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10章 姥女摄心术迷魂

作者:司马翎

花蕊夫人娇笑一声,道:“谷兄弟好俊的人才,怪不得独角龙王应真肯收你为徒,传授上乘武功。但你只会欺负那些女孩子,算得什么英雄?”

谈话之时,人已袅娜走过去。

谷沧海外貌虽是端方稳重,其实机智绝伦,计谋百出。

昔日丝毫不懂武功之时,与阿莺一同为追兵所窘,便曾连施奇谋、撇下敌人。

这花蕊夫人却在这一点上面看走了眼,她以为凭这几句谈话,加上暗中已施展了迷功,纵然不能迷住对方,也定能激起对方的英雄气慨,感到不该辣手摧花。

这一来,只要他手底略缓,不但轻轻易易就解救了荡魄仙子的危机,同时她也得以视情形出手袭攻,或是进一步施展迷魂工夫。

谁知谷沧海好像完全听不见她的说话一般,连攻两拳,如山的拳力,震得荡魄站立不稳,跟路而退。

谷沧海自从得闻正慧僧推测花蕊夫人很可能暗暗侵袭方丈师兄之时,就考虑过许多问题,心中已有结论。

其中包括毫不容情地杀死赤身教妖女的决定。

因此他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虽是面对全身赤躶极是美丽诱惑的摇魂、荡魄二女,也不起怜悯之念。

花蕊夫人这几句话自然根本不起作用。

他一见对方下盘浮动,露出可乘之机,更不迟疑.运聚功力,一拳劈出。

荡魄仙子百般无奈之下,以手中两只锋刃交叉硬挡。砰的一声,但见她那丰满白皙的服体,离地倒飞寻丈,然后跌坠地上,不再动弹。

花蕊夫人恨不得生啖谷沧海的肉,可是外表上丝毫不露形色,一晃身,已拦住谷沧海去路,颦眉幽幽一动,道:“好狠心的人哪!难道如此青春年少和美貌的女孩子,仍然不能打动你的铁石心肠?”

谷沧海乃是第一次与她正面对敌,眼观其面,耳听其声,竟也不由得心头一软,泛起怜惜之感。

但他一方面又知道她正在施展上乘的迷魂功夫,不由得摇摇头,自语道:“我的佛祖呀,她真是名不虚传。”

关祺怒喝一声,纵到谷沧海面前,厉声道:“好小子,胆敢辣手摧花,本堡主定必取你的狗命,方能泄去心头之恨。”

敢情花蕊夫人迷功影响所及,连关棋也着了道儿。

他扬起手中大刀,精光耀眼,正要奋身扑去。

臂膀却被一只雪白玉手抓住,只听花蕊夫人道:“我自会对付她,你先帮摇魂仙子推拿穴道,免得伤重而死。”

关棋驯服无比,立时跃去,扶起捧腹弯腰的摇魂仙子,大刀插在脚边的地上,道:“哪儿受伤了?”

摇魂仙子口中发出呻吟之声,指一指小腹。

关棋目光落处,不由楞住。原来摇魂仙子赤身露体,曲线美妙,他一瞧之下,由于已受花蕊夫人的迷功禁制,顿时心旌剧震,血脉资张。

他只楞了一下,便让她卧倒,伸手在她小腹伤处四周的脉穴推拿起来,可是这等武功中的推宫活血手法,很快就变了质。

花蕊夫人嗅声道:“真不是东西,这是什么时候,还如此的下作……”

其实她心中一点也不恼怒,相反的关棋这等反应乃是在她预料之中,正要作此布置蛊诱谷沧海。

谷沧海和弘经大师果然中计望去。

花蕊夫人心中大喜,暗想你们纵是定力坚如山岳之人,这回也非得坠入慾海中不可,除却已经得道的仙佛,谁也不能抵抗。

谁知正当他们目光转投过去之时,那关棋听得花蕊夫人嗔骂,顿时惶恐万分,一长身抓起数尺外地上的衣服,抖开盖在摇魂身上,然后正正式式推拿起来,这一来,自然毫无益惑之力。

花蕊夫人气得一跺脚,却又无法责骂关祺不对。

她知道这是因为关棋受她迷惑过深,是以她每句话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魔力,她既是恼他,便不敢再继续下去。

谷沧海那对卧蚕眉一皱,提聚起全身功力,朗朗喝道:“佛庙清净之地,岂容妖女猖狂,看招!”

呼的一掌拍出,花蕊夫人衣袖一拂,同时之间在袖影中点出一指。

她已见识过谷沧海的厉害,是以这一袖一指也使出十成功力。但见衣袖被强劲无伦的掌力一冲,向后翻飞。

可是她纤纤玉指上内劲透出,宛如利剑一般插入对方掌力之内,顿时消解了这般雄浑劲道。

她使出十成功夫,也只不过化解了敌人的掌力,竞不能趁势伤敌,当真教她惊凛交集,心想:“此子如此了得,若不从速除去,将来无疑是承继应真位置的人。”

人影倏然分开,花蕊夫人以极上乘的移形换位身法退了丈许,道:“谷沧海,你敢不敢在没有旁人的地方与我交手?”

这话出自一教之主的花蕊夫人之口,岂属等闲。

在谷沧海来说,还未曾离山行道就能获花蕊夫人亲自挑战,这等成就,也足以自豪了。

弘经老方丈接口道:“教主虽是很看得起敝师弟,但他武功尚无成就,岂能与教主放对争锋?”

老和尚身份尊祟,所以有些话不便说出。

若是换了别人,定必指出花蕊夫人非是全凭武功,怎能于无人处放对拼斗?

花蕊夫人也不多说,媚笑一声,道:“好,在这儿动手也是—样。”

她双肩一摇,双肩便躶露出来。

她果然不同凡响,像摇魂、荡魄二仙那等妖媚绝世的美女,虽是全身赤躶,竞也比不上她躶露出双肩的魔力。

弘经老方丈道行深厚无比对此视若无睹。

谷沧海却微微一怔,心头泛起异样之感,要知他虽然年事尚轻,还未真解风情。

但花蕊夫人却能使得无知童子也为之迷悯痴醉。像谷沧海这等年纪又比无知童子懂事得多了,焉能毫无反应?

在场的三个男性,六只眼睛都同时落在花蕊夫人身上,可是却以红胡子关棋最为痴狂。

谷沧海心头一动之后,随即平静无波,寂然如死。

花蕊夫人眼见弘经方丈和谷沧海都不曾受制,反而那关棋如痴如醉地妨碍自己手脚,心中又惊又恨。

她媚眼如丝地笑着,蓦地隔空一指向关祺点去。

她这化阳指乃是武学中的一绝,连谷沧海修练的无敌金刚力,尚且被她一指化解,那关棋在狂醉之中,如何抵受得住?

弘经老方文道:“善哉,善哉,教主滥施杀戳,祸及己方之人,大是不祥。”

说时,大袖连拂,阵阵潜力急剧卷去,横刺里截住她的指力,化解无踪。

弘经老方丈直到这刻才第一次出手,显示出深湛无比的功力。

花蕊夫人不禁一怔,心想:“这两人若是单打独斗的话犹自可,倘若联手出击,不但自己一世威名付诸流水,只怕无法安然出得少林寺。”

此念一掠过心头,立即下决心先全力对付谷沧海,如此还有取胜之机,否则就得即速逃逅。

她轻笑连声之际,指拂掌拍,直向谷沧海袭去。

那袭衣裳褪到肩下,似是随时随地会掉下来。

谷沧海出手抵挡,招招皆是少林寺秘传心法,精妙奇奥无比。

一时之间,难分高下,但见两人激烈地挤斗起来,忽而兔起鹊落,快似风驰电掣,忽而渊亭岳峙,静如处于。

两人正激斗间,三位老和尚鱼贯步入院中。

弘经老方丈遥遥合十躬身,这三位老僧只颔首回报,随即走到红胡子关棋之处,分三面站好,把他围在当中。

关棋似是全然不知这些老僧们的行动,依然凝目望住花蕊夫人,面上流露出忽喜忽忧之色。

与关棋正面相对的老僧,长相最是庄严,他泛起一抹悲悯的笑容,道:“两位师弟都是亲目所见的,这花蕊夫人可真名不虚传,咱们想仗佛门慧力神功降伏他心中之魔,只怕不易办到。”

另两位老僧点头微晒,先前说话的老僧又道:“但咱们若不显点手段,未免被外间之人看小了,以为佛门虽是广大;却没有克制这等怪邪功夫之道。”

说完这话。三老僧一齐念诵梵呗经文,声音甚是和缓悦耳。

片刻工夫,关棋第一次收回目光,讶异地瞧看三位老僧一眼,迅即坠人沉思之中。

悠扬低沉的梵呗声,缭绕不绝,关祺似醒未醒,似痴非痴之际,忽听一阵低沉有力含有无限慈悲的声音在耳边说:“昔在拘赕弥国有一名摩因提者,率其女子至佛前,白佛言:我女颜容校好,世间无双。诸国王豪贵来求者甚多,我皆不与之,唯大人光色巍巍,世所不能见,故慾奉此女。”

这阵话声说到此处时,关祺不禁想道:“赤身教主颜容之美,真可以当得世间无双这话。”

只听那阵低沉声音又道:“佛言:此女何处好也?摩因提言道:自头至足,周观之,无一不好。”

关棋不禁想道:“不错,花蕊夫人自顶至踵无有不美。”

耳边那阵语声又道:“佛言:惑哉!肉眼!我今观之,自头至足,无一好者。”

关祺听了大是不服,正要开口分说,那阵语声已接着道:“我眼中见她头上有发,发唯有毛,而象马之毛亦毛也。发下有骷髅,骷髅唯有骨,屠家之猪头骨亦皆同也。头中有脑,脑如泥,躁臭逆鼻。鼻中有涕,口有唾,腹藏肝肺,皆腥。肠胃膀肮,俱盛屎尿,腐臭难言。四肢手足,骨与骨相柱,筋伸皮缩,待气息而动之,与木人机关无异。”

关棋听到此处,己出了一身冷汗,但觉把一个绝世美人作如此形容法,实在可怜可怕。

只听那阵语声又道:“若支解其体,节节相离,首足狼藉,人皆如是,有何好处而言无双也?”

关棋但觉此理千真万确,无法驳辩,不禁又出了一身冷汗。

耳边突然插了第二个人的口音,洪亮朗越,他道:“色慾,世之枷锁也,凡夫恋著,不能自拔。色慾,世之重患也,凡夫困苦,迄死不免。色慾,世之灾祸也,凡夫遭之,无不受厄。”

接着换了一个柔和的口音说道:“佛经有云:凡夫重色,甘为之仆,终身驰骤,为之辛苦。”

关棋但觉一阵天旋地转,突然问昏倒地上。

数丈外传来一阵朗朗长笑之声,接着有人说道:“诸位师兄大发慈悲,竞把此人从无边色界慾海之中拯渡彼岸,可喜可贺。”

花蕊夫人此时已占到了上风,方自专心一志的窥伺空隙,一举毙敌。

突然被这阵话声惊动,转眼望去,但见那人身披僧袍,用一双拐杖代脚,身躯伟岸,豪气迫人,认得正是当世第一流高手独角龙王应真。她一转眼又瞥见那三位老僧,认出正是少林寺早一辈的高手,迅即跃出圈外,瞅住应真说道:“应大侠别来无恙,尊足敢是已经痊愈了。”

应真道:“闲话少说,我倒要瞧瞧赤身教主花蕊夫人怎生出得本寺?”

花蕊夫人婿然一笑道:“我若没有把握,焉能深入少林腹地生事?”

应真沉吟一下,道:“这话有理,你凭借哪一个竟不把我少林寺放在眼内?”

花蕊夫人道:“这世上还有谁是你最关心的?”

应真吃一惊,道:“是许灵珠?”

花蕊夫人道:“可见得你当真时刻未曾忘情,因此—请便中。不错,她已在我掌握之中,只要我过了某一期限尚未返回该地,便自然有人替我出手杀死了她。”

应真恨恨道:“好个恶毒卑鄙的妇人,你迟早得落在我手中遭报。”

他挥挥手,道:“好吧!你赶快离开此地。”

花蕊夫人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交给应真道:“她的笔迹你想必能认得出,这信便是她在我口授下写成,足以证明她落在我手中。”

花蕊夫人向关棋望去,这时才发觉他昏死地上,便不理他,过去抱起伤重未死的摇魂仙子,喝道:“教谷沧海前头带路。”

谷沧海心想师父定必害怕她偷袭,多半不肯答应这个条件。

当即大声接口道:“那么你们跟我来。”

双方一前一后奔出山门,放眼一瞥,只见广坪上的罗汉大阵己收,只有几名僧人,正在清理战场。

谷沧海打听经过情形,得知黑手派的三凶,先后伏诛。

那狼人黎定武功极是高强,最后竟与符平、张镜一共三人,闯阵而逃。

花蕊夫人一直走出老远,才向谷沧海道:“你回去问问应真,倘若我不释放许灵珠,便又如何?”

谷沧海一楞,凝目瞧她。

花蕊夫人微微地笑着,暗中已施出迷魂荡志的秘艺奇功。

她的迷魂功夫己臻极上乘的境地,并非纯以色慾为主,而是利用每个人的七倩六慾,大有无孔不入之概。

这刻谷沧海但觉她表现得十分亲切可爱,对她简直提不起敌意。

幸而他天生有一宗长处,那就是能把情与理分开。

是以他对她虽是觉得不忍心驳斥,可是道理不能不讲。

当下凛然道:“教主此言差矣,纵然家师目前对教主无可奈何。但教主身为一派宗主,焉能自食其言?”

花蕊夫人万万想不到这谷沧海在自己媚术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姥女摄心术迷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