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08章 鬼屋魔聚阴火烧

作者:司马翎

  蛇蝎美人林幽终是女人家,气量窄浅,眼见连俞百乾对冯不良也有推崇之意,她与

冯不良原是死对头,不禁暗暗妒嫉道:“可惜呀,如若冯郎你当时把朱一涛擒杀了,今

日的集会中.你可神气啦,请想想看,每个都得向你奉献一件最佳礼物。”

  方雷接口道:“假如冯兄业已擒杀了朱一涛,兄弟定必奉上敝帮珍藏多年的藏宝图,

决无吝啬。”

  百邪派的莫问无嘻嘻笑道:“冯兄要什么东西,敝派都可以弄来献上,只除了那幻

府一娇乔双玉这个女人我们可惹不起。”

  别的人都吃吃地笑起来,只打林幽绷紧了那张粉面,不言不笑,她心中的确十分懊

恼,首先是同门中的死对头冯不良,抢尽了风头。现下莫问天又提起了乔双玉,这幻府

一娇的妖艳声名,自然亦压倒了她。

  俞百乾接口道:“兄弟不妨夸个海口,哪一位如是擒杀了朱一涛,倘若想获得幻府

一娇,包在兄弟身上。”

  众人都惊异地向他望去,方雷洪声道:“俞老哥这话可是当真?”

  俞百乾道:“兄弟几时有说过不算的话。”

  他这句话,算是直接有力的答复亦可,算是强词夺理,亦无不可。

  别人没有做声,反倒是毒郎君冯不良说道:“俞老哥的话,小弟不敢不信。然而幻

府一娇乔双王,声名更在咱们各大门派之上。正如那孤剑独行朱一涛一样,咱们都承认

斗不过他,是以败在他剑下,说出来似乎不伤体面。”

  “乔双玉与咱们虽然不算仇敌,但亦非朋友,而她排名既在咱们之上。俞老哥当能

轻轻易易就降住了她?”

  他刚刚受俞百乾的褒扬,依理说目下不该提出询问。但这一群邪恶之人,好像没有

什么交情可以讲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俞百乾果然没有一丝一毫怪他之意,说道:“兄弟敢于夸这等海口,有两个大理由,

第一个理由是乔双玉最近被朱一涛紧紧追杀,从天南逃到地北,仍然躲不过朱一涛的威

胁。因此,咱们拿朱一涛的生死,要她以身体为酬劳,必获答允。”

  他略略一停,又加一句道:“而且她将是万分欢愉地答允献出肉体。”

  几个男性都发出笑声,林幽却哼了一声,表示不满,但她实在也不敢得罪所有的人,

所以没说什么。

  谢人愁问道:“请问第二个理由呢?”

  “第二个理由是乔双玉目前功力已大不如前,假如咱们突然向她下手的话,定可将

她制服。”

  这回兴奋的是蛇蝎美人林幽,她急急问道:“为什么她功力大减?”

  “因为她长久以来,被朱一涛紧追穷迫,本身武功既疏练习,复又神魂不定,心志

不能集中。因是之故,咱们略布疑阵,稍施手段,便可以从她这个弱点将她击败制服。”

  这番理论既大胆又玄妙,但是细加推想,却又是稳妥可行,成功的机会,高达八成

以上。

  群邪都为之愕然,惊喜交集。

  林幽尖锐的声音,冲破了静寂,说道:“哪一位要是查得乔双玉的下落,我赞成马

上把她擒下。”

  方雷以洪亮的声音道:“林姑娘之言甚是,兄弟第一个赞成。”

  百邪派的山精莫问天、木客谢人愁相继道:“对呀,咱们这次集会,实是不易,如

果趁大家都在之时,擒下了乔双玉,就大有意思了。”

  俞百乾连连点头,目光转到毒郎君冯不良面上,问道,“冯兄意下如何?”

  众人突然感到形势已发生急剧变化,原来这毒郎君冯不良在大毒门中,地位向来比

林幽稍有未及,尤其是对外之时,照理说既然是林幽提出的意见,冯不良纵然不赞成,

亦不可公开表示。

  推而论之,别人亦无须在林幽表示意见之后,再向冯不良征询,否则便是暗示说,

林幽目下不能代表大毒门.尤其是俞百乾的地位,更须顾虑这一点。

  因此之故,众人发觉形势已变,在目前来说,大毒门的领袖,竟已变为毒郎君冯不

良了。

  只听冯不良道:“兄弟绝不反对此说,但问题是谁能知道乔双玉的下落呢?”

  俞百乾道:“冯兄正好是问到节骨眼儿上,不错,问题是谁也不知道乔双玉的下

落。”

  蛇蝎美人林幽感到那冯不良不但地位已超过了她,甚至好像已变成第二号人物,除

了俞百乾,就轮到他了,心下大是不忿,当即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意见,高声道:

“这样好不好,咱们原本议定,擒杀朱一涛之人,便有奖赏。对于幻府乔双玉,亦可援

例办理。”

  方雷道:“你的意思说,哪一个查出乔双玉下落,而又证明不误的话,将获咱们全

体奖赏,是也不是?”

  俞百乾接口道:“林姑娘正是这个意思,此计甚佳,如若无人反对,咱们就八仙过

海,各显神通。至于奖赏方面,诸位可各自在纸条上,画上花押,还要捺上指印,将来

凭押印领赏。”

  霹雳手方雷扬一扬手中的白纸,问道:“敢情俞老一早就预料到目前的结果,是以

交下这张白纸,准备给大家记事画押的么?”

  俞百乾徐徐道:“虽然不是预测得毫厘不差,但大致上还是依照兄弟的估计演变。”

  他的目光投向毒郎君冯不良,旁人与他一般,转眼注视着这位大毒门北宗的主脑人

物,原来他们斗了半天心机,说了无数的话,可是人人心中还记挂那只未曾打开过的锦

盒,而这只锦盒,正是在冯不良手中。

  冯不良见大家都注视着自己,当时举掌高及胸际,那只锦盒,平托在享心,让大家

都看得见。

  他显然亦不敢冒失打开锦盒,说道:“俞老哥的雄才大略,天下无双。是以这一只

锦盒之内,藏有什么玄机,谁也猜不出来。”

  全场之人,莫不同意毒郎君冯不良这句话,但正因大家都相信那俞百乾有莫测的玄

机,是以对于这个小小锦盒之内.藏放的究竟是什么物事,更加渴想得知。

  冯不良道:“以兄弟看来,这个锦盒,体积既小,复又密不透风,自是不可能藏放

着剧毒蛇虫之物。再以俞老哥的身份威望来说,这个小盒之内,亦不可能装设着奇巧恶

毒的机关。只不知兄弟这一猜,可有道理?”他没有指定任何一个人询问,是以谁也不

答腔。

  阴暗的厅堂内,静寂了好一会儿,俞百乾才道:“假如冯兄不打算开此盒,那就交

还与我。”

  冯不良迟疑了一下,才道:“好吧,兄弟虽是认为此盒没有古怪,但还是那句老话,

俞兄你的玄机实是神鬼莫测,我还是不要沾手的好。”

  他举步向俞百乾行去,旁的人都感到失望,因为这个盒如果交还给俞百乾,由他亲

自打开,就没有什么好瞧的了。

  要知在场这些人,无一不是当今四大邪派的首脑人物,个个身怀奇异绝技,复又老

练诡诈无比。是以他们在平时生活中,罕得会有危险发生。换言之,若在平时,只有他

们危害别人的份,自身决计不会陷入危险之中。

  故此像今日这等机会,实是极为难得。一旦平平淡淡的过去了,焉能不感到可惜。

  冯不良走向俞百乾时,才跨出三四步,突然翻掌一拨,掌上托着的那个锦盒,呼一

声向林幽飞去。

  蛇蝎美人林幽当然不愿收下这个锦盒,她能够在大毒门中成为第一人物,又在江湖

上纵横了多少年,未遭挫败,当然有她的一套。但是今日的形势对她来说,实在相当糟

糕。

  这是因为一向屈居次席的北宗,似乎已经爬起来。毒郎君冯不良不但曾与朱一涛交

过手,而且今日的表现,显然比之往日高明得多,可以说是挥洒自如,才智出众。

  目前她必须给大家瞧瞧,她的确不怕冯不良任何使毒手段。然后她再想其他方法,

务求压倒冯不良。

  这些情况分析起来虽是罗嗦,但林幽判断决定之际,只不过是心念一动而已。

  但见她一伸手,那只洁白的手掌,在黑暗中显得特别抢眼。她一下子就接住了锦盒,

随即掌势略沉,消卸了盒上那股强韧的内力。

  摹然她感到有点儿不妥,掌心无端发烫起来。

  她心中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这正是中毒的征兆。

  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个锦盒上的古怪,究竟是俞百乾使的手脚呢,抑是毒郎君

冯不良放的毒在外表上,谁也看不出这个漂亮的娇小女子,心中正是波涛万丈地震撼不

已。

  俞百乾道:“诸位既然部不愿打开此盒,那就让兄弟效劳吧!”

  他做个手势,要林幽抛给他。

  林幽没有理会,使大家都惊讶起来。

  俞百乾笑道:“如果林姑娘想打开此盒,亦无不可。”

  林幽一面苦苦推想这盒上使了何种毒葯,为何能使她这个全身皆毒的人,也中了毒,

一面应道:“我正在想,这个锦盒之内,究竟是什么物事?”

  冯不良接口道:“林师姊这样说法,当然是已经有了眉目,快快说出来听听如何?”

  林幽跟他胡扯道:“恰恰相反,我初步的结论是,这个锦盒之内,所藏的物事,一

定是我们大家决计猜不出的东西。”

  莫问天居然一本正经地道:“林姑娘此言甚是,俞兄一直不肯宣布,可见得他已认

定咱们都猜不中的。”

  方雷道:“如果俞兄存心要咱们猜不中,以天下之大,物品之繁,随便塞一样在盒

内就算请出智慧国师,他老兄也猜不中。”

  谢人愁于咳一声,用含有警告意味的声音道:“方兄别提到他老人家,咱们江湖之

人的恩怨是非,不必扯到他老人家头上。”

  莫问天接口道:“咱们还是先商讨一下这个锦盒的问题,大家别把话题岔开。”

  他这话有两重作用,第一个作用是避免再提到智慧国师。第二个作用是使大家的矛

头,再度集中指向俞百乾。

  要知他们刚才已隐隐形成了合力对付俞百乾的情势,这是相当难得的机会,所以莫

问天希望继续下去。

  毒郎君冯不良却道:“咱们共只有六个人,就算谈论到智慧国师,难道他也能够知

道不成?”

  莫谢二人不便再说,因为他们终是一大邪派的代表,岂能过于示弱。

  方雷欣然道:“冯兄说得是,咱们从来不敢提起此人,其实有什么关系?”

  冯不良道:“只要俞老哥不反对,咱们素性大大的谈上一谈,如果有人不敢听,尽

可以离开。”

  莫谢二人当然不能撤退,只听俞百乾道:“咱们谈上一谈,亦不打紧。不过为防隔

墙有耳,还是换个地方的好,因为咱们这个秘密集合之地,早已不成其为秘密了。”

  方雷问道:“俞兄这话怎说?”

  俞百乾道:“实不相瞒,兄弟多年前已故意透露了这个地点。当然我经过种种安排

之下透露出去的,是以闻悉此一秘密之人,决什想不到是我故意这样做的。”

  莫问天道:“俞兄此举有什么作用呢?”

  俞百乾道:“以我想来,咱们的敌人对头,当然千方百计的想参加这个集会,若是

如此,咱们正好趁着人手足够之时,一举将敌人除去。”他的声音和态度,已透出森寒

迫人的杀机,似乎已查出了混人此间的敌人,马上就要动手一般。

  在场所有的人,无不凛惕地注视着俞百乾的动静,同时暗暗运聚功力。以免淬然发

生了事故时,由于没有提防而吃上大亏。

  蛇蝎美人林幽道:“俞兄别吓唬我们好不好?你这一来,弄得大永邹疑神疑鬼

的……”

  她虽然只说了几句活,但已费了不少气力。原来那只锦盒带给她的烦恼,真是说也

说不尽。她的万毒不侵之身,现下居然被某种奇毒所侵,虽是危险可怕,但她绝不能说

出来,因为她目前尚是大毒门的第一人物。如果她承认中了毒,当然此毒是毒郎君冯不

良施放的,则她不啻承认自己已比不上冯不良了。

  尚幸所中之毒,虽是奇奥莫测,但来势不猛,她自知可以支持相当一段时间,所以

仍然留在当地。

  她为了要表现出若无其事,故此开口说话。正因这样,她须得费不少气力,才令别

人不察觉她有异。

  俞百乾道:“林姑娘说错了,兄弟并无故意制造事端,使大家觉得不安之心。事实

上的确可能有敌人混人咱们这儿.举个例说……”

  他拉长了声音,使得大家都为之心急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鬼屋魔聚阴火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