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30章 闯荡京师迭险招

作者:司马翎

那少女一剑刺出,未得其门而入,正待收剑。

陈仰白又道:“左右连环。”

甄小苹单剑左挥。

那少女出剑左架。

甄小苹突然回手一剑,刺中了她的右肋,鲜血随着她的剑尖流出。

那少女旱先本已被元丽剜了一剑,此时又中一剑.顿觉不支,娇躯违晃,已栽倒地面之上。

此际忽听得了四姑发出一声惨叫,右半身已被鲜血染红,原来她被夏少游一剑,连肩带背削了下来。

丁四姑面色惨变,身形摇摇晃晃连退了三步,终于不支,昏死过去。

其余两个少女见丁四姑昏死,大吃一惊,一疏神间,已被艾华和元丽二女刷刷两剑,溅血当场。

陈仰白摇头叹道:“可怜绿黛年华,皆因一念之差,落得横尸剑下。”

他正叹间忽听马车微微发出一声轻响,急叫一声:“夏兄小心车中有人。”

夏少游飞身而出,疾苦轻矢般的落在车前,挥手一剑,将缰绳斩断。

那马脱缰急飞,却将马牢留了下来。

夏少游执剑凌风而立,冷冷的道:“阁下除去出车一战,已无别路可寻了。”

车中人也冷笑道:“就凭你这rǔ臭未于的小子,也能将老夫留下来么?”

夏少游道:”能不能留下来,出手方知,光是躲在车中说大话,于事何补?”

车中人道:“那么你小心了。”

呼地一声,一条黑影,已冲穿车篷,蹿上高空,临空双腿一拳,连打了两个滚,轻轻飘落在地面。

此人赤面红须,眸光四射,着一件老蓝色长衫,随风飘舞,大有不可一世之态。

夏少游说道:“不用说,阁下当然也属于智慧门之一员了,敢问尊姓大名?”

赤面蓝衫人道:“你问老夫么?”

夏少游傲然的道:“站在敌对的立场,此地并无第三者存在,本少爷当然是问你了。”

赤面蓝衫人朗声大笑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老夫人称徐天杰,智慧门中人称我为三先生。”

夏少游道:“果然是不平凡的人物,你们智慧门大先生许士元,二先生丁天厚,皆是一时俊杰,看来你这位三先生也不太简单了。”

徐天杰冷冷的道:“好说。”

夏少游又道:“可是你们自以为了不起的许大先生,丁二先生,一样难逃溅血之危,不知你这位三先生有什么办法能逃出此危?”

徐天杰道:“许丁二人所遇到的对手是朱一涛,但我却不是。”

夏少游道:“朱大侠武功机智,两得其美,非常人可以比拟,他们当然要吃亏了。”

徐天杰冷冷一声道:“可是你呢?”

夏少游道:“我的智慧虽不如你,但我的武功却高出你很多。”

徐天杰道:“如果我不用武功,而用智慧,你将会如何?”

夏少游道:“陈师叔的武功不如你,但智慧却高出你很多。”

徐天杰道:“你的意思是凭陈仰白的智慧,再加上你的武功,联手来对付老夫?”

夏少游点点头一笑道:“不错。”

徐天杰道:“听你对话的口气,你不但武功很有自信,而你的智慧,亦不见得差到哪儿去。”

夏少游平静的道:“你知道就好了。”

徐天杰突然大袖一挥,手中多了一柄兵刃,是一个银光闪烁的圆环,外带人个如剑光般的齿轮,冷冷一笑道:“你认识此物么?”

夏少游道:“这是一件外门兵刃,叫做人卦连环轮,不知是也不是?”

徐天杰阴阴一笑道:“你知道就好,不管你们的武功机智如何,老夫仍然有把握胜得了你们。”

夏少游道:“阁下如果武功智慧都很平常的话,在智慧门中,就占不到三先生的位置了。”

徐天杰道:“知道就好办了。”

夏少游又道:“但你更应该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也下可太过自信。”

徐天杰道:“处于今日局面,我不自信能行么?”

夏少游一笑道:“这倒也是一句老话,虽明知不可为,但又不得不为,你可以出手了。”

徐天杰道:“老夫痴长了几岁,如果先出手的话,江湖上谈论起来,未免会议我以大欺小,因此还是你先出手比较恰当些。”

夏少游道:“如果我先出手的话,可能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我看还是你先出手比较恰当些。”

徐天杰怒哼一声:“你也未免太狂妄了一点儿,既如此说,老夫略略施点儿厉害让你瞧瞧。”

右手轮子一旋,泛起一片绕眼银花,直扑夏少游的门面,这一手妙在使对方看不出他从何处出手,那片银花足有五尺之圆,向夏少游当头压下。

夏少游自幼得名师指点,目力惊人,他用锐厉的眸力,透过那片银花,看出对方起手招式,同时身形急飘之下,长剑已划出一道白虹,飞人银花之中,银花白虹甫一接触,同时隐去,夏少游已提剑闲立,喉上噙着一抹冷笑。

那徐天杰右手执轮,愕在当场,左胸前现出个长方形的血洞,鲜红的血由洞中流出,流满了他半边身子,夏少游道:“现在你总该相信适才我所说的话了吧?”

徐天杰忍受着痛苦,声音沙哑的说:”小娃娃,你几岁开始练功?”

夏少游道:“在下么,从十五岁开始练功,你信不信?”

徐天杰道:”你目下也不过二十来岁,就算你从十五岁开始练功,也不过十年不足。”

夏少游道:“不错。”

徐天杰道:“一个练武不足十年的人,竟有这么深的功力,真是令人做梦也想不到,不知令师是哪一位?”

夏少游道:“你已经是将死的人了,告诉你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家师是三仙之一道逍遥羽士方闻道。”

徐天杰喃喃的道:“逍遥羽士方闻……道。”

他说完了这句话,两眼直向上翻,白的多黑的少。

夏少游微带惊异的说:“怎么样?”

砰地一声,推金山倒玉柱,徐天杰已经寿终正寝了。

夏少游嘘了一口气,转头看去,见四个少女皆已气绝多时,陈仰白与甄小苹在指手划脚,不知说些什么。

艾华,元丽二人早已长剑人鞘,在呆呆的看着他,两双妙目中透出了绵绵不绝的情意。

那形像猥琐,衣履破烂的老者已经不见了。

夏少游缓缓向前走了几步说:“人呢?”

元丽道:“你问谁呀?”

夏少游道:“那位老先生。”

艾华道:“走啦!”

夏少游叹道:“你们为什么不留住他?此人武艺高强,轻功超绝,是一个极好的帮手。”

艾华道:“他的身形快得跟鬼影子一般,一晃就不见了,谁又能够留得住他。”

夏少游一愣道:“鬼影子,鬼影子,难道他就是鬼影子娄东源不成,此人久已不在江湖上露面,现在竟又东山再起了。”

陈仰白与甄小苹走了过来道:“经夏兄这一提,小弟倒想起来了,若非鬼影子,谁又能有这么快的身法。”

夏少游道:“正是,未知师叔今后作河打算?”

陈仰白一笑道:“说出来夏兄不要笑我,我准备去京师找智慧国师灵修斗斗法。”

夏少游微微一愣,半晌才道:“师叔的机智才华,是我极为钦佩的,只是省慧国师名满天下,如此轻率的前去,会不会太过冒险?”

陈仰白正色道:“智慧门一日不灭,武林一日难安。我辈既人武林,又岂能坐视不理?”

夏少游点点头道:“听师叔这么一说,倒也将我的雄心壮志激发起来,我们不如一同前去,会会那名闻天下的智慧门首领,是个怎么了不起的人物“

艾华与元丽两人闻言,同时面色一变,艾华道:“少游、此举。是否妥当?”

夏少游一笑道:“你们总不能躲着他一辈子呀?”

二女想想也是,就连书童小舒也极愿前去。

陈仰白道:“既是大家都愿前去,我们索性大方点儿,就用智慧门的马车,烦夏兄将那跑走的两匹马再找回来。”

夏少游点点头,如飞而去,不一会儿工夫,己将两匹马找回,仍旧连上缰绳。

陈仰白道:”这辆马车虽然不大,但目下我们只有六个人,如果有两个人坐在车辕上,四人挤在车中,尚可勉强应付。”

夏少游一笑道:“自然是师叔坐在车中,我与小舒驾车了。”

陈仰自道,“不,你错了,如果由你驾车,目标还是不够显著。”

夏少游微微一愣道:“我们此去京师,是找智慧国师斗法,应该愈隐秘愈好人怎可太过显著?”

阵仰白道:“就是因为找他斗法,目标才要显著。”

夏少游道:“这我就不懂了,尚请师叔开示?”

陈仰白道:“智慧门既由智慧国师灵修率领,行踪一定异常诡异,是不是?”

夏少游道:“不错。”

陈仰白道:”既是行踪诡异,我们乍到京师,一定很难查到他们藏身之处,是不是?”

夏少游道:“也不错。”

陈仰白道:“因此我们必需暴露目标,先将他们引出来,然后大家面对面比划一番,要不然任是我们行踪再过隐秘,也难逃过智慧门的眼目,那时敌暗我明,反而更不好处理了。”

夏少游道:“师叔的意思……”

陈仰白道:“我的意思是由元丽与艾华两位姑娘驾车,她们原是智慧门中的人,定能引起敌人注意,我与夏兄及小舒、小苹四人挤身车内.两位姑娘在智慧门的眼中原是叛徒,他们认为这两位绝不敢公然驾车出入京师,万一有此情形发生,他们一定以为其中有诈,而不敢明着打拢,只在暗中跟随,那样一来,我们不但可以引出敌人,更可收先声夺人之效。”

夏少游赞道:“妙计。”

陈仰白道:“不过在生活行动方面,我们必须得加倍小心,以防敌人暗算。”

夏少游向二女示意,旋又请陈仰白及甄小苹上车,然后他才跟书童小舒一齐上车,四人一边两个,蹲在车厢中,由元丽、艾华二女驾车,一声娇叱,两匹长骑,八只铁蹄,如飞而去。

京师。

这是个大地方,大地方的人,总令人有一种很奇特的意味与感觉,无论是衣冠,谈吐,生活习惯等等。

乡村人到了大地方,就好像走迷路而到了另一个世界似的,每一处地方,每一个人,都会使他感到稀奇古怪,进而有一份强烈的追求心。

同样的,京师中人见到没有见过的事物,也一样的会感到稀奇古怪,人嘛!本来就有一份强盛求知慾与好奇心,任何一件事物,只要被他遇上了,必然要追根究底的大大地思索一番,直到失望为止。

今天,在京师就见到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是一辆双骑马车,由两个秀外慧中的少女驾御着,而且这两个少女不但衣着鲜明而华丽,人也美如天仙。

一般情形来说,驾车的应该是衣履破旧的粗黑大汉才是,像这样两个粉嫩娇滴的少女驾车,可真是天下奇闻,但这件事情毕竟出现了,而且出现在人烟稠密市面繁华的京师,怎么不令人感到奇怪呢!

这辆马车在闹市中慢慢的走着,后面同样的跟着很多看热闹的人。

其中也有些很特别的人物,靠近车尾最近的,有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这个人看起来很普通,但那双眸子不时在滴溜溜的打转,因为他看到那驾车的两个女孩子,心中一直在哺咕。

这时另一个着黑色短衣的高个子拉了他一把,两人以目示意,一直跟着马车来到长生客栈时,才相继离去。

长生客栈在京师中算是大客栈,不但有住的,而且有吃的,八扇大门整天的打开着,那辆马车一直由大门进入后院,才停了下来。

两个美丽的少女娇躯儿就那么轻轻士纵,已无声无息的下了车,店伙赶过来说:“姑娘是住店的,本店大小客房,应有尽有,姑娘请吩咐。”

左首少女道:“你给我们准备三间客房,最好能是独门独户的,最好能有一个客厅,另外准备六个人的酒饭,马与车子照顾好。”

店伙笑道:”姑娘放心,西跨院刚好三房一厅,还空着,小的这就引姑娘去,马匹车辆小的自会照顾的。”

他便引两个少女进人西跨院,随后马车门一开,又下来三男一女,也跟着进入西跨院。

店伙将他们安顿好,又忙着招呼车马及酒饭。

这六个人是谁?他们正是陈仰白,夏少游、小舒、甄小苹,艾华、元丽等六人。

六个人进入西跨院便在客厅中暂时歇了下来。

陈仰白松散一下才笑道:“刚才在街道上行走之时,你们可曾注意到什么?”

夏少游道:“好像有人跟踪。”

陈仰白点点头道:“不错,靠在马车最近的有两个人,一高一矮,以我猜想这毫无疑问是智慧门中人了。”

甄小苹皱眉道:“若是智慧门中人,我们目前落脚之处,他们一定也会知道的了。”

陈仰白道:”不错,我之所以请元丽、艾华两位姑娘驾车,其目的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闯荡京师迭险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