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11章 孤星侠胆婬窟寻

作者:司马翎

  他一面听着,心中迅速地考虑一个计划。

  还未全盘考虑清楚时,只听那蒙面矮个子道:“兄弟打算立刻远离此地,反正此处

已没有可以留恋的了。”

  说罢,仰天长叹一声,流露出心中的怨愤悲哀。

  像他这等深沉多智之人,居然也流露真感情,可见得许灵珠在他心中占有何等份量。

  群雄似是皆受感染,叹息之声,此起被落。

  蒙面大汉领首道:“这是该走之路,哪几位决意离开的,可趁这刻天黑,一同结伴

远走,免得路上遭受那厮暗算。”

  这话一出,当即有十三四人表示愿意立刻离开,都是不曾蒙面之士,那矮个子竞不

在内。

  他们迅即结队成群地出林而去,不久,步声渐去渐远,终于消失。

  蒙面大汉向矮个子拱拱手道:“兄台何以不率众离开?敢是另有高见?”

  矮个子道:“役有别的意思,只想附随诸位骥尾,前往探视许姑娘,同时打听出那

小子的来历。诸位是不是有这等存心?”

  他一开口就道破了众人心中的想法,群雄都默然不语。

  一个高瘦的蒙面人说道:“若水兄的毒金钱,不但比昔年更见高妙,连心思智计也

似乎更强胜于往昔。”

  矮个子一伸手,扯下面上黑布,道:“不错,兄弟正是毒金钱陈苦水。诸位何不取

下蒙面黑布,开诚相见。”

  众人还未表示,突然间,风声讽然一响,草地上多出一人。

  群雄转眼望去,只见此人上身只套着一件内衣,露出精壮结实的双臂,面上也用一

条青布包住。

  他冷冷道:“且慢,在下有意猜一猜诸位的来历。”

  声音粗哑,似是从未听过。

  群雄都感到奇怪,无人做声。

  这个突然出现之人,正是谷沧海,他故意迫出粗哑嗓音,免得被他们听出年纪不大,

从而猜出他是什么人。

  他环顾众人一眼,举手向那蒙面大汉一指,道:“请走过这一边。”

  蒙面大汉举步过去,瞧他要做什么。

  他一站定,谷沧海便道:“你是神枪杨宁。”

  那蒙面大汉伸手掀去面幕道:“不错,正是区区。”

  群雄都霍然注目,想不到声名极著,曾经是全国南北镖行第一把交椅的神枪杨宁,

竟然在此,更无怪他具有一种领袖的气魄。

  谷沧海接着道:“毒金钱陈若水、玉面判官吕文俊、扑山雕刘杰三位,请移步这一

边,大家都己晓得你们三位,不须再猜。”

  果然有三人走过去,跟杨宁站在一起,并且都除去蒙面的黑布。

  后两人是两年前谷沧海第一次到此地之时,他们曾经出手挤斗,是以人人晓得,不

足为奇。

  尤其是扑山雕刘杰左手齐肘断去,甚是易认。

  谷沧海向一个身躯雄伟的蒙面人指去。

  那人步出这一边,谷沧海道:“是不是铁如意王继?”

  那人取下黑布,道:“兄弟万万想不到阁下竟当真认得出来,佩服之至。”

  言下微露得意之情,只因谷沧海居然认出自己,可证自己非是无名之辈。

  谷沧海又故意凝视几位蒙面的数人好一会儿,才道:“在下真没想到此地尽是名家

高手,这两位请吧!”

  被他指住的两人先后走出,身量差不多,都是斜背一柄大刀。

  谷沧海道:“两位乃是银刀府余氏五雄,只不知排行第几?”

  那余氏兄弟取下黑布,面貌甚为相肖,左边一个说道:“兄弟居长,这是三弟。”

  谷沧海道:“原来是余大郎和三郎两位,在下只见过二郎和四郎二位,不知他们近

况如何?”

  余大郎泛起羞惭之色,说道:“我们兄弟已有数载未曾晤面,这话未免见笑诸位

了。”

  神枪杨宁道:“大郎何出此言,此地哪一位不是多年幽居独处于此,久已不曾与家

人朋友互通消息,哪能见笑你们?”

  谷沧海点点头道:“这话说得极是,这一位……”

  他举手一指,便有一人走过一边。他接着道:“老兄定是一代剑客,绝剑张重生

了?”

  那人揭开黑布,露出冷峻面貌,大约是四五旬之间,颏下三缕黑须,甚有气派。

  他叹口气,道:“罢了,罢了,尊驾眼力如此之高,使兄弟不免现出原形,心中的

滋味,实是难以形容。”

  这话半点不假,在场之人俱有这等心情,一则怕谷沧海认不出自己,显得自己声名

有限。一则又怕他认出之后,不免现出丑形。

  谷沧海又指出一人,道:“你是五行拳彭再兴。”

  众人都霍然注目,心想连五行拳一派掌门也在此地,可不能说不是稀奇之事。

  接着另有一人走过被猜的一边,谷沧海道:“这一位乃是开碑手杜钧。”

  果然没有猜错,这时众人都认定谷沧海必是武林名家,年纪决计不小。

  因这里面大半的人都是远在十二年前便到了此地,武林中的声名起得虽快,落得也

快。

  十二年不曾露面,后起的一辈便大都不知有这等人物。

  这时只剩下两个蒙面之人和三个本来没有蒙面之人。

  那三个不曾蒙面的人,在武林中比起上述之人都差了一截,商议之下,齐齐走过一

旁。

  谷沧海又指出其中一个蒙面人,道:“你是黑衣帮三星之中的凶星李棋,对也不

对?”

  这人取下黑布,道:“足见高明,只不知尊驾如何认得出兄弟?”

  谷沧海笑道:“你的五芒珠和白虎钉便是记认。昔日曾经会晤过恶星龚金钩兄,曾

经听他提及。”

  他这话亦真亦假,真的是他见过龚金钩,险险送了性命,假的是他乃是其后听同门

僧众谈论,方知黑衣三星的底细。

  要知他一则从父母师长口中得知武林中正邪一派高手,以及其余名家好手的姓名来

历。

  二则自身既曾经经历过,又复从同门僧众口中得知近时的高手详情。是以唯独他既

能识得匿名销迹多年的名家高手,又识得晚近才崛起的高手如余氏五雄、黑衣三星等人。

  现在只剩下一个蒙面人,他沉吟一下道:“若说你是许姑娘的义兄杨晋,一来身材

不像,二来他没有道理混在此地。人人皆知只有他能直接与许姑娘见面谈说。然而你又

使用许一山独门暗器乌芒珠,除了杨晋之外,除非是许姑娘本人了,是以在下甚感疑惑

不解。”

  这话一出,群雄无不讶然瞧看此人。但见他长得瘦削矮小,双眼似是没有神气,很

是困倦一般。

  谷沧海瞧见了他的眼睛,心中陡然一震,忖道:“原来是关家堡中高手夜游神倪冲,

他不但离开了关家堡,同时又露出另一宗线索,便是会使用乌芒珠,定与杨晋有极深关

系。总之,此人必是一大关键,我师父昔年被人陷害,他或许不无干系。”

  他随即己考虑到若然自己身份让他晓得,总是有百害而无一利,须得设法使他离开

此地,方可进行自己心中拟定的计划。

  那蒙面人不声不响,等他猜测。

  谷沧海道:“无论如何,朋友你既与许姑娘方面的人大有关系,在下猜不猜就毫不

重要了。”

  此言才出,那蒙面人突然向林中跃去,群豪之中也有数人跟踪扑去。

  原来谷沧海这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只因他们目下正要对付许灵珠的新欢,而这蒙面

人既是与她有关,说不定正是她派来探听动静之人。

  总之须得把他杀死或是擒下,才可使得消息不走漏。

  另外的三个不曾蒙面之人,自知不配与这些名家高手混在一起,便联抉离开。

  片刻间,追赶那夜游神倪冲的数人先后回返,都无所获。

  谷沧海反倒十分高兴,因为他必须留下倪冲性命,日后才能向他查探线索。

  草地上现在一共是十二人,包括谷沧海在内,他被众人包围在当中。

  显然现在大家都想知道他是谁。

  谷沧海点算过人数,年纪最大的是五行拳彭再兴,最年轻的除了他本人,就数余氏

兄弟。

  他道:“在下不但要取下面上汗巾,还有重大之事要跟谙位商量。但在此之前,诸

位须得先立誓不向在场以外之人泄漏一言半语,由彭、杨、张三位负责联手杀死违诺之

人。”

  群雄当下都答应下来。

  立誓已毕,谷沧海一手取下面上青布,众人一瞧闹了半天,敢情这主角便是他们慾

杀之入,不由得又是忿怒又是奇怪。

  忿怒的是分明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奇怪的是他年纪如此之轻,怎会识得在场所

有的人。

  凶星李棋狞笑一声,道:“你是谁?我们可不是省油灯,你再能逃得出我们的包围,

我第一个服你。但若是逃不出去,便须留下性命。”

  谷沧海凛然道:“这话甚是,在下若是无力闯出诸位合围之阵,还有什么话可说。”

  话声中,迅快把外衣除掉,露出壮健的肌肉。

  又道:“在下身上并无护身宝物,纯是用的真功夫与诸位周旋。”

  他把衣物丢下,大步向绝剑张重生走去。

  张重生手中长剑划出一道寒光,直取他胸前大穴。

  谷沧海右手向剑光中探人抓去,口中道:“果然是大剑客的身份,功力超绝一时。”

  话声中,五指忽抓忽划,奇妙无比竞把对方这凌厉之极的一剑硬生生迫退了。

  左侧传来金刃劈风之声,原来是余家兄弟的两把银色大刀两路劈到。

  谷沧海喝一声好刀法,双手齐出,两股如山劲道涌出,登时把余氏兄弟同时震得连

退两步。

  群魔见了一阵骇然,开碑手杜钧和五行拳彭再兴各以拳掌奔雷掣电般攻到。

  这两人都是当代名家,不比等闲,杜钧的一掌纯是阳刚之力,发出轰轰之声,威势

惊人。

  彭再兴的拳头却是虚实不定,变化莫测。任何人若是接得住他们联手这一记攻势,

便足以轰动武林了。

  谷沧海左手使出少林寺秘艺心法,一招“随风照日”掌势也是虚虚实实地封拒彭再

兴的拳头。

  右手却随意劈出一掌,硬抵杜钧掌力。

  砰的一声,杜钧竞被他震退数步之多,接着彭再兴的拳路也被他左手的奇异招式封

死,无隙可乘。

  毒金钱陈若水素负智谋之名,眼见敌人果然身手高强,功力深厚无比,头一转,迅

即向铁如意王继、神枪杨宁、凶星李祺等三人递个暗号。

  王、杨、李三人无不一是阅历丰富之士,得到暗号时,便知毒金钱陈若水乃是打算

用暗器试对方一试。

  假使对方真能不靠别的物事护身,能够硬挨得起各种霸道暗器的话,这一场架就不

要再打下去了。

  他们都立即同意了,因为谷沧海刚刚双手齐出,竟能分别抵住五行拳彭再兴、开碑

手杜钧二人的凌厉攻势。

  尤其是以杜钧那等威猛的掌力也被他震退,实在骇人听闻之极。

  假如他硬挨得起各式暗器,可证已练到金刚不坏之身的境界,这场架还有什么好打

的?

  凶星李棋首先发难,左手扬处,三点白光作品字形激射而去,身形也随之扑上,挥

刀猛劈。

  铁如意王继手中的奇形兵器铁如意,几乎在同时之间,横扫敌腰,风声劲厉无比。

谷沧海虽说是练就了天魔心功的护体奇功,不畏任何毒辣凶猛的拳掌功夫。

  同时刚才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挨过许多种暗器,居然也全然无事。

  可是教他平白无故任得对方施为,也是不肯干的,何况李棋的长刀甚是锋利,加以

内劲充沛,这一刀砍下来非同小可,大概连石头也可以劈得开,焉敢让他劈中。

  只见他身子向后便倒,势子虽是极为急猛,但后背离地不足一尺之时,突然停止,

像一块木板斜插在地上一般,角度甚小,背部几乎碰到草地。

  三枚白虎钉、长刀和铁如意攻势全部落空。

  神枪杨宁一跃而前,双枪慾出未出,洪声大喝道:“阁下起身之后再战不迟。”

  谷沧海本拟贴地倒纵出去,但听得此言,吸一口真气到丹田之内,发劲用力,身躯

便直直挺起,双脚仍然站在原处。

  杨宁举手阻止别人攻击,道:“似阁下这一手正宗铁板桥功夫,非出自少林寺不可,

区区有五招枪法要向阁下请教。”

  谷沧海道:“杨老师请。”

  杨宁这一对钢枪乃是杨家枪嫡传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孤星侠胆婬窟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