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20章 烈葯*情情慾浓

作者:司马翎

罗青是身子一震,心头迷惑之极。而邪儒阂子韶则是凛然而惊,急忙提聚功力,准备迎敌。

只有孙红线声色不动,并没有受到谷沧海的任何影响。

谷沧海至此,越发确定孙红线果然是一大劲敌,他迅速在脑子里盘算一下,敌我之势,已十分明朗了。

自然谷沧海是处于极为不利的情势之下,以正邪双方实力而言,这一边天下群魔咸集,人多势众,就算那七大门派之人,可以与之对消吧(事实上七派人马甚少,远比不上群魔声势)!说到特级高手方面,正派方面,只有他一人,邪派方面却有唐天君、孙红线,还得加上一个毒手如来崔山公。

此外,唐天君手下,尚有邪儒、冥医等六人大高手,没有一个不是可以与群魔比拟的,何况尚有三仆四婢,又是一个极犀利强劲的实力。

相衡之下,假如他身分揭破,正面相争,只怕七派之人,难有一人生还。那七派之人,本来就显得势孤力弱,不足一挤,何况里面还有内姦,未曾查明,这更是致命之弱点。

谷沧海只费了眨眼工夫,就已看清局势,深知目下决计不可闹出事故,他眼珠一动,计如潮涌,当下猛然一推罗青,复又放声大笑。

罗青在地上重重摔了一下,头昏眼花,已站不起身。

孙红线冷冷道:“赫兄如此欺凌一个娇弱女子,可别忘了我也是女子之身。”

谷沧海哼了一声,道:“欺凌弱女子?笑话,她是弱女子么?依咱看来,天下的男人,很少有比她更强的呢!”

孙红线道:“在赫兄来说,她仍然是弱者,对不对?”

谷沧海道:“那可不见得,假如咱是贪色之辈,只怕这刻已没争雄斗胜的力量了,因此之故,孙姑娘若然定要认为此女乃是弱者,休想得咱同意。”

孙红线大概觉得口舌上争论,胜亦徒劳,当下说道:“据我所知,赫兄乃是终身不近女色之人,如何忽动雅兴,与此女调情起来了?”

谷沧海嘿嘿冷笑了一阵,才道:“咱有咱的想法,如果孙姑娘不见怪的话,咱就不奉告了。”

孙红线近前两步,冷硬地道:“如果我定要赫兄说出一个道理呢?”

谷沧海眼睛一翻,杀机外露,却没有回答;

邪儒阂子韶走过去,扶起罗青,捏住她下巴一看,哟了一声,道:“好标致的小姑娘,莫非赫兄看中了她的容貌,生出亲近之心么?”

谷沧海沉吟一下,才道:“越是标致美貌的女人,就越可怕,咱家素来不作兴谈这个的。”

阂子韶邪笑连声,双手在罗青身上活动,由于他们是在孙红线斜后方,所以谷沧海看见,而孙红线却看不见。

谷沧海明知罗青的不比寻常,因此之故,但觉那阂子韶的猥亵动作,十分使他气愤。

可是目前的情势不便挺身加以阻止,然而若是任得罗青受此侮辱,百般调戏,也是令他气愤难忍之事。

他暗自忖道:“假如我谷沧海竟不能庇护这位智勇双全的好姑娘,我就枉是独角龙王应直的传人了。”

他脑筋一转,口中顿时发出邪恶的笑声,望住儒阂子韶,说道:“怎么样?你觉得还不坏吧?”

孙红线听他这么一说,不知不觉往阂子韶那边望去。但当她螓首方动之际阂子韶已急急推开了罗青。

这等情形,正是谷沧海预料中之事。原来谷沧海一看阂子韶所占的位置,便怀疑他一定忌惮孙红线,不想让她看见。

因此,他便利用孙红线来制止阂子韶更下流的动作,果然不出所料,收到了制止之效。

孙红线双眉一皱,摆摆手,示意罗青走开。罗青强忍臀部的疼痛,立刻一瘸一瘸的走了。

谷沧海看她乃是向第十站那边走去,大为放心。当下面色一沉,双眼又露出凶光杀机,瞪视着孙、阂二人。

他冷冷道:“孙姑娘,你似是对咱家兄弟存有成见。咱家兄弟也不是初出茅庐之辈,许多迹象,一望而知。这儿没有外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有何打算,不妨明言。”

他略略一顿,稍为放软了一点口气,道:“假如孙姑娘有所指教,而是敝兄弟办得到的,当然得卖这个面子,孙姑娘即管赐告,咱是洗耳恭聆。”

孙红线似是细细体味他的话,过一会儿才道:“赫兄之言,恐怕太重了。”

她心中却想道:“这厮的一番话,硬中带软,而又面面俱到,全无把柄。实是罕曾得见的老练江湖。这等人才,果然是我的劲敌。”

阂子韶突然插口道:“闻说贵兄弟智勇双全,两皆称绝,不才钦慕之余,颇想找机会向赫兄请教几招武功。”

谷沧海一听,这真是个莫大的难题,只因这邪儒阂子韶乃是一流高手等级的人物,自己虽不怕他,但如要取胜,定须抖露出本门武功,若在别的地方,尚可设法掩人眼目。但眼下孙红线虎视眈眈在侧,稍有迹象,便被她看破了,如何能掩饰得过去?

尽管这是个绝大难题,但谷沧海当时毫不迟疑,答道:“阂先生有这等兴致,咱家岂能藏拙,自当奉陪。”

邪儒阂子韶虽是出言挑战之人,却丝毫不敢托大,道:“赫兄既然应允,不才荣幸殊甚。只不知赫兄打算如何一个较量法?”

谷沧海直到此时,犹无应付之计。是以并不表示意见,只把目光移注向孙红线面上,似是征询她的意见。

孙红线冷艳的面庞上,不露丝毫神色,缓缓道:“赫兄打算使兵刃呢?抑或使拳脚?我可不参加意见。”

谷沧海猛然如得解救,暗中舒了一口气。他至此虽是成竹在胸,却不急于行动,故意沉吟之下,才道:“兄弟使惯了兵刃,假如阂兄不介意的话,兄弟就选择兵刃吧!”

他四顾一眼,又道:“此处地方狭窄,咱们如要动手,也须找个宽敞所在,这后面可有平旷的地方没有呢?”

孙红线道:“后面有个练武场甚合适,兼且静寂无人,不虞打扰。”

谷沧海点点头道:“那么两位请先行一步,兄弟一会儿就到。”

说罢,迈开大步,直向前面走去。

他此去之意,志在取兵刃,其意甚明。因此之故,孙红线虽然感到不妥,仍然无法开口拦阻。

谷沧海一面行去,一面想道:“我虽是过了眼前这一关,但如若掉换以赫大蛟进来动手,他武功虽高,却仍然会使孙红线失望,认出不是我回去动手,如若我亲自前往,却又必露马脚,这却如何是好?”

寻思之际,已到了大厅。当下昂首阔步的进去。但见各席之上,并无变动,赫氏兄弟正翘首盼望着自己回去。

他一径走到赫大蛟身边,却先向冒充柯继明的赫大龙耳语数言,告以孙红线找麻烦之事。并且告诉他说,要赫大饺拿了兵刃,和自己一同到练武场,届时再见机行事。

他向赫大龙说话,用意有二:第一点,他深知敌方之人,无不十分注意自己的行动。

假如他向赫大蛟说话,就会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明眼人,一望而知他们间,失去了通心的奇功。

但柯继明便不同了,人人皆知柯继明与赫氏兄弟未能通心,所以他独向他耳语,非常的顺理成章。

第二个用意,便是借赫大龙心灵的力量,让其余三人得知,这一来赫大蛟不必他再说,就会拿了兵刃,与他一道出去。

外人看来、还以为这是谷沧海以通心神功,叫赫大蛟动身的。

旁的魔星凶星都不甚注意他们,只有那几个台主,都在暗中监视着他们的一切举动。

谷沧海和赫大蚊一踏出大厅,迎面碰见了孙、阂二人。

谷沧海忖道:“假如现下立刻入内,必定碰见了罗青正在依计向第五站传声,这的确是一大危机,不可不防。”

然而这又是一大难题,幸而谷沧海计谋百出,脑筋灵活无比,霎时之间,已想到拖延之法。

他皱起双眉,向孙红线道:“咱家兄弟照例是形影不离,但假如五人同行,孙姑娘和阂先生一定以为兄弟是胆怯惧怕,所以召集人手。”

孙红线心想,这分明是你的所愿,若不是不好意思,一定统统都出来了,但口中却道:“赫兄说哪里来的话,莫说贵兄弟数十年来惯例如此,纵或不然,眼下也只不过是印证武功,非是当真挤斗,岂有疑惑贵兄弟之理?”

谷沧海欢然道:“孙姑娘这么一说,兄弟可就放心了。”

他突然间似是有所警觉仰头向屋顶望去。

孙阂二人,不由得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并且极为小心地视察,丝毫不敢大意。

孰知谷沧海趁此时机,以传声之法,向赫大蛟吩咐道:“二哥,请通知大哥,率同三哥四哥一同出来,但动作必须从容,并且尽量放慢脚步。”

赫大蛟的通心神功,根本无须如何施展,他这里一听见,那边席上的赫氏兄弟,便已经晓得了。

谷沧海压低声音,道:“孙姑娘,咱们似是防守得十分严密,这却是因何缘故?”

孙红线道:“我方与那七派之人,一旦隔开,便可以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这倒不是惧怕他们。”

谷沧海道:“孙姑娘这话似乎不见得是衷心之言。”

孙红线双眉一耸,冷冷道:“赫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谷沧海缓缓道:“凭咱们这么多的人,对方焉敢找咱们麻烦?因此之故,兄弟斗胆猜测一句,孙姑娘心目之中,可是有一两个难以招惹的强敌么?”

孙红线冷笑道:“放眼当前武林,倒也没有什么人足以使我如此重视的。”

谷沧海沉吟一下,道:“敢问姑娘,假如少林寺的独角龙王应真忽然抵达,便当如何?”

孙红线道:“应真虽是少林第一高手,但他自身孽重如山,难有补天之功,岂有余力离地到此参与世事?”

她的话句句点中了要害,只听得谷沧海心中大为服气,忖道:“假如这是此女的眼光,那就实在太了不起了,假如是唐天君的看法,则我尚可以少一个劲敌。”

一念及此,自然生出了试探之心。

当下说道:“据兄弟得知,那独角龙王应真才智超人,勇力盖世。因此之故,兄弟决计不敢从表现推测他的行动。”

孙红线点点头,道:“你之所言、未尝不是高论……”

谷沧海顿时心下了然,忖道:“由此可知她心中未有定见,才会被我言辞打动,觉得有道理。事实上我师父封关十余载,天下皆知,尤其是负恶名于身,纵然武功犹在,行动如常,也不能涉足江湖,这是极显浅而决计不能移易之理,而她居然还犹豫于心,可见得早先她说出的看法,并非她的见解。”

这么一来,谷沦海在劲敌名单上,把孙红线的份量可以略为减轻了些许。这时赫二虎二豹与冒充柯继明的赫大龙,一齐出来。

谷沧海道:“孙姑娘说过并不见怪之言,兄弟方将他们召来,现在咱们走吧?”

孙、阂二人步步落在下风,犹然未觉。当下一道走去,幸而在路上没有碰见罗著,这是谷沧海至为担心之事。

片刻间,七个人踏入练武场。

谷沧海放目一瞥,那练武场上,已摆着一个巨大的器架,各种兵刃,全皆齐备。如若不是使用独门兵刃之人,根本无须去取兵器应用。

阂子胡身子一摆,长衫褪落地上,但见他腰带上插着一把两尺长的折扇,扇骨泛现乌光,乍看似是黑色的漆。

但在行家眼小,一望而知必是一种希奇的金属,大概具有击散护身真气的奇异威力;

谷沧海不动声色的望住孙红线,竟不伸手取过赫大蚊手中的兵器。

孙红线向来以才智自负,但碰上这个对手,处处测不透他的用心,暗暗头痛。

她不得不问道:“赫兄如何尚不下场?”

谷沧海淡淡一笑,道:“咱兄弟在武林之中,也薄有声名,多少年来,已没有发生过这等印证武功之事,但今日孙姑娘和阂先生的地位非比寻常,因是之故、兄弟不得不答应下来。”

孙红线道:“赫兄既然答应了,尚有何待?”

谷沧海道:“兄弟虽然不能不答应,但两位也不能不给咱兄弟一个面子,对也不对?”

孙红线道:“赫兄想说什么?”

谷沧海道:“咱兄弟五人在此,任由两位挑选下场,但只以每人一场为限,一共只印证两场,两位意下如何?”

孙红线心头一凛,忖道:“他这个要求,分明已看破我将随后下场的用心。哎,此人如此厉害,一切之事,皆能洞烛机先,单论斗智,我今日实是已落下风。”

她究竟具有过人之才,顿时已知道自己在斗智方面,业已落败。心念一转,决意从武功上扳回劣势。

当即向那阂子韶颔首,这一下点头的动作,己示意他应该挑选何人为对手了。

孙红线事先已周详考虑过,并且已把目前的情势想到了,因而吩咐过邪儒阂子韶,只须看她点头的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烈葯*情情慾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