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12章 竹马青梅旧梦真

作者:司马翎

阿环强打起精神,道:“若是当真逐离此地,谁愿去当侍女服侍那些可怕人的呢!”

谷沧海讶道:“什么可怕的人?”

阿环道:“就是十二金钗呀,现在只有九人,还补不满十二之数,但她们都很残酷,一言不合,随时会杀死婢女仆妇,所有在这儿的下人都十分恐惧害怕,但又深知她们本领极大,决计逃不出去。所以个个不要命地殷勤服侍,免得送了性命。以前我是补上十二金钗人选,所她们对我很好,但现在沦为奴婢,我可就很不得长上翅胳离开此地了。”

谷沧海这才恍然大悟。

当下又问:“你知不知有一个叫许灵珠的人住在哪儿?”

阿环道:“当然知道啦,她就是目下武林公认的第一美人是不是?的确长得美极了,原来你是为她而来的。”

她的话声隐隐流露出妒意,但她旋即醒悟自己今非昔比,单是忧虑性命安危还来不及,何能妒忌到许灵珠。

这么一想,当即释然。

她接着说道:“她就住在最顶一层靠右边一间房内,教主也住在顶层,所以防卫森严,恩公最好不要乱闻。”

谷沧海道:“别叫我恩公,叫我的名字吧,上面有什么人在守卫?”

阿环道:“我来到这无瑕庄已达四年之久,从未上过四楼一步。但以后反而会有,因为那上面只有护法仙子和十二金钗以及一些侍婢可以上去之外,旁的人绝不许涉足,据说因为上面有男人之故。”

谷沧海道:“赤身教原是邪教,养汉子并不稀奇,但何须如此禁卫森严呢?”

阿环道:“最近我才听说,那上面的男人都长得很漂亮壮健,而我们这数十个候补金钗人选却须保存处子之身才能练功,直到补上金钗之位,才可以跟男人在一起。故此教主严禁我们这一群小金钗上楼。据说在那四楼上,日夜都最少有一位护法仙子率领四名金钗把守巡视。而楼下的走廊间以五种颜色的砖砌成五条路线。这五条路线中,只有一条踏上去警铃不响,其余四条都踏不得:踏上去,教主便会知道。而这一条安全路线又是每口变换,除了准许上楼之人以外,谁也不知哪一条路线是安全的。所以你千万不可闯上去。”

谷沧海颔首道:“我不会乱闯,你放心好了。”

阿环讶道:“你还躲在里面干什么?”

谷沧海道:“幸而你提醒我,否则我几乎忘记了。现在你即速取出箱子,收拾好行李。”

阿环依他的话去做,刚刚收拾好,关起镜门之时。

谷沧海轻轻道:“等你走了,我也就离开,将来我或会来探访你。”

阿环摇摇头道:“你万万不可冒险再进来,虽然我很想再见到你,但这太危险了。况且这所无理庄中房舍数百,你怎知我在何处居住?”

她的话还未说完,谷沧海迅快向她发出警告,她便关好镜橱,低头去弄好箱子,果然一个女子进来,却是那个九妹。

阿环忙叫一声九姑娘,道:“婢子的衣箱收拾好了。”

九姑娘冷冷道:“很好,我带你去见总管郝大娘,她自会替你安排一切的。”

说罢,当先出去。

阿环跟在后面,踏出房门之时,还依依不舍地回头向那镜橱作最后的一瞥。那镜橱内的英伟少年,势必变成她这一生的梦里情人,这一点她毫不怀疑。

同时她又晓得此生命运已定,再也没有任何指望,这也是她敢断言的。

因此,她在心中向那救过她一命而又威仪赫赫的英伟少年道别,怀着无限凄凉怅惘,踏上她自家的命运旅途。

且说谷沧海也感到难过地倾听着步声远去,正要出去,忽又听到另一阵脚步声走来,不久,已踏入这间房内。

谷沧海大吃一惊,忖道:“我的天啊,莫非是另外已有人搬入来了?如若当真如此,新来之人定必会打开镜橱,摆放衣物。”

他耳中听到是两个人的脚步声,而其中一个却在入门数步之后就停住了。

说道:“就是这一间啦,你原本是小金钗第七十七号,但今日居此楼,就取消了编号,改以名字称呼,直到你补上我们十二姊妹之列,那时又再以排行的数字称呼。”

另外那个少女朗声笑道:“谢谢八姊的指点。”

谷沧海听了她们的声音,心头一震,忖道:“这两女的声音都很熟悉,尤其是那个八姊,好像是三年前到过少林扰闹的人之一,对了,她姓阮名玉,使的是琵琶。”

他记起三年前摇魂、荡魄二仙率领了阮玉、柳絮以及黎若妍等八名女子,第一次到嵩山少林寺扰闹的情形。

那一次他出手干涉,被摇魂仙子连点了三大穴道,以为他已经死了,才扬长而去。

此是邪教高手的毒计,大凡发现了某大门派收到根骨极佳的弟子,就先行设法毁去,以免成为邪教无法抗拒的大敌。

因此武当派的程嘉,五台派的孙济和尚,俱是如此受到伤害,以致不能练成他们派中的无上神功秘法。

他又想到三年以后花蕊夫人亲率高手多人,侵入嵩山,却被他独力击毙了荡魄仙子,重伤了摇魂仙子,这等成就,当真使人难以置信。

假如目下被阮玉瞧见了自己,她一定会骇个半死,顿时把花蕊夫人惊动。

他虽是不怕,但此行并非来寻仇打斗,而是要救出许灵珠姑姑,自然不能惊动赤身教之人。至于另外那个少女,虽是声音有点熟悉,但却想不起是谁,或者是昔日在少林寺见过面。

阮玉转身出房,她还未踏出门外,那个少女己提箱走到镜橱前,伸手拉门。

她若是迟一点才放置衣物,则谷沧海或者有潜逃之机,目下却毫无法子。

那少女拉了两下,镜门还没有拉开,她当然没想到这是谷沧海在里面抓住镜子之故。

她转头见阮玉已出了门外,便打消了叫她瞧瞧的念头,先把箱子铺盖等物放在床上,转眼溜览这个房间,迅快走到屏风内,发现那道不能上锁的弹簧门。

这少女的举动都落在谷沧海眼中,当她离开镜橱之时,谷沧海就已推开一条裂缝望出去,以便找机会逃走或者出手制服这个少女,然后上楼去救许灵珠。

他暗恨这个少女竞不走入屏风后门内,那样他就有机会悄然逃掉。

那少女折回来直向镜橱走去,她必须放好衣物,才能上床安寝,而此刻已是三更时分,早就该睡了。

她走到镜前,忽然听到有人低声叫喊,不由得一楞,四下张望,叫声又起,她已发现声音是从镜橱内传出来的,当下低低道:“不错,我是关阿莺,你是谁?”

原来那阵语声乃是询问她是不是姓关?所以她如此答复,发问之人自然就是谷沧海。他幸而向外窥视,才见到她的面容。。

但觉这少女长得亭亭玉立,甚是美貌,极似是关家堡的阿莺,也就是红胡子关棋失踪了的女儿。

他轻轻答道:“我是谷沧海,你可还记得我?”

阿莺差点尖叫出声,好不容易才抑止住冲动,道:“当真是谷哥哥?快出来让我瞧瞧。”

谷沧海叫她关上房门,这才跳出橱外,恢复原来的体型,阿莺奔到他面前,明亮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过了一会儿,才大大透一口气道:“你的样子也没变多少,但比我时时想起的你高大英俊得多了。”

谷沧海执着她的纤手,道:“你也比我心中的印象长大得多,当年还只是一个小黄毛丫头,头,哈哈……”

他们至今童心犹在,所以毫无羞涩之感觉,显得卜分热络亲切,特别是在这等地方相见。

谷沧海马上谈到正事,告诉她说自己是潜入此庄搭救师父的红颜知己许灵珠姑姑以及她两人离开这魔窟。

接着又道:“这真是凑巧得很,竟是你来接顶这个房间,不然的话,我就不知道要不要出手杀人了。”

阿莺这刻泛起惊怖之色道:“这无理庄中高手如云,又有许多恶犬和厉害机关,你还是快点独自离开的好,我以后会慢慢想法逃走的。”

谷沧海微笑道:“花蕊夫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倒是因为她掌握了许姑姑,所以家师和我都不敢对她怎样。假如她查出你是我的好友,那就更不得了,所以我无论如何要救走你们。你可是已投入这赤身教了?”

阿驾道:“几个月前我一觉醒来,已经到了此地。那护法摇魂仙子教过我的武功,说我条件适合,编人小金钗之中。她的武功好,我无法抗拒,只好听她命令行事。你可别碰上那两位护法仙子或是十二金钗,否则,你决计逃不出去。”

谷沧海道:“摇魂、荡魄两人我都会过了,她们已是一死一伤,再也不能作孽了。”

阿莺摇摇头,道:“役有,不过我口头上却是答应了投拜在教主座下。”

谷沧海道:“那你还是算是赤身教之人了?”

阿莺道:“不然,我当时口中虽是答应,但心中却票告天上过往神灵,说我发誓都不算数,因为我是被逼发誓,不听从的话就会被她们杀害,所以这等誓言作不得准。你说对不对、假如天上的神灵连这一点也不肯通融,那就不配做监察人间的神灵了。”

她说得一片天真烂漫,却自有真理存在。

谷沧海不觉肃然道:“对,被迫立下之誓岂能当真?”

阿莺笑容一敛,道:“你还是快点离开这儿吧!我在堡里听说起你已投入少林门下,惹得教主以及好些魔头找你的晦气,此所以我才不愿意加入赤身教。”

谷沧海说道:“原来你还不知道这赤身教乃是天下两大邪教之一,像你这样的姑娘怎可加入此教,令尊也万分担忧你的安危,我非把许姑姑和你救走不可;”

阿莺忖想一下,说道:“这无理庄中高手如云,比起我以前所见过的武林高手,全都厉害得多,加上豢有无数极厉害的恶犬以及重重机关埋伏,你独自逃得出去已经很不错了,别说到救人这一层啦!”

谷沧海道:“赤身教虽然厉害,但我还不怕她们,担心的只是会连累你们。但我深信,这一切困难危险都可以克服渡过。”

他抬头望一望天色,说道:“天快亮了,我且藏起身子,等明天晚上才开始行动。现在我已大略了解这无理庄中的情形,总可以想出稳妥的办法。”

阿莺喜道:“不错,你最是聪明不过,记得前几年我们被敌人追赶之时,你就曾经用种种计谋骗过敌人,我真愿意跟着你再试一次。”

她一面打开衣箱,把衣物取出,然后放在镜后的橱内。谷沧海指示她留下半格空位,便施展出缩骨神通藏在橱内。

镜子掩上,她对镜顾盼着自己的容颜,一面低声跟橱内的谷沧海谈话。

这刻即使有人闯人来,也瞧不出丝毫破绽,只以为她对镜中之影说话。

他们只谈了一点点别后的情形,话题大部分集中在目前的救人计划上。

谷沧海愁的是无法在同时之间救出两人,因为从这座高楼要出到庄外,必须两度利用那天遁神抓。

按诸事实,那天遁神抓如非武功极高之人,便难以施展,何况还要携带一个人,更不容易。

说到要一次携带两人,那就简直绝无可能。

而最重要的是把握时机,一离开此楼,务必在极短促的时间之内逃出庄外,这是整个局势胜败的契机,决计不可有片刻的耽搁。

是以若然同时救她们两人,则这段路程势必比救一个人要多上七八倍的时间。

万一失败被人发觉,庄内高手群起攻截。自己虽不怕,许灵珠、关小驾她们却很难幸免。

换言之,若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形之下,他有把握可以救出任何一个,但要同时救出两人,却极为危险。

他盘算一下,决定必须做有把握之事,能够救得一个就算一个。

而在许、关二女之中,他当然应该先救许灵珠,才轮到阿莺。只是这话却不容易向阿莺解释得明白。

一切都很伤脑筋,极难处理。

谷沧海弹精竭智以寻求解决的方法。

阿莺一一回答他提出的问题,有些问题很可笑,好像是他没话找话一般。不过阿莺仍然深信谷沧海与常人不同,所以任何问题都一一尽其所知地回答了。

他最后向阿莺道:“你在教中的身份地位不能到四楼上去,所以我们只好另行设法。你在明日这一整天之内,想办法找到名叫阿环的那位姑娘,她得我救了一命,现下已是侍婢身份,或者可以上得四楼,你只要向她问出哪一种颜色的方砖可以顺利通行,我明晚定可以先把许姑姑救出。”

阿莺点头道:“使得,我认得阿环,却想不到你神通如此广大,已经使她变成你的眼线。”

谷沧海道:“这也许是我的运气太好,所以一潜登此楼时,便碰到这个绝佳机会。”

他把救活阿环之事扼要地说了一个大概。

阿莺惊道:“原来练功夫竟是这么危险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竹马青梅旧梦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