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22章 白虎青龙琴瑟鸣

作者:司马翎

假如胜了,把孙红线纳为姬妾,如此丽质天生的佳人,但凡是男人,当是感到是莫大的快事。

但他主要的用意是利用这个关系,可以打探唐天君的底蕴,亦等如布下一步致命的好棋。

他往回走,穿院过宅,倒也没有什么事情。看看只隔一间室宇,便可以回到他被囚禁之处。

这时他突然有所警觉,百般无奈之下,迅即向角落跃去,行动快如闪电,而又不带丝毫的衣抉之声。

说得迟,那时快,在他后面的院门,飞人一条人影,落地现身原来是那才智武功,皆称双绝的孙红线。

他才一停步,接着又有一条人影随后而至,身法之快,亦足以令人咋舌,连谷沧海也不敢小觑。

他心中叫声苦也,因为他挺直贴着墙角而立,身前无一物遮蔽。

虽说此时天色黑暗。

但孙红线不比常人,目力非同小可,只要目光向这边一扫,登时即可望见,无所遁形。

若是身手略差之人,谷沧海仍敢冒险拔起身形,翻过墙头躲藏,但对方既是孙红线,实是非同小可。

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休想瞒得过她。

即使是瞒不过她,谷沧海亦没有理由害怕,以谷沧海的武功修为,又掌握了主动之势,还愁孙红线能赶上抓住他不成?

但问题是他大有可能被孙红线早一步守住要道,无由返回房中。这一来早晚必定图穷匕现,被她抓到马脚。

因此,他在这等形势下,只有空自急出了一身冷汗,却不敢动弹,连呼吸亦须闭住。

整个人纹风不动,宛如泥塑木雕的一般。

孙红线身后之人,竟了是个女子。

她绕到前面来,道:“小姐有何吩咐?”

孙红线道:“大少爷可有什么吩咐没有?”

那女子低低道:“没有,但他的情绪似乎不大好,不知有何心事?”

她歇停下来,只听孙红线轻叹一声,那女子便又道:“小姐,你好像也满怀心事呢?”

谷沧海连眼珠也不敢转动,因为眸子一转,可能有光线反射,使孙红线注意到。不过他不要瞧看,也知道那个女子便是四婢中的媚秋。此女表面上爽朗粗疏,但骨子里却有一股媚艳之气,足以使人魂消意荡。

孙红线道:“你也见过赫家兄弟的老五柯继明,觉得此人如何?”

媚秋道:“他么?”

沉吟片刻,又道:“婢子若说真话,小姐别见怪才好。说到这个人,婢子觉得他好像一条泥鳅一般,滑溜溜的,实在弄不清这个人究竟是怎样子的一个人?”

孙红线道:“不错,我也感到很迷惑。”

媚秋道:“小姐万万小心,这个人与旁的男子不一样,他似乎有一种魔力,同时气魄过人。”

孙红线微微一笑,道:“这样说来,你已经被他迷住了?所以才提醒我别上当。”

媚秋道:“是不是被他迷住,婢子也不知道,唉,反正婢子不必为这等事烦心,我们己跟定了小姐,将来的好歹,唯有听天由命了。”

孙红线道:“你的情形果是如此,还有冷春也是一样。至于其他的人,我会让她们自寻归宿,不必跟着我。”

谷沧海吃一惊,忖道:“照她们这样说来,若是纳了孙红线为妾,更须加上两个了,虽然这媚秋和冷春都不错,皆是少有的美女,我弄了一大群姬妄,却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媚秋压低了声音,道:“小姐,敢是那个五爷把你芳心夺去了?”

孙红线默然半晌,才道:“这些话以后再说,你先去罗府那边,跟我们内应之人接头一下,看看有何消息?然后尽快回来报告。”

媚秋应了一声是,疾奔而去。

谷沧海到了这个时候,眼球可不能不转动了。他的目光射到孙红线身上,只见她抬头望着天上的星辰,若有所思。

他暗暗想道:“她如是在这儿等候报告,时间一长,非让她发现不可。是以必须在她这刻心神不定之时,赶紧溜走才行。如放过这个机会,只伯后悔莫及。”

此念如电光般从心头掠过,立时付诸行动。

只见他身形忽然贴墙升起,全无半点声息,而又神速之极。

但当他翻过墙头之时,孙红线已若有所觉,冷哼一声。谷沧海赶紧窜走,施展全力,宛如弃雷掣电。

一掠之间,己穿过一座房屋。

孙红线登高四望,突然发现西北角有人影闪动,连忙追去。但搜索了三座屋顶,都无所见。

她稍寻思,心中充满了狐疑和惊惧。原来早先谷沧海的动作,她只是略有所觉而已,事实上并无所见。

但后来角上的人影,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决无差错。

因此,假如这两件联在一起,便可能是有人在墙角黑影中偷听了一切,然后悄然走开。。

具有这等身手的,她深信只有唐天君一个人。

假如唐天君听去了她和媚秋的对话,她将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教她焉得不惊?

她念头一转,匆匆走去,转眼间已走入一间院落,只见厅中灯火辉煌,艳冬恰从一个房间出来。

她把艳冬招过来,问知唐天君一直在房中,未离过她的视线。

当下忖道:“假如她没说假话,则那个夜行人会是谁呢?”

天亮之时,孙红线出现在谷沧海的房中。

见他睁眼躺在床上,冷冷道:“原来昨夜是你。”

她摆摆手阻止谷沧海开口,又道:“我拿出证据,你就不能不服气供认了。”

谷沧海大惊,坐了起来,问道:“什么证据?”

以他想来,昨夜之事,已经布置得天衣无缝,如何会有证据落在她的手中?因此他不必隐藏他的惊讶了。

孙红线美眸一转,情致嫣然,甚是动人。

她道:“我已仔细想过,昨夜我所见的人影,武功之强,实是骇人听闻。放眼天下,只有几个人办得到,而你即是其中之一。”

谷沧海浓眉一皱,说道:“原来你只是猜测而已,我还当你有什么真凭实据呢!”

孙红线道:“凭你这句话,亦足以证明昨夜之人,是你无疑了。”

谷沧海道:“如果只是猜测,或者是从说话中相套,我亦不必争辩,就算我承认了,你便又如何?有什么好处?”

孙红线心中泛起了媚秋对他的评语,那媚秋说谷沧海有如一条泥鳅,滑溜溜的,使人无从掌握得住他的一切,对于他永远是一片膜肪模糊。

这个人的确是如此,就拿目下这件事来说,他不但不辩白,反而是承认下来。这么一来,教她如何能够不疑?

谷沧海似是看出她的苦恼,仰天一笑,又道:“你拿出证据来呀,我倒想知道有什么把柄落在你手中?在我想来,我昨夜的行动,已是天衣无缝,不留一丝痕迹,如何尚有证据被你发现呢?哈哈……”

他这话真真假假,使孙红线更为苦恼。

她跺一跺脚,道:“你先别得意,这道房门你看见了没有?”

谷沧海道:“看见了,怎么样?”

那道房门,已经被她随手掩上,所以看得很清楚,上面既无浮雕图案,也没有洞隙,全无异处。

孙红线道:“你虽是看见了,但却还不知道我真正的意思何在。”

谷沧海道:“你焉知我不明你话中的真意?也许我是装迷糊而已。”

孙红线说他不过,恨恨道:“好,就算你装迷糊吧,但我暂且当你尚不明白,此门现下已经锁住,除非我亲自下令,休想打开。”

谷沧海想了一想,内心的确暗暗吃惊,不过这回他必须隐藏起真正的情绪反应,淡淡一笑,道:“这不足为奇,外面既然是你的人,自然只听你的命令,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断不会贸然去叫门的。”

孙红线厉声道:“别装佯了,你是谷沧海对也不对?”

谷沧海眼中光芒一闪,似是心中火冒,同时仍显得很淡漠,道:“我当真比不上谷沧海?凭哪一点比不上他呢?姑娘不妨指点茅塞。”

孙红线接着继续说道:“那不是比得上比不上的问题,而是求证你真正的身份,昨夜我看到了人影,同时也就是接到谷沧海已抵达此庄的情报,天下之事,碰巧的固然很多。但在这一宗上面,显然是移花接木之计,使我想到那人影是他而非你。其实呢,那道人影的确是谷沧海,亦即是你了,假如你不是使用这等手法,我根本不疑你是谷沧海……”

她冷冷一笑,道:“这叫做慾盖弥彰,反而露出了狐狸尾巴。”

谷沧海对她的推理能力,也大感佩服,不过他又隐隐觉得她不难被引入歧途,除非真的有把柄落在她手中。

因此,他收摄心神澄心定虑。

把昨夜前前后后的经过,想了一遍。

最后仍然想不出什么证据落在手中。

但看她的言词神态,分明又有证据无疑。

只因她迟迟不把证据提出,可见得她一定很有把握,才会故意不先行提出,只一味拿话套他。

因此,目下的关键在于:“他到底留下了什么破绽?”

这真是使他感到十分迷惑之事。

孙红线的目光并非一直停留在他面上,而且是在房内转来转去。

谷沧海久久不答,她似乎不大耐烦,便皱眉对着他说道:“谷沧海,你不要多伤脑筋,也不要打算对我突袭,以便逃出樊笼。要知我命手下锁起房门,正是防你这一着,除非你有本事活捉了我,又能胁迫得我发出命令,叫手下之人开门。”

谷沧海哦了一声,忽然露出了懒洋洋的神色,也不回答,却伸手拿起了衣服,披在身上。

孙红线替他递过衣服,又道:“你一定是以缩骨功夫逃出去的,因此,也许你会想到只要制住了我,即可从容施展这门功夫,打那小洞口逃走,对也不对?”

谷沧海道:“对呀,这样说来,你已命人关紧那道小铁盖了?”

孙红线道:“那也不必,只要派一个人,拿着利刀,架在上面。等你一钻出去,大刀落处,你的头就会随刀落地。”

她作了一个长刀切落的手势,使得意地笑起来,又道:“你也不是不知道的,就算你已练到了金刚不坏之身,刀剑不入,可是当你施展缩骨功夫之时,全身各部位比常人还要脆弱,一刀切下去,准能头颅落地。”

谷沧海淡淡道:“那也不妨试试看。”

他至今仍没有一句洗脱反驳之言,依旧在默认他就是谷沧海。

在兵法上来说,这叫做虚者实之,实者虚之。

有些时候,你越说真话,反而越令人怀疑。

孙红线伸手把靴上的布袜拿起,递过去给他c

谷沧海正要伸手去接,孙红线却缩回手,讥嘲地笑了一声。

谷沧海冷冷地望住她,道:“我问你一句,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

孙红线道:“当然记得。”

谷沧海道:“假如我输了,便是你裙下不二之臣,但如若你输了,你便甘作我的姬妄,对也不对?”

孙红线感到他似乎展开反击了,心中不知是惊是喜?当下应道:“对,正是这样。”

谷沧海道:“那么你目下是不是确定我就是谷沧海?抑或只是作各种猜测。”

孙红线心中纵然不怕变成他的姬妄,可是面临输赢之时,竞也不觉得踌躇起来了。

她拿着谷沧海的袜子,无意地摆弄瞧看。

谷沧海举起一脚,说道:“假如你舍不得放手,那就劳你驾,替我穿上吧!”

孙红线一看,他脚板底干干净净,当下把袜子丢还给他,然后说道:“你自己不会穿么?”

谷沧海笑一笑,道:“反正你若是变成我的姬妾,则穿衣着鞋之事,免不了要你动手了。”

孙红线俯身取起那双靴子,谷沧海忙道:“等一等,你现在并非在下的姬妾,岂敢有旁玉驾?”

她冷冷道:“我要提出一项证据了,昨夜你所站的角落,很凑巧的有一些红土,此外,别处都没有这种红土。所以我察看过你脚板和袜子,都很干净,便知必定在鞋底可以找出红土来。”

谷沧海耸耸肩道:“那么你赢了。”

孙红线讶道:“什么?”

谷沧海道:“我说你赢了。”

孙红线道:“你知道鞋底确有红土么?”

谷沧海道:“是的,我回来后检查过靴底,果然是有红色的尘土。但为数极微,所以不放在心上。谁知你当真以此为证,我还有何话可说?”

他说得像非常真实的样子,使孙红线几乎都相信不疑,当下翻转靴底,定睛望去。她只看了一下,便大为生气,道:“你这家伙是胡说八道。”

谷沧海道:“何以见得我是胡说八道?”

孙红线道:“我昨夜在你靴上弄过手脚,只要穿着过,定能看出。但你分明没有穿过此靴子。”

谷沧海接着说道:“我没有穿过?不对,大概是你的手脚做得不妥,又或者是我依样也弄了手脚,使你看不出来而已。”

孙红线反问道:“我使了什么手脚?”

谷沧海的确不知,想了一下,道:“你弄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白虎青龙琴瑟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