的好。”

说话之间,两人已携手走进镇中,而人这一出现,人丛中立刻有很多人注意到。这些人纷纷对艳如桃花的甄小苹投以爱慕的眼光。当他们再注意到和她携手同行的许士元,已是中年之人,看来又不像父女,心中不免暗暗称奇和不忿。

甄小苹一发觉街上有很多人注意她,越发露出楚楚动人的神态,尤其是那一双明亮的美眸,顾盼之间,尽是惊惧及无可奈何的表情,教看到的人,无端对许士元生出恨怒。

许士元还没有注意四周的情势已对他大大不利,领着甄小苹走进一家专卖吃喝的小馆。

饭馆内本是人声沸腾,当许士元进去之后,声音渐渐的小了下来,一变而为窃窃私语。

许士元毫不在意,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当他抬眼看到甄小苹的眼光时,微微怔了一下道:“我们先吃喝了再赶路。”

甄小、苹已恢复了镇定之色,因此许士元始没有想到她曾经以惹人生出怜悯的姿态,来引起旁人对他的不平。

店小二走过来,许士元随意点几样菜,放怀大吃起来,甄小苹虽然也感到很饿,但她扒饭动作,却像心事重重,难以下咽的样子。

许士元很快的吃完一碗饭,当他盛好第二碗饭时,霍地感到饭馆内的空气,异常沉闷。

他这一发觉,迅速流目四顾,目光所及,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择路荒丘劫萍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