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28章 恶鬼血祭荡魔刀

作者:司马翎

李庆的动作和变化,又用不着解释了,只要在场亲眼目睹,都能够马上明白那是他口中藏有一种葯物,是用一层坚硬的外壳密密包住。只要接获暗号,他便会情不自禁地咬破了壳,葯力登时发作,把他全身的潜能完全发挥出来。

丘顶上的萧刚大喝道:“好家伙,竟使用这一着毒手,难道咱不会跑么?”

他说到未句,人已跃纵起,向后疾掠而去。

李庆怪啸一声,呼地扑上,动作快如闪电。

萧刚虽是先走一步,可是才跃到四丈外的另一个丘顶时,李庆已追到一丈之内。

许士元刷地纵上丘顶,口中嘿嘿冷笑,遇看这一幕追杀景象。

但见萧刚身形越过丘顶,往下跃落数尺,倏又弹起,显然丘后乃是一片高地。

李庆如影随形追到,宛如电掣垦驰,挟着刺耳惊心的一片厉啸声。那萧刚前走才一弹起,李庆后脚已到,也是向丘后的高地飞坠。行家眼中,一望而知李庆这回惜地换力跃起,必定可追上了萧刚。

就在许士元泛起冷笑之时,忽见李庆身形不但没有纵起,反而一直隐没在丘后。

许士元心中叫一声不好,忙忙赶扑过去。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间,只见身在空中的萧刚,突然打个筋斗,身形不进反退,快如风人,也向李庆坠下之处迅急泻冲而下。

许士元不用瞧看,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果然听到大响一声,李庆的厉啸声陡地中断。而萧刚的身形又弹上来,站立在丘顶上。

许士元急急煞住脚步,发现自己又站在丘下,正如刚才在第一座土丘前的情形一样。

萧刚掀髯大笑,俯视着他,嘲声道:”许大先生,那李庆的尸体你可要带回去?”

许士元心中泛起怯意,这是因为他已目击此人的身法功力之故,最惊人的是他在空中打个筋斗,使得极迅猛的冲力改变了方向,改为向下疾冲。他脑海中已描绘出这一座土丘后面,必定是一个陡峭深凹的坑洞:对方或是预先在坑中竖根竹竿,或用树枝椅插壁间,以供落脚借力。

由于后面追赶之人,目光被隆起的丘顶所阻,见他一落即起,自然直党的认为是一片平地。等到发现竟是一个深坑之时,就是第一流的高手,也来不及变化了,只好直向深坑急坠。

而这个时候萧刚则表演出绝世功力,一个筋斗打回来,反转过来向李庆追击。只是那么一脚,就把李庆整个人踩人坚硬的泥土中,生像打桩一般。李庆自然立刻丧命了。

这些经过在许士元脑中一一映现出来,不禁心胆皆寒。

只见丘顶上虬髯大汉举手抹过头面,登时头发胡须完全消失,竟是个牛山耀耀的憎人。

许士元骇然地望着这个威棱四射,气势强大的和尚,忖道:“此僧竟是四佛之一,只不知是其中的哪一位。”

秃顶的僧人口中念诵一声佛号,道:“许大先生,你认得贫僧么?”

许士元略一推算,便道:“大和尚莫非是戒刀头陀吴刚大侠么?”

僧人哈哈一笑,弯腰在脚边的地面俭起一把长刀,颔首道:“许大先生智名不虚,洒家虽是藏起了兵刃,仍然瞒不过法眼。”

一阵山风过处,戒刀头陀衣袂猎猎有声。在这阵凛冽寒凤中,似乎含有死亡的气味。

许士元定一定神,冷笑两声,说道:“戒刀头陀,你身为四佛之一,焉可擅开杀戒?”

戒刀头陀道:“先生问得好,洒家近些年来,本已有如枯搞之木,不管人间之事,你智慧门也好,凶邪秘毒四大邪派也好,所作所为,全与洒家无干,只有一点洒家不能不管的。”

许士元间道:“是哪一点?”

戒刀头陀道:“便是我们三仙四佛中,竟然有一个是天下有数的大魔头冒充的,这一点洒家实是不能淡然处之。”

许士元道:“冒充为四佛中卧云祥师的俞百乾,已经被朱一涛揪出,打回原形,头陀你还有什么可牵挂的?”

戒刀头陀淡淡一笑道:“当时洒家曾助朱大侠一臂之力,破了杀戒。如今他的恩怨未了,洒家也就不能撒手,坐视你们横行,把武林闹得乌烟瘴气。”

许士元恍然大悟道:“这样说来,你目前等如是朱一涛的替身了,是也不是?”

戒刀头陀长笑一声,豪气如虹:洪声道:“不错,朱大侠借手于洒家手中这一口荡魔宝刀,诛妖歼恶,洒家虽是破了杀戒,心中并无后悔不安。”

他的话声忽然打住,侧耳而听。

远处随风隐隐传宋马车驰驶之声,许士元亦听见了,面色微变,显然这一阵声响对他刺激很大。

戒刀头陀道:“你乘坐而来的马车已经走啦!现在许先生更加势单力孤,只怕拼斗的结果竟是埋骨在这一处荒野中。”

许士元冷笑道:“本人若是不能迅速赶上马车,甄小苹的性命便保不住了,只不知这话头陀你信是不信?”

戒刀头陀淡淡道:“甄小苹的性命,让别人去担心。再说,车上的丁天厚若是关心你的安危,就不会把马车驶走而不来接应你啦!”

许士元面色一交道:“哼,你倒是知道得不少。”

戒刀头陀道:“洒家在你们这一场纷争中.一直是冷眼旁观之人,所以很多事情,都瞒不过我的观察。”

他的面色一沉,又道:“闲活休提,洒家要出手了,你最好小心点儿。”

但是他一扬手,刀鞘飞掉旁边的地上,刀刃上闪射出耀眼的精芒,霎时一股森寒的刀气,从丘顶一直涌到下面,笼罩着许士元。

许士元身子一摇,宽大的外衣褪落地上,露出一身结扎利落的短打。但见他左肋下桂着一个皮袋,紧紧贴身,一口软剑橡腰带般扣在腰间。他迅即把软剑解下,迎风一抖,剑身登时挺直。

戒刀头陀在丘顶俯视着敌人,刀气虽是阵阵涌扑下来,人却尚未冲落。

许士元那张面孔,向来阴沉莫测。现在却布满一层杀气,表情凶悍,完全失去了智者的风度。

戒刀头陀突然问道:“许士元,你这件外衣,有多久没有脱下过?我指的是你出手拼斗的时候。”

许士元道:“许某自从正式出道以来,今日还是第一次脱衣应敌。”

他嘿嘿冷笑两声,又道:“可见得许某的心目中,对你相当重视。”

戒刀头陀道:“许先生这话,教洒家甚感荣幸。”

许士元道:“荣幸不荣幸都是废话,戒刀头陀,你最好考虑一下,咱们还可以谈谈条件,譬如我把甄小苹放了,你看怎样?”

戒刀头陀道:“丁天厚驾走了马车,他岂肯听命回转,还放走那甄小苹?”

许士元道:“许某自有办法,你只要答应一声。”

戒刀头陀沉吟一下,才道:“除了放掉甄小苹之外,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废去许先生你一身武功,你怎么说?”

许士元道:“许某若是失去武功,定必死在本门的小喽罗手下。与其如此,毋宁死在天下三大刀法名家的刀下。”

这时候最可怪的现象是他们虽然还在说着话,未曾动手,可是气氛反倒越见紧张,双方的杀气越来越凌厉,情势更见险恶,已不是一触即发四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戒刀头陀厉声道:“因果报应,世上谁人能免。你掌握生杀大权,一旦失去,自是难免有杀身的祸患。”

许士元也厉声反驳道:“若是全无生路,许某何不选择一拼之途?”

戒刀头陀道:“好,洒家给你一线生机。佛门广大,世上无不度之人。”

许士元道:“出家人山行野宿,有时不免遭虎狼之吻。”

戒刀头陀道:”根基全无之人,岂能云游四海,修积善功?自应先发宏愿,面壁十年,然后再积功德。”

许士元默默半晌,才道:“戒刀头陀,咱们还是痛痛快快决一死战的好。你若要我依照佛门规矩,面壁十年参那枯禅,许某宁可埋骨此地。”

戒刀头陀轻轻叹了一声道:“善哉,善哉,你孽根深种,无法迷途知返。洒家只好出手啦!”

他们都不再说话,一个在两丈多高的小丘顶,一个在丘下,各自凝神互视,严阵以待。

在不断呼啸的寒风中,四下静寂无声,而这两个当代的高手,也好像冬眠中的蛇虫一般,既不动弹,亦无声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士元凶焊的神色中,加添了不少狞恶意味。

他的外表看起来虽是可怕,但他自家知道,这只是因为那戒刀头陀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他才会像受惊了的猛兽一般,以狞恶的咆哮和动作威吓对方,换句话说,他在气势上其实已经屈落下风了。

忽见在丘顶站得稳如山岳的戒刀头陀身子微微俯低一点,口中大喝一声,响如霹雳。在震耳的喝声中,戒刀头陀人刀合一,化为一道光芒,电掣垦泻的冲下,精芒映目.简直已看不见人影。

许士元也厉啸一声,手中锋快无匹的软剑,洒出一大片剑光,飞起迫击,在这刹那间,他的左手亦已探入肋下的皮袋中。

双方的动作都神速如电,喝声和威声才传出去,两道光芒业已碰上,馏的一响,光影消散,戒刀头陀身形出现,站在靠近丘下的斜坡,但见他摇摇晃晃,满面通红,好像喝醉了酒一般。

再看那许士元时,却半蹲半跪在距他的敌人五六尺之处,他的情况瞧起来比戒刀头陀惨得多了,敢情他左臂齐肩断去,鲜血直喷,把身侧的地面染红了一大块。

他的左臂就在戒刀头陀面前两三步的地上,手掌仍然探人皮袋中,尚未拔出。当然现在已永远不会自行拔出来了。

戒刀头陀深深吸一口气,面上红潮稍退,身子也站稳了,缓缓说道:

“许先生,你左手探摸的皮袋中.是不是仙凡俱灭的万劫神砂?”

许士元喉间咯咯有声,眼球转动几下,突然凝住,接着身子仆倒尘埃中,气绝毙命,竟没有回答戒刀头陀的话。

戒刀头陀喘息了一阵,但觉寒风刺骨,全身都有一种衰弱之感。他自个儿苦笑一下,忖道:“我以数十载昔修之功,发出这一击,目下真元大耗,身体虚弱。唉,这样也好,我一日还未修复功力,就有一日的安静。”

转念之际,从囊中摸出一颗用白蜡密封的葯九,捏碎蜡壳,服下丹葯。过了一阵,精神较好,身上也不觉得寒冷了。便日下来在那只断臂旁边,用成刀挖一个洞,然后小心地连断臂带皮袋,一齐拨入洞内,再以泥土碎石填好。

他埋妥皮袋中奇毒的暗器之后,舒一口大气,站起身就走,甲他的卜法,每个人的这一副躯壳,只不过一具臭皮羹而已,无须重视,所以他不去理会许士元的尸体。

这个时候,陈仰白距离此地,已经是十余里以外,他一味抄捷径,翻山岭、穿树林,贤紧叮住那辆马车。

四下越来越荒凉,陈仰白心中暗暗发愁,不时举头向天空搜索,希望能够看见师兄豢养的灵鸟阿喜的影子。

他虽然还未推测出赶车的车夫,竟然是智慧门第二号人物丁天厚,但却深知这人一定也有他的神通,不易招惹。

马车驶行这一段长长的弯路,车夫倏然收缰勒马,口中吆喝几声,两匹长程健马全部都停住了。

车夫在前座上四顾一会儿,才回头向车厢内那个美丽少女瞧看,冷笑一声道:“现在你已经属于我的啦!”

甄小苹讶异地望着这个人道:“你的胆子真不小。”

车夫晒笑一声道:“我的胆子?你以为我是谁?”

甄小苹骏然道:“你……你……是丁二先生?”

车夫咧嘴一笑道:“对了,我正是丁天厚。”

他一面说,一面脱去车夫的衣服,直到只剩下亵衣裤,才钻入车厢,开始动手脱甄小苹的衣服。

甄小苹除了能开口说话之外,全身都不能动弹,所以全然没有反抗的余地。

转眼问,她也只剩下了贴身的亵衣裤,玉藕似的双臂,修长泽圆的大腿,都课露出来,高耸的酥胸则袒露了一半。

甄小苹被他捏捏摸摸的轻薄了几下之后,才道:“二先生,这是大路,你难道就在这儿,做那种事情么?”

丁天厚阴笑一声道:“哦,原来你不大着急之故,却是因为在大路上。但我告诉你,这一截路罕得有人迹,就算在此成就好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甄小苹道:“你故意这样做,是不是想迫陈仰白气愤得失去理智,现身出来,你好下手捉拿他?”

丁天厚发出狡笑之声道:“不错,我此举目的要迫陈仰白现身。可是呢,如果他不敢出来,那么我亦有所补偿,这叫做失之奔隔,收之桑榆,对不对?”

他的话说得很可怕,奇怪的是他的动作反而收敛,没有继续侵犯这个半棵的美女。

甄小苹惊讶地寻思其故,但她还未想出道理时,丁天厚已从车中椅垫下,取出一叠衣物,迅快穿上,霎时间,他已衣冠楚楚,恢复了斯文潇洒的外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恶鬼血祭荡魔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