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32章 喜隐仙山任逍遥

作者:司马翎

算命先生当地一声敲了一下报君知,又是一笑道:“看诸位的龙腾虎跃的精神,与坚强的体质,必定是武功高强之大,观诸位的气派与风范、也必然是独霸一方的人物,赫赫威名,震惊江湖。

那短小瘦削的人问道:“你怎么知道?”

算命先生笑道:“在下不过是就各位的行色来说,是与不是,各位当然比在下更清楚得多。”

黑脸汉子猛将桌子一拍道:“放你娘的狗屁,大爷们找你来,只是观看气色,问问运气如何,谁叫你将我们的老底子也给揭了出来?”

算命先生哈哈一笑道:“大爷你就错了,万丈高楼从地起,所谓运气;当然与本身的行业大有关系,在下是直话直说,大爷你就圭担待下吧,不过只要诸位大爷肯听话,在下自有法子让诸位趋吉迂凶,比方说诸位今天脸色阴暗,印堂血气上冲顶门,恐有生命之危,如能处处小心一点儿,便可躲过此灾。”

五个人同时吃了一惊,黑脸大汉急问道:“你此话当真么?”

算命先生正色道:”在下铁口论命,闯南到北,已非一日.何况性命之事重大,岂能胡言乱语,诸位不信,眼下便验也。”

矮胖锦衣汉子问道:“有解法么?”

算命先生正色悄声道:“解法是有,但动作要快,抓住本楼的主人,自可逼他交出解毒葯物。”

瘦小个子问道:“你是说我们中了酒毒?”

算命先生道:“不错,而且此毒名日子午断魂散,无色无味,服用之后,午不见子,子不见午,诸位行动要快,在下告辞了。”

瘦小个子道:“慢着,咱们相金尚未给你,何况我尚有一个问题,如果对方不给解葯,当如何办理?”

算命先生一笑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的英雄,江湖上之豪杰,在下愿与各位交一个朋友,相金奉送,至于诸位怕对方不给解葯,那不妨大开杀戒。杀尽此店的执事人员,然后自己动手搜寻,就是搜不到,也可捞个本,在下告辞了。”

他边讲间,又当地一声,敲了一下报君道:“卜卦、算命、观气色、推流年,不灵分文不取。”

你道这算命先生是谁?此人就是名列四佛之一的戒刀头陀化装,她大摇大摆的走出泰顺酒楼,此际对面走来个年轻的小叫花、衣厦橙楼,满脸灰垢,但却掩不住他俊秀的轮廊,他与算命先生、碰头,两人便同时走入一道狭巷之中。

小叫花子道:“成果如何?”

算命先生一笑道:“你等着瞧就是了。”

一言方毕;已听到泰顺酒楼起了一片打斗的声音;而且非常激烈,算命先生又道:“你在此地看出个结果来,然后到长生客栈的西跨院去报个讯,我还要去办一件重大的事情。”

他大摇大摆的走出巷口,当地一声又敲了一下报君知叫道:“卜卦,算命、观气色、推流年,不灵分文不取。”

那小叫花一缩身,又躲入狭巷之中,此际楼上已闹得天翻地覆,破桌残椅,断头断腿不时从楼窗中飞了出来,看来情形非常激烈。

听逃下楼来的酒客说,这五人都是在江湖上独霸一方的人物,他们都曾自报姓名,是百邪派的老大山精莫问天、老二追魂客倪不平及穷凶帮的老大霹雳手方雷、老二霸王刀胡炎、老三吼天雷萧刚,这五人包括了两个门派,是联手来对付智慧门的,只是他们五人,除去追魂客倪不平而外。其他皆是武功有余,而智慧不足。

因此除去动武而外,似乎没有别路可寻。

小叫花一直在附近察看,大约整整有一个时辰左右,才安静下来。

他趁着众人瞧热闹的当儿,溜进去看了一下,发觉到里面横七竖八的死了不少人,当然百邪派与穷凶帮的五个人,已经全军尽没。

小叫花看了一下,又一溜烟的跑出了泰顺楼,直扑长生客栈,走在半路上,发觉到有一个人始终在跟着他。

小叫花子跑,他也跑,小叫花子停下来,他也停下来。

小叫花子一赌气,索性一轻身形,向荒僻的地方跑去,那人也跟着他转了弯,而人一前一后,跑了三五里左右,已经到了个荒僻的所在。

小叫花身形一停说:“喂,你老是跟着我干什么?”

那人嘻嘻一笑道:“我不能跟你么?”

小叫花道:“你凭什么要跟着我?”

那人咧嘴笑道:“因为我是鬼影子娄东原呀,阮姑娘曾经向我求救过。难道就不认识我了么?”

原来这小叫花竟然是阮玉娇改扮,而跟踪她的人,正是以追踪术闻名天下的鬼影子娄东原。

阮玉娇扑味一笑道:“原来是娄老前辈,你怎么不早说呢?”

娄东原也笑道:“你一直在躲避着我,我根本没有机会和你说话呀!”

阮玉娇笑道:“是,说实在的。我是去长生客栈送个消息,怕智慧门探知,放而才躲避着你的。”

娄东原道:“是不是送信给陈仰白、夏少游等人?”

阮玉娇道:“不错。”

娄东原笑道:“这些人我在半途中曾经遇见过,同时我还帮他们破过阵,说真诸,他们所住的地方,已经不成为秘密了,智慧门老早就找过他们麻烦,走,我跟你一块儿去。”

阮玉娇道:“说走就走,送完了消息我还有别的任务。”

一撒腿又向长生客栈跑去。

但不管她走得如何快速;鬼影子娄东原与她始终是一步之差。

当他们到长生客栈之时,已经是三更左右了。

娄东原突然身形超前数步,一个箭步已上了坛头,阮玉娇随后跟上,而入由墙头飞上层顶,直扑西跨院。

此际西跨院一片黑暗,想是众人旨已人梦。

娄东原身形一挂,已飘落院中;屋中人竟未发觉,待到阮玉娇降落之时,窗门突然破开,一道银虹,已由黑暗中划出,直扑阮玉娇的面门,来势凌厉无匹。

阮玉娇娇躯急闪,那道剑光竟如生了眼睛的一般,闪电般临空转了个弯,仍是直扑她的门面,同时剑光也临近了许多,离她的面孔仅有数寸距离。

阮玉娇被吓出一身冷汗,就在这间不容发间,鬼影子娄东原突然一个闪步,右手一拉阮玉娇,向右拖出数尺,竟然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救下了阮玉娇。

鬼影子娄东原的身法不但轻,而且还很快,他自信无法接下对方一招。故只有在间不容发间,以极巧快的身形,救出了阮玉娇。

阮玉娇本身都无法闪避,而他竟能以极快的身法救出,这种轻快的功夫,普天之下,恐怕就很难找出第二个来了。

眼前剑光已沓,现出一个人来,正是夏少游。

娄东原一笑道:“夏少侠已不认识我老朽了么?”

夏少游定睛一看,正是那日在奔往京师的途中.在那间酒店里,所遇的那位衣衫裆楼的老人,忙一抱拳说:“原来是前辈,虽然见过一次面,尚不识前辈高姓大名?”

鬼影子一笑道:“老朽娄东原。”

夏少游道:“原来是鬼影子娄老前辈,在下失敬了,不知这一位小兄弟又是何人?”

娄东原笑道:“这个小叫花来头可不小,刚才夏少侠一记快剑如果给刺上了,那这个官司就有得打啦!”

夏少游听得一愣说:“请老前辈指示。”

娄东原道:“这个小叫花乃是朱大侠唯一情侣,阮玉娇阮姑娘所改扮,试问你刚才一剑如果给刺上了,朱一涛朱大侠会放过你么?”

夏少游恐惶的道:“那我是真正的该死了,原来我以为是智慧门的人,故此才出手莽憧,在下向阮姑娘告罪。”

阮玉娇一笑道:“不知者不罪,何况你们处于目前的情形之下,算得上是风声鹤吹,草木皆兵。也不得不如此了。”

夏少游正待答话,忽听房中有人欢呼一声:“姑娘,你想煞小婢了。”

出来的却是甄小苹。阮玉娇也高兴极了,忙上前拉着她的手,夏少游一笑说:“客人来了,总不能站着说话,而进去坐。”大家同时进了客厅,此时那艾华、元丽,陈仰白、小舒等人,都已出来,其实他们并未睡觉,只是为防止智慧门暗中捣鬼,因此才埋伏起来。

众人略叙一下别后之情,阮玉娇便将在泰顺酒楼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陈仰白沉思一下道:“泰顺酒楼乃是京师第一家大酒馆,如果是智慧门开的话,那么智慧国师必定派了不少厉害的角色驻守,而百邪派与穷凶帮几个主脑人物武功更非泛泛,这一仗拼下来,双方的伤亡可能很大。”

阮玉娇道:“据我所知,那穷凶弓的霹雳手方雷、霸三刀胡炎、吼天雷萧刚及百邪派的老大莫问天、木客谢人愁等五人,已全军覆没。”

陈仰白道:“这五人是两派全部的首脑人物,他们全军覆没,也无异是两派全军翟没,今后将不会再为害江湖,只是智慧门中人能将五人杀死,恐怕他们自己损失也很大,这样一来,不独穷凶百邪两帮派今后再无法为恶,就是智慧门的元气,也将随之大伤。”

夏少游道:“不错,如今能够危害江湖的组织,只有那幻府、秘寨、大毒门及智慧门四个了。”

鬼形子娄东原道:“如果能再让他们火拼上几场,这局面就比较容易收拾了。”

陈仰白点头道:“前辈说得是,只是这件事情需要劳动阮姑娘一下。”

阮玉娇一笑道:“我行么?”

陈仰白一笑道:“阮姑娘这次回去,当然一定可以见到那朱大侠或戒刀头陀,你对他们说,就说是我说的,如果人女已改邪归正了,就利用人女。如果人女没有归顺,就自己设法,无论如何,要将智慧门的人,在明晚三更时分,要引到西城关帝庙中。”

阮玉娇忙站起来道:“我这就去,因为除此而外,我尚有一件急事待办。”

语声刚了,娇躯已闪出室外。

娄东原也站起来道:“这件事情老朽也可暗中协助,我也告辞了。”

身子一摇,人已没了影儿。

陈仰白叹道:“鬼影子乡东原真不傀算得是天下第一追踪好手,这件事有他协助。更能事半功倍了。”

夏少游道:“陈师叔能不能将腹案说给我们听一听?”

陈仰白道:“你附耳过来。”

接着便在豆少游的耳边说了一阵,夏少游连连点头。甄小苹不服的道:“怎么,我们就不能听了么?”

陈仰白笑道:”当然可以,你附耳过来。”

甄小苹真的将头偏了过去,陈仰白在她的耳边悄声道:“今晚我跟你睡在一起。”

甄小苹玉面嫣红,笑骂道:“你真该死。”

浮云飘缈,天空阴暗,又是第二天薄暮的时候,长生客栈中主意正在阶盛,尤其是前面店堂中,更是坐满了人,南腔北调,龙蛇混杂,不用说,其中当然有很多是智慧门派出的暗卡。

后面各客房中的客人,也都叫上了酒莱,其中两个最特出的地方,当然是东跨院与西跨院,西跨院中住的是陈仰白等人,东跨院中住的,当然就是秘寨的二当家尚人谋,三当家牟通,大当家俞百乾及监堂尤冲。

俞百乾位列四佛之一,他是卧云禅师的化身,足智多谋,行事当然不会像穷凶帮及百邪派的人那么莽撞。

二当家尚人谋,三当家牟通,这两人都是阴险而极不易对付的人。

尤监堂虽是老粗,但一切作为容不得他做主,他只有听人的份儿,因此做起事来,当然更不会出漏子。

这四个人此时也正在客房中饮酒聊天。

尚人谋喝了一杯酒道:“大哥,我们目的是来找智慧门算帐,如果一直这样的耗下去,而让智慧门来计算我们,岂不成了坐以待毙了么?”

俞百乾道:“为今之汁,以不变而应万变,此地是智慧门的根据地,无论是因人因时因地,对我们都不利,因此我认为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坐以待时。”

牟通道:“我们来到京师已快一月了,如今仍是毫无进展,,像这样子等待,要待什么时候?”

俞百乾道:“怎么能说毫无进展呢,前几天晚上,我们不就毁了智慧,的几个人么?”

尚人谋道:“智慧门的爪牙边天下,此地又是智慧门的根据地,毁他们几个人,他们是不会在乎的。”

俞百乾又喝了一杯酒,一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智慧门的人手虽多。但真正有作为的并不多,而我们前日所剪除的,还是几个比较有作为的,何况他们门中的大先生许士元、二先生丁天厚、三先生徐无杰、六先生王良等人,已先后死于朱一涛、陈仰白等人之手,三才神女也先后投顺的投顺,被俘的被俘,目下智慧门中所剩下的精华已经不多了。”

牟通道:“有道理。”

俞百乾又道:“智慧门从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原因,虽然是智慧国师的机智超人,但最主要的还是得力于许士元、丁天厚等人,如今这些人一死,他连连失利,信心大减,设谋定计方面,就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喜隐仙山任逍遥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