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剑》

第09章 察颜追魂窝里斗

作者:司马翎

俞百乾出得厅外,黑暗中有两条人影,疾如闪电般跃过来,落在他身边。

这两人一是尚人谋,一是牟通,皆是秘寨领袖。

他们凑到俞百乾身边,尚人谋首先摇头,压低声音道:“小弟监视的百邪派双妖,没有可疑举动。”

牟通却道:“小弟所监视的万雷和冯不良,当大哥以大偷天身法闪出厅外之时,方雷没有异状,但冯不良似乎发觉了,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

俞百乾星然道:“哦?我本以为他已没有可疑,谁知仍然是他嫌疑最大,我这一门身法,放眼天下,恐怕只有三五个人能够警觉。如果冯不良有嫌疑,则必是孤剑独行朱一涛改扮无疑了。”

尚人谋道:“大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们不妨认定冯不良就是朱一涛,立即加以狙杀,以除后患。纵然杀锗了,也没有什么损失。”

牟通道:“话不是这么说,大哥这些年来,能够号召其余的三大派,就是因为大哥对这三派之人,十分维护。所以这三大门派的首脑人物,但须确知是大哥的命令,便洛遵不误,这正是咱们四大门派,能够屹立宇内,与无数奇人异士抗手之故。”

俞百乾道:“三弟说得也是,但你的言论,还未针对这件事实,是陈述利害得失而已。”

他要的是一针见血的意见,牟通自己明白,当下道:“此地的冯不良就算有嫌疑,亦不一定是朱一涛。如果不是朱一涛,咱们就无须急急在未查明之前,下手杀他。”

俞百乾道:“三弟试述此人不是朱一涛之故来听听。”俞百乾说话之时,眼神凝定,可见得他一面讲话,一面正作深思。

牟通道:“那孤剑独行朱一涛,被咱们一直盯着不放,直到眼下为止,仍在咱们监视之下,似乎不可能是假的。何况幻府的阮玉娇,一直与他在一起。朱一涛就算有高明替身,可是岂能骗得过阮玉娇?”

俞百乾点点头遭:“虽是有理,仍不够强有力。”

尚人谋接口道:“老实说这些情况,我也考虑过,但我仍坚持冯不良可能是朱一涛假冒之说。”

俞百乾问道:“这却是何缘故?”

尚人谋现出一副深谋老算的样子道:“因为我算来算去,朱=涛只有冒充冯不良,最是合适。而最重要的是,我虽是测不出他以什么手法,骗得过:所有的人,包括阮玉娇在内,竟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但有一点,大哥三弟不可不加以重视;那就是朱一涛的才智机警,更在我个人之上,是以我找不出破绽,亦是理所当然之事。”

俞百乾听完之后,耸然动容道:“二弟说得好,他的才智机谋,实是不比寻常。咱们未能及时测出破绽,亦不稀奇。”

牟通却仍持异议,驳道:“小弟倒要请间一声,当世之间,哪些人可以假冒朱一涛,并且在高明如阮丑娇以及咱们等人的监视之下,尚且能不露出破绽的?”

俞百乾沉吟一下道:“如果要找这么一个人选,放眼天下,恐怕只有三仙四佛之流,方能勉强担当得起。”

牟通道:“好,那么是哪一个呢?”

俞百乾皱起眉头道:“这倒是难说得很了,尤其是朱一涛是有名的风流汉,时时猎艳,百无禁忌。故此阮玉娇与他在一起,不可能不发生过关系。既是有过肌体之缘,则假冒之人,如何不露出马脚?”

尚人谋亦有点儿被说服了,连连点头。

俞百乾道:“要知三仙四佛不是容易成名的,他们照例不近女色,亦不能杀人,当然除了我之外,其余六人均是如此。所以冒顶朱一涛的话,他们功力有余而放手不足,受到种种束缚,决计不会全无彼绽。”

尚人谋道:“现在小弟只剩下一个疑问,如果大哥能够拨散其中疑云,小弟就不坚持冯不良便是朱一涛之说了。”

俞百乾道:“很好,二弟说吧!”

尚人谋缓缓道:“假使这个朱一涛,打从咱们这儿逃走时,已经是冒牌货,换言之,如果朱一涛在误入咱们罗网之前,已经不是原装货,便又如何?”

牟通张口结舌,做声不得。

俞百乾却笑一下道:“愚兄老早想到过了,如作这等假设,有两个理由。使之不易成立。一是朱一涛由何人所扮?因为他后来既杀人,又破了色戒。二是除了朱一涛之外,难道还有人能逃得出咱们的双绝关么?愚兄万万不能相信有这等事。”

俞百乾这两点反证的理由.的确无懈可击,叫人不得不信服。

他们交谈之时,声音甚低,而且字音含混,教人无法听得清楚,当然这只是指外人而言。他们这个小圈子中,乃是经过训练,故意用这种方法,以防止为外人窃听了去。

尚人谋道:“假如冯不良不是朱一涛假扮的,则还有谁能假扮?况且除了他之外,别人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呢?”

俞百乾道:“二弟如何可以忘记了智慧门这一派?”

尚人谋道:“小弟没有忘记,但智慧国师一来已是六旬之人,二来他与咱们时有联络,大家处得还不错,他犯得上与咱们作对么?”

牟通道:“是呀。别人不知智慧国师与本寨有往来,但大哥却知道的,何以尚有此疑?”

俞百乾道:“你们就大错特错了,老实说我和智慧国师暗斗了十几二十年,难道还不比你们清楚么?我告诉你们,智慧国师亦与百邪、穷凶,大毒等门派来往。不过我有警告在先,而且我处心积虑,保持四大派的团结,那智慧国师才打不入咱们这个圈子里而已。”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与咱们结盟的三派,一直接到我的警告提醒,不许在任何地方,谈论智慧国师之事。因此之故,他们对智慧国师存下万分警惕之心,同时由于无人谈论,所以武林之中.知道有智慧国师这一号人物的人,少之又少。”

尚人谋道:“这一点我们都晓得。”

俞百乾道:“但你们却不知道,我封锁此人的声名,用意何在,甚至于我用些什么手段来封锁,你们亦不全知道。”

牟通道:“有些事情,我们少知道为妙。”

俞百乾道:“话虽如此,但现在情况已大有变化,所以你们已到了不可不知的时机了,那智慧国帅,多年来全力对付孤剑独行朱一涛和幻府一娇乔双玉,所以无暇理会我们,不过这已是过去之事,从现在起,他可能全力来对付我了。”

尚人谋与牟通都大吃一惊,尚人谋问道:“现下情势有何变化,竟使得智慧国师要转过来对付咱们?”

俞百乾道:“因为朱一涛,乔双玉已经败在他手底,目下以宇宙之大,人物之众,就只有愚兄堪作他的敌手。所以他非找上我不可。”

牟通笑道:“只要大哥肯忍气吞声,躲了起来,莫说是智慧国师,连我们也找不到你,怕他何来?”

俞百乾道:“你说错了,假如大厅内的冯不良,就是智慧国师的人假扮的话,他已有一些线索,可供追查我下落之用了。”

尚人谋突然道:“大哥留下了什么线索?”

俞百乾道:“我曾经出手,震退地女元丽,此举就是一个线索,人家不难从这一招的武功源流上,查究出我的出身。”

尚人谋道:“若然如此,咱们把与会之人,全部杀死便是了。”

俞百乾道:“这事谈何容易,在厅内的人,个个都是当代高手,而且人人皆有一些绝技隐藏在肚子里,从来都不曾露出来过。等到咱们下手暗算之时,你们瞧吧,那时节千奇百怪的绝技一齐出笼,那才好看呢!”

牟通道:“这些人都留着一招,以备至为危急之时,才施展出来反击敌人,可是这个意思?”

俞百乾道:“不错,而且他们一旦联手合力的话,咱们亦无法收拾得了他们。当然啦,咱们若是下手,亦不会正面下手,必定是突然加以暗算,使他们措手不及,先除去两三个,剩下的方易收拾。但咱们现在倚靠他们,己多于他们倚靠我了,所以咱们决计不能激出变故。”

尚人谋道:“听起来大哥已陷入左右为难的窘境中了。”

俞百乾道:“谁说不是,但你们也不必胆怯气馁。因为智慧国师对付朱乔两人之举,原是我一手促成的,我利用智慧国师,先消灭了咱们无法对付的朱一涛和乔双玉,然后正式与智慧国师斗法,现在已是时候啦!”

牟通摇头道:“大哥,你这话好像有点儿不对。试想咱们连朱一涛和乔双玉都对付不了,如何能对付赢过朱,乔他们之人呢?”

俞百乾道:“这不是数学上的公式,例如三之数既大于二,则必大于一。此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我们对付不了朱、乔二人,但智慧国师有他独特长处,所以他行。反过来说,朱乔二人对付不了智慧国师,但咱们有咱们的本事,所以咱们却赢得智慧国师。”

尚人谋瞠目道:“这样说来,把朱一涛送来给咱们的,竟是智慧门的人么?”

俞百乾道:“不锗,你们可知道我为何不许你们杀死朱一涛,同时又下令通知乔双玉,来提取人犯么?”

尚人谋和牟通面面相对,答不出一个字来。

俞百乾道:“这个答案,三弟早提过了,那就是智慧国师,为了要证明朱一涛,所以借咱们的双绝关,以作试验。”

尚、牟二人起初只是恍然大悟,但接着便愤然作色,牟通冲口道:“他妈的,智慧门竟敢不把咱们的双绝关放在眼里,难道朱一涛应该逃得出去么?”

俞百乾倒是心平气和,说道:“不错,他应该逃得出去,当初我在设计之时,就预先留下了破绽。”

尚人谋问道:“大哥为何不将计就计,利用此一破绽,诱朱一涛人网呢?”

俞百乾道:“问得好,可惜人力有穷尽的时候。”

尚牟二人一听他也承认智穷力竭,当然不便再说了。

俞百乾沉吟了一下,义道:“况且不论设计如何完善周密,但只要须得人类操纵参与,就会发生错误,此是无可避免的事。”

尚人谋忙道:“这实是小弟思虑欠周,自恃过甚,才没有把那个书生搬开。”

俞百乾道:“没有关系,我的命令要你们一切如常,不必作特别的防范措施,料必是这道命令,使你打消了挪走那书生之念。”

牟通道:“的确是这样,但大哥刚才还提到乔双玉,但不知为何要通知她呢?”

俞百乾道:“这也是智慧国师打算验明正身之故。他想验的是乔双玉如果乔双玉得知擒下来朱一涛的讯息,必定马上亲自赶来,查看是否属实。”

牟通道:“这样说来,乔双玉没有出现,便等如有问题啦,是不是那阮玉娇,即是乔双玉本人?”

俞百乾道:“现在还难说得很;我正追查这个问题,但以我测想,乔双玉一定已落在智慧门手中,所以智慧国师方肯下手擒住朱一涛,正如上面说的,验明他的正身。”

尚人谋叹口气道:“小弟向来自负才智谋略过人,可是听大哥这么一说,直是波橘云诡,叫人为之眼花镣乱。”

牟通道:“大哥的话虽然合情合理,但小弟有一点还是不明白的,那就是这个验明朱一涛正身的方法,未免太危险了一点儿,万一朱一涛出了牢笼,心存警惕,霎时远走高飞,人海茫茫,却到何处寻他?”

俞百乾道:“三弟放心,朱一涛跑不了,他早已成为智慧门的囊中之物。现在事实摆在眼前,那朱一涛可曾离开京师地面么?”

牟通道:“是的,是的,他果然不曾走开。”

尚人谋接口道:“这个朱一涛,绝不会假。你瞧他多么机警,当日咱们倾力追捕之时,他居然躲起来,显然已测透了咱们另有厉害杀手。”

俞百乾道:“照我的看法,智慧国师一来有把握可以擒下朱一涛,二来他是特地留下朱一涛,以便牵制于我,嘿,嘿!”

他冷笑二声,转眼向厅门望去。

厅内又已点起两盏灯烛,是以更为光亮。

尚人谋道:“大哥已耽误了不少时间啦!”

俞百乾道:“我是故意给冯不良一个逃走的机会,如果他是冒牌货,一定利用这个机会。”

尚人谋道:“假使冯不良没有利用这个机会逃走,岂不是证明他不是冒牌货?”

俞百乾点头未语,牟通忍不住插口问道:“究竟这个冯不良是不是冒牌货呢?”

俞百乾轻描淡写地道:“我们不是正在推究求证么?”

牟通摇摇头,大不以为然地道:“本来很简单的问题,给大哥你左插花右插花地那么几下,登时变得万分复杂,简直像一团乱丝,叫人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俞百乾道:“如果你认为简单,那么请你说说看,咱们目下如何处理?”

牟通道:“大哥不是有各人的指模,可供核对么,若是如此,何不叫冯不良等人当场印下指棋,加以核对,岂不是马上可以水落石出。”

俞百乾道:“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察颜追魂窝里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独行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