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29章 寻衅野林搏雌虎

作者:司马翎

陈仰白道:“那伙计正在拖延时间。”

甄小苹道:“哦,为什么?莫非还有主将未到?”

陈仰白道:“不错,若是单凭已经来到酒肆内的两个人之力,绝对动不了人家。”

话声甫歇,酒肆门口突然出现几条人影,把光线都挡住了,是以肆内稍稍一暗。

酒肆门口出现的人共有四个之多,一个是手持禅杖的黄衣憎人,年约三旬,清秀白皙。

另外三个大汉,都穿着黑色劲装,佩着长刀。这三名黑衣大汉,个个身材高大,面貌粗横,但没有丝毫表情,看来有点儿呆板,却有一股森厉凶悍之气。

他们堵住门口,一言不发。

酒肆内的人无不愣住,包括那俊俏书生在内。那两个美女的神情可就不只是发愣,而是大惊失色。

黄衣僧人的目光,徐徐巡视酒肆内诸人,首先注视俊俏书生,接着看二女和书童。然后巡戈扫视其他的人,目光到了陈仰白这一边,先把陈仰白细细打量一番,继又注视甄小苹。

他的看人法毫无忌惮,哪里像是出家人,尤其是这样子瞧看美丽的女性,若是在别处,定要被叱喝。

甄小苹除了病容之外,双颊潮红,显然正在发烧。她无精打采地望了那黄衣僧人一眼,心中暗暗诧异,忖道:“想不到这等优秀人品,也出家当了和尚。”

接着念头一转,又想道:“此人虽然身在空门,但他决不是规规矩矩的拜佛修行之辈。所以出家与否,只不过是表面上的掩饰,实质上对他全无妨碍。”

这么一想,便不觉得诧异可怪了。

只听黄衣憎人道:“这一位施主,是不是姓夏名少游?”

俊俏书生身子挺直,历目向黄衣僧人望去,严肃地点点头道:“是的,区区正是夏少游。”

黄衣僧人又道:”那么与夏施主同座的两位美貌姑娘,定然是艾华和元丽了。还有这个大孩子,乃是夏施主的书童小舒,对不对?”

夏少游道:“对,大师法号怎么称呼?”

黄衣僧人道:“贫僧奉敕护法山门.御封金龙神僧。”

夏少游道:“原来是御封神僧,只不知找到区区,有何见教?”

金龙僧微微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道:“本座此来找的是艾华、元丽两位姑娘。至于夏施主,倒是另外有人想见见你。”

夏少游问道:”谁呀?在哪儿?”

金龙僧道:“酒肆之后,有一块空地,夏施主移驾前去,便可得见。”

夏少游冷笑一下道:“叫这个人来见我,我没空去看他。”

全龙僧只微微一笑,毫无动怒之意。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双目微眼,过了老大一会儿工夫,仍不做声。

夏少游站起身道:“金龙大师,请借一借路,区区要出去啦!”

全龙僧人眼中突然精光闪射道:“好,夏施主请。”

他口中虽是答应,但身子纹风不动,而后面的三名黑衣大汉,因是并排而立,简直闪把门口去路挡得密密的,哪里能够通过。

夏少游鼻子中哼一声,正要离座行走,忽然双手都被人执住,低头一看,原来是艾华和元丽,各在一边,抓住他的手掌。

他皱皱眉头道:“放手,我瞧瞧他们到底让不让路?”

艾华低低道:“坐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元丽也道:“别动火,先听完我们的话再作打算。”

夏少游坐了下来道:“你们纵是认出了这金龙僧的来历,但现在告诉我也太迟啦。”

艾华道:“不,不一定太迟。”

夏少游讶道:“咱们纵是退让,也于事无补呀!”

元丽轻轻道:“这个人可能不是智慧门的。”

夏少游大为惊讶道:“吓,有这等事!”

艾华道:“刚才我和元丽,用心声密传之木谈过,这金龙憎大概不是智慧门中之人。”

夏少游道:“那么他奉了谁人之命前来?”

元丽声音放得更低了,道:“当然是奉了老祖师之命前来?”

夏少游晓得她口中的老祖师,就是创立智慧门的智忑国师,不禁怫然道:“还不是一样?”

艾华忙道:“不同,不同,他如果没有奉命对付你,你不招惹他就没事。”

元丽道:“他说专为找我们而来的,你不惹他就行啦!”

夏少游道:”那么你们呢?能够应付他么?”

艾华道:“恐怕很难应付得了。”

元丽道:“如果老祖师派他来专门对付我和艾华,我们当然应付不了。”

夏少游道:“你们既然应付不了,我怎么办?难道让你们落在他手中,不加闻问么?”

艾华道,“当然不是,我们的看法是你先放心去对付别的人,至于我和元丽,一时三刻之内,不会有事。”

元丽道:“如果你应付不了另外的人,则我们纵然过得金龙僧这一关,也没有用。”

夏少游道:“你们的意思是要我先到肆后去会会另外的敌人,是不是?”

艾华和元丽一齐点头,夏少游不禁沉吟起来。

陈仰白轻轻对甄小苹道:“糟了,夏少游他们要中计啦!”

甄小苹讶道:“哦,中什么?”

陈仰白道:“我虽然不曾听过夏少游的来历,可是他的眼神和声音,已显示出他武功卓绝一时。这等人物,怪不得连智慧国师也得慎重对付。”

甄小苹道:“他们要中什么计?”

陈仰白道:“我还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断定的,那就是夏少游、艾华、元丽等人的反应,完全在智慧国师的预料之中。”

蓟小苹道:“我们想个法子警告他们.好不好?”

陈仰白摇摇头道:“没有用,除非你和我加起来,能有超级高手的实力。这一下出乎智慧国师的怠料之外,方能扭转整个局势,反败为胜。”

甄小苹感到他的话,简直合理得无懈可击,不禁愁泛眉尖,无话可说。

陈仰白叹一口气道:“如果戒刀头陀在此,那就好办了。”

甄小苹道:“唉,可惜戒刀大师走开了。他若在此地,智慧门今日便得吃个败仗。”

陈仰白道:“着是戒刀大师在此,我将建议他老人家留在肆内r等夏少游独自出去了,再出手对付金龙憎,把艾华、乖丽二女替换下来。让她们也赶去帮助夏少游。”

甄小苹讶道:“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陈仰白道:“因为这个全龙憎乃是专门对付艾华、元丽二女而来的,换上了别人,这是使智慧国师失算的第一步。其次,艾华、元丽去帮助夏少游,则是使智慧国师失算的第二步。而智慧国师最失算的,却是有扬在此运筹帷幄。”

他目光向豆少游那边望去,又遭:“瞧,夏少游已被二女说动了,以我看来,这艾华、元丽二女,一定是出自智慧门的人物。”

甄小苹大吃一惊道:“什么?她们是智慧门下?夏少游知不知道?”

陈仰白点头道:“他当然知道,你放心.这两个女孩子,不会伤害夏少游的。”

只见夏少游再度起身离座,却向后窗边行去。

甄小苹不觉发急,低声道:“仰白,糟啦,他要到店后去。这儿以剩下文华、元丽两人了。”

陈仰白叹一口气道:“我也没有办法可想呀!”

忽见文华、元丽两女还有书童小舒,一齐起身,追上夏少游。

夏少游讶道:“你们干什么?”

文华甜甜一笑道:“我们陪你到后面瞧瞧。”

夏少游惊异地向门口的金龙僧望去,只见这个白皙清秀的和尚,目光如刀,正凝神注视着陈仰白和甄小苹。

这一时年轻而又俊秀的男女,夏少游已注意过,他自家身上有事,所以只要陈仰白、甄小苹没有异动,夏少游岂肯招惹。

现在却情势大变,看来金龙僧是因为这一时青年男友,以致无暇对付艾华和元丽两人。

只见陈仰白向金龙僧微微一笑,说道:“大师为何这样子望着在下?”金龙僧哼了一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仰白没有回答,将眼望向夏少游,高声道:“夏兄这一招移祸东吴之计,使得好高明瞩!”

夏少游讶道:“什么移祸东吴之计?”

陈仰白道:“你们把这位金龙大师的注意力,移到在下身上。这一着妙得很.可惜你此计有两点做错了。”

夏少游摸不着头脑,顺口问道:“什么地方做错了?”

陈仰白道:“第一点是你移祸之什既然成功了,为伺迟迟不赶赴店后,会略那个要见你之人?换言之,你赐误了战机,便是错误之一。”

他停歇一下,又道:“其次,你找错了对象。在下目前是才智有余而力量不足,连替你拖延一下的力量都没有。”

夏少游已经听明白了,只有一点不懂,那就是他分明没有施展移祸东吴之计,亦不知这等计策应当怎样施展。

他转限向艾华、元丽二女望去,国光含着询问之意。

文华耸耸肩道:“我还以为真是他们出来相助。如果不是他们,那么传声给我,叫我们跟你到店后去的人又是谁呢?”

金龙僧听出蹊跷,目光在酒肆扫瞥一匝,最后停在那个相貌猥琐衣衫破旧的老者面上。

他这么一瞧,陈仰白、甄小苹以及夏少游等数人,所有的目光,都跟着集中在这名老者面上。

金龙僧疑惑地托摇头,心中不相信这个老者,竟会是刚才以凌厉指力潜袭了他一下的人。

这个老者看起来,简直连常人也不如,就算是隐身风尘的异人,衣服可以戳旧,然而他的相貌五官,在研习过相人之求的金龙僧人眼中,此人注定毕生孤独穷贱,一辈子不会有丝毫成就可言,更谈不到竟是功力绝世的武林高手。

至于陈仰白和甄小苹的槽貌,在相法上,都属于奇相,决计不是几俗之上:因此,金龙僧受袭之后,首先就全神贯注在陈仰白身上。

甚至连陈仰白也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像,不像,恐怕不是这位老人家。”

艾华袅娜地走到陈仰白身边道:“先生才智出众,只不知你猜得出猜不出我走过来的用意?”

陈仰白道:“姑娘出身于智慧门,心中之事谁能猜得出来?”

艾华微微一惊道:“你认得我们么?”

陈仰白道:“不认得,仅仅是猜测而已。”、

艾华迟疑了一下,才道:“我想看看这位姊姊的脉息。”

陈仰自欣然道:“那敢情好。”

他立即起身,把坐位让给艾华,同时打手势招呼夏少游等人过来。

夏少游行近他,问道:“兄台有何见教?”

陈仰白道:“夏兄好说了,在下这一站起身,便陷险境,故此要倚靠夏兄神功,保存这条性命。”

夏少游讶道:“我实在不懂。”

陈仰白道:“那金龙大师决不相信在下真是不请武功之人,所以他一定会设法试探一下。他可能亲自出手,也可能派别人一试。不管是哪一种,在下都是死路一条,所以请夏兄过来。”

夏少游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元丽,你知不知道?”

元丽道:“我和艾华都瞧着这一位姊姊,好像身受穴道禁制,并且是本门的秘传手法,所以艾华想查看一下,如果我们没看错,则这两位,必是智慧门的对头了。”

夏少游道:“那么这位兄台真的不懂武功么?”

元丽笑一下,娇媚无比,道:“这一点我就不知道了。”

艾华一按甄小苹脉息,立刻点头道,果然是被制住青云,天枢两穴。”

元丽和她对望一眼道:“我们要不要出手?”

艾华泛起一丝苦笑道:“擅解本门禁穴,罪比叛逆,须受分尸之刑,我们反正已经是犯了反叛天条,再加这个罪名,也只有死一次而已,动手吧!”

元丽道:“不错,一个人只能死一次,我们有什么好顾忌的?”

两人一齐站好位置,一左一右,把甄小苹夹在当中。

金龙僧大喝道:“你们这是找死。”

大袖一拂,劲风满肆,旋卷激荡,当中所有的桌椅完全掀翻,而且通通滑到墙边。

全肆之中,只有陈仰白等人鹰聚的这一桌是中间位置,由夏少游一手按住,没有翻掀飞开。

两条人影在震耳风声中,急扑艾华、元丽二女。他们一个持铁杖,一个抡动钢鞭,来势凌厉急疾。

夏少游刷地跃起,一脚赐向持杖之人,同时一掌向那使用钢鞭之人拍去,不过他掌势击去的部位,却是这人的右侧二三尺的空间。故此这个人如果仍然笔直向元丽扑去,根本不受任何威胁。

在场之人无一不是高手,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瞥之间.全都瞧出夏少游的奇怪打法。

有一点却是大家都看得出的,便是夏少游这一脚,势式奥妙,变化甚多,极尽奇诡而又凌厉的能事。

只见他脚影过处,那名敌人手中的钦杖呼一声梭荡开去,势道十分急劲,恰好扫向同伴身上。

使钢鞭的大汉急不迭横闪开去,可就恰好戳上了夏少游拍到的掌势。砰的一声,只见他身形倒飞丈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寻衅野林搏雌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