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01章 蛟龙美风千古冤

作者:司马翎

名震大江南北的镖客双枪许一山去世十几天之后,坐落金陵的故宅中,车水马龙吊条者盈门充户,尽是各地武林人物。

许一山的丧事所以如此哄动武林之故有三:

一是许一山本身武功高强,交游广阔。

二是这次丧事由当代武林共钦的天是手柯公亮大侠夫妻主持,具名发帖。

三是许一山虽是丧偶多年,但遗有一女,芳名灵珠,近两年来,时时伴父遨游江湖,这许灵珠武功固是得到家传之学,还能作画吟诗,更兼姿色绝丽,有国色天香之貌,博得武林第一美人的雅号。

武林人物一来顾念到许一山生前情谊。二来莫不想见见当代祟钦的柯大侠伉俪和武林第一美人许灵珠,因此,这场丧事倍增哄动热闹。

天是手柯公亮偕同夫人谷虹影,亲自接待上门吊唁宾客。数日来,不少人名家老宿亲自前来,其中有两位最惹众人注意的是——鹰杖莫大风和君山玄妙观石一鹤道人。

这两人都是当代名家,近年来已极少在江湖上露面,因此他们忽然莅临吊祭,人人都感到惊讶。

这一日中午,灵堂内外都挤满了人。原来大家听说十年来名撼武林的独角龙王应真,也上门吊祭。

由于此人心狠手辣,极是气盛,是以被他折辱的名手,不知凡几?

又因此人虽是出身于嵩山少林,行事却大出常轨,有时僧服,有时俗装,少林寺竟不干涉他,使人对此颇感神秘莫测。

是以他今日出现,人人都想瞧瞧这个怪杰奇人的真面目。

灵堂中哀乐悠扬,一个身披袈裟头戴僧帽的高大和尚,在灵前致祭之后。转过身子,两道闪电似的眼神,环扫过四周人群。

但见他长得浓眉大口,额侧有个肉瘤,虽是和尚装束,却隐隐有股威煞之气。

他浓眉一皱,瞧着身穿重孝的许一山的义子杨晋,问道:“你妹妹呢?”

众人听他一开口就问起许灵珠,都想:这厮当真是狂放不羁。

杨晋答道:“小弟已派人通知妹子,说是应大哥来了。”

独角龙王应真点头道:“她怙恃尽失,固然是怪可怜的,但也可以见得,这世上的一切,原来都非真实,生老病死,万物皆同。”

众人方想他这话未免不合眼前气氛,只听他宏亮的声音又说道:“听说柯大哥、谷大姊出面主持丧事,怎的不见他们?”

杨晋低头道:“柯大侠伉俪刚刚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应大哥请随便坐。”

这时,灵堂内外的人,都感到形势有点奇怪,原来一则在灵柩旁侧答叩的妇孺,都退入后堂。二则有几个许府的人,有意无意把挤入灵堂内的人,挨挨碰碰地迫散,使得灵前空出一大块地方。

杨晋突然大声喝道:“应大哥,我义父是如何死的?你知不知道?”

喝声中两个人走出来,站在杨晋左右两侧,众人瞧时,原来是当代名家鹰杖莫大风和君山石一鹤道人。

那莫大风手中的鹰杖,向来不离左右,也还不奇。但君山石一鹤背上插着长剑,教人看了都泛起紧张之感。

要知道独角龙王应真,十年以来,身经大小百余战,每战必胜,据说武功之高,少林寺中已推第一。

是以如若今日闹出动手拼斗之事,鹰杖莫大风和石一鹤两人,虽是名重一时,但单打独斗,却未必就是应真对手。

应真环眼眯起来,只剩下两条长线,浓眉紧紧皱住,说道:“你这一问是什么意思?”

杨晋大喝道:“目下当着天下英雄面前,杨晋宣布一件武林丑毒之事。我义父许一山乃是死在这恶僧独角龙王应真手下,起因是由于他爱慕我义妹许灵珠,因不遂所谋,被我义父发觉,斥责之时,被他杀死,此事有凭有证,不容恶徒抵赖。”

独角龙王应真额上的肉瘤,已变成血红色,两道浓眉上也泛射出腾腾杀气。

应真怒极反笑,仰天道:“妄人,妄人……”但谁都不明白妄人之意,因此,他说了等如不说。

杨晋接着道:“我义妹乃是活活人证,有她指证,别的话都不用多说。我只要当众问一问你,这件恶事你做过之后,心中是否惭愧?又何故还敢前来吊祭?难道你以为我义妹不敢指证你的恶行?”

应真叱道:“废话少说,叫灵珠出来。”

杨晋阴险地哼一声,说道:“她经此大变,已痛不慾生,我忝为兄长,岂能教她当着这许多人,说出令她难堪之言?反正她指证已有别人听到。”

他话声一顿,灵堂内外鸦雀无声,便接着说道:“眼下莫老前辈和石真人就是亲耳听闻舍妹证言之人。”

鹰杖莫大风和石一鹤面色沉肃如故,只微微额首,表示杨晋的话没错。

应真这时不觉惊讶起来,瞧瞧那两个武林名宿,心想:“这两人武功虽高,洒家仍然不放在心上。但他们却不是胡为乱来之辈,可知许灵珠当真有过这等证言。”

他心中毫无惊惧,但深觉此事扑朔迷离,奇怪万分,一时实在寻想不出头绪。

众人见他默默不语,都道他已经词穷内愧,不由得鼓噪起来。

杨晋厉喝道:“应真,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厉声斥道:“胡说八道,我应真岂是这等姦恶之辈,你今日若不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洒家把你碎尸万段。”

他一向对这杨晋没有好感,觉得此人心胸狭隘,性情反复,是以这刻口气极是严酷,这一来,却使人觉得他极是凶野恶毒。

杨晋骇得退开几步,这时对方若是向他出手,须得从鹰杖莫大风和石一鹤二人之间穿过。

他胆气复壮,大声道:“应真,你十年前已与先义父相识,何以前年见到我妹子,便坚持以兄妹相称?”

应真冷冷一晒,并不置答。

原来他一向洒脱狂放,不拘俗礼,只因与许灵珠十分投缘,是以改变称谓,在他想来,此等事乃是末节、不足争论。

但四下武林豪客,却觉得这话大有深意,又见应真无话可说,这时对杨晋之言,已信了许多。

杨晋又大声说道:“应真去年曾寄一诗给我妹子,内中有两句说:有女十三郎十五,朝朝相见只低头。又有两句是:琴书别后遥相忆,雪月牍前寄所思。诸位朋友请想,这话岂是寻常一般唱和之诗?”

这时内外挤塞之人虽是不少,但都是江湖豪客,对诗词之道,大都不识。不过见杨晋当众提出,料必有理,顿时哗声四起。

应真忽然微哂说道:“洒家也大感迷惑,这件事定必大有阴谋。日下只须等侯柯大哥和谷大姊回来,待他们说话便了。”

杨晋接声道:“诸位朋友都听见他的话啦,咱们这就静候柯大侠伉俪驾到。”

灵堂中寂然无声,应真心中虽是十分烦躁,但外表上沉鸷之极,屹立不动。鹰杖莫大风和石一鹤都不言语,凝神伺守住应真。

过了片刻,灵堂外面起了一阵轻微騒动,接着人堆裂开,一对中年男女并肩走进来。

那中年男人身穿白布大褂,甚是朴实,面目端方,自具一种慑人威仪。

女的长得柳眉杏眼,皮肤白净,虽是中年之人,但风韵犹存。

这两人正是大侠天是手柯公亮和夫人谷虹影,他们不但武功高强,更具仁心侠骨,排难解纷。是以名声赫赫,天下无人不知。

两人一同走到应真跟前,应真眼中一亮,面上煞气消减大半。

他合十打个问讯,说道:“柯大哥、谷大姊来得正好。”

谷虹影轻叹一声,没有开口。

柯公亮缓缓说道:“我们其实一直在外面,你和杨晋的对答都听见了。”

应真一怔,先是凝神瞧着他,接着目光移到谷虹影面上。

谷虹影低下头,避开他的注视。

这一刹那间,应真心头幻想出许多往事,这些景象之中,都有这对夫妻在内,或是花前月下,饮酒纵谈。

或是名山胜水、徜徉遨啸。他记得自从出道以来,论到武功人品,唯一折服的,便是这一对夫妇。

那柯公亮天性磊落侠义,但还有一点稍嫌方正。谷虹影却是文武全才,时时跟他两人同处一室。谈诗论剑,通宵达旦。

在他想来,柯氏夫妇一旦得知此事,应当不问情由,便可为他作保,力释群疑。

谁知他们不但早就得知此事、居然还站在外面听那杨晋还辱于他。

这时他气愤填膺,特别是得见谷虹影垂头避开他目光,也认为他曾经做下这等丑恶之事一般。心中激动更是难以抑制。

柯公亮缓缓道:“我们兄弟论交有年,交情不比等闲,若非如此,我这次便不会具名主持丧事,你该当明白我的意思。”

应真越听越是光火,鼻子中嗤了一声。

众人听那柯公亮之言,都觉得他这话大仁大义,那意思不啻是说。越是亲近之人,他越是得主持正义公道。

这时见应真冷嗤之态,都十分忿怒,嘘声顿起。

柯公亮举手压下众声,又道:“应真,你当众回答我一言。”

应真不待他说出,狂笑一声,挥手道:“走开,别在洒家耳边聒絮。”

柯公亮面色微变,心中痛苦,现诸形色,脚下不觉踉跄了数步。要知他一生正直无私,从来未曾受过这等侮辱之言。

再者他视应真如同手足,在他想来。应真此刻必须规规矩矩,问一句答一句。只等他当众言誓,说此事不是他干,那时他也以人头人格作保,泯释众疑。

但应真这一来,已堵塞此路,他退开几步之后,心痛如绞。

原来他一方面不信应真会做下这等恶事,但另一方面亲耳听闻许灵珠指证。

同时以情理推断,当今之世,固然还有不少高手,可是能够在数招之内击毙许一山的人,实在不可多见。

以应真的狂放任性,这其中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石一鹤掣出长剑,左手拂髯,说道:“应兄武功高强,不把天下之人放在眼中,贫道为了武林正义公道,不自量力,要向应兄请教几手。”

应真纵声大笑道:“你们这是自取其辱。”

笑喝声中,突然伸出右手食中二指,极是迅快,夹住石一鹤长剑剑尖。

石一鹤暗运真力向后一挣,长剑分毫不动,心头方自大惊,应真己松指缩手,仰天大笑。

他虽是忽然出手偷袭,但以石一鹤的修为,仍然中了道儿,以及挣不动长剑,这等武功身手,显然已高出石一鹤不少。

鹰杖莫大风久闯江湖,阅历丰富,一看应真露了这一手,便知今日之战,实是平生以来第一险恶之局,非得和石一鹤长剑联手不可。

当即大喝道:“对付这等邪恶之徒,不要计较规矩过节,石真人上叼!”

他那根鹰杖长达胸口,顶端镶着一只比真鹰赂小的钢鹰,双翼微张。鹰口固是锋利无比双翅展现的羽钥,也等如许多刀子。此时倒转过来,手握杖尾,呼地一声,挥杖扫去。

应真左手一拂,一股力道托住鹰杖,横移尺许,恰好从他身侧扫过。但见他右手一伸,又去夺石一鹤手中长剑。

石一鹤长剑一抖,洒出数点寒星,罩住应真碗臂数处穴道。

应真夺剑不成,右手一缩一伸,握拳劈去,力道如山,石一鹤剑势被这股拳力冲得散乱呆滞,无法续施变化。

应真但凭一双空手,拳劈掌拍,转眼之间,迫得石一鹤、莫大风二人招数散乱,团团直转。

众人虽是鄙弃应真所为,但见他如此威勇,不禁大为惊服。

柯公亮深知应真武功高强,内力深厚无比,石、莫二人虽是名重一时,但仍然不是他的对手。

心想:“此事曲直未分之前,岂能教两位名家身败名裂。”

当即大声喝道:“应真住手。”

应真左手一掌,右手一拳,把石、莫二人迫开,纵退数尺,冷冷道:“你若是顾全咱们交情,那就离开此地。”

柯公亮面色一沉道:“你到底有没有做下这等姦恶之事?”

应真斜睨谷虹影一眼,但见她垂低头,心中一阵激动,厉声道:“用不着你们多管。”

群声哗然叫嚣,柯公亮踏前两步,朗声道:“咱们打现在起,情断义绝,我深知你武功高强,更在树某之上,因此要莫、石两位出手相助,将你擒下。”

此言一出,所有的武林豪雄,无不讶骇交集。

石一鹤、莫大风齐声道:“好!咱们擒下此人再说。”

人影一闪,谷虹影已纵落应真身前。

应真冷冷道:“好啊,你也一齐出手才是。”

谷虹影摇摇头说道:“我是坚决不信你会做下这种邪恶之事,但悠悠之口,可以烁金。”

应真道:“走开,别污了洒家耳朵。”

谷虹影柔声说道:“不管你回答说有或者没有,我都不向你出手。”

应真怔一下,但觉她这话情深义重,比之千言万语,还要令人感动。

要知她不但身负一时之望,而且武功高强。若是多她一人,今日之战,胜败已分。但她不插手的话,可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蛟龙美风千古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